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28章 盛西慕,我们法院见吧

    电话接通时,夏言正在工地上,她哪里有心思听她们解释谁的责任,一听到盛西慕抱走了乐乐,她整个人都傻掉了。啪的一声,手机划出掌心,掉在潮湿的泥土地上。

    “夏言,怎么了?”林岚看着她,担忧的问道。

    “乐乐,乐乐被盛西慕带走了。”夏言颤声回答,一张精致的脸蛋瞬间惨白。

    “你说什么?”林岚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又试探的问道,“难道,乐乐真是盛西慕的孩子?”

    夏言拎起包,失魂落魄的跑了出去,她快速的翻找着手机通信录,突然响起她已经将盛西慕的号码删除,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手指,没有了联系方式,她要如何找到盛西慕?!狡兔三窟,盛西慕的房子,比兔子不知多了多少倍。

    她急的都快哭了,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好像乐乐要远离她,再也不会回来。无可奈何,她只好拨通笑恩的号码。“笑恩姐,你知道盛西慕的号码吗?怎么办,乐乐被他带走了,他怎么可以这么做,他有什么资格……”说道之后,夏言已经泣不成声。

    “夏言,你冷静一些,我问一下希尧,然后将号码发给你。你别急,盛西慕是乐乐的父亲,他不会伤害乐乐的。”笑恩温声安慰着,但她知道,此刻无论她说什么,夏言都听不进去,乐乐就是夏言的命,笑恩想,她可以体会她此刻的感受。

    夏言在工地门口坐上了出租车,却没有目的地,她不知道她的乐乐会被那男人带到哪里!

    林笑恩很快便将号码发过来,夏言颤抖着,拨通了盛西慕的电话。只响了两声,便接听,他的语气平淡至极,好似早已预料一般。

    “怎么?想我了?”声音中含着温柔的邪魅。

    “盛西慕,你将乐乐弄到哪里去了?”夏言质问着,声音哽咽,泪不停的滚落。

    “你是问我儿子吗?他就在我身边,你要和他说话吗?”盛西慕语调轻佻,话落后,已经将电话递给了乐乐。

    那一端,传来宝贝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他不停的叫着,“妈妈,妈妈!”哭的夏言心都要碎了。

    “乐乐,乐乐别怕,妈妈很快就会接你回来的。”夏言握着话筒的指尖泛着苍白,但此时,电话那头已经换成了盛西慕冷魅的声音。

    “这小家伙还真不安分,这一点和你倒是很像,看来得好好管教一阵子。不过你放心,男孩子皮厚,打不坏。”

    “盛西慕!”夏言不由得提高了音量。

    “我在呢,言言。”他戏谑的笑。

    “盛西慕,你在哪里,我想见到你,马上。”夏言不得不柔软下来,毕竟,乐乐还在他的手中。

    “好啊,半个小时后,别墅见。记得要准时,过期不候。”他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夏言紧握着冰冷的手机,好似要将掌心中的手机捏碎了一样。从工地到盛西慕的别墅,一个小时的车程,硬是在半个小时奔了过去,夏言整整哭了一路,她从不知道,原来三年后的自己也能这样脆弱。

    偌大的别墅,空洞死寂的可怕,盛西慕慵懒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指尖夹着一根即将燃尽的烟蒂,淡淡烟雾环绕在他身旁。

    “乐乐呢?”夏言站在他面前,劈头便问。

    盛西慕哼笑,无所谓的耸肩。“他不在这里,有些话,我觉得还是不要当着孩子的面说好。”

    “我没什么跟你说的,盛西慕,将乐乐还给我。”夏言冷声说道,在走进别墅之前,她早已擦干了眼泪,她一遍遍的告诉自己,要坚强,不要在他面前流泪。

    “哦,忘了告诉你,他现在不叫乐乐,叫盛宝。”盛宝,他盛西慕的宝贝。

    夏言美眸冷冷眯起,扬起的唇角,笑靥极是讽刺。“盛西慕,你好像弄错了,乐乐和你没有半点关系,我以为我们上次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乐乐是顾省长的……”

    夏言话音未落,已被砰地一声脆响打断,盛西慕扬起的手臂扫落了茶几上精致昂贵的杯盏,瓷片碎裂了满地。他依旧慵慵懒懒的靠坐在柔软的真皮沙发上,神情不变,看不出丝毫怒气,一双眸子却是极冷的。“尹夏言,你当我傻瓜吗!我在生日酒店见到乐乐的那天,就是三年前医生通知我孩子死去的日子。”

