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96章 盛西慕的世界,再无尹夏言

    黑色大奔奔驰在夜色之中,目的地却是盛家的别墅,他想,之后的很多个夜晚都会是无眠之夜了吧。只有在盛家,他才能克制住自己不去想念她。

    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尹家遭遇了灭顶之灾,尹建国啷当入狱,尹夏昊出车祸变成植物人,现在,他又间接将夏言送入了监狱,母亲在天之灵,应该得以安息了。三年前,母亲停止呼吸的那一刻,他的人生变成一片灰暗,复仇是唯一支撑他活下来的动力。可是,现在报了仇,为什么他的心反而像被掏空了一样。冰冷与黑暗将他团团包围,压抑的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没有了夏言的日子,他再也找不到活着的意义。可即便如此,他还是要努力的,将她从记忆中删除。

    从此,盛西慕的世界中,再也没有‘尹夏言’这三个字。

    车子缓缓驶入盛家别墅的花园内,与往日不同的是,这个时间本该平静的庄园,却灯火通明,争吵嘶喊声几乎震破了耳膜。不难辨认,那是盛沐的声音。没想到,她会深夜来闹。

    盛西慕推门下车,缓步走入别墅之中。保姆阿姨匆忙的迎了上来。“少爷,大小姐好像喝多了酒,在别墅中大吵大闹,偏要见首长,我们告诉她首长已经回京了,她说什么都不信。”

    “嗯,我知道了。”盛西慕点头应着,大步向别墅中走去。

    客厅中,盛沐东倒西歪,甚至有些站立不稳,她扯着保姆的手臂,歇斯底里的呼喊着,“我要见我爸,我要见他,你们让开。”

    “他不在这里,已经回北京了,我劝你还是省些力气吧,尹夏言的事,已经无法再改变。”盛西慕清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对于盛沐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

    盛沐转身看向他,泪雾模糊的一双眼,含着太多疼痛的情绪。“盛西慕,你告诉我,是谁诬陷了夏言,是爸做的,不是你,不是你对不对?”她仰头看着他,眼中都是渴求,面前这个男人,是她的弟弟,却是她女儿的挚爱。

    她真的希望不是盛西慕亲手将夏言送入监狱,这对于夏言,太残忍。

    盛西慕唇角扬起一抹冷笑,事到如今,真相如何,已经不再重要。要黑,就彻底的黑到底吧。“那么想知道答案?那我告诉你……是我。”

    “你怎么可以!盛西慕,你知不知道,夏言她……”她哽咽着,竟无法再发出声音。她想说:夏言她还怀着你的孩子。可是,她无法再说出口。

    “让司机送她离开。”盛西慕清冷的丢下一句,转身向楼上走去。盛沐却更快一步挡在他面前,哀求的扯住他手臂。她脸上都是纵横交错的泪痕,往日的端庄贤淑早已消失不见,脱去尹夫人的华丽光环,她只是一个可怜的女人,一个卑微的母亲。

    “西慕,我知道你恨尹家,可夏言是无辜的,求求你放过她吧,她不能蹲监狱,她还怀着孩子啊。”

    盛沐的话,如闷雷击在盛西慕心口,是啊,他差一点就忘了,尹夏言还怀着赵一牧的孩子。墨眸遽然沉冷,如同永远照不进阳光的深海,没有半分温度。

    “我奉劝你不要在胡闹,如果传到老爷子耳中,尹夏言一辈子都别向走出监狱。接受现实吧,你什么都改变不了。”他也是。

    盛西慕冷漠的越过她身边,一步步向楼上走去。盛沐呆愣的站在原地,泪汹涌的流淌着,脸上都是冷漠与绝望。尖锐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盛西慕,你会后悔的。”

    他脚步迟疑了片刻,但还是决然的向楼上走去,最后,消失在转角。

    卧室内漆黑一片,只有窗口处,透过窗纱落入的清冷月光。盛西慕的头枕在手臂之上,一双墨色的眸子一瞬不瞬盯着头顶的天花板。他不敢闭上眼睛,只要合起双眼,脑海中就会不停闪过夏言的身影。她含笑时唇角浅显的梨涡,她哭泣时含泪的明眸,她从不叫他小舅,反而嚣张的叫他的名字。她和所有的女孩儿都不一样,她不撒娇,也不纠缠。即便是永别的时候,她都是那样的淡漠。但她敢用最轰轰烈烈的方式结束生命,她还敢……背叛他。

    他费尽心机的回到赵市,不择手段的对尹家打击报复,他用最卑鄙的方式得到夏言,让她活在无止境的痛苦之中,而现在,夏言毁了,尹家也毁了,可是,他却越来越迷茫,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还是是错。

