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04章 我的孩子他不会在乎那些

    话落后,她侧头看向盛西慕,只见他墨色瞳眸中,如同掀起惊涛骇浪,但俊颜依旧平静无澜。盛沐起身,从书架上取下夏言的照片,用指尖擦拭着玻璃框上的浮尘。“夏言并不是我亲生的,但这二十几年来,我对她视如己出,因为我把对建国的爱转移到她身上。盛西慕,你的字典中,一定也没有‘爱屋及乌’这四个字吧。”

    盛西慕已经冷漠着,遮在衣袖下的手掌却已紧握成拳。他承认,他爱夏言的确没有爱到可以为她放弃一切,忘记仇恨的地步。至少,曾经没有爱到那种程度。

    僵持了半响后,盛西慕转身回到茶几边,将那张平放在桌面的支票拿起,撕成两片,“对比起,我可能用错了方式。但请你相信我,对于夏言,我愿意去弥补一切。”

    ……

    离开盛沐所住的公寓,黑色大奔一路疾驶在平坦的马路上,最终,在皇朝万豪门前停住了脚步。他快速的推门下车,按照周鸿给他的地址寻了过去。推开vip包厢的门,周鸿优哉游哉的坐在沙发上品酒,怀中还搂着一个面生的女孩。盛西慕的脸色瞬间沉冷了下来。

    “你说的急事儿就是这个?”盛西慕微挑剑眉,虽面色不变,但屋内之人却明白,他已然动怒了。

    “长官,您别生气,周总不过和您开了个玩笑。”林进迎上来,赔笑道。

    “没想到你也来凑热闹了。”盛西慕哼了一声,余光扫了眼包房内,纪鹏他们几个都在,还有林进与吕薇。虽称不上鸿门宴,但他们匡他来的目的只怕不单纯。

    “我说西慕,你现在弄得比总统还忙,哥们儿几个想见你一面还得连蒙带骗的,官做大了,就把哥几个都忘了吧。”纪鹏适时的开口,将暗流涌动的气氛压了下来。

    盛西慕也不好拨了他面子,在周鸿身旁坐了下来,脸上挂着一字号的笑,端起桌面通明高脚杯。“辖区事儿多,你又不是不知道,还挑这个理。得了,我先干为敬,算给你们赔罪。”他优雅的举杯,将半杯红酒灌入口中,一双美眸却微眯着,冰冷的眸光落在周鸿身上,显然带着责备于警告。

    周鸿嘻哈的耸肩,一副无辜的模样,并开口道,“咱们盛长官一向好酒量,吕薇,还不敬长官一杯。”

    吕薇就坐在盛西慕对面,听到周鸿的话,忙端起酒杯来到盛西慕身前,脸上妆容精致,笑靥柔美,带着几分小女儿的娇媚。她举起酒杯,对盛西慕又是一笑,“首长,我敬您一杯。”

    盛西慕微眯着眸子,眸色深沉冷黯,让人辨不出悲喜。他没有拒绝,亦没有回应,反倒让吕薇手足无措,她僵硬的举着杯子,目光求救似的看向一旁周鸿。

    周鸿依旧嬉皮笑脸着,伸手拿起桌面的酒瓶,向盛西慕的杯中注入红色酒液。“这儿也不是辖署,还叫什么首长。在这地方,没什么上下级之分,只有男人与女人的差别。”他侧头看向身旁盛西慕,嘻嘻一笑,递出手中酒杯,“盛长官,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盛西慕不冷不热的接过,象征性的对吕薇敬了敬,然后将杯沿至于唇边,浅饮一口。即便是敷衍的动作,都做得优雅魅惑,宛若高贵的中世纪伯爵,只要一眼,便让女人有忍不住尖叫的冲动。

    “吕薇,你们长官敬酒,你这面子可够大的,还不得给咱们献歌一首啊。”周鸿又开口,生怕事情闹得不大。

    吕薇点头,走向点歌机,选了一首经典的《相思风雨中》,这是一首对唱歌曲,她的小心思,在场之人都看得懂,何况是在官场上摸爬滚打过来的盛西慕呢!只是,他慵懒的靠坐在真皮沙发上,随意摇晃着手中高脚杯,目光闲散的落在旁处,显然不想回应。

    吕薇僵硬的站在首府部门,一时间,竟是骑虎难下,一张俏脸憋得通红。

    “咱们长官不喜欢唱歌,不如我代劳吧。”林进笑着起身,走到吕薇身边,接过她手中麦克。僵持的气氛终于被缓和了下来,音乐声缓缓响起,凄美悠扬。

    坐在沙发上的周鸿又是一笑,有些许无奈。侧头看向身旁盛西慕,他英俊的脸庞隐在黑暗之中,面上表情让人辩不真切。“咱们盛长官还真不懂得怜香惜玉,公然的场合就让一个女孩子下不来台。”

    盛西慕清冷一笑,回道,“还不是她自找的。”

