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01章 你该不会认为孩子是我的吧

    噩梦周而复始,夏言经常的挨打、挨饿、受伤、流血。但她依旧坚强的与命运抗争,保护着她生命中唯一的希望。

    而与监狱中的黑暗相比,外面的世界却是明媚的。

    赵家祖宅中张灯结彩,今天是赵一牧与秦兰的大喜日子。一大早,赵家的车队一排排的停在别墅中,黑色劳斯莱斯车头固定着小熊布偶,穿着婚纱与西装的两只小熊相拥着,象征着夫妻恩爱。

    赵一牧一身白色西装,在父母的陪同下从别墅中走出来,他礼貌的招待着宾客,有条不紊的指挥着婚礼现场。除了脸上没有丝毫笑意,一切都完美的无可挑剔。

    赵父倒是沉得住气,只是赵母有些看不过去了。毕竟,秦兰这个媳妇是她看中的,赵一牧板着个脸子,分明是在无声的抗争。

    “一牧,今天是你结婚的好日子,你一直绷着个脸,好像谁欠了你钱一样。你让亲戚朋友怎么想?”

    赵一牧侧头看向母亲,面色不变,目光却更沉暗了几分。“妈,我已经都按照您的吩咐做了,你让我结婚,我就结婚,你让我娶秦兰,我也娶了,你还想要我怎样?难道连我的喜怒哀乐,都不能自己控制吗?我是人,不是木偶。”

    “你那是什么态度。”赵母吼了一声,却已经极尽的克制。毕竟是大喜的日子,亲戚朋友都在外面等着,不能真的闹了笑话。他赵家已经丢过一次脸,丢不起第二次。

    “赵一牧,我警告你,如果不想气死我,你今天给我老老实实结婚,以后好好和秦兰过日子。秦兰多好的女孩,愿意嫁给你,是我们赵家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赵母喋喋不休个没完,赵一牧一直冷着脸子听着,一声不吭。最后,还是赵父打断了她。

    “行了,该走了。别耽误了时辰。”

    秦家嫁女十分注重体面,宴会场选在了维纳斯皇家庄园,最浪漫的草坪婚礼,只可惜,拥有完美的婚礼,并不代表获得幸福与爱情。

    新娘化妆室中,秦兰一身雪白的婚纱,娇羞的坐在化妆镜前,楚智妍是她的伴娘,叽叽喳喳的在她耳边吵个不停。“姐,你看你今天多漂亮,我嫉妒死了。”

    “死丫头,你早晚也有这一天,心急什么。”秦兰笑着回了句,让化妆师又补了一层妆,一定要做到尽善尽美。

    “姐,我说什么来的。她尹夏言算个屁啊,最后嫁给一牧哥的不还是你吗!她现在在监狱中,指不定多凄惨呢。”楚智妍幸灾乐祸的说道。

    秦兰漂亮的眉心微蹙,下意识的不想听到尹夏言的名字。那好像是插在咽喉中的一根刺一样,让她说不出的难受。“我大喜的日子,你提她干嘛,也不怕晦气。”

    “是,是,她哪配让我们说啊。”楚智妍嘲讽的哼了声,压低了声音又道,“我上次在书房外偷偷听到我爸妈的对话。尹夏言好像和我小舅有一腿,这次外公是真被激怒了,不将她在监狱中弄死才怪。”

    “真的?”秦兰震惊的抬头。

    楚智妍一副嗤之以鼻的模样,“可不是,真够不要脸的,自己的舅舅都勾.引。”

    两人正说得火热,此时,房门却被轻轻的叩响了。楚智妍打开一条门缝,发现站在门外的人是赵一牧,他一身纯白西装,高大英俊,一时间,竟有些让人移不开视线。楚智妍嬉笑着回头看向秦兰,故意提高了音量。“原来是新郎官啊,这么迫不及待的要见新娘?那可要留下点儿买路钱哦!”

    “智妍,别胡闹。”秦兰面颊绯红,娇嗔的回了句。

    而门外的赵一牧显然没有她们的好心情,将一个黑色绒盒递到楚智妍手中,冷漠开口,“我妈让我将这个送来。”他话落,便转身而去。

    气氛突然冷却下来,即便是瞎子都能看出对于这场婚礼,男主角究竟有多么的不情不愿。秦兰脸子上有些挂不住了,泪在眼圈儿中打转。如果,今天坐在这里的人换成尹夏言,他还会这样吗?!

