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99章 惩罚别人,还是惩罚自己

    夏言点头,稍稍放松了一些,手掌温柔的抚摸上小腹,肚子里的宝宝变得很安分,已经不在痛了。夏言依旧没有合起眼帘,她突然响起了监狱中那个疯女人的歌,她的歌声,很悲哀。

    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曾一起走却走失那路口,感谢那是你,牵过我的手,还能感受那温柔。

    是啊,盛西慕,可惜,能陪我走到最后的那个人,并不是你。短暂的温柔,偷来的快乐,只不过是虚假的幻象而已。

    “那个女人,她的精神应该有问题吧,她犯了什么罪?”夏言不解的问道,按照法律规定,患有精神疾病的人是不必承担法律责任的。

    白海鸥又是一声叹息,开口道,“她也是个可怜的女人,本本分分的农村姑娘,听说年轻的时候,十里八村也找不到向她那么漂亮的。她丈夫也是农村人,有些头脑,前几年政策好,进城打工挣了些钱,然后把她接到了城里。”

    “苦尽甘来,他们应该很幸福才对。”夏言懵懂的问道。

    白海鸥失笑,似乎在笑夏言的无知单纯。男人的天性便是喜新厌旧的,何况,这世上没有不老的容颜。“刚开始的确过了一段好日子,可是,男人的生意越做越大,有了钱,就变了脸,开始嘲笑女人没文化,也不懂得打扮。后来,更是在外面养了女人。”

    夏言嘲弄的笑,清冷的说道,“那为什么不离婚?”即便是离开,身为女人也要保留最有一丝尊严。

    “因为爱,或者是因为不甘吧,谁知道呢。她将男人与小三捉.奸在床后,选择了最极端的方式,小三被砍了三刀,当场毙命。”白海鸥平静的陈述,她在监狱中当了十几年的狱警,早已见惯了这些,早已练就的波澜不惊。“她刚进来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不正常,只是不太爱说话而已,后来,因为他丈夫提出了离婚,她才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夏言无声的沉默,翻转了身形,缓缓闭上了双眼。一颗泪珠,顺着眼角无声的划落,快速的隐没在被褥中。这世上,太少的相濡以沫,而太多的相忘于江湖。中国有十几亿的人口,但真正幸福的人,又有几个呢!

    医生在药物中注射了安定的成分,夏言睡的很沉,第二天醒来时,已经是午后。她下意识的去抚摸自己肚子,小腹依旧微微的凸起着,并没有丝毫的疼痛与异样感觉。夏言唇角缓缓的上扬,干净的眸子再次蔓延起雾珠,原来,奇迹真的会降临,她的宝宝保住了。

    医生认真的给她检查了身体,腹中胎儿一切正常,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虽然发育有些迟缓,但还不至于危及生命。医生唇角含着笑意,取下耳朵上的听诊器,“孩子的生命力很顽强,尹夏言,为了你的宝宝,也要坚强的活下去。”

    “嗯。”夏言用力的点头,泪珠扑簌而落,却一直笑着,笑靥比窗外的阳光还要唯美灿烂。女医生有片刻的恍惚,下意识的叹息摇头,这样美好的女子,那个男人究竟是怎么的铁石心肠,才能能狠下心来伤害。

    ……

    转眼间,秋去冬来。鹅毛大雪下了整整一个日夜。

    年关将至,盛西慕越来越忙碌。应酬一个接着一个,前些日子,酒也喝的越来越汹,入冬以来,胃病犯了几次,他又固执的不肯去医院,吃了药后,就硬撑着。很多时候,林进都在怀疑,他这个样子,究竟是在惩罚别人,还是在惩罚自己。

    “长官,一个小时之后就是联欢会了,您还是先休息一下吧。”林进担忧的开口。

    “嗯,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盛西慕一身墨绿西服,疲累的靠坐在沙发上,刚刚从王书记那里回来,被顾希尧灌了整整一瓶拉菲,头脑都有些昏昏沉沉的。自然,顾省长也没比他好到哪里去,只是,人家喝的烂醉如泥,回去了还有老婆孩子热炕头。可他盛西慕有什么啊?苦苦的奔跑挣扎,到最后才发现,自己不过走了一个圆圈,停下来的时候,才知道他的终点就是原点。至始至终,他都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林进不语,盛西慕身上散发的清冷,让他突然觉得,其实,金光闪闪的盛长官,不过是一个孤独的可怜人而已。

    “长官……”他低唤了一声,欲言又止,他想说的是,监狱那边终于传来了零星的消息,虽然少的可怜,但大致可以知道,尹夏言在里面过的并不好,看来,是有人想要故意为难她,甚至是想要她和孩子的命。

