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02章 结扎手术

    他变得很不一样,疯狂之后,很快恢复了一贯的平静。他从她身体中退出时,看着她的眼神,好像她是一件极脏的东西。撕心的疼痛让秦兰抱着被子哭声不止。而男人对此置若罔闻,背对着她穿上了裤子起身。

    “一牧,你去哪儿?”身后,秦兰颤声问道。“你究竟怎么了?”她直觉,今晚的赵一牧很不对劲。

    他冷哼一声,衣裤穿戴整齐,回头瞥了她一眼,“一定要将话说的那么明白吗?刚刚一定很痛苦吧?我不过是吃了一些药而已。”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秦兰厉声吼道,他的话对于她来说无疑是种羞辱。

    “没什么。”赵一牧无所谓的哼笑,“我看着你的时候实在是兴奋不起来,所以,只能这样了。如果不想继续痛苦下去,肚子就争气一些,我妈不是想要抱孙子吗!”

    秦兰无法抑制的哭泣,肩膀不停的颤抖着,“你的意思是只要怀了孩子,你这辈子都不会再碰我了是不是!”

    “是。”简单的一个字,他回答的毫不拖泥带水,并抬步向门口走去。

    秦兰忍着疼痛快速爬起来,侧身挡住了他的去路,双手扯住他胸口的衣襟,歇斯底里的嘶喊着,“赵一牧,你还是不是人,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将话说清楚,否则,你哪儿也别想去。”

    “我就住在隔壁,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现在我累了。”他一把推开她。

    “你,你……”秦兰气的不停的颤抖。“你不和我一起睡?”

    “我没那个习惯。”

    “赵一牧,如果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尹夏言,你也会这么对她吗?”秦兰痛苦失声,堂堂秦家的大小姐,何时受过这么大的委屈。他怎么可以如此践踏她。

    “不会。”赵一牧蹙眉回了句,几乎要被她耗光了耐性。

    “那你为什么这样对我?”

    “因为我爱的人是她,不是你。这个答案,满意了吗?”他唇边一抹冷笑,既是嘲讽。

    秦兰越发失控,双手握拳不停捶打在他心口。“赵一牧,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才是你老婆!我究竟哪里比不过尹夏言?”

    赵一牧不耐的抓住她双手,用力将她甩开,“至少她比你干净。”

    “干净?”秦兰讽刺的大笑,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难道你不知道吗,尹夏言她已经跟了盛西慕,她在盛西慕身下呻.吟的时候,你还觉得她干净吗!”

    “别说了,你给我闭嘴!”赵一牧双眼涌起怒火,嘶吼了一声。他愤恨的看着秦兰,手指指着她的鼻尖,“秦兰,别把男人想的那么肤浅,你以为我想要的只是她的身体吗?”

    他爱夏言,因为他从未见过那样纯净的心。如果,秦兰不是心机阴沉的女人,即便不爱,他同样也会善待她。

    秦兰错愕的看着他,等着他的答案,却只看到他逐渐冷却下来的眸子,和一个冷漠的背影。

    ……

    夜,深沉如墨。

    辖区办公室的灯却依旧亮着。盛西慕靠坐在真皮沙发中,一双墨眸比窗外夜色还要冷暗。林进站在他身前,将头压得极低,脸色的表情有几分沉重。

    “说吧。”盛西慕清冷开口,打破了屋内沉寂,而散漫的目光依旧落在窗外,林进一时间完全摸不透他的心思。

    “长官,我……”

    “想好再开口,所有你隐瞒下来的,今天都交代清楚。少了一件,后果,应该无需我提醒你吧。”盛西慕出声打断他的话,终于侧头,落在他身上的目光逐渐变得深沉犀利。

    林进心知肚明,他所指的是尹夏言的事,因为,只有这一件事,他隐瞒了他。亦或者说,是盛西慕放任了他的隐瞒,但现在,他想知道了,他就必须和盘托出。

    “怎么?还没想好。我已经给了你一个小时的时间。”盛西慕轻笑了声,低头看了眼腕间手表。从林进走进这间屋子站到他面前开始,到现在正好一个小时,不偏不差。

    “即便老爷子封锁了消息,但凭你的本事,这么长时间不可能探不到半点风声。说吧,所有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短暂的沉默后,林进微叹了声,才缓缓开口,“尹小姐在里面过的并不好。”

    盛西慕蹙眉盯着他,等着他的下文。他当然知道她过的不好,监狱那种地方,能过得好才怪。

    “挨饿挨打几乎成了家常便饭,尹小姐只怕已经瘦弱的不成样子。听说,监狱长曾是盛部长的旧部,盛部长曾暗示过,不能让尹小姐的孩子活着出世。”林进战战兢兢的开口,眼角余光观察着盛西慕的反应。

    而男子俊颜深沉无波,心口却好似被利刃深深刺入一般,撕心裂肺的疼痛逐渐从心口蔓延。“那孩子呢?”