    三年前的一幕在脑海中重新上演,那是他永远都不想去面对的曾经。

    那时,他刚刚提升营长,是辖署中最年轻的少校,年轻有为,前途无量。那时真是事业爱情两得意。他一心扑在事业上,想要出人头地,想要给心爱的女人一个美好的未来。他将太多的时间放在工作上,才会忽略了墨筱竹细微的改变,她开始患得患失,她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会长长走神,那时,他们几个月才见一次面,他并不知道墨筱竹生病的事,更不知道,她被尹夏昊威胁。

    直到,上级领导委派了特殊任务,他被秘密派遣到金山角贩毒组织做卧底,任务的危险性不言而喻。盛西慕是空辖署编制,不是特警队,这样的任务按理说轮也轮不到他。很明显,是有人想通过这样的方式要他的命。

    他可以反抗的,但代价就是脱掉身上的西服。因为他是辖署人,辖署人的使命就是报效国家。辖署人要一切行动服从指挥。

    盛西慕对辖署有着偏执的热爱,让他脱掉西服,无疑是要他的命。所以,他接受了任务。被遣送到金山角,以新的身份开始过另一种生活。一起送去的一共有五个人,他们各自执行任务,除非必要,他们不会相互联系,否则,只会暴露目标。

    起初,生活的很艰辛。在街头巷尾跟着一个小混混打架混吃喝,有时,几天也吃不上一顿饱饭,最困苦的时候在街头的垃圾箱中捡过期的面包果腹,谁能想到,那样骄傲的盛西慕,也曾有过不堪的曾经。

    他出手利落,终于被一个贩毒的小头目相中,开始跟着他走私毒品。那个小头目,道上人都称他为辉哥。

    起初,辉哥并不信任他,他只是跟着跑龙套,打架、被打,身上到处都是伤痕,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整天浑浑噩噩的过日子。每天深夜来临之时,他躺在仓库的木板床上,发呆的看着头顶。他不知道,这样的生活何时才是尽头,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回到祖国,能不能再见到母亲。

    如此过了三个多月,终于让他等到了一个机会。为了争夺一批货,辉哥与另一个黑帮老大火拼,黑吃黑,在道上也是常有的事情。在那场火拼中,他救了辉哥一命,当子弹射入胸口的时候,他才知道,原来流血的感觉是这样的一种疼痛。

    即便在金山角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中枪也是一件麻烦事,不能被送到医院,以免被警察发现。所以,他被辉哥的手下抬了回去,简易的手术室中,他咬牙抓起剪刀,割开了自己胸口的皮肉,将子弹取了出来。没有麻药,他只能强忍住疼痛,豆大的汗珠不停从脸上流淌下来。他紧咬住牙关,却没有喊过一声疼。在他的认知中,男人流血却不能流泪。

    “好小子,是条硬汉子。我没看走眼。”辉哥的大掌拍在他肩头,哈哈的大笑着。“以后,你就跟着我干,我阿辉不会亏待你。”

    盛西慕低着头,墨眸深不见底。“以后还要辉哥多照顾。”

    “你好好休息,我叫个妞来伺候你。”辉哥猥亵的大笑,转身走了出去。

    第二天,一个妖艳的金发女郎就被送到他身边。盛西慕欣然接受,他知道,辉哥送这个女人来,目的自然不会是照顾他,而是监视他的一举一动,由此看来,辉哥是真的打算要重用他,那时,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但这也意味着,以后的每一步会走的更艰险。

    在金山角,他的名字叫rain,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在这里,并不需要出身来历,想要生存,只能拼命。金发女人叫susan,天生的性感尤.物,很会伺候男人。盛西慕伤口刚刚愈合,susan穿着情趣内衣,就缠了上来,他并没有拒绝,因为这也是向辉哥示好的一种方式。

    他们在客厅中做.爱,她的叫声很放.荡,并向他炫耀自己有过多少男人。盛西慕表面上笑着,眸底却是深冷的。他是传统的中国男人,喜欢温婉而纯洁的女孩子。而身下的女人,就好像破抹布一样,让他恶心反胃。

    盛西慕接到的第一次任务,是押送一批运往越南的海洛因。他们伪装成普通商人,在经过边境的时候,还是被越南警察发现了,双方发生了大规模的枪火冲突,那是盛西慕第一次杀人,传说中的神枪手,百发百中,每一枪都击中对方头顶,当场毙命。

    在开枪打死第一个人的时候,他的手臂都在颤抖着,可是,他不能不逼迫自己残忍。身处在人间炼狱之中,如果他不杀人,就只能被人杀。死在越南的土地上,作为一个走私毒贩被警察枪击而死,绝不是一件光荣的事。

    盛西慕运用自己的智慧,带领手下人成功潜逃,并保住了那批货。后来,那批海洛因卖了个好价钱,辉哥开始对他刮目相看。短短的时间内,他已经是辉哥身边的第一人,经手越来越重要的生意。

