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15章 乐乐在叫‘爸爸’

    小远跑开几步,再回头时,却找不到乐乐的身影,他微拧眉头,转身沿着原路走去,心中有些焦急了,不停的唤着乐乐的名字。突然,一双小胳膊从身后紧紧抱住他的腰,乐乐垫着脚尖,仰头微笑着,唇边露出浅浅的笑涡,极是可爱。

    “哥哥,我抓住你了。”

    “臭乐乐,居然使诈。”虽然是责备的话,语气中却带着宠溺。小远将乐乐软软的身体抱起来,原地旋转一圈,逗得乐乐又咯咯的笑个不停。

    一旁,顾希尧刚刚踏入酒店,恰巧目睹了两个孩子的互动。乐乐的行为看似十分幼稚,但他不过是三岁的孩童,就已经懂得出奇制胜,聪明的似乎有些过火。

    “爸,你来啦。”此时,小远也看到了他,脆生生的唤了句。

    “顾伯伯。”乐乐小跑着扑入顾希尧怀中,小嘴嘟嘟的摸样,十分惹人疼爱。

    顾希尧伸臂将他抱入怀中,宠溺的掐了下他嫩嫩的脸蛋。“乐乐,生日快乐。”

    “爸,你抱乐乐回去,我去趟洗手间,这个,乐乐的生日礼物。”小远说完,将手中绒盒塞给乐乐。乐乐用胖嘟嘟的小手打开,盒中是一直金灿灿的纯金钢笔,在灯光下闪烁着夺目的光芒。

    乐乐年幼,对金钱尚没有概念,只知道这是写字的工具而已,并且,是个很漂亮的工具。“谢谢哥哥。”他甜甜的回了句。

    “弟弟只认得几个字而已,怎么不送些糖果?”顾希尧问道。

    小远摇了摇头,一板一眼的回答,“只有顾小儿那吃货才喜欢糖果。爸,你说的是上个月的事情,现在乐乐已经会写很多字了,我开始教他二年级的课程了。”

    “是吗?乐乐真聪明。”顾希尧温润一笑,抱着乐乐向包房走去。铺着柔软地毯的长廊,尽头处,几个男女迎面而来,都是熟悉的面孔,而被众人蹙拥在中间的,竟然是盛西慕。

    “顾省长。”盛西慕率先开口,礼貌的点头轻笑,墨眸一片冷然,波澜不惊。

    “盛长官,幸会。怎么来这里用餐?”顾希尧随性问道,生日酒店,顾名思义是办生日宴会的。

    “听张师长说这里的干红不错,来尝尝。顾省长若有兴致,不如一起。”盛西慕客套相邀。

    “改日吧,今天孩子生日。”顾希尧目光温润,看了眼怀中安静的宝宝。“乐乐,和盛叔叔问好。”

    “盛叔叔好。”乐乐并不认生,甜甜的唤了句。

    盛西慕目光在乐乐身上短暂的停留,不知为何,心突然的漏跳了一拍。孩子生的十分漂亮,莫名的让他有想亲近的冲动。他想起了和夏言失去的那个孩子,如果他还活着,也有这么大了。

    “顾省长的公子吗?生的很漂亮。”盛西慕语气平和的称赞了句。

    乐乐却突然嘟起小嘴,反驳道,“女孩子才能说漂亮,叔叔,我是男子汉。”

    盛西慕低眸一笑,这孩子真是鬼灵精。“好吧,小男子汉,生日快乐。”

    “谢谢叔叔,盛叔叔再见。”乐乐挥动着胖乎乎的小手,和盛西慕告别。顾希尧抱着乐乐离开,盛西慕驻足回眸,清冷的眸子光晕逐渐沉淀,似乎陷入沉思。

    踏出生日酒店的门口,一个女子迎面而来,脚步很快,看得出她的急切。盛西慕剑眉微挑,在这里看到夏言,的确有些意外。此时,夏言也看到了他,眸中闪过片刻的惊错后,她平静的与他擦肩,黑葡萄一般晶亮的眸中,一片空旷,寻不到他丝毫的倒影。

    盛西慕下意识的停住脚步,感觉某种痛楚在心口逐渐蔓延,越演越烈,好像锋利的刀刃,在一片片切割心房。突然懂得,原来冷漠,也可以让人那么那么的痛。

    夏言脚步凌乱,转角之后,身体无力的靠在坚硬的墙壁上,璀璨的眸子,酝酿了一片水雾。她想,自己刚刚的表现应该很好吧。他们本就该这样,即便错误的再遇,也该擦肩而过,再也不要有交集。她不停的对自己说:就这样,你做的很好,尹夏言,继续。

    因为夏言姗姗来迟,一桌子的菜已经吃的差不多了,只等着夏言来切蛋糕。乐乐双手托腮坐在桌边,脸颊气鼓鼓的摸样,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乐乐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了。

