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03章 盛西慕,你真的爱过夏言吗

    盛西慕听完老爷子的话,才知道什么叫做姜还是老的辣。他的话才真正切中了事情的要害。夏言善良孝顺,她宁愿自己受苦,也绝不会让盛沐受罪。这也正是盛西慕最担心的,他有九成九的把握为她脱罪,却没有丝毫把握说服她指正盛沐。

    “西慕,只要你答应我不在插手此事,我会让尹夏言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得到最好的照顾。”这便是盛鸿江所能做到最大的让步,也是唯一的两全之策。

    盛西慕有短暂的沉默,最后,还是点头应允。毕竟,目前保住夏言和孩子才是最要紧的,至于其他,还要从长计议。“好,我再相信您最后一次,希望您不会再让我失望。”他说完,便推门离开,门口处,管家忧心的站在门口。

    “少爷,你和首长……”管家欲言又止。

    “没什么,王叔,我辖区里还有点儿事,先回去了。这边还要麻烦您老多照应着。”盛西慕客套的说了几句。

    “少爷说的是哪里话,照顾首长本来就是我的指责。只是,最近首长的身体不太好,高血压又犯了,前几天,还住了一次院。”管家担忧的摇了摇头。

    盛西慕沉默着,深邃的墨眸掀起一层波澜。高血压这种病一向可大可小,调养好了并无大碍,若是一时不慎,为此送命的也大有人在。

    “怎么没给我打个电话?”盛西慕问道。

    “首长不让打,说是您辖区的事儿多,不能耽误了你的工作。”管家一阵的唉声叹气,大有责怪他不孝的意思。

    “最近的确有些忙,下次再有事,直接通知我就好。”盛西慕丢下一句,转身向楼下走去。他今天的确有个很很重要的会议,虽然推迟了,却还是要赶回去。

    盛西慕走后,管家轻敲了几下书房的门,推门而入时,盛鸿江靠坐在软椅上,正蹙眉沉思着。

    他的确是有过那样的打算,让夏言肚子里的孩子无声无息的消失。毕竟在监狱里,死一两个犯人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更何况是小产。尹夏言与盛西慕即便没有血缘关系,但名义声,她依旧是盛沐的养女,他们有舅甥的名分,外甥女为舅舅生孩子,如果传出去,还不是要贻笑大方。盛西慕的位置又十分的敏感,多少人看着眼红,若被有心人拿出来大做文章,事情只怕不好收场。为了一个女人而丢掉大好前程,并不值当。

    这也是当初他那么爱雪烟,却依旧没有与原配离婚的原因。女人总是肤浅的认为,婚姻才是男人对女人的责任。但如果没有了金钱地位,连最基本的物质生活都无法给予,责任二字不过就是一句空谈。

    今日盛西慕过激的言语,让盛鸿江不得不重新思考尹夏言和孩子的问题。看来,西慕对尹家那丫头是动了真感情,如果孩子真的没有了,盛西慕指不定还要掀起什么波浪。但是,他想要和尹夏言结婚,盛鸿江是绝对不能允许的,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等夏言生下孩子之后,将孩子带回来抚养。

    盛家的孩子,他自然是要认账的,只是,孩子的母亲,却只能是像王媛一样,有着高贵出身,精明强干,能助盛西慕扶摇直上的女人。而尹夏言,无论在哪一方面,都不适合。

    ……

    夏言在监狱中的待遇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搬到了单独的房间,医疗设施一应俱全,还有专门的护工照顾她起居,一日三餐丰盛,都按着孕妇的标准食谱。主治医生每天中午准时出现,为她检查孩子的健康状况,六个月大的孩子,发育健全,彩超中,可以看到孩子的小手小脚,并且可以确定是个男孩。

    已是寒冬的天气,夏言穿着崭新的保暖衣裤,大床柔软而舒适,每天护工都会搀扶着她到外面呼吸新鲜的空气。

    这翻天覆地的变化,几乎让夏言措手不及。入夜后,她在大床上辗转反侧,竟是了无睡意,她想了整整一天,才想通了一些事情。按照现在的情况看,盛西慕只怕是改了主意想留下这个孩子,那便意味着,她的孩子一出生就会被带走,从此以后,天高地远,她们母子此生只怕再无相见之日。

    夏言不知这样的改变究竟是好是坏,但唯一庆幸的是孩子可以保住了,她不用继续提心吊胆的过每一分每一秒。

    “宝宝,无论发生什么,妈妈都会和你在一起,没有人能将我们分开。”夏言平躺在大床上,手掌温柔的抚摸着凸起的腹部,清澈的眸光都变得温润。

    翌日清晨,医生准时出现给夏言做一系列检查,因为前期环境恶劣,营养不良,腹中孩子省长的比较迟缓,她的肚子看起来和四五个月差不多大。

    “孩子还算健康,只是发育缓慢,后期一定要更注重影响,并且,你有贫血的症状,要多吃补血的东西。最近,有没有特别想吃的食物,可以告诉我。”医生拔掉耳朵上的听诊器,不急不缓的说道。

