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97章 回忆尽头,是叫做尹夏言的女孩

    小孙笑,重重的点头应了声。“嗯,回去后,我请你喝酒,喝茅台,五粮液,二窝头。”反正,喝中国酒,再也不喝洋鬼子的东西。

    这一次的行动,辉哥也是十二分的小心,带的都是最得力的心腹。盛西慕已经和国际刑警取得了联系,他将卫星定位芯片插在了游戏机中。做的十分隐秘小心。

    货船比预定的时间一定完了几个时辰,辗转间,他们换过几个港口,很显然,约翰也是极小心的人,毕竟在刀口上混日子的人,只要一次失利,赔上的就是身家性命。他们等在最后约定的码头,盛西慕一袭黑色紧身风衣,惬意的靠在水泥柱子,低头打着手中游戏机。

    然而,早已过了预定时间,船迟迟没有到码头。辉哥的脸色也变得难看,盛西慕依旧玩着手中迷你游戏机,修长的指尖不停按动着红色按钮。但若仔细观察,他的指尖泛白,甚至在微微的颤抖着。他神色平静,一副玩世不恭的摸样,但胸腔中的心脏却不停的狂跳着。

    约翰的船没有出现,很显然是被国际刑警拦截了。消息一旦泄露,辉哥一定会联想到他们之中有警方卧底。那么,他想要全身而退,几乎难于登天。

    此时,辉哥的手机响了,接听之后,他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然后,啪的一声,将手机摔在了地上,目光冷冷的扫视着在场众人。“你们之中,谁是内奸?”

    众人都胆战心惊的看向他,自然不会有人站出来承认。那不等于是找死吗。盛西慕收起手中游戏机,隐在衣袖下的手掌紧握成拳,发出骨节撞击的轻微声响。他目光随随扫过辉哥难看之极的脸,脑中思索着应对之策。

    “我知道你们不会承认,不过没关系,我可以一个一个的搜,要是让我逮到,看我不千刀万剐了他!”辉哥狠戾的吐出一句,命身边心腹一个一个的搜身。

    轮到盛西慕时,他状似惬意的举起双手,任由着面前高大的黑人摸索着身体,除了一把精致的手枪,什么都没有搜到。黑人转向下一个人,盛西慕紧悬着的心才稍稍松弛,但下一刻,辉哥的声音却突兀的响起。“还有他手中的那个东西。”

    盛西慕眉心微蹙,侧头看向辉哥的方向,深谙的眸子瞬间掀起惊涛骇浪,一只手已然握紧腰间手枪。“辉哥的意思是怀疑我?”他左侧剑眉微微挑起,透着几分邪冷。连辉哥都忌惮几分。

    “rain,别多想,我也是小心为上,还不是为了抓出那个该死的条子,放心,我们以后还是出生入死的兄弟。”辉哥脸上陪着笑,但很显然,他是不相信盛西慕的。

    盛西慕自然不会让他再搜,如果再继续,他的命就要留在这里了。“够了,如果我tmd是条子,当初就不会为你挨枪子。别和老子说那些没用的,今儿谁敢搜老子,老子就和他翻脸。”盛西慕撂下狠话,一时间,还真没有人敢妄动。

    辉哥脸上的笑逐渐凝固,戒备的看着盛西慕,四周,他的心腹已经悄悄将盛西慕围起。“rain,如果你拒绝,我只能认为你是心虚了。”

    盛西慕握着腰间手枪的指遽然收紧,泛着青白之色,面对生死,又有几人能真的做到泰然自若。千钧一发之计,是对面的小孙将手机摔在了地上,脆响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盛西慕趁机利落的将游戏机中的跟踪芯片丢掉,化险为夷。

    此时,辉哥的目标却转向了小孙,几个身材高大的黑人已经从三面将他围在首府部门,而他的身后,是深不见底的海洋。“原来是你这个内鬼。”辉哥吐了一口吐沫在地上,一步步向小孙逼近。

    盛西慕站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他清楚的看到了小孙眼中的恐惧。他知道,他也不想死,就在昨天,他还和他说着想念家中的老婆孩子。盛西慕瞬间失去理智,他走过去,一把抓住了辉哥的手臂。

    辉哥回头瞪着他,眼中有不满与错愕,破口问了句,“rain,你想干什么?”

