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18章 都随你

    被点到名字,夏言无法在继续沉默,她略带不耐的抬眸,清冷的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周总玩儿的正尽兴,我怎么敢打扰。”

    周鸿搂着身旁的美女,嘻哈的开口,“看来尹总是责怪我们冷落了你。不如一起玩玩吧。”

    夏言低柔一笑,清澈的眸底却没有一丝波澜。她并没有拒绝,在众人的推嚷下,坐到了盛西慕身边。男人依旧慵懒的半靠着沙发,身形未动,一双墨色眸子,比往日还有深邃几分。

    游戏开始后,周鸿玩儿的很大,赌注越来越刺激,但无论是色子还是纸牌,夏言都没有输过。她转动白皙莹润的手腕,色子好像有灵魂一样,随心所欲。周鸿目光微变,不经意的撇了眼盛西慕的方向,而后者依旧不为所动,深邃温润的目光淡淡环绕在夏言身畔。

    周鸿知道夏言一定是在色子上动了手脚,但她的手法很高明,他没有挑出破绽。但盛西慕坐在离她最近的地方,一定看出了什么,只是,他不愿点破而已。

    “一点劲也没有,不如我们换点儿新鲜的如何?”周鸿又道。

    “周总想玩儿什么,我们自然是奉陪了。”几个作陪的小姐讨好的迎合,那目光赤.裸.裸的,只等着香艳的戏码上演,那架势是恨不得立刻被周鸿压在身下。

    夏言唇角一抹嘲讽的笑,心想这世界真是疯了。

    “不如就玩789吧,不过要改一些规则。”周鸿说着,随手点燃了一根烟,略带玩味的目光在盛西慕与夏言之间游移。

    所谓的七八九,是把两粒色子放在一个杯子里,轮流摇,摇到1、3、4、5、6都不用喝,摇到7,不用喝酒,但要往公共杯里面加酒,摇到8就要把公共杯里的酒喝光。但周鸿的规矩显然更刺激一些,摇到8的人,要用嘴对嘴的喂摇到9的人喝酒。

    这一次周鸿坐到了夏言对面,目光一瞬不瞬盯在她身上,夏言自然无法再动任何手脚,只能听天由命。当然,摇到8的概率并不是太高,所以,几轮下来,都是相安无事。但周鸿一直没有停下来的打算,很显然,不等到夏言就范是不会罢手的。

    夜路走多了,难免遇上鬼。但夏言甩出8点的色子时,她似乎看到周鸿脸上一闪而逝诡异的笑。然后,就听到他对盛西慕说,“盛长官,这回就看你的了。”

    盛西慕唇角笑靥浅浅,将两颗色子握在掌心间,随手丢开,不偏不倚,真是9点。场中,顿时响起起哄声。

    夏言周身散发着清冷的气场,微抿的唇片,有几分嘲弄。她可不信世上真有这么巧合的事,他一出手,不偏不倚就是9点了。

    “尹总,愿赌就要服输。”周鸿将酒杯重重落在她面前。

    夏言微眯起美眸,唇边一抹轻佻的笑。但眸光却是极冷的。她不缓不慢的抓起桌上的酒杯,樱红的唇片贴在杯沿,倒了一小口酒入口中。然后转头对向盛西慕的方向。身旁,口哨声起哄声震动了耳膜,夏言的唇逐渐靠近他的薄唇,盛西慕唇角浅浅上扬,深沉的眸中却淡的让人看不出情绪。

    夏言微合上眼帘,唇片轻蹙在他薄凉的唇上。她精致的容颜淡漠,手臂环上他颈项,挡住身后众人的视线,只蜻蜓点水的触碰后,便离开。所谓的口对口喂酒,自然是没有的。夏言真的很聪明,这样的小动作,虽是投机取巧,但只要盛西慕不拆穿,其他人根本不会看出任何端倪。

    “我说盛长官,滋味如何啊?”周鸿轻佻的笑着。

    盛西慕笑靥温润,虽然只是蜻蜓点水的一吻,但他们的呼吸胶合着,她的迎合仍人触动了他的心弦。“不错。”盛西慕轻描淡写的两个字,却是暧昧至极。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只有一旁夏言的淡漠与喧闹的气氛格格不入。半响后,她缓慢的起身,说道,“我有些不舒服,先告辞了。今天的费用夏言买单,希望各位玩儿的尽兴。”

    盛西慕并没有开口,因为他知道周鸿不会轻易放夏言离去。

    “什么买单的,小爷还不差这几个小钱。我说尹总,你这样可就扫兴了!”他说完,双手分别握住两瓶就,一红一白,同时注入一支高脚杯中。然后,将酒杯推到尹夏言面前。“场子里的规矩尹总也清楚,喝了这杯酒,想走便走,我周鸿绝不为难你。”

