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13章 上过床,你说我们熟不熟

    c市辖区虽然隶属省区大辖区管辖,但盛西慕走马上任后还是第一次过来考察,而这一次c市之行,主要是因为c市换了一批干部,盛西慕虽然安插了几个心腹在其中,但走个形式还是需要的。

    飞机准时降落在c市桃源机场,辖区的车早已等在外面,c辖区师长张可维亲自到机场迎接,身后跟着的都是辖区的主要干部,无一缺席。

    “盛长官,一路辛苦,欢迎来到c市。”张可维热络的迎上前,敬了个辖署礼后,与盛西慕握手。

    “首长好。”身后几个干部纷纷敬礼。

    盛西慕礼貌的点头,向众人回敬了辖署力后,在张可维的带领下向车子的方向走去。一排辖署车行驶在c市最繁华的南京路,两旁武警开道,这场面气势不时引来老百姓的驻足观望。

    车上,吕薇简单的向张可维交代了下盛西慕这几日在c市的行程安排,并要求c辖区尽力配合。车子一路驶入c辖区,辖区新上任的干部做了就职演讲,盛西慕俊颜微冷,一边凝听,一边思考着这些人究竟有哪些能为己所用。

    开了一天的会,接近傍晚的时候,张可维亲自驾车送盛西慕与吕薇到海滨大酒店,为进地主之谊,今晚顾希尧做东,在海滨酒店开了个小型party给盛西慕接风,当然,到场的都是c市有头有脸的人物。

    “听说顾省长调任前是c市市长,他夫人是c市人。”吕薇出声说道,目光流连着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

    “c市首富杜家的女儿,在c市她可是风云人物,首屈一指的女强人。”张可维轻笑着回道。

    “是吗?”盛西慕不以为意的哼笑,他实在无法想象,顾希尧那样强势的男人会娶一个同样强悍的女子,王不见王,倒未必是件好事。女人还是温柔如水般才惹人疼爱,亦如他的言言。

    另一面,时钟准时指向七点钟的方向,顾希尧的悍马停在了夏言的楼下,她从公寓楼走出来,精致的面颊略施粉黛,一身黑色低胸晚礼服,低调而高贵。三年间,她是笑恩身边最亲近的人,顾希尧与她的交接不算少。记忆中,这个女子总是淡淡的,除了乐乐,她对任何人或事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摸样,似乎天塌下来也与她无关一般。

    顾希尧十分绅士的下车,替她拉开了车门。

    “谢谢。”夏言点头轻笑,矮身进入车中。

    一路上,两人相对无言,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共同的话题,何况,顾希尧不是多话的男人,夏言更是安静的女子,他们之间唯一的联系,就是笑恩,而林笑恩不在的时候,除了沉默,他们找不到更好的相处方式。

    好在夏言的公寓到海滨大酒店不过十几分钟的车程,夏言踩着七寸高跟鞋跟随在顾希尧身边,对四周的奢华视而不见。上流社会的纸醉金迷,她见得太大,早已麻木。她需要做的,不过是扮演好现在的角色。

    “顾省长,客人已经到齐了。”大堂经理迎面而来,对顾希尧恭敬的说道。

    “嗯。”顾希尧轻笑,点头回应。

    夏言容颜不变,眉梢却微微挑起,客人到齐,主人却姗姗来迟,难免要成为全场的焦点,一时间,她尚意会不出顾希尧这么做究竟有何目的,看来,今晚招待的并非一般的客人。

    宴会厅的门缓缓开启,顾希尧对她做了个请的手势,夏言含笑呃首,伴随在他身侧,纤长的睫毛轻颤几下,微仰着下巴直视前方,高跟鞋踏在柔软的红色地毯上,没有一丝声音。她的每一步都极尽优雅,以此衬托身旁男人的尊贵。向来,上流社会的圈子,女人的存在,不过是男人身份的妆点。

    没有丝毫意外,他们的出现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刘副长官擎着笑迎上来,与顾希尧寒暄了几句。“顾省长难得回c市,此次一定要抽出时间和我们好好喝一杯。”

    “改日,一定。”顾希尧轻笑着,七分礼貌,三分疏离。

    “盛长官已经到了,谢书记和方总在那边陪同。”

    盛长官三个字让夏言心口一惊,她顺着刘副长官所指的方向望去,璀璨的水晶灯下,谢书记正在与几个人交谈着,看样子气氛十分和悦,谢书记的脸上一直挂着温润的笑容。而背对着她的高大身影,却让夏言脑中嗡的一声作响。一身剪裁得体的纯黑色手工西装,脊背挺得笔直漂亮,那道身影熟悉的几乎侵入血脉。

    夏言无意识的踉跄一步,绝美的脸蛋瞬间惨白。整整三年的时光,她以为她忘记了,原来,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