    “我想吃海鲜,螃蟹或者带鱼。”夏言几乎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她从前是最不喜欢吃这些的,总觉得海鲜有腥味,可被关进来之后,却对这些东西馋的厉害。

    医生正低头记录着,听完她的话,缓缓抬头,眉心却微蹙着。“孕妇不能吃这些东西,尤其是螃蟹,很容易导致小产。”

    夏言木讷的颤动了几下唇片,却没有发出声音。分明是她问她想吃什么,她说了,又不被允许,真是一件很头疼的事。

    “该吃药了。”护士走进来,将一杯温水和一把白蓝相间的药片递到她手中。

    夏言蹙眉将药吞了进去,胃中翻江倒海的有些难受。这几天晚上肚子里的小家伙又不安分了起来,典型的欺软怕硬。

    “还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如果没什么事,那我明天再来看你。”医生放下病历表,出声询问。

    “最近几天夜晚孩子折腾的厉害,以前并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情况。”夏言问道。

    “没关系,属于正常胎动。”医生一板一眼的回答。正常的孩子五个月大就会出现胎动,但监狱中条件苛刻,孩子生长缓慢,才迟迟没有出现胎动的现象。还好目前也不算太晚。

    “还有其他事吗?”医生又问。

    夏言思索的片刻后,才吞吐的说道,“我,我想见见我母亲。”

    医生微愣了片刻,然后才懂得夏言的意思,她是要她代为转达。“嗯,我会为你传达,至于外面的人允不允许,我不敢保证。”

    夏言低柔一笑,道了声谢。无论事情能否成功,至少,是一个希望。

    夏言没想到事情会如此的顺利,当天傍晚,盛沐就出现在她房间。母亲走进来的时候,她正站在窗边晒太阳,手掌轻覆在凸起的小腹之上,眸光说不出的宁静柔和。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孩,脸上却已经有了将为人母的风韵。

    “夏言。”盛沐哽咽着低唤了一声,眼圈儿开始泛红。夏言的头上还缠着纱布,不过短短几月的光景,人整整瘦了一大圈儿。让人看着都是说不出的心疼。

    夏言回头,母亲的身影映入眼帘,一时间竟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也曾无数次在梦中思念着母亲,但每一次跑向她,想要抓住她时,母亲又突然的消失,醒来,才发现原来只是一场梦,那种压抑的失落感,比不曾有过希望还要难受。

    “夏言,我是妈妈。”盛沐又唤了一声,挪动脚步走到她身边。

    夏言干净的眸子逐渐模糊,她颤抖的伸出手掌,去抚摸母亲苍白的面颊,恍惚间,还有些不敢置信。

    “夏言,是妈妈不好,让你受苦了。”盛沐反握住夏言的手,潮湿的泪滑落在她掌心。

    “妈,我很好,你不用担心。”夏言平淡的笑着,强忍着不让泪珠划落。六个月大的身子,有些笨重,她不敢去拥抱母亲,只能紧紧的握住她的手。

    “夏言,告诉妈,你是不是过的很不好?有人欺负你吗?你是怎么受伤的?”盛沐拉着女儿,喋喋不休的问个没完,眼中都是担忧与心疼。

    夏言轻笑着摇头,简单的几句话,避重就轻的将近几个月的事情说了个大概。“起夜时不小心摔了一下,额头碰破了皮,并不严重。”夏言摸着额头的伤,随意敷衍了句,笑靥中颇有几分无奈。

    盛沐将信将疑,却也没有再追究,只是又嘟囔了几句,“你这个丫头就是粗心,都是要做母亲的人了,万一伤了腹中孩子怎么办。”

    “妈,我以后会当心的。”夏言一笑,撒娇的将头靠在母亲肩膀,在盛沐看不到的暗处,目光却逐渐黯淡了下来。

    “妈,你可以帮夏言一个忙吗?”她淡声询问,不,或许应该说是恳求。

    “傻丫头,我们母女之间,说这些客套话做什么。夏言,你想让妈为你做什么?”盛沐伸出手臂温柔的抚摸着她柔顺的长发。

    夏言微抬了眸子,不急不缓的说道,“我想见墨筱竹。”