    场子里的酒纯度高,一般情况下都是混着饮料喝,不然很容易醉人。如今周鸿将两种高浓度酒混在一处,分明是有意为难。

    夏言不温不火,唇边笑靥不变,伸手缓缓端起桌上酒杯,轻声道,“今儿是夏言扫了各位的兴致,在此向各位赔罪。”她说完,仰头将整整一杯灌了下去。然后,啪的一声将酒杯放在桌面上,趾高气昂的推门走了出去。

    几个陪酒小姐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气,甚至窃窃私语起来。这等胆识气度,并非任何人都能做到。

    夏言走后,周鸿略带无奈的对盛西慕耸肩。“西慕,不是兄弟不帮你,你这妞可够烈的。”

    盛西慕温润而笑,眸中璀璨盈动。“看来又是一场持久战了。”不过,他有的是时间,陪她玩儿,玩儿一辈子也没关系。

    “通知姓楚的,就说那几个工程我盛西慕要了。”

    周鸿笑的越发玩味,掏出了手机……

    夏言离开,盛西慕也没了玩乐的心思,便提前出来了。只是,他没想到夏言并没有离开,地下停车场,黑色大奔旁,她低头半靠着廊柱,涣散的眸光,让他看出,其实她已经醉了。

    他在她身前停住脚步,微低着头,目光温润的锁在她身上,柔声问道,“怎么没离开?”

    沉默了片刻后,只听她低低的回了句,“我在等你。”

    他又是一笑,继续问道,“等我做什么?”

    夏言抬头,迟疑了许久后,涣散的目光才缓缓凝聚,昏暗的灯光下,她眸中清澈的光影让人迷醉。声音也有了几分散漫。“我想要那几个工程。”

    她的直截了当倒是在盛西慕的意料之外,片刻的错愕后,他伸出手臂撑在她身后的墙壁,高大的身体逐渐靠近,温热的气息便萦绕在夏言头顶。“哦,是这样。”他故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唇边笑容格外邪魅,“那么,给我一个我必须给你的理由。”

    夏言知道自己醉了,但她的头脑却是清醒的,她清楚的懂得周鸿在刻意将她推到盛西慕怀中,所以想要谈工程的事,必须选个他不在场的时候,比如,现在。

    “术业有专攻,环宇集团有最好的工程施工团队,可以用最低的成本,做出最完美的成果……”

    “尹夏言。”盛西慕突然出声打断她,修长的指尖轻挑起她尖小的下巴,“言言,别和我说这些冠冕堂皇的大道理,我不在乎钱,你应该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你给我想要的,我就给你工程。”

    因为酒醉,夏言的脸颊泛着淡淡红晕,却在这一刻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没有血色的苍白。“盛西慕,你真卑鄙。”她冰冷的侧头,甚至不屑于给他一个目光。她的侧脸隐在暗影中,盛西慕看不清她的情绪,却感觉到缓慢散出的冷寒。“我是想要那个工程,可是,我不会出卖我自己。”

    她想,或许她错了,也或许是林笑恩错了。她不该再出现在赵市,如果这个工程换别人来做,根本不会如此举步维艰。

    酒意上涌,头脑越来越昏沉,她有些吃力的推开他,脚步悬浮,摇晃着向前几步,感觉却好像踩在云端一样,轻飘飘的。

    “言言。”在即将栽倒的前一刻,盛西慕手疾眼快的搀扶住她。夏言紧闭着双眼,手掌紧握成拳,不停的敲打着发疼的太阳穴,她的意识已经模糊不清了。

    “言言,住手。”他握住她胡作非为的手握,阻止她自残的行为。然后,将她打横抱起,塞进了大奔车中。

    车子一路疾驶,夏言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十分安静的睡着。恬静的容颜,让人极是安心。盛西慕将她带回了别墅,将她抱到沙发上时,轻微的震动,终于让夏言清醒了几分。

    睁开眼帘,映入眸中的是盛西慕放大的俊脸,他的唇停留在她面前一寸的地方,鼻端萦绕着独属于他的淡淡古龙水香与轻浅的烟草味道。

    “嗯。”夏言模糊的应了声,樱红的唇片一开一合,如美艳的娇花,鲜嫩欲滴。她挣扎着试图起身,没想到盛西慕突然倾身上前,毫无预兆的低头扑捉住她的唇瓣。

    盛西慕怎么满足于那个蜻蜓点水的吻,整整三年,一千多个日夜,他想她想的几乎要疯掉了。她离开的最初,他的心好像都被掏空了一样,即便是盛夏,他也觉得莫名的寒冷。他试过从不同的女人身上寻找温暖,但发泄之后,心反而更空虚了。他终于明白,他将心丢了,丢给了那个叫做尹夏言的女子。

    湿滑的舌肆意的在她口中掠夺,与她的小舌不断纠缠,至死方休。只有拥她入怀的这一刻,他才觉得她是真是的存在着,是属于他的。“言言,不要在离开我,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他的唇游走在她耳畔,细碎而模糊的呢喃。

