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07章 乐乐

    “什么?”周鸿越发不解。

    “失去孩子之后,我想了很多事情。胳膊终究拧不过大腿,我现在还没有与老爷子对抗的能力,如果硬碰硬,他一定会将怨气出在夏言身上。既然这样,倒不如向他示弱,他反而会对夏言好一点。我现在保护不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暂时忍痛放手,给她自由。”盛西慕苦笑着说道,俊脸上都是无奈。

    周鸿思索片刻后,点了下头。“你做了这么多,想必盛老爷子也该吐口了吧。尹家那丫头什么时候能出狱?”

    “应该很快。”盛西慕回了句,片刻后,又苦笑着摇头,“即便出狱,老爷子也会将她送走,不会让我们再有见面的机会。何况,发生了这么多事,她只怕是恨死我了。想要重修旧好,谈何容易。”

    “你就这么放弃了?”周鸿蹙眉问道,颇有几分意外。

    “你说呢?”盛西慕拉成了语调,唇角笑靥邪魅,一侧的剑眉微微上扬。

    周鸿耸肩,用鼻音哼哼了声,他就知道盛西慕绝不是轻易服软的人,他想要的东西,不弄到手又怎么会罢休。

    “行了兄弟,你家老头子又不在这儿,还演苦情戏给谁看!我还真不习惯你这副病怏怏的模样。”周鸿嘻嘻哈哈着,手掌重重落在盛西慕肩头。

    盛西慕淡然一笑,没有回应。墨眸中却隐隐有几分浮动。其实,他心里是真的难受,如果不是监狱里条件艰苦,夏言又受了太多罪,也不会因为难产大出血而失去孩子。他对盛鸿江的确有做戏的成分,但他说的话却是真的,他一直期待着孩子的降临,别墅的二楼,婴儿房都命人布置了,添了很多婴儿的小衣服小玩具,刚开始不知道是男孩女孩,就都买了许多,后来,b超照出是儿子,他又重新添置了许多东西,玩具汽车,玩具冲锋枪等等应有尽有,堆满了婴儿房,可是现在却都用不上,每次打开婴儿房的房门,看到那些东西,他都觉得心口闷痛的厉害,连喘息都是疼痛的。

    “当初墨筱竹离开你的时候,也不见你为她死去活来过,你认识尹夏言才多久,至于为她做到这样的地步吗?”周鸿点了一根烟,口中轻吐着烟雾。

    盛西慕浅笑,苦涩的笑靥中,又掩藏着莫名的温柔。爱情一向是不能用时间来衡量的,有时候,爱上一个人,只是匆匆一瞥,只是短暂的一秒钟,但要忘记却要用漫长的一生。而他对夏言,已经到了无法放手的地步。

    他也曾为墨筱竹痛过伤过,但对于夏言,心不在是疼痛,而是痛到了麻木,然后,深深融入血液。

    “盛氏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盛西慕再次开口,却已转移了话题。很显然,他并不想和周鸿讨论尹夏言的事。

    “和你预想的一样,每个部门都安插了可靠的人进去,即便不是十分重要的岗位,但只要盛冷雨有个风吹草动,都会第一时间传进我们耳朵。等你正式进入董事会,盛氏就是你盛长官的天下了。”周鸿的语气半认真半玩笑,倒是有几分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模样。

    盛西慕点头,眸中闪过犀利的光泽。等他将盛氏掌控在股掌之间,等到他有足够的能力与盛鸿江抗衡,才有资格将夏言护在羽翼之下。响起夏言,心口有莫名的疼痛了起来,手掌无疑是的紧握成拳,发出骨节撞击的脆响。

    就是不知到那个时候,他的言言还会不会等他。

    “看来你是打着江山美人两者皆得的主意了。放心,做兄弟的一定挺你。别的不敢说,d事的生意场可是兄弟的天下,想要弄倒盛冷雨,几个项目就够了。”周鸿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走到一旁的酒柜前,取出一瓶皇家礼炮。

    “为即将到来的胜利,干一杯如何?”

    “不了。”盛西慕平淡拒绝,“你不是说了吗,老爷子又不在,我何必继续演苦情戏。”他将手掌酒杯平放在一旁茶几上,转身向楼上走去,只随意丢下一句,“你自便,走的时候给我把门关上。”

    回到卧室,轻合起房门,盛西慕高大的身体无力的靠在门板上,手掌按在胃部,里面翻江闹海的抽痛着,由于疼痛,额头都侵出一层冷汗。

    胃出血的人是根本不能喝酒的,酒精进入胃中,疼痛甚至能让人窒息。盛西慕以为胃疼了,心就不会再痛,但现在才发现,胃疼是胃疼,而心疼就是心疼。

    他深呼吸,强忍着疼痛来到床边,从床头柜的医药箱中翻出几颗白色药片吞了下去。然后,翻身无力的躺倒在大床上,药性发作的很快,疼痛稍稍缓解,浑浑噩噩间,似乎陷入了梦境,梦中,都是夏言梨花带雨的小脸,她哭着恳求他:救救我们的孩子。

