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12章 她回避谈孩子的父亲

    终究是一群女人,毕竟不敢将事情闹大,她们打完了人,便如蛇鼠般逃走了。夏言强忍着身上的疼痛,双手扶着墙壁,吃力的从地上爬起。不难想象此时的自己有多么狼狈不堪。她用力抹掉唇角粘稠的血液,连带着抹去了潮湿的泪痕。她不会允许自己哭泣,尹夏言没有软弱的资格。

    左腿上青肿了一片,连走路都踉跄不稳,每走一步,腿上都是刺骨的疼痛。夏言额头沁出冷寒,她只随便用袖口抹掉,然后蹲身,一张张拾起地上散落的文件,当她伸手去够最后一张文件时,面前突然多出一双黑色高跟鞋,鞋子的主人静静的站在原地,夏言可以感觉到头顶探寻的目光。

    静谧片刻后,鞋子的主人俯身拾起地上的文件,然后递到她手中,温声询问,“伤的重吗?需不需要到医院看一下。”

    夏言有些吃力的爬起来,默然的摇了摇头。“一点小伤,不劳林总担心。”她并不知道林笑恩究竟在这里站了多久,亦或者,她早已出现,只是冷眼旁观的看着她而已。

    “家在哪?我送你回去吧。”林笑恩说着,伸手搀扶住她。

    “谢谢。”夏言低声道谢。并没有故作侨情的拒绝,毕竟现在是深夜,她这个模样想要拦到计赵车似乎有些困难。

    笑恩的车子左转右转之后,才来到了夏言家门口,她住的是老旧的社区,从马路到楼梯口要经过一道陡峭的台阶。而此刻夏言不便的腿脚,想要爬上去的确有些吃力。

    “我服你上去吧。”笑恩下车,一路搀扶着她。夏言道了谢,面上表情依旧淡淡的。堂堂财团总裁搀扶员工上楼,她不感激涕零,也该有点儿表示吧,这丫头,还真够冷漠的。笑恩在心中不尽失笑。

    刚推开房门,屋内就传来宝宝撕心裂肺的哭声,夹杂着保姆阿姨的不耐。夏言一瘸一拐的走过去,慌忙的将孩子抱入怀中。“乐乐不哭,都是妈妈不好,让我的宝贝饿到了。”她一边说着,一边走进内室给孩子喂奶。

    笑恩自顾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目光随意的观察着屋内的一切。房子很小,没有什么奢华的装饰,却被打扫的纤尘不染,亦如尹夏言的人一样。

    保姆自然不认得这尊大佛,只以为是与夏言一样在酒吧陪酒的小姐,口中嘀嘀咕咕的埋怨了几句后,摘下围裙便摔门离开了。

    卧室中,不停传来孩子的啼哭声,夏言来回的踱步,苍白的脸蛋上都是担忧的神色。

    “怎么了?”笑恩轻敲了几下房门后,走进卧室。

    “他一直哭个不停,本以为他是饿了,喂他喝奶又不喝,就这样一直哭闹着。”夏言微低着头,但笑恩还是扑捉到她眸中闪动的泪光。被人冤枉的时候她没有哭,被打的时候她也没哭过,而现在夏言却在落泪,身为母亲,笑恩足以体会她此刻的心情。

    “让我看看吧。”笑恩从她怀中接过孩子,一摸额头,才发现乐乐是发烧了。“有些低烧,放心,没什么大事。你家里有退烧药吗?”

    “有。”夏言手忙脚乱的从抽屉中取出药片递给笑恩。

    林笑恩无奈的摇头,指了一旁的水杯,“你将药片融在水里,在放一点白糖,这么小的孩子,难道你要他整片吞下去?”

    夏言木讷的点头,利落的将药掰开放入水中,按照笑恩的指导,将掺了糖的药水喂给乐乐,孩子喝了药之后,乖了许多,很快就睡着了。

    “你家的那个保姆换掉吧,一点责任心都没有。”

    夏言苦笑了下,并没有说什么。她也知道这个阿姨一直在敷衍了事,可要找一个像样的保姆是不太容易的,大多数人一听要带小孩子,都摇头拒绝,没有拒绝的,出的就是天价。夏言想,等乐乐再大一些吧,十几个月大的孩子,就可以送去幼儿园了。

    笑恩温润的目光一直落在熟睡的宝宝身上,小东西才几个月大,漂亮的就有些不像话了。“这孩子的摸样似乎不太像你。”她试探的开口。

    “是吗?我没太留意。”夏言敷衍的回了句,很显然,她是在回避谈论孩子的父亲。

    还在笑恩是明白人,并没有追问什么,本来,那些都与她无关。她想要的是一个尽心尽力的好员工而已。

    夏言一瘸一拐的将文件放在桌面上,用手抹掉上面沾染的血痕。她认真的神情,在昏黄的灯光下迷乱了人眼。笑恩不得不承认,尹夏言是个很容易让人着迷的女孩,由此,她更好奇那个抛弃了他们母子的男人,当真是够狠心的。

