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32章 妈妈不是狐狸精

    许是吵闹的声音太大,王媛慌忙的从厨房走出来,双手还沾着水珠。“伯父,西慕难得回来一次,您何必发这么大的火,有什么事可以慢慢商量。”

    “商量?这事儿还真该好好商量商量了。”盛冷雨嘲弄的插了句,目光扫了眼盛西慕怀中的孩子。如今盛氏集团被盛西慕一手掌控,盛冷雨早已不满多时,不过是敢怒不敢言,现下自然是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

    王媛顺着她的目光探去,当看到盛西慕亲密的抱着一个与他模样相近的小奶娃时,只觉得眼前突然一黑,险些没背过气去。当年阳阳被接回盛家,她维持着大家闺秀的贤惠大度,欣然接受,转眼不过三年光景,盛西慕竟然又抱回了一个。

    她很想歇斯底里的质问,甚至想扑上去撕烂那张与盛西慕相似的小脸……可是,理智却告诉她不能这么做。于是,她强迫着自己弯起唇角,迈开沉重的脚步走到盛西慕面前,弯身看向他怀中宝贝。“这么漂亮的小娃娃,和我们西慕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

    “阿姨,你是谁?”乐乐仰起头,蹙着眉心问道。

    王媛笑的有些僵硬,只觉不喜欢宝宝清澈的明眸。那么似曾相识,却那么让她排斥。“我是你爸爸的未婚妻。”她笑着回答。

    宝宝漂亮的眉心蹙的更紧,思索片刻后回了句,“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一句稚嫩的话,让在场众人险些没笑喷,自然是没人敢真的笑出声,一个个隐忍的极是难受。

    王媛脸色有些难看,但还是耐心的解释。“未婚妻就是你爸爸将来会娶的女人,和他生活在一起,和他共度一生的人。”

    这次宝宝终于听懂了,但也不高兴了。转头看向盛西慕,疑惑的问道,“为什么妈妈不是你的未婚妻呢?”

    盛西慕含笑,反问道,“盛宝希望你妈妈做我未婚妻?”

    “嗯嗯。”宝宝用力的点着头。心里想的却是如果妈妈和这个总是自称他爸爸的人生活在一起,他就可以每天缠着他去开飞机了。

    “那盛宝回去问问你妈妈愿不愿意做我的未婚妻。”盛西慕笑着刮了下宝宝的鼻尖。

    “西慕!”盛鸿江突然怒斥了声,手掌再次重重拍在桌案上。

    王媛脸色很难看,却还是维持着一贯的贤淑优雅,“伯父,不过是小孩子的戏言,别当真。”她说完,再次转向乐乐,问道,“你叫盛宝?盛宝告诉阿姨你妈妈是谁?”

    “为什么要告诉你。”宝宝又是不屑的转过头。

    “左右不过是一个不要脸的狐狸精,还问什么。”楚智妍哼哼唧唧了句。

    “闭嘴,这哪儿有你说话的份儿。”盛琳冷声训斥了句,因为她已经看到盛西慕的脸色瞬间阴霾。

    “你胡说,我妈妈是尹夏言,不是狐狸精。”宝宝突然喊了句,他虽然不知道狐狸精是什么意思,但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好的形容词。

    尹夏言三个字,一如平地惊雷,所有人都震惊了,盛老爷子冷沉着脸子,王媛一脸不可置信,其他人脸上也是惊愕的神情。

    “呦,这回可真热闹了,这小家伙,我是该叫弟弟啊,还是叫外甥。”楚智妍不知死活的再次插话,语调自然是嘲讽的。

    “你今天话怎么这么多,给我滚到楼上去。”盛琳扯着嗓子吼了句,这丫头是当真被惯坏了,说起话来口无遮拦。这不是火上浇油吗。

    楚智妍赌气的跑上楼,客厅内,死一般的沉寂。最后,还是盛老爷子率先开了口,只冷冷丢下一句,便转身向楼上书房走去。“你跟我过来。”

    盛西慕唇边笑靥逐渐收敛,将宝宝放在沙发上,嘱咐了句,“盛宝乖,坐在这里等爸爸回来。”

    宝宝安静坐下,点了下小脑袋。

    盛西慕站在走廊尽头的书房外,轻巧了下房门后,便推门而入。盛部长靠坐在贵妃榻上,严肃的面容十分平静,手中端着温热的龙井,正闭目养神。

    “爸。”他低唤了声后,在一旁沙发上坐了下来。

    “嗯。”盛鸿江闷应了声,又道,“三年前那孩子没死吧,尹夏言那丫头倒是会瞒天过海,我还真是小看了她。”

    盛西慕不语,算作默认。

    “你打算怎么办?”盛鸿江又问,而盛西慕依旧沉默,当然,这次不再是默认,而是沉默的反抗。他的意思,刚刚已经说得在清楚不过,他想娶夏言,然后一辈子和她在一起。

    “我还是那句话,盛家的孩子,我一定认,但盛家的媳妇,只能是王媛。”盛老爷子将话说的斩钉截铁,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盛西慕不屑哼笑,心想那女人真真是有容人之量,两个私生子领回来,她还能面不改色。