    ……

    此时,监狱中,夏言躺在干净的病房中,脸色依旧苍白如雪,但唇角边却暗含着淡淡笑意,脸颊上梨涡浅浅,柔弱娇媚。她的身边躺着小小的婴儿,孩子正在熟睡着,肌肤雪白,樱红的唇片一动一动,正吸允着自己的手指。

    夏言温柔的目光一直未曾离开身旁的宝贝,只这样静静看着他,心口都是暖的。她低头,情不自禁的吻了下孩子柔嫩的小脸蛋,并将他的手指从口中抽出,谁知宝宝的小手蠕动了下,竟反握住了她的食指。睫毛轻颤了几下后,宝宝睁开了眼帘,露出一双如墨的黑眸,流光盈动,璀璨如星子。

    “小捣蛋,睡醒了吗?”夏言一笑,又吻了下宝宝的小嘴。宝宝的两只小脚挣动了几下,小手在母亲柔软的胸口胡乱的抓着。

    宝宝已经将近两个月了,初为人母时,夏言还是懵懂的,很多时候都猜摸不出小东西的心意,但过了这些日子,夏言已经摸透了他的小心思。“是不是饿了?”夏言坐起身,将小宝贝抱入怀中,解开胸前的几颗纽扣。

    宝宝的小脑袋枕在她胸口,小嘴很快找到了源头,薄唇一开一合的蠕动着,美美的享受着晚餐。只是小家伙不老实,吃奶的时候空出的小手还在母亲柔软的胸口胡乱抚摸着。

    “小坏蛋,老实一点。”夏言笑着握住他不安分的小手,放在唇边吻了又吻,好像如何都爱不够他一样。为了将他带到这个世界,夏言几乎丢了半条命,孩子出生后,她出现短暂的窒息,心脏停跳,董教授用了所有的方法都没有起效,本以为她的生命就要到此终结。

    弥留之际,是宝宝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唤醒了她,是她的小宝贝舍不得她死。经历了生死难关,夏言想,她终于懂得了母亲选择牺牲自己而将生的希望留给她时的心情,孩子是新生的希望,是父母生命的延续。

    宝宝吃饱后,却调皮的咬着母亲不放,一双漂亮的明眸,一眨一眨,极是讨喜。口中依依呀呀个不停。

    “宝贝怎么了?”夏言将小宝贝抱起,另一只手快速的扣上胸前的纽扣,小东西的小手却扒着她衣襟,小嘴巴一开一合,依旧依依呀呀个不停。

    “不许胡闹,妈妈唱歌给你听。”夏言将宝贝的头贴在胸口,两个月的小宝贝还是很脆弱的,夏言抱着他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动作极是轻柔。他的身体软软的,带着淡淡的奶香,让人爱不释手。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妈妈的双手轻轻摇着你。摇蓝摇你快快安睡,世上一切幸福的祝愿,一切温暖全都属于你。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妈妈爱你妈妈喜欢你。一束百合一束玫瑰,等你睡醒妈妈都给你。”

    夏言的歌声温柔而祥和。一个女孩只有做了母亲,才算真正蜕变为女人。怀中这个小小的生命,是她所有的希望与寄托。

    很快,怀中宝宝传出均匀而轻浅的呼吸声,小东西睡着了,红唇微微嘟起,更显得肌肤似雪,一个男孩子长成这样,似乎漂亮的有些过分了。她轻柔的将宝贝放在身侧,为他盖上了被子。刚想躺下休息,房门却被轻轻叩响了,墨筱竹的出现让夏言温暖的心口瞬间冰凉。

    “你来了。”她淡声开口,语气几丝平淡,没有丝毫波澜,但隐在被中的手,却紧抓着了身下床单。

    墨筱竹哼笑着走进来,在床边停下脚步,目光落在熟睡着的宝宝身上,她伸出的指尖轻掐了下宝贝柔嫩的脸颊,力道不重,但睡梦中的宝宝似乎有所感应,漂亮的眉心微微蹙起,带着几分不悦。

    “这小模样倒是有几分像西慕呢。”墨筱竹的语调不冷不热,伸手就要去抱宝贝,夏言一惊,下意识的去阻止。

    “别碰我儿子。”夏言将宝宝轻拥入怀,戒备的看着她。

    墨筱竹不咸不淡的笑了声,收回手臂,却依旧站在床边,目光游走在熟睡的宝宝身上。“尹夏言,这些天过的挺惬意吧,西慕病了,盛老爷子一时半会儿也没心思里这边,不过纸终究保不住火,如果再不将这小东西送走,我也瞒不住。”

    夏言眉心微蹙,心口莫名的有些烦闷。“他,生病了?”印象中,他高高在上,是如同神祗一般的存在。原来,他也会病会痛,可是,他又是为谁如此呢?!夏言自然不会自以为是的以为是为了自己。