    夏言的酒意早已清醒,她睁大了一双明眸,双眼空洞的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水晶吊灯高高的悬挂着,折射出夺目的光泽,剔透的泪珠在眸中流动,比头顶的水晶还要璀璨,也比水晶更坚硬冰冷。

    “我要你死,你是不是也去死呢?”她清冷的笑着,一颗泪珠悄然划过苍白的面颊。

    盛西慕的身体突然僵硬,所有的动作遽然停止,她的话好像一桶冷水,将他所有的热情浇灭,一丁点的火星都不剩。他缓慢的起身,高大的身体跌坐在她身侧,俊颜一片阴霾。

    气氛陷入死一般的沉寂,几乎让人窒息。盛西慕烦躁的取出一根烟,打火机噼啪的响了两下后,烟雾缓缓弥散开。他深吸了两口后,才再次开口,声音中有些许的暗哑。“真的这么恨我吗?无论我做什么,都无法再挽回。”

    夏言感觉到空气中蔓延的淡淡哀愁,可是,那又能改变什么呢?他轻描淡写的疼痛,就可以弥补她三年间所承受的一切苦难吗!

    “三年前,你说我们尹家害了你母亲,你以审判者的姿态,冷漠的摧毁了尹家。盛西慕,你害的我几乎家破人亡,你亲手撕毁了我的人生。按照你的人生逻辑,我是不是也该找你复仇?”

    长久的沉默,他高大的身体窝在沙发上,一根接着一根的吸烟,浓重的烟雾,让夏言不停的轻咳着。他突然将手中尚未燃尽的烟蒂熄灭在烟灰缸中,然后,拨开了云雾,来到她身边。

    他将夏言抱起,让她坐在他膝盖上,双手紧扣住她柔软的腰肢,让她根本没有反抗的气力。他的眸光深邃而凝重,轻佻的语调,好似极力在掩盖心中的不安。“想报仇,可以啊。先jian后杀,先杀后jian,都随你。”

    这一次,夏言是彻底无语了。她怎么会遇上这么难缠,又脸皮厚的男人。

    她在盛西慕的别墅过了夜,但他并没有为难她。他们分房而睡,起床后,竟然发现盛西慕在厨房中给她做早餐。他穿着湛蓝的羊绒衫,侧脸映在昏黄的光影中,酝酿了一片温润。

    “起来了?”他对她温柔一笑,将温热的粥端上了餐桌。“吃饭吧,吃完我送你去公司。”

    夏言安静的坐下吃饭,盛西慕坐在她对面的位置,细心的给她夹了几样清淡的小菜。他们彼此沉默着,几乎没有交谈,即便是有,也十分默契的避开了工程的话题。盛西慕的确是存了用工程来挽回她的心思,而夏言却不愿用自己去换取利益,如果那样,她觉得自己和妓.女又有什么区别。

    饭后,他将她送回公司,直到离开,他们依旧彼此无言。夏言本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毕竟,他没有从她身上得到什么,自然也不必做出任何付出。

    正在夏言思索着该如何对林笑恩交代的时候,盛氏集团却派人送来了合同,工程的事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尘埃落定了。

    “我倒是有些好奇,你究竟是如何拿到这个工程的,听说盛西慕并不是好对付的人。”但林笑恩随意问起的时候,夏言竟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回答了。笑恩坦然的目光,反而让她无所遁形。

    “互利互惠的事,盛长官拿那块地,也是为了让钱生钱而已。”夏言编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好在笑恩并没有继续追问。她要的不过是结果,至于过赵,往往并不重要。

    合约签订以后,夏言变得更加忙碌,但好在她和盛西慕一直没有什么交集。工程整体规划方案已经确定,夏言作为项目的主要负责人,身上的担子不轻。整整一个月下来,都是披星戴月,早出晚归。

    自从再见盛西慕之后,夏言开始习惯性失眠,即便凌晨之后倒在床上,累的身心俱惫,头脑却还是格外的清醒。有时,甚至睁着双眼,直到天明。

    闹钟叮铃铃的响了几声,夏言下意识的伸手按掉,又是一夜无眠,一双漂亮的明眸中有些微的血丝。她缓慢的挪动了下身体,将手臂从身旁宝贝的脑袋下抽出。宝宝翻转了下身下,长睫毛颤动了几下后,才睁开了漂亮的大眼睛。

    “妈妈早安。”他甜甜的唤了句,从床上爬起来,在夏言脸上啃了一口后,快速的爬下床,趿拉着小拖鞋下卫生间跑去。夏言看着他滑稽的动作,不由得摇头失笑。

    她起身叠了被子,发现手臂都在微微发麻了。那个小东西,昨晚撒娇一定要和她一起睡,将她的胳膊都压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