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05章 保大人还是保孩子

    夏言看着她远离的背影,眉心微微蹙起。从墨筱竹走进来,她就已经留意到,她从上到下一身名牌,腕上的手表少说几十万,墨家虽说富有,但绝对达不到让她如此奢侈的程度。那么,能供她如此挥霍的人,只有盛西慕。

    夏言唇角微杨,笑靥中暗含着讽刺的意味。原来,孩子也可以成为一种利用的工具。夏言突然想起莎士比亚《仲夏夜之梦》中的一段话。

    女人啊华丽的金钻,闪耀的珠宝,为你赢得了女皇般虚妄的想象,岂知你周围只剩下势力的毒,傲慢的香,撩人也杀人的芬芳。

    女人啊,当你再度向财富致敬,向名利欢呼,向权利高举臂膀,请不必询问那只曾经歌咏的画眉,他已经不知道飞向何方,因为他的嗓音已经干枯暗哑,为了真实、尊荣和洁净的灵魂灭亡!

    ……

    转眼间,寒冬已过,春的脚步悄然来临。夏言站在窗前,窗外迎春花开的正盛,她微合起双眼,深呼吸,嗅着空气中淡淡的芬芳。春季,万物复苏,象征着新生的希望。

    腹中的孩子已经九个月大,夏言身体变得更笨重,行动迟缓,双腿肿胀的不成样子,入夜后,小家伙越来越不安分了,动弹的厉害,夏言常常辗转反侧,难受的无法入睡。医生和护士轮流守护着,董丽芳是个开朗的性子,经常和夏言说些玩笑。

    “你肚子里的小东西真是不听话,就会折腾你,等他出生以后,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好给你出气。”

    夏言摇头失笑,她平躺在大床上,眉头却紧锁着,小腹有些微的疼痛,刚开始只是微微抽痛,到后来疼痛越甚,几乎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滚落,她紧抓住董丽芳的手,痛苦的呻.吟,“董医生,我肚子好疼,宝宝,宝宝好像要出生了。”

    董丽芳神情突然一紧,快速的掀开了夏言身上的棉被,“嗯,羊水破了,孩子马上要出世了,别紧张,虽然早了一个月,但孩子已经发育健全了,不会有问题。”董教授十分专业的说道,但面上神色凛然,并没有她的语气那样轻松。

    怀孕初期夏言的情绪一直不稳,又没有得到很好的照顾,后来被关了进来,更是整日提心吊胆,孩子没有流掉已是难得,更别提什么营养了。这样的情况下,很容易造成早产,董教授已有心理准备,但实际情况,却远比她想象中更糟。

    医生和护士聪明的将夏言推入手术室,手术中所有的药物与器械早已准备妥当。现在这种情况想要自然生产根本不可能,只要剖腹将孩子从母体中取出。董教授的表情十分凝重,夏言的身体状况并不乐观,手术有很高的风险性。

    手术进行了整整三个小时,孩子的位置很不好,脐带缠在身上,强行取出,很容易导致孩子窒息,但如果拖得太久,夏言就会有生命危险。情况越来越紧急,一旁的护士不停的为董教授擦拭额头的大汗。

    “通知家属,病人难产大出血,情况很不乐观,如果只能保住一个,是保大人还是保孩子?”隔着口罩,董教授的声音依旧沉稳清晰。

    那时,夏言尚有一丝理智。她紧抓住董教授的手,用尽最后一丝气力,呢喃着,“别管我,救孩子……”

    几乎是同一时间,电话打到了盛部长那里,保大人还是保孩子?如果就盛鸿江个人而言,这样的问题本就不是问题,他当然会选择留住盛家血脉。只是,孩子和女人都是盛西慕的,他无权做主,父子间本就存在隔阂,若在因为一个不相干的女人使得勉强维持住的父子关系破裂,反而得不偿失。

    沉默了片刻后,他拨通了盛西慕的电话。而同样的问题,听入盛西慕耳中,无疑是晴天霹雳,面临着两难的抉择。夏言是他心爱的女人,无法割舍。而孩子是他的亲生骨肉,数月以来,没有人知道他有多麽期待着这个孩子的降临,别墅中连婴儿房都布置妥当,孩子的小衣服小玩具堆了满屋。

    “保大保小,你自己决定吧,别犹豫太久,那边可是等不及的。”盛鸿江出声提醒,电话那端压抑的沉默,竟让他生出些许的不忍。

    盛西慕苍白的指骨死死抓着手机,侧脸隐在暗影之中,表情模糊,周身散发的气场却暗藏着刺骨的冷寒,蔓延着浓重的哀伤。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吗?他的夏言那样勇敢,监狱中那么艰难的环境她都撑过来了,又怎么会挺不过这一关?!