    “你和王媛的婚事一拖再拖,现在也该是时候了,选个日子把婚事办了,我也省份心。”盛鸿江沉声说着,将手中茶杯轻放在桌面上。

    盛西慕沉闷了半响,才开了口,“爸,婚礼的事不急,最近我辖区的事儿多……”

    “每次都是这个借口,你说的不腻,我听得耳朵都生茧子了。辖署人也有婚假。何况,你和王媛都住在一起了,我总该给王书记一个交代。”盛鸿江带了些怒意的反驳。

    盛西慕嘲讽的扬了下唇角,好似听到了极讽刺的笑话。住在一起就要给个交代吗?那夏言孩子都给他生了,他却连一个名分都不能给她,那才是委屈了他的言言。

    何况,是王媛已他的未婚妻自居,杖责老爷子这个后盾硬是搬进了盛家,她那么想爬上他的床,他还真就成全她。既然老爷子巴不得他们有点什么,既然她白白送上门,他不要倒是矫情了。只是,想嫁他为妻,她王媛还不配。

    “爸,结婚是大事,我想慎重考虑一下。我希望这件事,你能尊重我的决定。”盛西慕语气平淡,却没有丝毫屈服的意思。

    盛鸿江独裁惯了,对这个儿子虽然纵容,却并不代表盛西慕可以随便违逆他的意。“你的决定?你的决定就是娶一个家世修养都无法与你比肩的女人?你别忘了,就算你们没有血缘关系,名义上她还是尹建国的养女,是你的外甥女。只要我活一天,就不会让盛家出现这种乱.伦的丑闻。”

    “我可以离开盛家。”盛西慕的话十分平静,好像权势倾天的盛家对于他来说,不过是可有可无的装饰而已。

    这句话,才真真触动了盛鸿江的怒点,怒火夹杂着伤心,盛老爷抓起桌上的茶杯,啪的一声用力摔在地面上。滚烫的茶水迸溅了满地,盛西慕冷眼看着,全然不为所动。如今的位置,他做了三年之久,很多关系盘根错节,老头子在想动他,已经不可能。至于盛氏集团,也早已是他的囊中之物,盛冷雨的权利早已被架空。三年前,那一声‘爸’当真是将盛鸿江叫的昏头转向,也渐渐失去了察觉。养虎为患,大概便是如此吧。难道盛老爷子真以为送出去的东西还能要回来吗!没有了盛家,盛长官照样可以呼风唤雨。

    “你……”老爷子气的不轻,一时间竟无话可说。正是此时,房门被咚咚的敲响了,保姆走进来,一脸急迫的开口,“首长,两个小少爷在楼下打起来了。”

    “乐乐有没有受伤?”盛西慕脱口而出,然后,匆忙的跑了下去。

    楼下客厅几乎混乱了一片,物品碎裂了满地,几乎是一片狼藉,孩子的哭声震得耳膜生疼,几个大人也慌了手脚,盛冷雨抱着痛哭不止的阳阳,孩子的手臂暴.露在外,上面都是青紫的痕迹。而盛琳夫妇紧拉着乐乐不松手,小东西扬着小脸,一脸的倔强不屈,脑袋上肿起一个大包,他却硬是没掉一滴眼泪。

    “这么小的孩子拳头就这么硬,长大了还得了。”盛冷雨喋喋不休的责备着,显然是向着阳阳多一些。

    “怎么回事?”盛西慕走下来,扫了一眼混乱的局面后,伸臂将乐乐从地上抱起。温声问道,“告诉我,为什么动手打哥哥。”

    “是他先挑衅的,你用烟灰缸打我的头,还骂我妈妈是不要脸的狐狸精。”乐乐一张小脸上都是冷怒,那么小的孩子,却有那么复杂的表情。

    盛西慕叹了声,语气竟又柔和了几分。“那也不能打哥哥,好孩子是不应该打架的,给哥哥道歉。”

    “能忍则忍,若忍无可忍,就无须再忍。他骂我妈妈,我就要打他。”乐乐一脸的倔强,丝毫不肯退让,更别说道歉了。

    盛西慕一愣,心中不免失笑,还真是他儿子,打架斗勇,比起他当年丝毫不逊色。阳阳比他大了三岁,高出整整一头,竟也没占到半分便宜。

    “真是什么妈交出什么样的儿子,你看看说的像话吗!”楚智妍冷笑着哼了句。

    “他妈妈就是不要脸的狐狸精,只会勾.引别人的男人,这个野种就是该打。”阳阳又哭喊起来,话说的极是难听。

    盛西慕瞬间沉下脸色,居高临下的俯身阳阳片刻,冷声问道,“这些话是谁叫你的?”这些难堪的词汇,怎么可能出自一个六岁孩童之口。

    “表姐说有了小弟弟,爷爷和叔叔就不会再疼我了,也不会在给阳阳买玩具和好吃的,我不喜欢小弟弟,我要把他赶走。”阳阳哭哭啼啼着,在地上打滚。

    楚智妍被阳阳出卖,一时间成了众矢之的,她只觉得盛西慕的目光像冷剑一样,恨不得将她就地处决。盛琳也因着着寒意打了个冷战,她慌忙将楚智妍拉到身后,陪着笑说道,“西慕,智妍不懂事,你别和她计较。”她说完,又转身扯了把女儿,斥责道,“说过你多少次,嘴上就是没把门的,还不快给你小舅赔罪。”