    当然,他也会传回很多重要的信息。在黑社会地位提升的同时,他的官职也在逐步提升,短短半年内,他已经升为上校。眼红的人很多,但他们怎么会懂得,这些都是用命换来的,他身上早已伤痕累累。

    同时,他也从susan身上得到很多有用的情报,女人的嘴通常不会太严,尤其是在床上。他开始一步步接近目标,金山角最大的毒枭约翰。但他还是忽略了susan这个女人,她并非只会以色诱.人,她也有些头脑,他的秘密,终于还是被她发现了。

    “我是该叫你rain,还是,盛西慕?”她摇晃着手中的调查资料,笑的花枝招展,越发肆意。

    盛西慕深吸了一口烟,蹙眉看着她,墨眸却一闪而过杀意。“说吧,想怎样?”

    susan妩媚的笑着,柔若无骨的手掌在他胸口抚摸挑.逗着,“实话告诉你,我是辉哥的女人,他将我放在你身边,就是要看着你的。没办法,你太强了,他怕有一天你会取代他的位置。只是,连他都没想到,你竟然是警方的卧底。”

    盛西慕哼笑着,掐灭手中烟蒂,淡淡的烟雾喷在susan脸上,带着几丝暧昧。“我的命已经握在你手上了,说吧,究竟想怎样。”他邪气的目光随意落在她手中的文件上。

    susan的手一直向下,轻车熟路的去解他腰间的金属皮带。手掌握上他身下坚.挺,一下下的抚摸着,让它在自己手中变得膨胀炙热。“不得不说,你在床上的表现也很强,我实在是舍不得让你现在就死,所以,你应该为此而感到庆幸。”她将他推到在柔软的沙发上,手掌抚摸着他英俊的脸庞。

    “好好表现吧,在我腻了你之前,你都是安全的。”

    盛西慕唇角挑起一抹邪冷的笑,突然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狂野的掀开她的裙子,挺身而入。susan忘情的呻.吟,双腿缠上他的腰身,随着他的律动而扭着腰肢。她被他弄得叫声连连,理智逐渐迷失。

    而在她看不见的阴暗面,盛西慕墨色的眸子却是清冷的,没有半分情.欲的温度。他的手掌缓缓抚摸上susan锁骨,两指突然用力掐住她咽喉。疼痛与窒息让她突然清醒,她惊恐的瞪大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压在身上的男人,他还在她的身体之中,他竟然以这样的方式结束她的生命。

    盛西慕手掌的力道越来越大,他冷眼旁观着她痛苦的挣扎,直到生命最后一刻。盛西慕抛开她的身体,就好像甩掉一个极肮脏的抹布一样。

    他冷哼了一声,真是个愚蠢的女人。她既然知道了他的秘密,他又怎么可能让她有活命的机会。他盛西慕一向都不喜欢被人钳制。她竟然敢肆无忌惮的要挟他,真是可笑之极。

    此时,房门被人轻轻叩响,他心口突然一紧,毕竟susan的尸体还没有解决,但听到来者的声音时,紧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是小孙,他的伙伴,在来这里之前,他是特警队员。

    “你将她杀了?”小孙有些吃惊的问道。

    “嗯。”盛西慕应了声,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蹲身将地上散落的文件拾起,用打火机点燃,化为灰烬。“她知道了我的身份,如果让她活着,我就得死。”

    “可她现在死了,辉哥一样会起疑心。”小孙担忧的说道。

    盛西慕轻笑,全然不以为意。“明天晚上我会陪着辉哥与大毒枭约翰碰头,如果进行的顺利,就可以收网了。”所以,这个女人消失个一天半天,并不会引起太多的人怀疑。

    他随手点燃了一根烟,用力的深吸了两口,轻吐着淡淡烟雾。“小孙,你想家了吗?”

    小孙一笑,黝黑的脸庞浮起些许红晕。“我已经快一年没见到我儿子了,最近耳朵根总发痒,肯定又是我老婆在家骂我这个没良心的怎么还不回去。”

    盛西慕笑,刀削般的俊颜隐在雾气之中,更加深不可测。出来这么久,他真的很想念祖国,很想家,想乐乐稳稳的睡一个好觉,想念家中的母亲,也疯狂的想过墨筱竹。他甚至想,只要能活着踏上故土,他马上和她结婚。

    “将尸体处理掉,我去辉哥那里一趟,明天晚上的行动,我们要格外小心。”他将手中尚未燃尽的烟蒂丢在地上,然后用黑色皮鞋踩灭。

    小孙轻笑着耸肩,伸手扯起susan的尸体,悲催的,他又成了苦力。身后,突然又传来盛西慕清冷的声音,隐隐约约有几分沉重暗哑。“小孙,我们都要活着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