    “那只是巧合而已,又能说明什么。”夏言理直气壮的回答,但藏在身后的手,早已紧握成拳,掌心都是汗水。

    “是吗?难道乐乐长的和我一样也是巧合?那这巧合未免也太多了。”盛西慕冷邪的一笑,将指尖烟蒂按灭在水晶烟灰缸中。

    夏言沉默不语,她知道,自己无从辩驳。孩子在盛西慕手中,只要检验dna,就能证明乐乐是不是他亲生。此刻的夏言无论说什么,都是苍白无力。

    她紧咬着下唇,又道,“即便他是你亲生的儿子又能怎么样,你不过是捐了一颗精子给他。从他出生至今,陪在他身边的是我,他喝第一口水是我喂的,他走第一步路是我扶着,他第一次开口说话叫的是妈妈。盛西慕,我们的世界,一直都没有你的存在。何况,我已经跟顾希尧了,我和乐乐与你不再有任何关系。”

    盛西慕冷然的起身,来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凝视着她,一双墨眸低敛,透出危险的气息。他恼火,因为他整整错过了乐乐成长的三年。

    “想说谎也要把谎言编的毫无破绽。尹夏言,是你太幼稚,还是你一直当我是白痴?你以为林笑恩是什么人,她会容忍顾希尧将小.三养在自己眼皮子地下吗?”

    他修长的指勾起夏言下巴,夏言被迫与他对视,从他墨眸之中,清楚的看到燃烧的火焰。夏言知道,自己激怒了他。可是,他又有什么资格愤怒!三年前,是他先放开她的手,他有没有想过,如果她软弱一点,乐乐早已在三年前的监狱中化成一滩血水。三年之后,他有什么资格向她要回孩子。

    “盛西慕,你究竟想怎样?无论如何,我不会将乐乐交给你。”夏言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平静下来。

    “言言,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将同样的话说太多次。”盛西慕唇角微扬,邪气的一笑。好似刚刚的怒火冲天,只是夏言的错觉。

    她记得,他说过,想要重新在一起。可是,她也说过,“那不可能。”

    盛西慕也不恼,乐乐在他手中,夏言就再也没有了反抗的能力,他倒是不急着将她反锁入怀,偶尔玩些猫捉老鼠的游戏,增添些情趣倒也不错。他的唇轻靠在她耳侧,温热的气息吞吐在她脸颊,他暧昧呢喃,却明显的威胁,“言言,你觉得你还有说不的权利吗?除非,你想一辈子也看不到你的乐乐。”

    夏言手掌紧握成拳,尖锐的指尖早已深陷入皮肉,鲜红的血珠顺着铅白的指尖一颗颗落在脚下柔软的羊毛毯上,但夏言已感觉不到疼痛。她冷笑着,并不肯向恶魔屈服,“盛西慕,那我们就法院见吧。”

    她说完,踩着高跟鞋,转身便要离开,却被盛西慕扯住手腕,他手臂一览,夏言脚下踉跄一步,便跌入他胸膛。盛西慕邪气的笑,反身将她压入沙发中。

    “既然来了,我怎么会让你这么轻易离开。言言,你一定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他的唇在她肌肤上流连,痒痒的,极是暧昧。他修长的指,已试图去挑开她胸口的衣襟。

    “盛西慕,放开我!你就这么喜欢当强.奸犯吗!”夏言在他身下不停挣扎,却丝毫撼动不了他半分。

    “还好,只不过太容易得到的东西,反而无趣。我们这样,刚刚好。”说话间,他温热的手掌已经滑入她身后,两指一捏,胸衣被打开,释放了胸前柔软,挤压的柔软沟壑就在他低头间,一双墨眸明显染了一层情.欲的绯红。

    夏言感觉到抵在腰间的坚.硬,她别开苍白的面颊,不敢再轻举妄动。“你一定要这样对我吗?如果你想要一具失去灵魂的身体,那么,你可以为所欲为。”

    夏言眸中凄凉,深深刺痛了盛西慕,他没有继续,反而托起她精致苍白的小脸,在她唇片上落下蜻蜓点水的一吻。“言言,顺从一次不好吗?忘记过去的一切,我们好好在一起,我会对你好,也会对乐乐好的。”

    夏言无助的摇头,弯起的唇角,笑靥讽刺,“太晚了,我的心已经死了。”

    盛西慕凝望着她,久久不语,许久后,才沉声说道,“那就重新活过来,我可以医。”他说完,翻身而去,松开了对她的钳制。“你走吧,我今天不想强迫你。”

    当然,也只是今天而已。

    夏言快速的合拢胸前衣襟,站到安全的距离之外。“乐乐……”

    “想要乐乐就回到我身边,否则就一辈子都别想见到他,也许,我会将他送到国外。”盛西慕清冷的声音打断她。

    夏言压低着头,依旧僵硬的站在原地,一张小脸隐在暗影中,盛西慕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他很厌恶这种无声的反抗。

