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27章 我不是盛叔叔,我是爸爸

    “乐乐,对不起,妈妈不该把你一个人放在酒店里。告诉妈妈,你哪里痛?”夏言声音哽咽,泪珠子一颗接着一颗,落在宝宝胖乎乎的小手上。

    宝宝的小手还是滚烫的,干裂的嘴唇,笑容都是苍白无力的。他吃力的帮夏言擦着眼泪,“妈妈不哭,乐乐不痛,真的不痛。我们很快就会回家了……”宝贝呢喃着,声音越来越微弱,最后,又昏迷了过去。

    “乐乐,乐乐!”夏言哭的和泪人一样,握着宝贝的小手抵在额头。

    一旁,医生无奈摇头,现在的孩子,哪一个不是娇生惯养的,没病还娇三分呢,这孩子烧成这样,却硬说自己没事儿,这么小的孩子,坚强的让人心疼。

    “办理住院手续吧,高烧四十度,有可能引起肺部感染,如果引发急性肺炎,就麻烦了。”医生一边说着,一边向外走,让门口的护士安排住院。

    “好,我马上办理住院手续,医生,我的宝宝不会有事吧?”夏言担忧的问道,一双明眸,盈溢着剔透的泪雾。

    医生略带不耐的合上病历表,撇了夏言一眼,满是责备的意味。“有你这么做母亲的吗?孩子高烧40°才送来医院,如果真的烧坏了,你后悔都来不及。”

    夏言抿着唇片,不敢言语,泪水在眸中不停的打转。赵一牧见状,伸臂揽过她消瘦的肩,让夏言将头靠在自己肩膀,“夏言,别哭了,乐乐会没事儿的。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作为一个单身母亲,夏言的确做得很好。

    夏言顺势将脸埋在他胸膛,身体微微的颤抖着,片刻的功夫,泪水已浸透他胸口的衬衫。宝宝憔悴的模样,紧蹙着眉头的模样,让她心口一阵阵的疼着。“是我的错,我不该丢下他一个人呢,都是我的错……”

    哭泣中的夏言自然没有留意到,长廊的另一头,一双眯起的危险墨眸。因为刚淋过雨,她身上几乎湿透了,衣服紧贴着凸凹有致的身体,几乎让人血脉喷张,但偏偏,这样诱.人的身子,却被另一个男人拥在怀中。

    “长官,阳阳只是轻微的急性胃肠炎,并不严重,您不用担心。”林进如实汇报,而本来走在前面的盛西慕却突然顿住了脚步,林进不解的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急诊室门前,尹夏言正靠在赵一牧怀中哭。难怪,一股寒风从盛西慕的方向席卷而来。林进无奈的猜想,又有人要倒霉了。

    “去查一下他们怎么会在这里。”盛西慕沉声吩咐了句,转身向外走去。

    ……

    病房中,宝宝安静的睡着,身上盖着雪白的被子,一张漂亮的小脸却比被子还要白,退烧之后,宝宝的小脸就惨白的几乎没了血色。夏言一直守在病床边,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一个不留神,他就会从她的生命中消失一样,可是,乐乐是她的命啊,没有乐乐,夏言真的不知道要如何继续活下去。

    “夏言,你也别太难过了,医生说了,只要烧褪了,就不会有引发肺炎的危险。”一旁,赵一牧温声安慰。

    夏言茫然的点了下头,目光迟缓的转移到他身上。“一牧哥,今晚辛苦你了。你先回去休息吧,你现在身体也不太好,外面又下着雨,别又感冒了。”

    赵一牧知道如果他继续留在这里,夏言一定不会安心。她已经不是三年前的小女孩了,她是一个坚强的母亲,她瘦弱的肩膀可以承载起她和乐乐两个人的生活。

    “嗯,那我明天再来看你。”赵一牧轻笑着,指尖随意拨了下她额头凌乱的碎发,贴在她面颊上碎发,发梢还是湿漉漉的。就像勾.魂摄魄的水妖,少了三年前的青涩,多了份成熟的风情。

    “那我送送你吧。”夏言刚要起身,却被赵一牧按住了双肩,他温柔一笑,又道,“你在这里陪着乐乐吧。他现在是最需要你的时候。”

    夏言低低一笑,没有在强求。却听得赵一牧又道,“我上次和你提到的事儿,你还是考虑一下吧,你一个人带着乐乐的确太辛苦,何况,乐乐也需要一个爸爸。”