    楚智妍也觉得尴尬,但还是伸手打开绒盒,聪明的转移了话题。“姐,你看这钻石项链多漂亮啊。姐,你这个婆婆可真疼你,看来婚后也不用担心婆媳关系了。”

    秦兰一笑,接过她递来的钻石项链,戴在了纤细莹白的脖颈上,璀璨的钻石将她面颊映的更加明媚动人。唇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赵家虽是大富大贵之家,而赵母却并非出身名门,当年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才攀上赵父这颗大树。小门小户出身的人,不过就是喜欢占些小便宜,秦兰摸透了赵母的秉性,给了些小恩小惠,便成功的嫁入赵家。

    “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吧,我们出去吧。”秦兰起身,拖着长长的婚纱,推门而出。

    她刚迈出化妆间的门,赵一牧的伴郎就匆忙的跑了过来,气喘吁吁的问道,“看到一牧了吗?我到处找也没找到人。”

    “什么?一牧不见了?”秦兰如同被五雷轰顶,脚步踉跄的后退,险些栽倒。这个时候,赵一牧不会跟她玩儿落跑新郎那一套吧,她父亲最爱面子,秦家可丢不起这个脸。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找人啊。”她尖叫一声,早已顾不得什么端庄贤淑。

    此时,维纳斯庄园外的隐蔽角落中,赵一牧高大的身体站在榕树前,他的对面是一袭纯黑色手工西装的盛西慕,他懒散的半靠着树干,指尖夹着燃烧的烟蒂。他优雅的轻吐着烟雾,一双眸子,却冷黯阴霾。唇角微微扬起的笑靥,极具讽刺。

    他真想大声嘲笑尹夏言的自作自受,她为这个男人怀着孩子,而他却不带一丝愧疚的转身去和别的女人结婚。

    “盛西慕,你把话说清楚!”赵一牧高大的身体微微颤抖着,额头青筋凸起,双手紧握成拳。

    盛西慕哼笑一声,不屑的抬眸。“呵,看来她并没有告诉你。尹夏言,她怀孕了。”

    赵一牧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眼中布满了红色血丝。他失控的上前,一把扯住盛西慕一辆,咆哮道,“盛西慕,你这个混蛋!夏言怀着你的孩子,你竟然将她送进监狱。你根本不配让她爱你!”话音刚落,他一拳挥向盛西慕俊脸,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盛西慕,你畜生不如!监狱是什么地方难道你不清楚吗?是不是非要还是她你才称心。”

    盛西慕并没有躲闪,硬生生被他打了一拳,喉中一阵腥甜,鲜血顺着嘴角流了出来。他随意的抹掉,脚步踉跄了下,抬头震惊的看着赵一牧,“你说什么?”他暗哑的声音止不住的颤抖。

    赵一牧对视着他的眼睛,那一双深邃如海洋的墨眸中,都是不可置信。赵一牧终于明白过来,然后,放肆的大笑着,笑的极是讽刺。“盛西慕,你该不会认为孩子是我的吧!”

    盛西慕剑眉冷蹙,胸口突然闷痛的厉害。赵一牧不可能撒谎,欺骗他的结果,赵一牧承担不起。难道,夏言的孩子真的是他的!不,一定是哪里错了,究竟哪里错了!

    “盛西慕,你高估了我,也低估了夏言。我真的希望孩子是我的,可是,我tmd连她一根手指都没碰过,孩子怎么可能是我的!”赵一牧自嘲的笑,笑靥极是苦涩。

    “盛西慕,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你强占了夏言,你费尽心机的让她爱上你,却又无情的抛弃她。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盛西慕想,他已经得到报应了。夏言只怕再也不会原谅他了。

    他微敛了眸光,冷冽的目光盯在赵一牧身上。如果不是他愚蠢的将夏言带走,他又怎么可能误会夏言。他伸手扯住赵一牧衣领,周身散发的寒气骇人。“赵一牧,我们的帐慢慢算,如果夏言的孩子没了,我就让你们赵家偿命。”

    盛西慕轻吐一句,清冷的声音却仿佛来自地狱的撒旦。但很明显,他是在迁怒于他人。

    “你们在做什么?”身旁,突然响起尖锐的女声。秦兰拖着极地的婚纱跑过来,奋力将两个男人推开,她挡在赵一牧身前,双臂舒展着,一副老母鸡护着小鸡的架势。

    “盛长官,今天是我和一牧的大喜日子,如果你是来喝杯喜酒,我们很欢迎,如果你是来搅局的,对不起,请你离开。”秦兰义正言辞道。

    盛西慕不屑的哼笑一声,赵一牧这男人似乎永远只会躲在女人身后。他优雅的理了下微微褶皱的西装,轻笑开口,“搅局?你们也配。”说话间,他已取出手机,快速的拨通了林进的电话。“半个小时后到辖区等我。”

    盛西慕离开后,秦兰一直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她刚刚不过是壮着胆子,盛家权势倾天,在赵市,谁敢真的招惹。“一牧,你没事吧?”她伸手缠上赵一牧手臂,见他拳头上沾着鲜血,更是担忧的问道。