    “如果真的只能选择一个,那我选言言。”他低沉暗哑的声音从电话另一端传来,无助的让人心疼。这哪里还是那个叱咤风云的盛长官,在死亡面前,他不过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而已。

    “嗯。”盛鸿江哑声应着,心中有些说不出的难受。毕竟是亲生儿子,父子之间难免感同身受。

    彼时,手术台上,夏言正挣扎着与死神抗争。她忽然觉得有些好笑,人果真是不能说谎的,因为你无法预料谎言会不会在下一刻成为现实。

    因为时间拖得太久,失血过多,让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但隐约间,她还是听到董丽芳沉声对身旁护士利落的说了三个字:保大人。

    她拼劲权利的睁开双眼,生死之间,头脑反而清晰了许多。“别,别管我,救救我的孩子,我答应过他,要让他看到湛蓝的海洋和高远的天空……他,他活着就是我活着……”她无力的合起眼帘,一颗剔透的泪珠缓缓划过苍白的失去血色的脸颊。她唇片微弱的颤动着,已经发不出一丝声音,但董丽芳却读出了她的话,她再说:宝宝,一定要活下去。

    董教授明知这样做是什么不理智的,但那一刻,她真的被夏言渴求的泪光打动,她利落的从身旁护士手中取过剪刀,但是,握着手术刀的手却微微的颤抖着,迟疑了片刻,她终于开了口,语气坚决,“保孩子。”

    “可是……”护士欲言又止,再次递上了手术刀,在手术台上,医生的话就是命令,往往片刻的迟疑,都会葬送掉一个宝贵的生命。

    伴随着一声婴儿清脆的啼哭,预示着新生命的降临,因为孩子早产,体重只有五斤一两,但小东西哭声响亮,十分健康。但人世间,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又有谁能说的清楚。几乎是孩子出生的同时,夏言的血压急剧下降,注射了应急药物,想尽了各种办法都不见起效,冰冷的仪器发出刺耳的报警声,心跳波纹由波浪转为一条平衡的直线。

    “教授,病人心跳停止了。”一旁,护士紧张的说道。屋内气氛顿时变得死一般沉寂,这个责任没有人能付得起,他们心中都清楚,请他们来这里的并不是一般人,而很显然,病床上失去心跳的女孩,对那人很重要。

    ……

    此时,盛西慕的黑色大奔在夜色中急速行驶着,什么红绿信号灯都成了可有可无的摆设,从赵市市区到监狱足足三小时的车程,他硬是两个小时赶了过去。到达时,天已将亮,远处地平线露出一缕微弱的曙光。

    他快速的推门下车,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心心念念的女孩。最坏的结果,就是他们失去了期待已久的小生命,但他只要她活着,只要她好好的。在踏入监狱的时候,他突然有些怕了,怕看到她伤心欲绝的摸样,怕见到孩子血肉模糊的尸体。

    但是,他没有想到,狱警竟敢将他拦下来,理由幼稚的几乎可笑。不是探视时间,盛长官进女子监狱不太方便。呵,在赵市,只要他盛西慕想,就没有他不能去的地方,这些人竟然不怕死的拦着他。

    “别挡路,我现在不想跟你浪费时间,不想死就给我让开。”盛西慕双眼血红着,情绪几近失控,他一把抓住监狱长衣领,利落的从他腰间拔出配枪,抵在他太阳穴上。盛西慕知道他是老爷子的人,但那又如何,别以为拿了鸡毛就真的当令箭。

    “我一向不喜欢将话说第二遍,说,尹夏言在哪里?”英俊的脸庞沉稳如冰,却带着独属于黑暗的阴霾,仿佛来自地狱的撒旦。

    监狱长紧咬着牙关,额头已侵出了冷汗。一旁的狱警更不敢上前了,生怕触怒了盛西慕,擦枪走火,后果会更严重。正是僵持之际,林进带着几个得力的干将赶过来,将监狱长办公室围得水泄不通,此事一旦宣扬出去,在经过媒体炒作,对盛西慕一定会有负面的影响。

    “长官,您别冲动,先将枪放下,他也是听上面的命令,您为难他也无济于事。”林进一步步靠近,只能劝说,借他几个胆子也不敢上前夺枪,何况,他也没那个本事。盛西慕的伸手,在全国大辖区都是出了名的。

    “是吗?”盛西慕邪魅一笑,“不过我倒是要看看你对上面那位究竟有多忠心。”他说着,竟然扣动了扳机,哐当一声响,在场众人险些吓丢了魂儿。监狱长紧闭着双眼,额头上青筋蹦起。

    想象中的鲜血与死亡并没有发生,盛西慕稍稍弄懂枪口,再次递上监狱长额头,唇角笑靥冷魅,却让人不寒而栗。刚刚那一枪是空枪,在夺过监狱长腰间佩枪之时,他神不知鬼不觉的卸下了一颗子弹。