    “真够无情的。”周鸿笑着耸肩,再次开口,但语气却沉稳认真了几分。“西慕,你别嫌兄弟多事儿,其实吕薇和你挺合适的,出身还算不错,历来婚姻高嫁低娶,她跟你也算得上门当户对。这丫头性子也好,出得厅堂,入得厨房,比王媛那彪悍女可强了百套,何况,你不是不喜欢受你家老爷子摆布,有了她,正好可以名正言顺挡了王媛那边。何况……”周鸿将语调拉长,又换了一副轻佻模样,附耳道,“我看女人一向很准,这妞儿保准还是个没开苞的处。”

    盛西慕云淡风轻的一笑,目光闲闲散散的落在前方,彼时,林进与吕薇站在一处,正唱着一首缠绵的情歌。“难道你没看出来吗?林进喜欢那丫头。”

    “可惜襄王有心,神女无梦啊。林进也真够伟大的,眼巴巴的将心爱的女人推向别的男人怀抱。”周鸿仍在笑着,状似无辜的耸肩,“其实爱一个人不就是那么回事儿吗,只要她能幸福,远远的守望着又有什么关系。”

    盛西慕眸色突然一沉,冷黯的眸中,缓缓翻涌着深不见底的漩涡。他突然响起盛沐的话:爱是守望而不是占有。呵,连周鸿这个流连花丛的大蜜蜂都懂得的道理,他却一直没有想通透。

    不,他不是自私,他只是太在乎,才会无法容忍她的背叛。因为爱着夏言,才想要她的心中也存在自己的痕迹。是的,爱,这一刻,盛西慕可以清楚的确认,他爱夏言,疯狂的爱上了那个清澈如水,淡漠如云的女孩。

    “在想什么?”周鸿问道,调侃着开口,“不会还惦记着尹家那丫头吧!只要想想她肚子里的孽种,你就该死心了。”

    “你闭嘴。”盛西慕出声打断他,语音中夹杂着彻骨的冰寒,让周鸿都不由得一颤。“嘴巴放干净点儿,她怀的是我的孩子。”

    周鸿有片刻的懵愣,但他知道盛西慕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他面上笑意逐渐收敛,正色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你家老爷子肯定容不下这个孩子,监狱那种地方,想弄掉个孩子有的是方法,如果你想要她肚子里的孩子就要尽快想对策。”

    “嗯。”盛西慕闷应了声,打火机噼啪两声想后,点燃了两之间的烟蒂,他深吸了两口,淡淡的吐着烟雾。他已经在老爷子那里撂下了狠话,估计着老爷子也不敢轻举妄动。只是,护住夏言肚子里的孩子容易,想要将她们母子弄出来却要费一番心思,一时间,他还未想到要从何下手。

    正在思索间,吕薇与林进的对唱情歌也结束了。女孩在他这里吃了闷亏,也不敢在靠近,只是安静的坐在角落,怯生生的目光,如同小兔子一般,不时的偷偷瞄着盛西慕的方向。

    周鸿哼笑一声,对盛西慕又道,“看来这妞是真看上你了,盛长官还真是魅力无边啊。”

    盛西慕冷淡的白了他一眼,将指尖眼底熄灭在水晶烟灰缸中,然后起身。“我现在没心思和你调侃,这丫头既然是你招惹来的,你自己想办法打发走。”

    “别急着走啊,我在鞠海楼订了一桌,有你喜欢的太子蟹和三文鱼,刚从日本空运回来。”周鸿又开口道。

    盛西慕微顿了脚步,不咸不淡的丢下一句,“让人送到我别墅。”

    盛西慕走后,包厢内的气氛也安静了下来,吕薇目光幽怨的看向周鸿,而后者只能无奈的耸肩。

    ……

    盛沐不知用了什么办法,三天之后,夏言真的见到了墨筱竹。两人相对而坐,夏言一身干净的病人服,齐耳的短发,倒是显得比实际年龄更小了。一张俏脸有些微的苍白,她安静的坐在那里,波澜不惊的如止水一般。

    墨筱竹倒是没有她沉得住气,目光流转在她凸起的肚子上,表情说不清的怪异。“你真打算将孩子生下来?!别忘了,你和盛西慕可有血缘关系。”

    夏言轻缓一笑,唇片一开一合,“那是我的事。”

    “是啊,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尹夏言,你找我来不会是为了向我炫耀吧。别以为怀了西慕的孩子有多了不起,阳阳也是西慕亲生的,难道他会比不过一个乱.伦的产物。”墨筱竹讥讽的回了句,本以为夏言会愤怒,会失控,甚至歇斯底里,但这些想象中的情绪都没有出现在女孩的脸上,她依旧是平静的,甚至淡漠的让人无措。

    夏言只是微扬了下唇角,轻缓开口,“他只属于我一个人,与盛西慕没有任何关系,他不是什么乱.伦的产物,他和这世上所有的孩子一样,拥有生存和享受幸福的权利。”