    “什么事?”盛西慕蹙眉问道。

    “没,没什么。您别忘了吃胃药。”林进思索再三,还是将话咽进了肚子。

    “嗯。”盛西慕闷哼了声,疲惫的合起了双眼。眉心依旧紧蹙着,好似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不知为何,最近时常在深夜中惊醒,梦中都是刺目的鲜血和悲恸的哭声,哭的他心痛不止。

    林进已经转身走了出去,房门紧闭着,屋内的气氛沉寂的几乎让人窒息。他随手翻阅着文件,不经意间,一叠档案掉在了地上,一张照片从文件中掉出来,画面中,女孩不经意的回眸,宁静的容颜,淡化了四周的风景。

    这张照片还是当初让林进调查夏言的时候拍到的,不知何时夹在了他的文件中。若不是这张突兀出现的照片,盛西慕几乎都忘记了这个曾在他生命中短暂而过的女孩,就像天上的流星,一闪而逝,美丽,却短暂的无法停留。

    此时,房门被轻轻叩响,因为没有得到回应,林进不敢贸然而入,声音却在门外响起,“长官,联欢会就要开始了,战士们都等着您呢。”

    “嗯。”盛西慕应了声,胡乱的将文件拾起,女孩的照片又被卷入文件之中,再也寻不到一丝痕迹,亦如它的主人一样。

    联欢会开始前,盛西慕象征性的上台说了几句话,笔挺的西服,沉稳俊逸的男人,让辖区里为数不多的女兵尖叫连连。走下台后,盛西慕坐在最前排的贵宾席上,目光随意落在一角,并没有什么心情观看台上演出。他阴霾的脸色与新年喜庆的气氛格格不入。

    “长官,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下?”林进低声提醒道,语气中难免带着关心的意味。

    “不必了。”盛西慕淡漠的回了句,难得的将视线移到舞台之上,此时,吕薇站在舞台首府部门,与往日不同,脱掉了绿西服,一身闪光的的金黄长裙,宛如高贵的公主。她唱着一首缠绵的《红豆》。她的声音与天后王菲有几分相似,柔媚入骨。

    盛西慕下意识的蹙眉,问道,“这节目是谁选的?”

    林进跟着他的时间不短,多少感觉出他的怒意,吞吞吐吐的回答,“是后勤的几个干部。”

    “后面类似的节目都给我换下来,败坏辖署风气。”盛西慕不悦的吩咐了声。三十出头的年纪提升中将,开国至今也是头一遭,多少双眼睛盯在他身上,芝麻绿豆大的小事儿也能被人拿出来做文章,手下这些人也不知道谨慎些,竟做一些不动脑子的事儿。看来最近他对他们真是太宽松了,才让底下的人为所欲为。

    后面的节目倒是规整了许多,清一色的赞扬辖署优良传统与党的教育。看的下面的士兵哈气连连,怎么说一个个也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一年就一个三十,吃不到,眼睛看着解解馋也不行吗!他们的长官大人可是典型的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联欢会之后是一个小型的舞会,辖区里的女兵不多,并且都是文艺兵,一个个眼高于顶,男兵想要邀请女兵跳舞,还要先掂量下自己肩膀有几颗星。

    “盛长官,能邀请您跳一支舞吗?”一个年轻的女兵走到盛西慕面前,双颊羞红,扭捏的问道。勇气可嘉,可惜,盛西慕并没有那个心情。

    “对不起,我不会。林进,替我陪这姑娘跳一支舞。”盛西慕唇角微微含笑,客套而生疏。

    林进不好再推迟,起身领着女孩走进舞池。盛西慕端正的坐在椅子上,单手托腮,目光散漫的落在舞池中。不知为何,即便是身处在热闹的氛围之中,他依旧感觉孤独寒冷。似乎面前的一切只是剧中的场景,而他只是看戏的局外人,剧中人的喜怒哀乐,统统与他无关。

    “听说盛长官是学校毕业,不会连这种小儿科的交际舞都不会跳吧。”吕薇低笑着走过来,在他身边的位置坐下。

    盛西慕墨眸幽深,笔挺的西服让他更多了几分神圣不可侵犯的庄严。“没有人规定学校的学生一定要会跳舞。”

    吕薇又是一笑,摸样有几分俏皮,“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请首长跳个舞?不会没关系,我可以教你。”

    盛西慕墨色不由得深冷几分,带着些许不耐,但并未表现在脸上,他慵懒的牵动唇角,回了句,“对不起,我有些累了。下次有机会吧。”

    “可是……”吕薇欲言又止,一副吃瘪的摸样。她自小就是被捧在手心上的公主,还是第一次,有男人拒绝她。眼角的余光偷偷瞄着身侧的男人,一身墨绿西服,优雅的坐在沙发上,蹙眉吸烟的样子,致命的迷人。心里的某根心弦好似被什么波动了一样,荡开一层层涟漪。在他面前,好像世上所有的男人都变得暗淡无光,再也入不得她的眼了。