    盛沐有片刻的错愕,随即问道,“你还见她做什么!那个无情无义的女人,三年的夫妻,你大哥出事后,她竟然一次都没有去看过,连阳阳都被她霸着,若是你爸没有下马,她也不敢这么嚣张,哎,真是人走茶凉啊。”盛沐说着,眼圈儿竟又红了起来。

    夏言面容苍白,低头沉默着。母亲尚不知阳阳并非大哥的亲生儿子,不知反而是种幸事,短短的时间内,丧夫丧子,如今连孙子都不是亲生的,那样的打击,她是曾受不住的。

    “妈,在孩子出世之前,我必须要见墨筱竹一面。妈,别问为什么,我又不得已的理由。求你,求你帮帮我。”夏言握住母亲的手不由得加重的力道,一双清澈的眸子,满是渴求。

    盛沐即便一千一万个不愿,却无法拒绝这样的夏言。她无奈的叹了声,“好,妈会想办法的,只是,这监狱中守卫森严,想要打通关系,也需要时间,何况……”何况,还是在盛老爷子的眼皮底下。

    午后夏言有两个小时的午睡时间,盛沐嘱咐了许多孕妇要注意的事后,才恋恋不舍的离开。走出监狱的大门,盛沐还偷偷的抹着眼泪。夏言才二十出头,本该是窝在父母怀中撒娇的年纪,而她的身体中却已经承载了另一个小生命,这简直就是孩子在生孩子。

    监狱大门口停着一辆招摇的黑色大奔,车旁站着一身深灰色西装的男子,比车子好要招摇耀眼。他两指间夹着一根燃了一般的烟,烦闷的吸着,见盛沐走出来,忙掐灭烟蒂,向她的方向走去。

    “你来做什么?不会是来看笑话吧。尹家沦落至此,你该满意了吧。”盛沐绷着脸,语气有几分不善。

    盛西慕单手插兜,声音温润平和。“她怎么样?”

    盛沐抬头,忽而一声冷笑,“你还关注她的死活吗?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她还活着。”

    面对她的冷嘲热讽,盛西慕竟没有丝毫怒意,他沉默了片刻,又道,“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从监狱回赵市市区大概三个小时的车程,漫长的时间,车内都是死一般沉寂。盛沐本就对老爷子的私生子有所成见,如今,盛西慕还得尹家几乎家破人亡,这梁子也结大了,姐弟二人更是形同陌路。

    车子在盛沐的公寓前缓缓停住,盛沐推门下车,没想到盛西慕却跟了上来。她虽不待见他,但终究面冷心热,并没有将人赶出去。

    “我们谈谈吧。”盛西慕坐在沙发上,淡声开口。

    盛沐依旧冷着脸,坐在他对面的位置,沉默的等待着他的下文。只见他将一张支票平放在她面前的茶几上,盛长官出手倒是阔绰,一后面几个零,一时间竟有些数不清了。

    “这是什么意思?”盛沐拧眉问道。

    盛西慕端正的坐在沙发上,俊颜沉稳,一双墨眸深不见底。“我知道你现在过得并不好,只是一点补偿而已,你不必想得太多。”

    “补偿?”盛沐嘲弄一笑,将支票原封不动的推了回去。“虽然我们有血缘关系,但说实话,我从没将你当做我弟弟,你也没当过我是姐姐。我并不需要你给我什么补偿,如果是怜悯就更不需要了。”

    盛西慕依旧心平气和,对待盛沐时,难得的好脾气。这一切,归根结底不过是想要弥补他对夏言的亏欠。“我送出去的东西,从来没有收回的道理,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先告辞了。”他随口丢下一句,起身准备离开。而盛沐却突然出声唤住了他。

    “盛西慕,你以为你的钱可以补偿什么?建国可以免受牢狱之灾,还是夏昊可以苏醒过来!”盛沐苦笑着,顿了下声音,又道,“尹家欠了你的,如今也算是还清了,可你为什么还要伤害夏言?她是无辜的,你怎么能忍心下手!何况,她还怀着你的孩子!”

    盛沐含泪的目光看向一旁书架,架上摆放着夏言的照片,画面中,女孩笑靥如花,还是无忧无虑的年纪。

    盛沐的指责让盛西慕眸色更冷冽了几分,他顿住脚步,回头,沉声说道,“我和夏言之间的确有些误解。”

    “误解?”盛沐冷笑,她是过来人,很多事也看的通透。“你是怀疑夏言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吧。”

    盛西慕沉默,眉心紧锁着,周身散发着冷寒的气场。

    “西慕,你真的爱过夏言吗?如果你真的爱她,就不会在意孩子究竟是不是你的。爱一个人就要爱她的一切。自私的并不是真正的爱情,爱是守望,而不是占有。你却太自私了,怎么会懂得这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