    “应该,还活着。”林进毫无底气的回了句,是的,应该,监狱中每一分一秒都可能发生变化,没有人敢保证夏言肚子里的孩子会不会在下一秒消失。

    “安插几个人进去,务必保证她和孩子的安全。”盛西慕沉声吩咐道。

    林进为难的站在原地,“只怕不易,盛部长那里……”

    “按我说的做,老爷子责怪下来,我自会顶着,与你们无关。”盛西慕毫无预兆的扬起手臂,面前的茶几上,茶壶杯盏和几叠文件统统扫落在地,发出清脆的碎裂声。一张俊脸冷冽的厉害,林进下意识的后退两步,避开锋芒。

    “是,我这就去办。”林进出声应着。

    “帮我预订最近一班飞机,我要去趟北京。”盛西慕又道。

    “可是,明天还有一场重要的会议……”林进话说一半,只见盛西慕墨眸突然一沉,他硬是将话咽了下去,点头应了声,“是,我马上办。”

    凌晨的飞机,朝阳升起之时,准时到达北京。盛西慕坐在黑色a8中,单手托腮,深邃的目光茫然的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

    “长官,要不要先和那边打个招呼?”副驾驶位置上的警卫员询问道。

    “不必。”盛西慕淡漠的回了句,这个时间,老爷子刚起,正好可以堵到人,如果提前打了招呼,盛鸿江势必避而不见。

    始终不偏不倚指向凌晨六点钟的方向,盛西慕的车子驶入盛部长位于香山附近的住所。管家见到盛西慕前来,一时间脸上都是错愕的神色。“少爷,您怎么回来了?”

    “老爷子呢?”他出声问道,丝毫没有寒暄的心情。

    “首长刚起床不久,在餐厅用餐。不过……”管家话未说完,盛西慕已经大步向餐厅走去。

    餐厅中,盛鸿江独自一人用餐,四个精致的小菜,一碗瘦肉粥和几张饼,早餐并称不得丰盛。盛西慕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一身来不及脱掉的西服,带着风尘仆仆。而盛部长只用眼角余光扫了他一眼,淡声道,“来了,坐吧。”

    盛西慕冷漠的在他身侧坐了下来,隐在衣袖中的手掌却早已紧握成拳,手背上青色血管凸起。现在的没一分一秒,盛西慕几乎都在煎熬中度过,可是,他必须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此时,并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谁先沉不住气,谁就必输无疑。可他却是输不起的,因为赌注是夏言和她腹中脆弱的小生命。

    盛鸿江低头吃着早餐,细嚼慢咽,大约吃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才结束。饭后,他起身对盛西慕说了句,“跟我去书房。”

    书房中,上好的黄山银针早已被保姆沏好,放在茶几之上。“先喝杯茶暖暖吧,身上一股子寒气。”盛鸿江指了指温热的茶杯,然后自顾坐到桌旁的靠椅上。

    盛西慕端起杯子浅饮了口,深邃的目光依旧一瞬不瞬的落在盛鸿江身上。

    “你这么急着来找我,又是为了尹家那丫头吧。”盛鸿江开口,终于将话引入了正题。这么久以来,盛西慕对此事不闻不问,他还以为他是想通了。“西慕啊,我以为你足够成熟,没想到你还是让我失望了。”

    盛西慕清冷一笑,一双眸子带着嘲弄,一句话,险些没将老爷子气个半死。“我可从没想过要做让您骄傲的好儿子。如果可以,我真希望自己不姓盛。”

    “你说的那叫什么混账话!就为了一个女人,你就这样顶撞你的父亲。”盛部长本就严肃的一张脸更黑沉了。

    盛西慕又是一笑,笑靥却夹杂着邪气。“是啊,不就是一个女人嘛!您堂堂首府部门部长,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当初又何必逼迫我妈跟你。权大压人,这四个字我就是从您身上学来的。”

    他对此事绝口不提,却并不代表他什么也不知道。小的时候,同龄的孩子都有父亲,只有他没有。每一次受了欺负,都会哭着扑入母亲怀抱,哭喊着要爸爸。而母亲只是流泪,哭的比他还要伤心。