    “对不起,小舅,是智妍说错了话。”楚智妍低头嘀咕了句,声音都在打颤。惹怒了盛西慕,那可不是好玩儿的。

    “这样的话,我不想再听到第二次,楚智妍,你懂我的意思吗?”盛西慕清冷开口,声音却沉得让人窒息。

    楚智妍捣蒜般的点着头,“懂,我懂了。”

    此时,盛鸿江从楼上走下来,见到客厅中的一片混乱,脸色极为难看。板着脸子对盛冷雨吩咐道,“给墨筱竹打电话,让她将阳阳接过去几天。”

    “是。”盛冷雨应着,将阳阳抱起。

    盛鸿江转而又看向盛西慕父子,乐乐一脸不屈的模样让他为之一振,这孩子真的很像西慕,犹记得当年,他第一次见到西慕的时候,他眸中也是这样倔强的光芒。盛部长微叹了一声后,又道,“西慕,你先带孩子回去吧。”

    “嗯。”盛西慕淡应了声,抱着乐乐便向外走,他脸色已经冷然,但对乐乐说话的语气却是温润的,“盛宝疼吗?爸爸带你去医院好不好?”他温热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宝宝受伤的额头。但小宝贝显然不领情,胖乎乎的小手拍开父亲的大掌。

    “一点小伤而已,又死不掉人。难道要向女孩子一样哭哭啼啼吗!”宝宝居然一脸的不屑。

    盛西慕无奈的一笑,但还是开车带着孩子去了医院。方婷见到小家伙的时候,险些震掉了下巴,她声音颤抖的指着乐乐,“哥,这不会是,是你的种吧。”

    “废话。”盛西慕瞪了她一眼,“看看他伤的严不严重?”

    方婷弯身在乐乐面前,含笑看着缩小版的盛西慕,伸出指尖想要触碰他嫩嫩的脸颊,却被宝宝刻意的闪躲。方婷无奈耸肩,转头看向一旁盛西慕,眼角眉梢都是笑。“这臭屁的模样都和你小时候一模一样。”

    盛西慕瞪了她一眼,并未还口,只是站在门口边,有些不耐的点燃了一根烟。

    “医院不许吸烟,怎么总是没记性。”方婷嘀咕了句,但很显然,她管不了盛西慕,只好将注意力放在宝贝身上。她用指尖轻触了下宝贝额头上高高肿起的包,问道,“这样碰疼吗?伤了多久?用什么砸伤的?”

    “有点疼,半个小时前,水晶烟灰缸。”宝宝一一回答,惜字如金。

    方婷淡淡的笑,转身吩咐一旁的护士,“带他去ct室。”

    年轻护士拉着宝宝的小手走出了急诊室后,盛西慕才开口问道,“伤的重吗?”

    方婷一笑,听出他语气中的紧张,“应该没什么大碍,先拍个ct片子看看,如果没有问题,擦些消毒药水,再开一些消炎药就可以了。放心,我保证过几天你儿子还是活蹦乱跳的,肯定不留疤。”

    盛西慕深吸了一口烟蒂,同样没有回答。

    方婷整理着桌面上的病例,状似随意的轻声问道,“这孩子的母亲,是那个女孩吗?”

    半响的沉默,盛西慕依旧优雅的吸烟,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波澜,最后,将燃尽的烟蒂丢在地上,踩灭后,低应了声,“嗯。”

    意料之中的答案,方婷没有丝毫意外,别人或许不了解,但方婷和他从小一起长大,她知道盛西慕是什么样的人。他是允许心爱的女人给他生孩子。“如果爸妈知道这件事一定会很开心的,有空带这小家伙回家看看吧。”

    “改日吧。”盛西慕淡淡然的牵动唇角,片刻后又道,“如果你的孩子还活着,大概也这么大了吧。”

    简单的一句,方婷笑靥如花的脸蛋瞬间黯淡了下来,手臂一颤,手中资料哗啦啦的落在了地上。时隔三年,她没想到盛西慕还会提起。三年前,她打掉过一个孩子,那个男人在美国已经结婚了,并且,他不愿对她和肚子里的孩子负责人。一个注定没有父亲疼爱的孩子,方婷没有勇气将他带到这个世界。

    “过了那么久,还提她干嘛啊。”方婷不以为意的送将,笑容却极是牵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