    “你说下一颗子弹会不会在枪膛中呢?不如,我们打个赌如何?”抵着监狱长太阳穴的枪头用力了几分,他这哪里是赌博,根本是在赌命。很显然,盛西慕在玩儿心理战,只有与死亡擦肩而过之后,才会真正懂得什么是恐惧。

    盛西慕自然不会真的失控到开枪打死人,中国的法制杀人偿命,而他的命可金贵着呢,这个小小的监狱长还不配让他偿命。

    “我数三个数,三个数后游戏就开始了。一,二……”盛西慕声音未落,监狱长就已经大声的呼唤起来。

    “我说,我说……”

    盛西慕并不回应,只安静的等待,唇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尚未等监狱长说完,电话突然震动起来,修长的指尖随意按下接听键,盛老爷子的震怒声便从电话那端传来。

    “越来越肆无忌惮,竟然拿枪指着国家干部,你是兵还是土匪?”

    “你打电话不会是为了质疑我的身份吧,现在似乎不是时候。”盛西慕清冷的回了句,语气中没有一丝温度。他现在只想见到夏言,如果想见需要代价,那么,他愿意接受惩罚。

    电话两端有短暂的沉默,盛鸿江似乎又说了几句,然后,盛西慕丢下手中的枪,同时,合起手机,高大的身体僵硬的立在原地,一张俊脸瞬间失去了所有的表情,如同一尊石塑雕像。

    “滚。”他冰冷的吐出一个子,手掌紧握成拳,黑色的手机被他握在掌心,险些捏成碎片。

    突然的变故,让屋内众人措手不及。监狱长抹了一把冷汗,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林进试探的上前,“长官……”

    “我说滚,都没听见吗!”盛西慕突然怒吼一声,啪的一声将手机摔在坚硬的墙面,手机顿时四分五裂。

    林进跟了盛西慕五年,却是第一次见他愤怒到几近失控。他不敢再触怒他,摆手示意众人离开。

    屋内瞬间寂静,监狱的凌晨,死一般的沉寂。盛西慕双手撑住桌沿,只觉得心口像灌了铅一样的沉重。“言言,言言……”他痛苦的低喃,有温热的液体,一滴接着一滴落在光滑的棕红色桌面。

    闹剧结束了,他和夏言之间也结束了。惨烈的是,这结局却是以生命为代价。

    ……

    事情发生后的第二天,盛鸿江就飞回了赵市,本是要狠狠的训斥盛西慕一顿,没想到见面时,他已经病倒在床。

    “少爷昨天回来后一声不吭,倒头睡到现在,还不许我们任何人打扰。”保姆战战兢兢的回答。

    盛鸿江坐在他床边,脸色沉得离开,伸手掀开他蒙着头的棉被。“你这一辖署之长当得可真悠闲,放在辖区一堆事不闻不问,倒在这里睡觉,国家还真是养了一个好干部。”

    盛部长语气不冷不热,但掀开盛西慕的被子后,才发现了不对。他面颊带着不正常的潮红,触手的温度,滚烫的厉害。

    “西慕,你发烧了?”盛部长蹙眉问道。

    盛西慕终于睁开了沉重的眼皮,意识尚未从浑浑噩噩中转醒,沙哑着嗓子说道,“您怎么回来了?”他握紧拳头捶打几下发疼的额头,苦笑着再次开口,“您放心,我没事儿,就是困了,您让我在睡一会儿吧。”

    盛鸿江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但明显已没了怒气,反而多了心疼与担忧。他这哪里是困的,分明是烧糊涂了。“还不去找医生!”

    左右不过几十分钟,刘院长带着护士就踏进了盛家别墅。一测体温,高烧39°7,在继续烧下去,人都要危险了。挂了点滴后,烧也不见退,人都烧的意识不清了,口中不停的唤着夏言的名字,差点没将盛部长气死。

    “老领导,您也别生气,谁还没有个年少轻狂的时候。”刘院长收拾了医药箱,对盛鸿江恭敬的回答。

    盛鸿江抿了口浓茶,才勉强压住火气。毕竟,盛西慕还病倒在床,现在也不是责备的时候。本等着盛西慕病好了,在好好的责骂一番,没想到第二天清晨,盛西慕拖着病怏怏的身子出现在他面前,一张俊颜惨白的几乎没了血色,说话时一直低着头,姿态都放软了。

    “醒了?”盛鸿江不咸不淡的问了句,随意撇了他一眼后,又埋头翻看手中文件。

    盛西慕轻咳了几声,然后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出口的声音都带着沙哑,却十分的谦卑。“我知道您生我的气,尹夏言的事情上,是我没有处理好,我向您保证,从今以后不会再过问她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