    夏言依旧维持着一贯的笑容,唇角边却蔓延开苦涩,“一牧哥,我……”

    “夏言,别急着拒绝。”赵一牧似乎看穿了她的心事一般,开口打断了她。并语重心长的一叹,“夏言,不能因为受过伤害,就不再相信这世界上还有爱情。你只是在错误的时间,遇见了错误的人而已。你还年轻,以后的路还长,你有资格拥有幸福。”

    夏言低头不语,这样的话,她听过不止一次,或许,他们是对的,但是,她真的已经失去了再爱的力气。

    他看得出夏言的痛苦挣扎,有些事,感情的事,不能勉强,更不能急于一时。他和李学威是多年同窗,相貌人品家世都足以与夏言匹配。赵一牧觉得,那是可以给夏言幸福的人。他无法给予的,希望别人可以做到。

    “好了,一牧哥不逼你,你好好照顾乐乐,我先走了。”

    赵一牧离开后,夏言一个人陪在乐乐身边,她铅白的指尖,轻抚在宝宝眉心,试图抚平他紧蹙的眉头。给乐乐带了幸福与快乐,一直是她奋斗的目标,当初日子过得那么苦,她在夜总被人占便宜,在公司被人冤枉,被打耳光,那些举步维艰的日子,她都咬牙硬撑了过来。

    她一直在对自己说,乐乐就是上天赐给她的小天使,无论付出多少心血,她一定要让乐乐成为世上最幸福的孩子,可她还是将乐乐弄病了,弄伤了,夏言现在,除了自责,还是深深的自责。

    寂静的空间中,突然被手机铃声打破,夏言看了眼闪动的屏幕,电话是林笑恩打来的,一般,她不会这么晚给她打电话,除非,有十分紧急的事情。

    夏言见宝宝还在熟睡,才放心的推门走出去。然而,在她离开病房后,一个高大的身影,无声无息的走了进来。他在病床边停住脚步,微低了头,深谙的墨眸,专注的凝望着床上安静沉睡的宝贝。

    他睡的很熟,苍白的唇片微微嘟起,由于疼痛,乐乐漂亮的眉心紧锁在一处。盛西慕沉默的看着他,就好像在看着缩小版的自己,他从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说不出的微妙。这个小小的孩童,身体中流着他的血液,是完完全全属于他的孩子。

    盛西慕伸出指尖,轻轻的抚摸过宝宝的眉眼,沉重中的宝贝似乎有所感应,轻轻的抿了下唇片,脸颊便显出浅浅的梨涡,与夏言如出一辙。他的指尖最后落在乐乐胖乎乎的小手上,宝宝白皙的手背还插着冰冷的输液。

    盛西慕心口微疼,试图握住他的小手给他温暖,没想到却被宝宝反手牵住了小指。宝宝的手微凉,掌心却是暖暖的,出奇的柔软。盛西慕下意识的扬起唇角,那一抹笑靥释然,墨眸中都掀起淡淡的,欣喜的涟漪。

    以前都是在幼儿园门口,远远的看着他,乐乐混在其他小朋友中间,却依旧那样璀璨耀眼,如天上星子一般,没有任何事物可以遮挡他的刚忙。与其他孩子站在一起,他的儿子好似鹤立鸡群。

    几乎是无意识的,盛西慕俯下身体,薄唇贴上宝宝嫩嫩的脸蛋,轻轻的落下一吻。鼻端萦绕的是孩子身上淡淡的奶香,侵入心肺,让人极舒服。

    比起急诊室的喧闹,儿科病房却是极安静的。盛西慕推门而出,空旷的长廊上,只有林进一个人等在门口,沉稳的面上带着几分担忧。想来是害怕他撞上返回的夏言。

    “长官,您终于出来了。”林进的语气中明显带了松弛的味道。

    “嗯。”盛西慕闷应了声,抬步向楼梯口走去,“孩子的病情怎么样?”