    “长官,该开宴了。”林进从一旁走过来,眼角余光瞥了吕薇一眼,低身在盛西慕耳边道。

    “嗯,走吧。”盛西慕点头,起身向宴会厅的方向走去。吕薇整个人被晾在了一旁。好在林进给了她一个台阶下。

    “吕薇,一起去吧,和我们坐一桌正好。”

    盛西慕所在的位置都是辖区的高层领导,吕薇一个名不转经传的小丫头坐在其中倒是扎眼了些。她安静的坐在父亲身边,身上还是那件没有换下的金黄裙子,倒是有几分大家闺秀的摸样。席间,不断得到众人称赞,都说吕参谋养了个好闺女。

    辖区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年夜饭的时候,高层干部给战士们一桌桌的敬酒,辖区中没有回家过年的,少说也上万人,这一圈儿下来,盛西慕想不喝醉都不行。好在,其间林进和几个警卫员给他顶了一阵子,不然人早就趴下了。

    在众人面前,盛西慕依旧极力的保持着清醒,依旧和几个高层干部谈笑风生。众人都大赞盛长官好酒量,也只有林进知道,盛西慕墨色的瞳眸,已经变得茫然一片。

    谈笑间,手机突然嗡嗡的响了起来,盛西慕扫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北京打来的。“抱歉,我失陪一下。”盛西慕优雅起身,向大厅中安静的地方走去。

    “怎么过年也不回来一趟,全家人都等着你一个。”盛老爷子的语气中明显有了些责备之意,父子之间心知肚明,夏言的事已经将他们本就不融洽的关系再次推向了绝境。

    “辖署有些忙,请您见谅。”盛西慕平淡的回答,他与盛鸿江对话,永远像下级与上级打报告。

    “你忙?总统也没见的有你忙的。一辖署之长,难道请个探亲假的权利也没有?”盛老爷子语气沉了几分,毕竟,这是盛西慕回到他身边后的第一顿团圆饭。盛部长无论在外面如何叱咤风云,回到家里,谁不图个天伦之乐。

    盛西慕闷声不答,喝了太多的酒,头疼的厉害,他现在连敷衍老爷子的心情都没有。而他的沉默,看在盛鸿江眼中,就是无声的反抗了。自从夏言入狱以来,父子二人都很有默契的避开这个话题。但今天,当左等右等之后,还是不见盛西慕回来,饭桌上,老爷子的脸色就越来越难看了,其余人更是连筷子都不敢动。

    “你还要跟我执拗到什么时候,不就是为了一个女人吗!盛西慕我告诉你,只要我活着,你跟她想都别想。”话落后,盛老爷子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盛西慕凝聚在纯黑色苹果手机上的目光逐渐涣散,唇角扬起一抹极讽刺的笑。从他将夏言送进监狱的那一刻开始,他们之间就已经玩完儿了。更多的,他想都不敢去想。即便老爷子封锁了夏言的消息,但只要他想,总有办法可以弄到。只是,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监狱是什么地方,他放任着老爷子下手,不过是想要尹夏言死心,也让自己彻底死心。只有残忍血腥才能真正斩断他们之间的一切。

    盛西慕收起手机,只觉得酒气上涌,头脑晕沉的厉害,他单手撑着墙壁,才能勉强站稳身体。林进从不远处走过来,匆忙的扶住他。“长官,您没事儿吧?”

    “没事,送我会宿舍。”盛西慕默声回了句,涣散的眸子早已失去了焦距。

    林进搀扶着他,刚走了几步,吕薇便从后面追赶了上来,柔若无骨的小手缠上盛西慕手臂。“盛长官喝醉了吗?我送她回去吧。”她怯怯的抬头,看向一旁林进,漂亮的大眼中,跳动着雀跃的火焰。她送盛西慕回去,还不是司马昭之心吗。

    林进脚步一顿,看着她的时候,微蹙起眉心。但还是松开了手,退后一步。“嗯,长官喝的不少,你好好照顾他。”他说完,转身向宴会厅内走去。他和吕薇从小一起长大,轻易便看出了对方心思,吕薇春心萌动,而吕参谋长一直想攀盛家这门亲。

    盛西慕是真的醉了不省人事,吕薇将他的手臂搭在自己肩头,费了一番力气从将他送回宿舍。盛西慕一头栽倒在柔软的大床上,连带着吕薇一起滚倒在他身旁,鼻端吞吐的呼吸都是独属于他的味道,淡淡的古龙水混合着烟草味。

    吕薇窝在他胸膛,微抬起眸子,怯生生的看着男人英俊的侧脸,从没想过,男人也可以美到这种程度,他眉心紧锁着,似乎在经历着疼痛,长长的睫毛轻颤,在俊颜上投下一片暗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