    “我能有什么事。”赵一牧冷冷的甩开她。随手抹掉了手背的血痕。那并不是他的血,而是盛西慕的。“秦兰,我一直想找你好好谈谈的,不如就趁着现在吧。”他目光扫过秦兰精致的脸庞,女人今天很美,只可惜,他并没有欣赏的心情。“你应该知道,我爱的人是夏言,曾经是,现在是,以后也不会改变。”

    秦兰静静的听着,唇片紧抿着,脸色如纸片般苍白。“赵一牧,你不觉得你太残忍了吗?我是你的新娘子,你却在我们结婚的日子告诉我,你心里爱着的是其他女人。”

    赵一牧冷笑了一声,若换做其他女人,他或许真的会有所愧疚,但秦兰明知他爱着夏言,还是费尽心机、甚至不择手段的想要嫁给他,这样的女人,只会让她觉得可怕。“如果觉得委屈,现在结束这场婚礼还来得及。”

    “赵一牧!”秦兰尖锐的喊了一声,泪珠子不受控制的滚落。她伸手抓住赵一牧手臂,不甘的摇头。“一牧,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我承认我一直知道你心里的人不是我,可是,我是真的爱你啊,只要你给我时间,我一定会让你爱上我的。”

    “你真的爱我吗?”赵一牧冷哼一声,厌恶的推开她。“秦兰,爱不是一定要得到,如果你真的爱我,就会远远的守望,而不是费尽心思的嫁给我。其实,你和盛西慕都是一样的人。自私占有,让我看着都觉得厌恶。”

    他不屑的转身离开,好像秦兰是传染病菌一样。而女子突然扯住他一片雪白衣角,哭的楚楚可怜。“一牧,不要,不要走。如果你走了,那我怎么办?婚礼不能没有新郎,秦家丢不起这个脸啊。就算我求求你,和我完成婚礼,好不好?”

    赵一牧沉默的看着她,唇角边是嘲弄的笑。此时此刻,她心中想的依旧是秦家的颜面,而不是她所谓的爱情。倒是难为了她口口声声说爱他,真是可笑。“秦兰,我再给你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你真的想要嫁给我吗?”

    “嗯。”秦兰几乎不假思索的点头。

    赵一牧哼笑,然后道,“放心,我会和你结婚的,你想做赵太太,我满足你的愿望。你想要的一切,我都可以给你,只是,我永远不会爱上你,既然你想要一个心里装着其他女人的丈夫,那么,随便你。”只要不是心爱的女人,那么,娶谁又有什么区别呢。

    话落,他再次甩开她,转身向礼堂的方向而去。秦兰僵硬的站在原地,泪落得更汹了。该庆幸的不是吗?他亲口答应和她结婚了,可是,为什么心却瞬间沉到了谷底,冰冷的可怕。难道,她真的做错了吗?她只是想要和喜欢的男人在一起而已。

    婚礼在所有人的祝福声中举行,赵一牧站在红毯的尽头,目光凝望着那一头,一身雪白婚纱的秦兰在秦父的带领下一步步向他走来。不知为何,脑海中出现的画面,却是夏言哭泣着脱下身上的婚纱,对他说:一牧哥,如果还有来生,夏言希望可以清清白白的嫁给你。那是他见过最美的画面,她就像童话中走出来的公主一样。那也是最让他疼痛的画面,夏言晶莹的泪珠一颗颗好似滴落在他心口,灼伤的疼痛着。当希望破灭后,任何人事物,都无法填补心中的伤痕。

    洞房之夜,秦兰坐在梳妆镜前,早已卸掉了浓妆,身上只有一件单薄到几近透明的睡裙。这是他们的第一夜,她忐忑不安着,双手交叉在身前,不停的搅动。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房门终于被他推开,赵一牧脚步不稳的走进来,身上都是浓重的酒气。

    “一牧,小心些。”秦兰手疾眼快的扶助他不稳的身体,有些埋怨的嘀咕了句,“干嘛和这么多酒。”

    赵一牧并不多语,混沌的目光紧盯着她胸口,秦兰被他灼热的目光看得不自在,脸颊更是绯红了一片。“你,你看什么呢……”

    “啊!”她话音未落,已经被赵一牧推倒在身后的大床上,她惊慌的低叫一声,但下一刻,他沉重的身体已经倾覆下来,一手胡乱的扯起她裙摆,另一只手急切的解开了腰间的皮带。他的呼吸都是炽热的,好像一头正处于发.情期的猛兽。无来由的,秦兰害怕的厉害。

    “一牧,你别这样,我,我还没做好准备。”

    赵一牧哪里肯听她说什么,他强行分开她双腿,将身下肿胀的坚.挺挤入她身体中,没有丝毫前戏,他甚至吝啬的不肯给她一个吻。撕扯的疼痛让秦兰痛哭起来,她哭喊着反抗,而赵一牧却用力按住她双手,只顾着在她身体中冲刺发泄,完全不顾及她的感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