    “高烧40°……”林进刚说出几个字,一直走在前面的盛西慕却突然顿住了脚步,蹙眉看着他,俊颜沉冷的骇人。

    “长官放心,已经退烧了。观察了一阵子,并没有引发其他炎症,估计明天医生就该让他出院了。”林进小心翼翼的回答,生怕说错了一个字。

    沉默了片刻后,盛西慕才淡淡的又应了声,然后吩咐道,“不用急着出院,在观察几天也好,请赵市最好的儿科专家过来诊治。”

    “是。”林进回答的干脆,病房里的孩子是什么人,他再清楚不过。

    “还有,做的隐秘一些,我不想惹出不必不要的麻烦。”盛西慕又补充了一句后,才再次抬步向电梯走去。

    “长官放心,我知道怎么做。”林进回答。他自然懂得盛西慕的意思,他是不想让夏言知道。

    ……

    夜,撩人。

    盛西慕的大奔车在寂静的道路上疾速行驶,两侧路灯的昏黄灯光,透过车窗散落在他英俊的侧脸。盛西慕一双墨眸深若寒潭,永远的深不可测。但他周身散发的淡淡冷寒,却让人无法忽视。

    是的,此刻的男人,在生气,并且非常的生气。

    但夏言抱着孩子在他面前出现时,顾希尧的存在的确让他痛苦了几日,当时他是被愤怒冲昏了头,冷静下来之后,很多事并不难想清楚,夏言和顾希尧,怎么可能!即便他们真有什么,孩子也不能三岁大了。

    他不知道夏言究竟是用了什么样的方式瞒天过海,在他和老爷子的眼皮子底下将孩子送出监狱。但是,她的自作聪明,让他整整错过了孩子三年的成长。这笔账他还没和她算,孩子生病,她又和赵一牧搅合在一起,这女人,还真是给她点颜料就给他开染坊了。

    盛西慕唇角扬起一抹冰冷笑靥,绝美,却如毒蛇般危险致命。尹夏言,她既然敢挑战他的极限,那么,他就该让她知道后果。

    翌日,十几辆黑色奥迪a8打破了幼儿园的平静,原本宽阔的操场,被一辆挨着一辆停靠的车子沾满。上了些年纪的园长亲自迎接这位大人物,而那个叫做乐乐的孩子,再次成为了焦点,顾省长亲自发话入园,盛长官亲自来接,这孩子现在可比堆砌的金砖还金贵。

    “盛长官,里面请。”园长极幼儿园的几个主任带领着盛西慕走进那间整个幼儿园来说布置最精美的会议室。

    盛西慕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优雅的接过一个年轻老师递来的茶杯,举止高贵优雅,脸上挂着一字号笑容,险些将年轻女老师当场电晕。他与园长客套了几句,便直接将话切入正题。

    “孩子呢?”

    “您说的是乐乐吧,他的班主任马上就会把孩子带过来。”园长回答,脸上堆满了笑。

    “嗯。”盛西慕淡应了声,墨眸微敛,极好的掩饰了眸中不耐,盛长官自然没有太多的时间耗在这里等待,但好在今天他等的是一个值得的人。

    半响的功夫,乐乐就在班主任老师的带领下走了进来,宝宝今天穿着白色衬衫,干干净净,带着阳光的味道。因为刚刚上完体育课,宝贝的小额头上都是一层细密的汗珠,额前细碎的发贴着额头,却没有丝毫狼狈。亦如一个小小的绅士,举手投足间都透着高不可攀的气质。

    盛西慕看着他一步步靠近,深谙的眸光都是极温润的。这是他的孩子啊,夏言给他生的儿子。

    并没有人事先和班主任老师交代过什么,她只是将乐乐带过来,牵着孩子的小手,茫然的站在门口处。“园长,我将乐乐带来了。”

    园长一张苍老的脸笑的几乎都要抽筋了,急忙起身将孩子推到盛西慕面前,介绍道,“盛长官,这就是乐乐。”

    盛西慕唇边笑意逐渐的柔和,他半蹲下身子,温热的手掌牵住乐乐的小手,算起来,这次才算他们父子第一次正式的接触。宝宝的手很小,柔若无骨,他身上散发的淡淡奶香,让人很舒服。他没有做父亲的经验,并不知该用怎样的开场白开始父子间的对话。

    而尚未等盛西慕开口,乐乐却抢了先,脆生生的童音,唤了一声,“盛叔叔,你好。”宝宝本就生的漂亮,笑的时候眉眼弯弯,脸颊旁两个小酒窝更是醉人。让人恨不得将他拥在怀中狠狠的亲一口。

    盛西慕失笑,柔声问道,“你还记得我?”