    “还不走?那我们可以继续。”他再次开口,唇边挂着冷魅的笑。

    夏言踉跄的退后两步,转身逃也似的离开。

    夏言离开之后,偌大的空间中,沉寂的有些骇人。盛西慕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空气中还残存着独属于夏言的淡淡馨香,让他贪恋着。他真的不想逼迫夏言,只要她点头说一个‘好’,他会将她宠上天,他宁愿给她全世界。可是,她不要,属于他的一切,她尹夏言都不屑一顾。

    修长的指按了下鼻梁,他烦躁的靠在沙发中。而平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却突然嗡嗡的响了起来。

    “什么事?”他接听,声音中却难掩不耐。

    “长官,小少爷不肯吃饭,将自己锁在房间里,您过来看一下吧。”电话那端,林进有些焦急的说道,毕竟,林进没有过孩子,对于这个小祖宗,他完全束手无策。

    “嗯,我马上到。”盛西慕挂断电话,抓起一旁的车钥匙,便走了出去。

    大奔车开的飞快,不出半个小时便赶回了辖区住宿楼,独栋的小楼,装饰的古朴别致。是的,他将孩子安顿在辖区,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也是夏言绝对找不到的地方,即便是找到到,她也没有天大的本事从辖署的手中将人带走。

    “乐乐呢?”盛西慕推门而入,开口便问道。

    “还在房间里,我们怎么劝也不肯开门,午饭晚饭都没吃。这么小的孩子,千万不能饿坏了。”林进担忧的回道。

    盛西慕沉着脸色,并没有责备,只是冷冷的吐出几个字,“将门撞开。”

    “是。”林进得到指示,大步上前,砰地一声,将房门硬生生的撞开了。

    盛西慕走进去,发现宝宝安静的坐在小床上,黑葡萄一样的大眼,倔强的瞪着他。

    盛西慕没有发怒,反而脚步放轻的来到他身边,温和的开口,“不饿吗?怎么不吃东西?如果饭菜不合胃口,我让他们重新给你做。告诉爸爸,你想吃什么?”他抬起手臂,动作温柔的抚摸着宝宝额头。

    “你不是我爸爸。”乐乐嘟唇回了句,又道,“我要回家,我要妈妈。”

    盛西慕耐着性子,将宝贝抱在膝上,“我不是告诉过你,先和爸爸一起住,过两天妈妈就会过来。”

    “那就等妈妈来了我再吃饭。”乐乐倔强的回答。

    “臭小子,你和我扭上了是不是!好,有本事你就一直都别吃。”盛西慕将他重新放回小床上,起身离开。

    林进一直守在门口,警卫员手中还端着温热的饭菜。“长官,是不是饭菜不合胃口?小少爷有没有说想吃什么?”

    盛西慕略带无奈的摇头,吩咐警卫员将饭菜送入屋内,就摆在乐乐面前,他倒是要看看那孩子的毅力究竟有多强。“他饿了自然会吃的,不用理他。”

    “可是,长官……”林进欲言又止。

    盛西慕剑眉微锁,叹了声又道,“让随辖署的医生守在这里吧。”终究,他还是舍不得这小东西,如果真有个意外,那么后果,他和夏言都承担不起。

    “是,我这就去办。”林进点头,心想,真是谁的谁心疼啊。

    盛西慕坐在沙发中,一夜未眠,房间中,乐乐执拗的要命,竟然真的不一口不碰桌上的饭菜,从早上到现在,滴水未进,原本红润的唇片都干裂苍白了。实在难以想象,一个三岁的孩童,竟然有这样超强的耐力。

    “还是不肯吃东西吗?”盛西慕问道,顺势熄灭了指尖烟蒂。烟灰缸中,已经堆满了烟头,他几乎吸了一夜的烟。

    林进叹了声,无奈的摇头。“天马上就亮了,这么小的孩子,一天一夜不吃东西,身体怎么受得了。”

    盛西慕俊脸阴霾,起身便想乐乐的房间走去,宝宝依旧坐在床上,甚至维持着最初的姿势,只是,由于饥饿的缘故,反应都有些迟缓了。但父子对视的时候,宝宝漂亮的大眼中写满了坚决。那样清澈干净的眸子,像极了夏言,盛西慕一下子便又心软了,重话说不出一句。

    他吩咐厨房煮了香喷喷的瘦肉粥,亲自喂乐乐,刚出锅的粥有些烫,盛西慕吹凉了放在宝宝唇边,温柔的轻哄着,“盛宝乖,就吃一口好不好?吃饱了,爸爸就带你去找妈妈。”

    但宝贝显然不领情,扬起手臂推开盛西慕递来的粥,哭喊着要找妈妈。盛西慕手一滑,整碗粥摔在地上,碎裂的瓷片迸溅了满地,也彻底了激起了盛长官的怒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