    后来,他逐渐长大了,断续从姨妈那里了解到,母亲所有痛苦的根源,是因为他的亲生父亲并不是母亲心爱的男人。那个人强占了她,禁锢了她,却无法给她一个名分,因为他是有家庭的。

    母亲直到死,都没有提起过他的亲生父亲,弥留之际,她口中模糊呼唤着的是:继霖,继霖。盛西慕一度以为,傅继霖是他的亲生父亲,因为,他对他的好,的确过了头。可是,在母亲的葬礼上,盛鸿江找上门来,告诉他,他是他的亲生父亲。

    盛西慕起初并不相信,但亲子鉴定报告握在手心,血脉亲缘,由不得他怀疑。盛鸿江让他回到自己身边,本来,他可以反抗的,心底深处,他恨着这个男人对他们母子的自私与冷漠,但为了给母亲报仇,他默认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盛鸿江是真的怒了,手中茶杯啪的一声摔碎在地,官场上的人都知道盛部长脾气不好,向来没有人敢真的惹怒他,当然,盛西慕绝对是个例外。

    “无论你听说些什么,还是知道些什么。那都是过去的事,至于我和你妈之间,更轮不到你来评判对错。盛西慕,无论你愿不愿意,你都是我盛鸿江的儿子,你身上流着我的血。”

    盛西慕冷魅的笑着,笑意却丝毫不达眼底。“夏言的孩子,身上也流着我的血,如果我连一个未出世的孩子都保护不了,那我还算什么男人!”

    “好啊,那就拿出你的本事让我看看。”盛鸿江声音沉冷,目光犀利。

    盛西慕不急不缓的从公文包中取出一叠文件摊在盛鸿江面前,里面是所有关于盛沐为尹建国洗钱的罪证,这些足以证明夏言的清白。盛部长有短暂的震惊,他没想到盛西慕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收集到盛沐犯罪的证据,出手快狠准,几乎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看来,他当真是低估了这个儿子。

    “就凭这些,就像将尹夏言救出来?”盛鸿江蹙眉。

    盛西慕俊颜沉稳,语气无波无澜。“您有您要保护的人,而同样,我也有我要守护的东西。我不想和您做无谓的争辩,所以,我们还是法庭上见吧。”

    盛西慕话落,起身准备离开,蛇打七寸,他今天敢来,自然已有七分的把握可以让老爷子屈服。

    “你威胁我?”盛鸿江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隐约间带着冷怒。想他盛鸿江在官场上叱咤一生,到头来,反被自己的儿子威胁。

    “随便您怎么想。”盛西慕淡淡然的回了句,唇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冷邪的笑。“还有件事忘了通知您,我已经预约明天到医院做结扎手术,如果夏言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盛家到我这儿为止,以后就断子绝孙吧。”

    他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却是挑起了盛老爷子的怒火,他是独子,虽然没有养在身边,但从他出生到现在,他走过的每一步路,盛鸿江都是了若指掌,更是疼在心坎里的。盛家高门大户,虽受了新式教育,却留存着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总觉得家业还是要男孩来继承。尹夏言怀的是男孩还好,若是女孩,那盛家的香火就真的断了。

    盛怒之中,盛老爷子顺手抓了桌上巴掌大的茶壶向盛西慕的方向砸去,而盛西慕不躲不闪,一双墨眸凛冽。啪的一声,茶壶撞击在他身旁雪白的墙壁上,滚烫的开水溅了满地。“你这个孽子,你想气死我是不是!”

    “您严重了,我只不过想要夏言和孩子回到我身边。”盛西慕慢条斯理的说着,好像说着今天的天气一般。

    盛鸿江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却还是强行镇定下来,毕竟官场上混了一辈子的人,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还能真被一个小辈糊弄住。如果盛西慕真的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这些东西就不会出现在他面前,而是早被送到了检察院。看来,盛西慕还是有所顾忌的。

    盛老爷子快速的将事情在头脑中过滤一遍,这些对盛沐不利的证据,是绝对不能公布于世的。如果尹夏言无罪开释,那么就意味着盛沐必须坐牢。他的女儿他清楚,天生性子就软,又一身的富贵病,监狱那种地方,只怕是进得去,出不来的。

    但如今,盛西慕步步紧逼,他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寻找一个双全的办法。

    “西慕,你当年调查尹家的一切,夏言不是你大姐的孩子,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这些年来,盛沐将她当成亲生女一样的疼爱,现在也该是她报答的时候。何况,夏言是个孝顺的孩子,她是心甘情愿为盛沐坐牢。如果她知道自己的自由是用盛沐的生命去换,你说她会同意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