    “怎么,心疼了?都沦落到这个地步,还是忘不了他。”墨筱竹讥讽的说了句,又冷哼着说道,“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这监狱中人来人往,如果被狱警发现了这个小东西,事情就不是你我可以控制的了。尹夏言,我可不是逼你,要不要送走他,你自己决定。”

    夏言低头不语,抱着宝贝的手臂却不由得收紧了。唇片在宝贝粉嫩的小脸上吻了又吻。哪怕是一刻,她都舍不得和宝宝分离,又何况是漫长的七个年头。“宝贝,别怪妈妈狠心,妈妈是为了你好。”

    夏言眸中盈动着剔透的泪,手指颤抖着掀开宝贝身上的小衣服,宝宝雪白的小肩膀上,有一颗黄豆大小的心形胎记。她故意将胎记展现在墨筱竹面前,不过是警告她,别背地里做什么见不得光的小动作。呵,当初那个心思单纯的女孩,何时也变得工于心计了。夏言唇角一抹嘲弄的笑,现在的她,变得自己都要不认得自己了。可是,她是一个母亲,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怀里的宝宝。

    墨筱竹也不傻,她自然明白尹夏言的暗示,不屑的哼笑了声,“尹夏言,我没你想的那么无聊。”她毫不温柔的从夏言怀中抱起孩子,粗蛮的动作将宝宝从睡梦中惊醒,虽然才两个月大小,但孩子已经能认出母亲,脱离了母亲的怀抱,孩子先是憋着小嘴,下一刻,开始哭嚎起来。

    墨筱竹对小孩子一向没什么耐心,小东西一哭,她更是不耐了。“我把他送到尹夏元那里,等你出狱后,自己去接吧。我只帮你这一次,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答应我的事,也一定要做到。这小东西不能影响阳阳的未来。”

    夏言双眸含泪,孩子哭得撕心裂肺的,一张小脸憋得通红,她心都被孩子哭乱了,要怎样的隐忍才能忍住去抱他的冲动。“宝宝,妈妈对不起你。”她拉着孩子的小手,却再也舍不得放开了。

    宝宝一双漂亮的大眼中都是泪水,可怜兮兮的看着她,像是无声的祈求,他似乎已经感应到分离,用尽全力的哭喊着,小嗓子都要哭哑。

    “行了,别弄得像生离死别一样。”墨筱竹用小被子遮住孩子的头,小东西不大,嗓门倒是亮的很,要是把值班的狱警喊来,事情非要闹大不可。“我先走了,你自己自求多福吧。”墨筱竹丢下一句,用力分开母子二人牵着的手。

    孩子的小手脱离了掌心,夏言只觉得整颗心都空了,孩子发出撕心裂肺的一声尖叫,在墨筱竹怀中不安分的挣扎着。

    “乐乐,我的乐乐……”夏言哭泣着,眼眸再也承受不住泪珠的重量,一颗颗不停的滴落。乐乐,快乐的乐,她的乐乐只属于她一个人,她的乐乐,一定会平安快乐的长大。

    墨筱竹微顿了下脚步,知道她喊的是孩子的名字。

    房门一开一合后,孩子的身影彻底在视野中消失。夏言踉跄的爬下床,强忍着身体的疼痛,推门追了出去。“乐乐,乐乐不要走,不要离开妈妈……”

    她一步步艰难的向前,但根本无法追赶上墨筱竹的脚步,她越走越快,将夏言远远的甩在身后,楼梯转角后,再次消失在视野。

    “乐乐,我的乐乐。”夏言顿时抽光了所有的力气,双腿一软,瘫倒在地上,她单手紧捂住小腹,腹中不停的抽痛着,斑驳的鲜血沾染在雪白的病人服上。她吃力的扶着墙角,身体不停的颤抖着,身体的疼痛交杂着心痛,压迫的她几乎无法喘息。额角边,冷汗直冒,而泪,流的更汹了。她唇片不停的颤抖着,低喃着乐乐的名字。

    “尹夏言,你怎么下床了,不要命了是不是!”董教授从身后走来,匆忙将她从地上扶起。尹夏言难产大出血,能捡回一条命,已经算是奇迹,身体伤了根本,想要恢复也不是一时半刻的事,为了给孩子喂奶,夏言又提前断了药,身体不舒服也是硬撑着。这个女孩,有时倔强的让人心疼。

    “董教授,我后悔了,将我的孩子追回来好不好?我求求你,将我的宝宝还给我吧!”夏言哭得梨花带雨,紧抓住董教授的手,苦苦的哀求着。

    “夏言,别犯糊涂啊。”董教授叹息着说道。

    “不,我的宝宝,我要我的宝宝……”她挣扎着起身,不顾扯裂的伤口,吃力的扶着墙壁,踉跄的向前走了几步后,眼前突然一黑,栽倒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