    小孙警告的眼神让盛西慕稳住了心神,他明白,小孙是为了掩护他才会暴露,如果他现在沉不住气,那他们就都要玩儿完。“辉哥,事情还没调查清楚,别冤枉了好人。”

    “tnn的,还有什么好调查,我先把这死条子撕碎了再说。给我动手。”辉哥一把甩开他,抬脚踢向小孙。小孙踉跄的后退,而身后是一片汪洋,再无退路。最后,他深深的看了盛西慕一眼,然后,跃入海中。

    辉哥和岸边的几个人都快速的拔出手枪,对着小孙跳下的方向开了枪。“不要!”盛西慕双眼血红,利落夺下辉哥手中的手枪,却还是拦不住其他人的。

    几声枪响之后,湛蓝的海面浮起一片鲜红。辉哥口中骂骂咧咧着,“便宜他了。”话落,反手给了盛西慕一拳。

    “你tmd不会和他是一伙的吧,给我搜。”辉哥话落,几个彪形大汉走过来,将盛西慕的手机、游戏机极手表等物翻了个遍。当然,他们已经翻不到东西了。

    辉哥脸色缓和了几分,但口气依旧不好。“rain,你抽什么风,竟然想救一个条子。”

    盛西慕眸中一片阴霾,手掌紧握成拳,隐忍着心中愤怒。“他救过我的命。”他声嘶力竭的大喊,却并不是做戏,他是真的痛了,他最亲密的战友死了,而他却必须要坚持到最后一刻。

    或许是盛西慕命大,辉哥竟然选择相信了他,伸手将他从地上拉起,“行了,一个假仁假义的条子,不值得同情。赶紧走,不然我们谁都跑不掉。”

    盛西慕在心中冷哼,的确,他们谁都跑不掉。小孙的血,是不会白流的。刚走出码头,他们就被当地警方和国际刑警阻击,那一场火拼格外惨烈。鲜血几乎染红了整条马路。这群人都是亡命徒,即便是死也绝不投降。盛西慕亲手擒住辉哥的时候,他还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两人在废弃的工厂中厮杀,伸手旗鼓相当,想要制伏对方并不容易。盛西慕必须要抓住他为战友报仇,而辉哥必须要杀了盛西慕才能逃生。两人身上都挂了彩,猩红的血液顺着盛西慕额头流到眼帘,他用手背抹掉,染血的俊脸,透着肃杀之气,仿佛从地狱中走出的撒旦。

    这是一场生与死的较量,很多年后,想起那血腥的一幕,盛西慕久久都无法回神。当他将辉哥制伏时,自己也受了重伤,肩膀中了两枪,手臂被短刀划开三寸,皮肉暴露在外。轰隆隆的雷声震天,雨水冲刷着他的身体,鲜红的血水顺着他的身体向低处流淌。

    他死死的掐住辉哥咽喉,只要再多一份力气,他就可以掐断身下男人的喉管。但他并没有那么做,他留了他最后一口气,他深刻的明白,从辉哥的身上,或许还可以牵出更多的贩毒团伙。他们今天查获的海洛因,是要流入中国境内的,如果让这些毒品进入大盛,又有多少人要死于非命,多少家庭会家破人亡。

    辉哥被带上警车的时候,他还凶狠的嘶喊着:rain,别高兴的太早,这个仇,我迟早要报……

    后来,他还说了什么,盛西慕已经听不清楚,他高大的身体如同擎天大厦轰然坍塌,倾倒。盛西慕在医院整整躺了一个多月才回国。那时,他也只是能勉强站起来,不顾所有人反对,坚持出院回国。从没有一次,他如此思念那个叫做‘中国’的地方。第一次,他觉得国徽是那样的耀眼。

    傅继霖亲自接机,而从飞机上走下来的,除了盛西慕,还有四个捧着遗像的士兵。相片上,是四个消逝的年轻生命。

    “傅老师。”盛西慕平静开口,刀削般的俊颜,更显刚毅沉稳。傅继霖闷应了声,伸手拍了下他肩膀。四个遗像在辖署的护卫下送往烈士陵园中,在那里,盛西慕见到了小孙的妻子与儿子,母子二人默默的站在墓碑前,并没有想象中的歇斯底里,女人眼圈儿微红,孩子还小,懵懵懂懂的,小手紧抓着母亲的衣角。

    最深的疼痛,并非歇斯底里,而是疼在心中,想哭,都哭不出声音。盛西慕很想安慰她一些什么,却突然发现双脚沉重的根本挪不动脚步。

    离开烈士陵园后,盛西慕一个人去了海边,他坐在宽大的岩石上,孤寂的看着远处海天相接的地平线。他茫然的看着,墨眸比海洋还要深冷,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在想什么?”身后,突然响起低沉而熟悉的声音。盛西慕微侧头,一身墨绿西服的傅继霖出现在面前,傅将辖署的眼中,都是关切。

    “没什么,只是想静一静。”刚刚,他的脑海中的确是一片空白的。

    傅继霖在他身边坐下来,目光眺望远方,若有似无的叹息。“组织上给你半年的时间调养身体,康复以后,到盛辖署总部报到吧。”傅将辖署的话,一向简洁,没有过多的解释。金山角事件彻底激怒了傅将辖署,他动用了所有关系将盛西慕调入盛辖署编制,只有放在自己眼皮子地下才能放心。

    “西慕啊,好好干,现在,你可是祖国和人民心中的大英雄,前途无量。”傅将辖署拍了拍他的肩膀。

    盛西慕双手撑头,隐在暗处的俊颜格外沉重。半响后,才沙哑的开口,“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可是,他们都死了。为什么我还活着!”