    “你早应该想到方红那些人会伺机报复,还敢加班到深夜,你的胆子也够大的。”笑恩平静的开口。

    夏言正坐在桌边翻看文件,唇角扬起一抹无奈的笑。“这个案子今晚必须做完才行。这是我经手后的第一个案子,我不想输掉它。”

    笑恩轻笑,又道,“如果林氏的员工都像你一样敬业,我就真的高枕无忧了。”

    夏言微抬起眼帘,目光茫然的散落在一角,半响后,才微动了下唇片,呢喃道,“他们工作为了生活,而我却是为了生存。所以,我会比任何人付出的都多。”

    夏言下意识的蹙起眉心,灯光下的女孩,单薄的身体,却掩藏着无尽的苍凉。从她的身上,恍惚间,笑恩好像看到了曾经的自己,面对残酷的命运,却倔强的不肯低头。

    ————————

    往往,命运越是残酷,人才能在逆境中成长起来。短短三年,曾经单纯无邪的女孩,已经成长为独当一面的财团执行长。林笑恩给了她机会,而夏言也紧紧抓住了这根救命稻草。

    三年后,林氏集团总部。

    每周的例行会议上,夏言坐在主位,身体半靠着身后软椅,指尖轻翻着手中资料。微眯起的一双美眸,透着几分犀利与疏冷。偌大的会议室内,静谧一片,十几位主管连大气都不敢喘。

    “谁能给我解释一下,上个月的业绩为什么下滑了一个百分点。”主位上的夏言终于开口,平静的语调却带着莫名的锐利。“销售部李总监,你的报告我已经看过了,但我需要的不是推脱责任,而是找出问题的关键所在。”夏言将手边的一份报告丢向他的方向,李总监颤颤巍巍的接过,不着痕迹的摸了下额头的汗。

    “销售部工作效率低,态度闲散,这一年间,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并不代表我什么都不知道。李总监,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按照上面的计划将人员裁剪到合适的数目,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但如果下个月你无法交出让我满意的数据,你和你的销售部可以一起离开公司。”夏言让秘书将计划表送到李总监手中,说话的语气与表情公式化的几乎没有温度。

    李总监快速的翻看了几下资料,根据里面的内容,销售部至少要裁撤一半的人员,其中大部分员工都是给他送过礼,无论裁撤掉谁,都会引火烧身。

    “尹总,销售部的人员本来就不够,现在还要裁掉一半的员工,是不是有些过分。何况,销售部的业绩一向很好,只是上个月出现短暂下滑而已,只要尹总肯给我时间,我一定会将销售部的业绩再次提上去。”李总监为自己辩解着,从文件夹中翻出前期一些较好的数据,很显然,他也是有备而来。

    秘书将李总监的数据报表递到夏言面前,而她却伸手推开,目光中透着一股生人勿进的冰冷。白皙的指尖轻敲着棕黑色的桌面,漂亮的眸子,染了些许薄怒。“我没有时间和你讨论我的决定是对还是错。我是公司的执行长,我所说的话都是对的,而你们的任务只是执行。如果你们对我有任何异议,可以向总裁反映。如果没有,就按我说的做。”

    话落后,夏言合起面前的笔记本电脑起身,清冷的目光扫过在座众人。“今天的会议到此为止,我希望下周的例行会议,你们每个人都能做出让我满意的成绩。”

    她拎起桌面上的笔记本向外走去,刚走到门口,又突然顿住了脚步,微侧过头,冷声说道,“如果李总监觉得我的要求苛刻,可以向公司提出辞职,我不会强留任何人。”

    “尹总,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李总监慌忙起身,已经吓出了一身冷汗。自从尹夏言走马上任执行长,公司的高层主管已经换了一大半,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孩,行事作风冷血果断,比当年的林笑恩,有过之而无不及。

    夏言踏着七寸高跟鞋,刚走出会议室,秘书孟菲迎面而来,手中捧着一本文件夹。“尹总,这是远东集团传来的合同文本,如果没有问题,我们的人马上就过去签合同。”

    夏言从秘书手中接过合同文本,驻足观看,走廊的窗户半敞着,阳光透过窗棂,照在她认真的侧脸上,在雪白的文件上,投下一片斑驳的暗影。她白皙的指尖轻划过几个重要的条款,然后啪的一声合起了文件。

    “看来远东那边还是妥协,我去找林总签字,下午让市场部的人去签合同。”