    “尹夏言怎么还不来,恩恩,你对员工不能太苛刻。”顾希尧温和的开口,伸手抚摸了下乐乐的头,似在安慰。

    乐乐抬眸,唇边勉强的挂起一抹笑。

    林笑恩无奈摇头,她怎么会想到尹夏言那个工作狂会连自己儿子生日都不放在心上。“她现在是副总裁兼执行长,在公司的实权可比我这个挂名总裁大。谁知道她连提前翘班都不会。”

    “就因为我是公司执行长,才不能带头开天窗。”房门被轻轻推开,夏言走进来,精致的容颜上带着些许疲惫。她在乐乐身边坐下来,向他伸出手臂,抱歉的说道,“对不起宝贝,路上堵车,妈妈来晚了。”

    乐乐嘟着红红的唇片,小眉头蹙了半响后,才稍稍舒展,短短的手臂环上夏言脖颈,任由着母亲将他抱起。“好吧,这次原谅你,但这真的是最后一次哦。”

    “好,妈妈记住了。”夏言温柔的笑,亲吻了下乐乐的脸颊。

    此刻,笑恩与小远已经点燃了蜡烛,乐乐双手合十许愿:亲爱的上帝,也许你真的太忙了,所以听不到我的愿望,但是,乐乐真的希望能有一个爸爸。

    走出生日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深夜,顾希尧驾车送夏言母子回家,一路之上,车子平稳行驶,透过后视镜,他可以看到夏言淡漠绝美的容颜,两旁路灯投下的光晕透过车窗,在她白皙的侧脸上酝酿了一片昏黄光影。乐乐伏在她胸口假寐,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动着。

    顾希尧突然响起笑恩说过的话:这样的女子,值得世界所有美好的一切。是啊,只是这样静静的看着,都觉得她美得像画中风景。不禁好奇,乐乐的父亲究竟是怎样的男子,要如何冰冷的人,才能狠心割舍她。

    车子在公寓的台阶前缓慢停住,顾希尧率先下车,打开了后面的车门。夏言抱着乐乐走下来是,宝宝已经醒过来,用胖胖的小手揉着眼睛。

    “乐乐,和顾伯伯说再见。”夏言出声说道。

    乐乐伸出短短的小手臂,环住了顾希尧的脖颈,因为夏言抱着他,所以,只能被迫的跟随着向顾希尧的方向靠近了些。乐乐在他脸上吻了下,奶声奶气的说了句,“顾伯伯再见,乐乐会想你的。”

    “顾伯伯也会想乐乐。”顾希尧温厚的手掌抚摸了下他柔嫩的脸颊。然后,才转身进入车中,发动引擎,车子扬长而去。

    夏言抱着宝贝站在原地,目送顾希尧的悍马车离开。然后转身,突然对上了一双盛怒的眼眸。不知何时,夜幕笼罩下的角落,盛西慕高大的身形,笔挺的站在黑暗中,周身散发着阴霾的气场,比暗夜还要绝望。

    夏言下意识的收紧了双臂,怀中的宝贝吃痛,委屈的低唤了声,“妈妈。”而夏言却恍若未闻,凝聚的目光,与他深邃的眸在空中交汇,她迎视着他深邃的眼眸,那样的坦然,她告诉自己,不要再沉溺在他的眼眸中。她对他的爱,三年前,就已经埋葬在暗无天日的地狱中。

    他没有动,只是冷冷的看着她,夏言从他的墨眸中读出了一种情绪——哀伤与恨。可是,他为什么要哀伤,他又有什么资格去恨?!她给过他机会的,是他放弃了乐乐,也丢弃了她。

    夏言不确定他来了多久,或许,比她想象的更久。夏言想,她知道他误解了什么。她与顾希尧之间,不过是客套的礼貌,而看在外人眼中,却很容易被曲解。

    她没有解释什么,也不会去解释什么。其实这样也好,反而省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果然,盛怒之后,盛西慕的眸子逐渐沉暗,是比夜色还要深沉的颜色,那一双深邃的眼,再也照不进任何光亮,他决然的转身,身影很快消失在夜幕之中。

    夏言终于松了一口气,挪动脚步,抱着乐乐向公寓中走去。

    “妈妈,我好像看到盛叔叔了。”宝宝的小脑袋枕在她柔软的胸口,弱弱的说了句。

    夏言脚步微顿,询问,“你认识刚刚那个叔叔吗?”

    “刚刚在酒店中见过,顾伯伯说他是盛叔叔。”

    原来是这样,夏言微苦的一笑,在房门前停下了脚步。哗啦的钥匙响后,夏言推开了房门。乐乐换了小拖鞋,跑进自己的房间中。

    “乐乐,妈妈防水给你洗澡,太晚了,你该睡觉了。”夏言脱下外套,挽起衣袖走入浴室中。再次回到客厅的时候,电视机和音响都打开着,乐乐站在电视屏幕前,脊背挺得笔直。

    “小捣蛋,又玩什么把戏?”夏言轻笑着问道。

    “妈妈,我也有件礼物要送给你。”乐乐跑过来,牵住夏言的手,让她坐在沙发上。

    夏言笑靥柔和,顺从的坐下来,“好吧,乐乐要送妈妈什么礼物?”