    傅将辖署的手臂依旧搭在他肩头,状似安慰。“因为你还有更重要的使命没有完成。西慕,别忘了,你是辖署人,你要重新振作起来。”

    “嗯,老师,我不会让你失望。”盛西慕抬头,一双墨眸坚韧。

    侥幸生还,盛西慕最迫切想要见到的人,除了母亲,就是墨筱竹。分离了太久,年轻的身体渴望着纠缠,他们忘情的拥吻在一处,一夜云雨。只是,盛西慕做梦都没有想到,前一晚,他们还恩爱缠绵,第二天的报纸头版头条竟是她要嫁给副长官公子。

    他发疯一般的寻找她,而墨筱竹却好像从地球上消失了一样。他去过她的家,墨父墨母支支吾吾,最后只叹息的丢下一句:西慕,我们知道你是好孩子,可你和筱竹不合适,还是算了吧。

    是啊,他虽然挂着辖署衔,却怎么比得上尹家雄霸一方。

    他怎么都不愿相信墨筱竹是贪图富贵的女人,他不顾一切的在婚礼当天找到她,他许给她一个未来,甚至卑微的恳求,可是,她还是放开了他的手。

    是命运弄人吗?让他在最糟糕的时候遇见了她,盛西慕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双如婴儿般纯净的眼睛,她就那样看着他,惊慌而懵懂,眸中璀璨流光,好似要将人的魂魄吸进去一样。

    他听到身后墨筱竹惶恐的声音响起,“尹夏言。”

    尹夏言,就是那时,他记住了她的名字,和那双不染世间一丝尘埃的明眸。

    ……

    窗外,不知何时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秋雨凉寒,微愣的风透过缝隙吹入屋内,让盛西慕缓缓从回忆中苏醒。他用指尖按了按发疼的太阳穴,唇角一抹微苦的笑容。原来,回忆的尽头,还是那个叫做尹夏言的女孩,那个他最迫切想要忘记的人。

    不知不觉间,他还是拨通了电话,而电话那一头,林进的声音有些挫败,“长官,监狱那边的消息似乎被封锁了,我们什么都探听不到。”

    短暂的沉默后,盛西慕淡应了声,“嗯,那就算了吧。”

    挂断电话,他将身体的重量全部转移在沙发上,一侧的剑眉随性挑起。能有那么大本事封锁住消息的人,除了他家老头子,还能有谁!他只是想不通,老爷子究竟想要掩盖住什么?!

    而此时,女子监狱中,夏言一身灰蓝色监狱服,如瀑的长发被剪成齐耳短发,巴掌大的小脸更显苍白柔弱。有一种女人,天生丽质,大抵说的便是夏言这一种。可是,这里并不是一个容人怜香惜玉的地方,相反的,你越是美丽,越是会遭遇嫉妒。

    进来的第一天,她已经被其他服刑人员打了一顿,她们说:这是规矩。夏言纤弱的身体窝在墙角,双手紧捂住小腹,任由着她们拳打脚踢,甚至没有一丝反抗。弱质纤纤,试问她又能反抗得了什么!

    这已经是监狱中的老把戏,她们并不打脸,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都在身上,表面上看不出来,狱警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夏言,也只能默默的承受。

    夜,静谧了。

    饥饿让夏言毫无睡意,她歪着头坐在铁床边,仰头看着窗外自由的天空,她颤抖的伸出手掌,却触摸散落在床间的一缕清冷月光。视线逐渐的模糊,而她却倔强的不让泪落下来。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她决不能让自己服输。

    同样,这也是规矩。刚进来的人,是分不到食物的,她的窝头与咸菜,被那几个凶悍的夺走,她们抢了东西,口中还是不干不净,骂她是小.贱.货,狐狸精,说的十分难听。

    夏言从不争辩什么,因为她不想再挨打了。她什么都不怕,可是,她不能让肚子里的宝宝受到伤害。所有的委屈,她只能自己吞下去。

    每每夜深人静时,她会坐在窗前发呆,手掌温柔的抚摸着凸起的小腹,一遍遍的对肚子里的宝宝说着:对不起。她真是个没有用的母亲。

    因为她们这些女囚徒白天的时候还要做工,夏言在饿了三天三夜之后,终于因为体力不支而昏倒过去。她被送入医护室,在清醒之后,又被原封不动的送了回来。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将近四个月大,小腹凸起,她的动作逐渐迟缓笨重。

    按照刑法规定,孕妇是可以取保的,等过了哺乳期之后再行服役。可是,狱警并没有严格按照法律执行,很显然,是有人不想让她走出监狱。她的心,曾无数次的挣扎撕扯,那个名字一直跳动在脑海中,可是,她不肯,也不愿去相信。盛西慕,难道他当真绝情到如此地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