    此时,顶楼的总裁办公室中,笑恩半靠在顾希尧怀中,面颊带着不正常的潮红。

    “恩恩,你在发烧。是不是昨夜感染的风寒?”顾希尧宽厚的手掌置于她额头,眉梢微微挑起。并顺势将她柔软的身体放在膝上。

    “都怪你。”笑恩娇嗔一句,举起粉拳落在他胸口。

    “怪我什么?”顾希尧邪魅轻笑,擒住她不安分的小手,放在唇边亲吻。然后,故意引.诱的再次问道,“怪我什么?昨夜我可是一直配合老婆大人的需要。”

    “你还敢说。”笑恩双颊绯红一片,将头靠在他肩头。她在户外泳池游泳,他偏下来凑热闹,结果游泳变成了鸳鸯浴,他一直折腾到深夜,即便是盛夏,夜深露重,晨起后她身体就有些不舒服了。

    “那,我下次节制些。”顾希尧将唇贴靠在她耳畔,轻笑着呢喃。

    “今晚的宴会,不能陪你出席了。”笑恩靠在他胸膛,柔声说道。

    顾希尧一笑,手臂轻拥着怀中女子,调侃道,“没关系,愿意当我顾希尧女伴的女人,从c市能排到赵市郊区,顾太太安心的在家修养就好。今晚我就不回去过夜了。”

    “顾希尧,你敢……”笑恩话音未落,房门被轻轻叩响,然后,毫无预兆的被人从外推开。

    “林总,远东的合同还需要您签……”夏言刚迈入办公室,映入眼帘的就是这样一幅暧昧的画面,女人靠坐在男人膝上,两人的身体紧密相拥,暧昧却丝毫不猥亵。这样的画面显然在夏言意料之外,她慌忙移开视线,低声说道,“对不起打扰了,我一会儿再来。”

    笑恩尴尬的咳了几声,手忙脚乱的站起身,出声唤住她,“夏言,将合同拿过来吧。”

    夏言礼貌的对顾希尧的方向点了下头,然后将手中合同递到笑恩面前,并对其中的几项条款做了解释。笑恩拿起一旁金色钢笔,龙飞凤舞的签下自己的名字,含笑道,“最后敲定的合同对我们很有力,夏言,做的不错。”

    “林总过谦了。”夏言波澜不惊的回了句,“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先出去了。”

    笑恩并没有开口,身体软软的靠在椅背上,略带狡黠的目光在她身上游走,“晚上有时间吗?”

    她突如其来的问话让夏言有些茫然,略微思索后,回答,“应该没有安排行程,林总有什么吩咐吗?”

    “嗯,替我出席一个宴会。”

    一旁,顾希尧不解的蹙眉,待夏言离开后,才听笑恩缓缓开口,“顾省长不是需要一个女伴吗,与其找其他的女人,倒不如在你身边安插我的人,这样我才比较放心。”

    ……

    赵市到c市中午的班机刚刚起飞,头等舱中,盛西慕一身墨绿西服,端正的坐在软椅上,手中随意的翻看着一本辖署事杂志。他的身边是同样一身绿西服的吕薇,这次去c市的考察,她是他的随行秘书。

    “首长,听说c市的繁华不亚于省会赵市,我还没去过呢,如果有时间,不知道能不能劳烦首长大驾,陪我这个小秘书员逛一逛河滨公园。”吕薇轻笑着说道,将一杯热茶递到盛西慕面前。

    “谢谢。”他接过茶杯,平淡的回了句。这三年,她是除了林进以外,离他距离最近的人,但她依旧无法跨越他布置的沟壑,无论怎样努力,她仍触碰不到他的内心。她对于盛西慕来说,只是熟悉的陌生人而已。

    “首长,您以前来过c市吗?”吕薇又问。

    “嗯,一两次而已,都是公干。”盛西慕随口回答,目光一直停留在手中的杂志上。

    “听说c市有全国最大的歌剧院,真希望有机会可以在哪里看一场《天鹅湖》。”吕薇双手合十在身前,一副期待的模样。

    “天鹅湖?”盛西慕低声呢喃,脑海中闪过瞬间唯美的画面,女孩舞姿轻盈,在舞台上跳跃旋转,柔和的灯光落在她身体上,美得有些不真实。或许也是因为跳舞的缘故,她的身体异常柔软,拥在怀中几乎没什么重量。他将她压在身下时,就像枕在云端,她的温软馨香,让他疯狂的迷恋着。

    “首长,首长,你在听我说话吗?”吕薇的声音将他从思绪中唤醒。

    盛西慕唇角微扬,温声说道,“让人准备两张门票,等考察结束时再去看。”

    “真的吗!谢谢首长。”吕薇简直受宠若惊,顽皮的对着盛西慕敬了个不太标准的辖署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