    墨筱竹不屑的哼了声,“如果你想自欺欺人下去,我倒是无所谓。只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声,从医学角度讲,近亲结合,会提高隐性致病基因纯和的频率,也就是说,你们的孩子很可能患有先天畸形,智力障碍或其他先天性疾病。”

    夏言微笑倾听,并无回应。本来,这些与她无关。

    “算了,我说了你也不会听,还以为我在危言耸听。”墨筱竹略有些不悦,脸色难看了几分。“说吧,你找我究竟什么事,我可没有那么多美国时间给你普及医疗知识。”

    夏言依然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摸样,手掌轻柔的抚摸着凸起的肚子,轻声说出了几个名字,“董丽芳,邵小惠,王永荷……”

    墨筱竹安静的听着,而后,唇角溢出一抹微讽的笑。这些名字外人或许不知,但在他们医学界却是如雷贯耳。都是赵市赫赫有名的妇科医生,董教授更是妇科第一把刀。“盛家对你肚子里的孩子倒是够重视的。”她不冷不热的说着,心里难免不是滋味。盛西慕虽然没有否认阳阳的存在,但除了钱,他似乎什么都没有给过她们母子。

    “我知道你对这些人一定不陌生,所以,我才想请你帮我这个忙。”夏言继续说道,语气平缓,“这个孩子,我不想他和盛家有任何关系,等他出生之后,我希望你将他从这里带走,交给我二哥抚养。”

    墨筱竹讥笑一声,回道,“尹夏言,你也太异想天开了,在盛家父子眼皮子底下将孩子弄走,你真以为我有通天的本事!何况,我为什么要帮你?我可不记得我们之间有什么交情。”

    墨筱竹的回答几乎都在夏言预料,她没有丝毫意外与不悦,只是低柔一笑,如秋日盛开的小雏菊,淡漠优雅,一时间,连墨筱竹都有些看痴了。

    “你一定会帮我的,因为你是阳阳的母亲,你总不会希望将来多一个人与阳阳分割盛家的财产吧。”

    一句云淡风轻的话,正中墨筱竹要害。她当然希望阳阳是盛家唯一的孩子,更何况,这段时间以来,盛西慕的不冷不热,越发让她不安。

    “说吧,你要我如何帮你?”她微挑了下眉梢,直截了当的问道。

    夏言淡笑,她最欣赏墨筱竹的地方就是她做事从不拖泥带水。“生孩子本身就有一定危险,难产没有保住孩子的也大有人在,只要医生说孩子没了,他就是没有了。”

    听过夏言的话,墨筱竹漂亮的眉心几乎拧在一起。“你还真是高看了我,守在这里的医生护士加起来,少说十几人,只要有一个将事情泄露出去,我们就要前功尽弃。”

    夏言仍然不骄不躁,唇角含笑,手掌停留在腹部,肚子里的宝宝似乎有所感应,小脚轻踢了下母亲,伴随着些微的疼痛。夏言心中无奈一笑,暗暗道了句‘小调皮’。

    “这件事对于别人或许难于登天,但墨家几代从医,在赵市,只要是医生,与墨家都或多或少有着盘根错节的联系。只要你愿意,就一定会想到办法。这件事关乎阳阳的未来,我希望你可以好好考虑,我会等你的消息。”

    墨筱竹的眉心一直不曾舒展,片刻的沉默后,她出声道,“要封住十几个人的口,并不是一件容易办到的事,你给我点儿时间,我只能尽量试试,但并不保证一定可以。”

    夏言轻笑着,点了点头。眸光温柔的看向凸起的肚子,俏丽的脸蛋浮起柔和的颜色,带着将为人母的风韵,稚嫩中多了三分成熟的风情。

    墨筱竹目光随意扫过她肚子,不咸不淡的又开了口,“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孩子交给盛家,他将来才能做人上人。跟着你这样一个坐过牢的母亲,他将来只有被人嘲笑的份儿。如果你真为他考虑,就不会自私的将他留在身边。”

    夏言微太了眸子,清澈的瞳眸,干净的不染世间一丝尘埃,而她的声音和她的人一样纯净无邪。“幸福的概念并不是用金钱来衡量,盛西慕身居高位,在赵市几乎只手遮天,可是,他真的幸福吗?他不过是一个不懂得爱的可怜人而已。”

    “这……”墨筱竹一时语塞,夏言的话犀利的让她无从反驳。

    “墨筱竹,我不是你,我不会跟我的孩子骨肉分离。何况,我的孩子他也不在乎那些。”夏言柔柔一笑,手掌由上至下抚摸着高高凸起的肚子,腹中宝宝似乎有所回应般,轻轻的蠕动了几下。

    “还真以为自己不食人间烟火了。”墨筱竹从鼻子中哼哼了声,然后拿起限量版名牌包,踩着高跟鞋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