    这时,谢书记也看到了他们,含笑对众人说了什么,然后,几人跟着回过头来,自然,其中也包括那倒背影的主人。他们的目光在空中有片刻的交汇,他嘴边噙着的笑容逐渐深邃,眯起的冷眸掩藏着一闪而过的诧异。夏言下意识的伸手挽住顾希尧的手臂,不知觉用了几分力道。

    顾希尧蹙眉,感觉到身侧的女子在轻微的颤抖。认识夏言三年,还是第一次遇到她失控的时候。他疑惑的侧头,发现她目光呆滞的凝视前方。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焦点处,是一双幽深的黑眸,亮得可怕。

    “夏言,怎么了?”顾希尧出声询问,直觉,她与盛西慕之间必然曾有过某种联系。

    “没什么。”夏言无力的牵动唇角,低敛了眸子,避开盛西慕的视线。他的目光好似一把杀人的利刃,可以无情的划开她早已愈合的伤口,煞那间,让她痛得无法呼吸。这样突如其来的相遇,完全不在她意料之内,几乎让她措手不及。

    “对不起,我失态了。我们过去吧。”夏言尽力维持住一贯的从容,挽着顾希尧的手臂,一步步向盛西慕的方向走去,高跟鞋踩在光洁的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悦耳的声响。

    如果这是命运的再一次捉弄,那么,她会勇敢的去面对,不会再做一味逃避的胆小鬼。无论对情对爱,她尹夏言自认全都不曾亏欠他什么。

    “盛长官,希尧来晚了,自罚一杯。”顾希尧接过侍者递来的高脚杯,仰头将杯中红色液体一饮而尽。

    “顾省长哪里的话,我也刚到而已。”盛西慕轻笑回应,墨眸如深海般深邃,无一丝波澜。他摇晃着酒杯,象征性的向顾希尧敬了敬。而眼尾余光却落在夏言与顾希尧互挽的手臂,鬼魅的光晕在眸中一闪而逝。

    “的确应该好好干一杯,希尧,西慕,以后xx省可就是你们的天下了。”谢书记爽朗一笑,说着冠冕堂皇的场面话。

    “谢书记哪里的话,我们这些晚辈还要向您虚心请教。”盛西慕貌似恭谦,又敬了谢书记一杯酒。盛西慕做事,一向滴水不漏,他从不向任何人低微示好,也不会让人挑出一点不适之处,对于官场这个复杂的圈子,他可谓是游刃有余。

    一旁,谢书记独女谢嫣然突然插了一句,“笑恩怎么没来?你们夫妻,不是一向夫唱妇随。”

    “她身体有些不舒服。”顾希尧随意回了句。

    “那这位是……”盛西慕微眯的眸中,透出几丝玩味。

    顾希尧尚未留意,只轻揽过夏言,介绍道,“尹夏言,环宇集团副总裁。”他侧头,又对夏言道,“这位是省辖区的盛长官,赵市的风云人物。”

    夏言柔媚一笑,随意的举起手中酒杯。她的神情极是淡漠,看着他的时候,好像看着陌生人一般。“盛长官,幸会。”

    高脚杯轻微碰撞,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两人分别抿了下杯中酒液,客套却生疏的摸样,好似他们真的只是初次相见。

    “对不起,我有些不舒服,先离开一下。”夏言对顾希尧附耳道。

    顾希尧点头,凤眸平淡,礼貌性的回了一句,“到楼上的房间休息一下吧,等宴会结束我送你回去。”

    “谢谢。”夏言淡淡回答,手臂从他臂弯抽出,无意间擦过他手背,顾希尧感觉到她的指尖冰冷的几乎没了温度。只有恐惧才会让人冰冷,那么,尹夏言在怕什么呢?难道是盛西慕?!顾希尧百思不得其解。

    楼上的客房并不多,寂静的长廊中,只有夏言一个人,高跟鞋踩入柔软的地毯,没有丝毫声响,反而平添了几分鬼魅。她伸手推开一侧的房门,快速的走进去,将门锁一道道锁紧。她消瘦的脊背靠在冰冷的门板上,胸口中的心脏不规则的狂跳着。

    疼痛在从心口逐渐蔓延,并越来越清晰。她的掌心用力捂住心口,轻轻颤抖的睫毛挂着潮湿的泪珠。她自认为自己已经不是三年前那个软弱无能的尹夏言,但她的心,为什么还在为他跳动。三年前,他亲手推她入地狱的那一刻,他们之间就已经结束了。

    他说过:游戏结束了。所以,他们不应该再有任何交集。夏言抹掉脸颊的泪痕,唇角傲慢的上扬,她不再是三年前的尹夏言,所以,她不会让那个叫做盛西慕的男人再搅动她平静的生活。

    直到宴会结束,夏言一直呆在楼上客房休息,并非躲避,而是没有面对的必要。何必庸人自扰呢。

    房门被轻声叩响,夏言淡漠的打开房门,顾希尧修长的身影站在门外,礼貌的询问,“身体还不舒服吗?我送你回去吧。”