    “是啊,我们在生日酒店见过。顾伯伯说:你是盛叔叔。”宝宝笑着回答,并不认生。黑葡萄一样的眸子,闪动着耀眼的光芒。

    一旁,园长忙搭话道,“这孩子十分聪明,特别是惊人的记忆力,几乎可以说是过目不忘。”

    “哦?是这样啊。”盛西慕笑着,温柔的抚摸了下宝宝的头。

    “盛叔叔,你找乐乐有事吗?我还要回去上课呢。”宝宝奶声奶气的问道。

    盛西慕手臂扶上他小小的肩头,唇角笑意温暖而认真。“乐乐?这个名字不好,以后叫盛宝吧。”乐乐,尹夏言一个人的孩子,是这个意思吗!他不喜欢,而且是很不喜欢。

    “乐乐只是乳名,这孩子叫尹宇航。”园长急忙将乐乐的档案双手递了过来,盛西慕并没有接,而是他身旁的林进接过,随手翻看了几页,发现父亲栏是空的,才稍稍放心。如果上面写着其他男人的名字,盛长官只怕又要发飙,自然,也意味着有人要倒霉了。

    “宇航这个名字不错,等你长到些,我教你开飞机,好不好?”盛西慕将宝贝从地上抱起,俊颜堆满温柔笑靥,软软的小身体填充了怀抱,盛西慕一颗心都柔软了下来。他还是第一次抱这么小的孩子,手臂有些微的僵硬。

    “是战斗机吗?”乐乐睁着一双晶亮的大眼,好奇的问道。

    “嗯。”盛西慕含笑点头。

    乐乐很兴奋,雀跃的拍着小手掌。“乐乐要快些长大,和盛叔叔一起开战斗机。”

    盛西慕唇角的笑靥凝固了几分,‘盛叔叔’三个字,听着太过刺耳。“我不是盛叔叔,我是爸爸。盛宝,叫声‘爸爸’听听。”

    宝贝一张明媚的小脸顿时阴霾下来,如同小大人一般,脸上的表情复杂起来。他在盛西慕怀中挣动几下,“叔叔你弄错了,乐乐没有爸爸,乐乐的爸爸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再也不会回来了。盛叔叔,你放开乐乐,我要去上课了。”

    盛西慕剑眉冷冷蹙起,面上神情不变,气场却冷了几分。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尹夏言怎么不干脆说他死了更干脆!是啊,她一直恨不得他死的。“是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但是现在回来了,爸爸以后会和乐乐生活在一起。”

    “我不相信,你放开我,我要找妈妈!”乐乐在他怀中不停挣扎,小拳头小脚不停踢打着,杀伤力倒是不弱,只可惜,在盛西慕看来,还真是小儿科。他的胸膛,便如同铜墙铁壁般,当初夏言一次又一次反抗,又何时挣脱过,何况是小小的乐乐呢。

    “放心,你很快就会见到你妈妈,不过,现在你要和我离开。”盛西慕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清冷,抱着孩子便要向外走,却被园长拦了下来。上了些年纪的园长额头都侵出了一层冷汗。本以为盛西慕来只是看看孩子,没想到竟要带走,她这里是幼儿园,又不是孤儿院,看上哪个,就能领走哪个。如果孩子被带走,她要如何向乐乐的家长交代,何况,这孩子的来头不小,一面是省长,一面是辖区长官,两边都是她得罪不起的大人物。

    “盛长官,您将孩子带走,这不太符合规矩,我们也要对孩子的父母负责。”

    盛西慕冷撇了她一眼,明显带着不耐,“我就是他父亲。”

    “可是……”园长欲言又止,可是孩子的档案上父亲栏可没写盛西慕的名字。

    “刘园长,我们长官难道还能随便认亲吗?父亲接儿子回家可是天经地义,你再阻挡,我可以让律师起诉你。”林进挡在园长面前,语气平和,却明显有威胁的味道。

    “这……”园长一时语塞,林进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盛西慕是什么人啊,堂堂一辖署之长,翻云覆雨的人物,他跺跺脚,赵市都要晃三晃,多少人想给他当儿子都没那个命,盛西慕又怎么可能乱认亲。

    正在她犹豫间,盛西慕已经抱着孩子走了出去,孩子的挣扎与哭声逐渐远去。林进走在最后,礼貌的告辞,并命下属将一叠百元大钞丢在办公桌上。

    园长吓得更是腿软了,这钱往桌上一拍,她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可又不敢推回去,惹恼了盛西慕,那可不是好玩儿的。

    “园长,现在怎么办,顾省长哪里,我们可没法交代啊。”一旁,乐乐的班主任出声道。

    “给乐乐的妈妈打电话,通知她孩子被抱走了,尽量将责任推到盛长官身上。都是我们得罪不起的大人物,弄不好,我们都得砸了饭碗。”园长重重的叹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