    音响中播放的伴奏是小虎队的《爱》,乐乐站在她面前,边唱边跳,手语并不是很到位,却有几分乖乖虎的味道。

    “向天空大声的呼唤说声我爱你,向那流浪的白云说声我想你,让那天空听得见、让那白云看得见,谁也擦不掉我们许下的诺言,想带你一起看大海说声我爱你,给你最亮的星星说声我想你,听听大海的誓言、看看执着的蓝天让我们自由自在的恋爱……”

    夏言含笑看着乐乐,视线逐渐的模糊,她用手背挡住唇片,抑制住溢出的哭声。乐乐翘着手指,用手势比划着‘我爱你’。然后,扑入夏言怀中,手臂紧环住她白皙的颈项,小脸蛋与她的面颊贴合着,轻轻在夏言耳边呢喃,“妈妈,我爱你,谢谢你给乐乐生命。”

    夏言将头埋入宝宝肩窝,剔透的泪珠打湿了乐乐雪白的衬衫,带着微凉的温度。“妈妈也爱你。”她哑声说道。她的乐乐,就是上天赐给她的小天使,如果没有他,夏言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到现在。

    洗完澡,夏言抱着乐乐小小的身体回房间,宝贝窝在她怀中,合着眼眸,已经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夏言细心的为他盖好被子,爱怜的吻了吻他额头,关灯准备离开。此时,乐乐却突然翻转身形,唇片轻动两下,低低的呢喃着什么。夏言不解的俯身,耳廓贴在他唇边,终于听清了他的话。

    乐乐在叫‘爸爸’。

    夏言僵硬在原地,一双明眸又溢满雾水。

    ……

    夜幕下,寂静的道路上,墨绿色路虎开的飞快,甚至连闯了几个红灯,辖区的牌照,自然是无人敢拦的。

    回到下榻的酒店中,没有点亮客厅的灯,盛西慕半靠在沙发上吸烟,烟雾弥散了一片,水晶烟灰缸中,堆满了燃尽的烟蒂。墨色茶几上,手机不停的震动着,盛西慕置若罔闻,冷眸深谙冰寒。

    房门口突然传来细碎的声响,片刻后,门被人从外推开,吕薇穿着一身便装,水蓝色长裙极地。她走过来,看到隐在黑暗中的盛西慕时,终于松了口气。“首长,原来你在酒店。电话都不接听,害得我们白白担心。”

    盛西慕并未回应,指尖夹着尚未燃尽的烟蒂,优雅的置于唇边,吞吐着淡淡烟雾。眉心深锁的模样,对于女人,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吕薇有片刻的呆愣,脑海中突然闪过四个字,‘忧郁王子’。

    “我没事,出去。”盛西慕冷然回了句,将指尖烟蒂按灭在水晶烟灰缸中。

    吕薇扭捏的站在原地,没有挪动半分。进来之前,林进对她说,如果错过了这次,她只怕再也没有机会了。“首长,歌剧院的票已经买到了,今晚上演经典曲目《天鹅湖》,不知道您能不能抽出时间?”

    沉默了片刻,盛西慕迟疑的将目光移到她身上,深邃的眸子,永远让人辨不出情绪。他依旧没有开口,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静谧的没一秒,对于吕薇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许久后,他终于开口,同时拿起一旁的西装外套。“走吧。”

    吕薇几乎受宠若惊,快步跟随在他身后,双手紧皮包握的紧紧,显示出她不安的情绪。观光电梯从十七楼一路向下,盛西慕冷黯的眸光,茫然的看着窗外一片璀璨。而吕薇怯怯的仰头,眼角余光凝望着他英俊的侧脸。

    歌剧院贵宾席上,盛西慕与吕薇相邻而坐,因为是经典的曲目,欣赏演出的人并不少。舞台之上,舞者轻盈的身姿旋转跳跃,演绎一段凄美的古老爱情童话。因为身边坐着暗恋的人,吕薇哪里还有心思观看演出,昏暗环境的掩饰下,她肆意的观看着身旁英俊沉稳的男人,他并没有穿西服,一身休闲西装,少了往日的严谨,平添了几分贵气。他单手托腮,目光专注的看着舞台的方向,一双墨眸却茫然一片,好像透过舞台,在看着什么虚无的东西。

    布置华美的舞台上,白天鹅在湖边遇见了英俊的王子,舞姿优美的女子,舒展在柔软的身体,没有个动作都唯美到极致。透过朦胧的光影,盛西慕似乎看到了三年前的夏言,她穿着洁白的舞蹈服,在舞台之上轻盈旋转,美丽的好像云雾精灵。

    那时起,他对自己说,这个女人是属于他的,只属于他一个人,任何人都不能染指。可是,不过三年而已,她就走失了,她不在是曾经那个在他身下低喘呻.吟的女孩,不再是那个对他温柔如水的尹夏言了。她习惯了没有他的生活,并且,有了其他的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