    “谢谢。”夏言点头,跟随他一起走出酒店。顾希尧轻笑耸肩,有些许玩味,三年间,她对他说过最多的词语就是:谢谢。

    夏言依旧坐在原来的公寓,不同的是,现在她是这间公寓的主人,而不再是房客。林岚常嘲笑她将所有的积蓄用来买房子的行为十分可笑,但她却说:有了家,心才能够停泊。

    银白色悍马在公寓楼下停住,夏言推门下车后,又道了谢,看着车子扬长而去后,才转身上楼。长长的阶梯依旧没有灯光,但三年的时间,足以让她习惯了孤独与恐惧。

    楼道里的灯依旧是昏暗的,夏言在门前停住脚步,手伸进包中摸索着钥匙的位置,然而,身后一道高大的黑影突然笼罩下来,夏言吓得不轻,手一抖,啪嗒一声,钥匙坠落在地。“谁?”她惊呼一声,但下一刻,身体已落入一具炙热结实的胸膛,鼻端萦绕着古龙水与淡淡烟草的幽香,还有,浓重的酒气。

    他,喝酒了。

    “放开……”她双手用力推拒着,但尾音却被他全部封在唇中。他的吻细碎凌乱,却带着让人无法忽略的灼热力量。他席卷着她的唇舌,却丝毫不知眷足,薄唇顺着她白皙的脖颈一路向下,撕拉一声脆响,他已然撕开了她胸口的裙衫,滚烫的唇压在她柔软的一处,肆意的啃咬。

    浓重的酒气让夏言昏昏欲醉,但头脑却格外的清醒着。“盛长官想做什么?我们似乎不熟。”她微仰着下巴,声音清冷,不带丝毫情绪,如墨的眸子,在昏暗中闪动着黑亮的光芒。

    盛西慕的动作突然停止,头依旧窝在她肩窝,贪婪的吸允着独属于她的馨香。他想了她三年,念了她三年,心痛了三年,三年,一千零九十五个日夜。他突然懂得了,什么叫做‘相思入骨’。“上过床,你说我们熟不熟?”他低沉而邪魅的笑,似乎心情大好。

    只是,这难得的好心情却被夏言的话瞬间熄灭。“和我上过床的男人太多了,我可不是每一个都熟悉。只要盛长官出得起价,我们还可以继续。”她的语气不温不火,黑葡萄一样的眸子,将情绪藏得很深,他突然有些看不懂她了。

    盛西慕隐在暗处的英俊脸庞阴霾了几分,却并未发怒,手掌轻托起她尖小的下巴,唇角笑靥夹杂着些许玩味,目光在她身体上肆意的游走。“你这种姿色应该也卖不是什么好价,小爷今天大发善心,包.养你如何?”他低沉的笑声在她耳边辗转,然后,他松开对她的钳制,俯身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钥匙,作势去开房门。

    夏言大惊,伸手按住他手臂。用身体挡在防盗门前。“盛西慕,你这是什么意思?三年前我们就结束了,你为什么还要纠缠不休。”

    盛西慕看着她,眸光微微敛起,透过她的身体,认真的凝视着她身后紧闭着的房门。很显然,夏言故意转移话题,却没有转开他的注意力。每一次,他都能精准的扑捉到她的要害。

    “这么害怕我进去,怎么?金屋藏娇了?”他笑着,但笑靥中却夹杂着寒冷的冰霜。

    夏言坚定的站在原地,唇片紧抿着,隐在身后的手掌紧握着,显示着她此刻的恐慌。身后这道门内,是她掩藏了三年的秘密。她没想到,盛西慕会这么快找上门来,快到她来不及将乐乐转移。

    “盛西慕,我的生活与你无关。你究竟怎样才肯放过我?”她看着他,黑葡萄一样的眸中,燃烧着怒火。

    盛西慕邪魅的扬了唇角,指尖在她敞开的胸口流连,出口的语调掩藏不住暧昧的味道。“我想你了……”

    夏言冷哼了一声,他所谓的想,不过是想念她的身体而已。只要能保住乐乐,她什么都不在乎,她就当今晚被鬼压。“好啊,只要出得起钱,陪谁又有什么分别。盛长官选地方吧,我这儿庙小,可容不下您这尊大神。”她语调轻佻,在夜色撩人呆的太久,妓.女的姿态,没有人比她更熟悉。微侧过头,眸中盈溢着泪水,却极好的隐藏在他看不见的阴暗角落。

    盛西慕眉心冷蹙,下意识的排斥她轻佻的样子。“那走吧。”他顺势牵起她的手,向公寓外走去。

    ?车子一路急速行驶,停靠的地方并不是某宾馆酒店,而是河滨公园,夜幕下,河边的长椅上坐着一对又一对的情侣。盛西慕率先下车,在一处空着的长椅上坐了下来,闲适的看着河面风景。夏言坐在他身侧,中间隔着一段安全的距离,过分的泾渭分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