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33章 我只要,离开你

    盛西慕轻咳了声,语气有几分提醒的意味。“听说那男人刚刚回国,你的事我不想多管,但是,方婷,别让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

    又是短暂的沉默,方婷才回了句,“放心,我不会。”

    没过多少时候,护士已经将乐乐送了回来,宝贝的头上贴了一块白色的纱布,小眉头紧蹙着,很是无可奈何。

    护士将ct片递到方婷手中,她大概的看了一眼,“没什么事儿,回去好好休息几天就好了。”她说完,又弯身看向可爱的宝宝,“小朋友,以后不许随便和别人打架啊,野蛮人才只会用拳头来说话。”

    宝宝眨着漂亮的大眼看着她,不耐烦的呢喃了句,“你真啰嗦。”

    “盛宝,我们回家。”盛西慕牵起宝宝的小手,对方婷淡淡点了下头,便转身离开。

    宝宝似乎并不愿多提及刚刚发生的事,一般小孩子受了委屈多半会向大人告状,但乐乐对此事只字不提。回去的路上,他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安静的好似透明空气。一张严肃的小脸侧头看向窗外,没有人知道他的小脑袋里究竟在想着什么。

    但盛西慕懂得,或许,没有人比他更懂一个单亲孩子心灵上苦痛。年幼时,也有人喊过他‘小杂种’,也有人说他妈是不要脸的狐狸精,他也曾和别人打得头破血流,回到家后,又骗母亲是自己不小心撞伤的。乐乐心中痛,他都深深体会过,所以他宁愿不择手段也要将夏言困在身边,他要给乐乐一个完整的家,给他一份没有缺失的爱。

    晚上哄乐乐睡觉的时候,盛西慕才温声的说道,“乐乐不要生哥哥的气,哥哥其实也很可怜,父母都不在身边,没有人爱他,也没有人疼他,他拥有的只是爷爷偶尔的怜惜,所以,他才会害怕失去。乐乐是最善良的孩子,一定会原谅哥哥的,对不对?”

    乐乐背转过身,沉默了许久后,才嘤咛了声,“好吧。”

    ……

    另一面,墨筱竹将阳阳接回了墨家,和儿子多一些相处的时间,墨筱竹自然是欣喜的,但这在墨父看来,便是盛家将阳阳退了货,苏老爷子脸色十分难看,当即将墨筱竹叫到了书房中。

    “你知道盛家为什么要让你把阳阳接回来吗?”墨父问道。

    “嗯。”墨筱竹点了下头,妆容精致的脸蛋,有些许的惨白。从阳阳的口中,她了解到盛西慕带回了一个孩子,盛西慕亲生的孩子。按照阳阳的描述,墨筱竹几乎可以肯定,那就是三年前尹夏言生下的那个孩子。“爸,我没想到事情会弄成这样,尹夏言明明答应过我,那个孩子不会与盛家有任何瓜葛……”

    “这种话你也相信,筱竹啊,我是该说你天真还是愚蠢呢。”墨父无奈的摇头。“母凭子贵,这个简单的道理你难道都不懂吗!那个孩子就是尹夏言手中最大的筹码,她怎么可能不善以利用呢。只有你才会无知的相信她的话。”

    “爸,那现在我该怎么办?”墨筱竹也有些急了。

    “三年的时间你都没有抓住盛西慕,看来,他对你的感情真的已经淡了。现在,你唯一的希望就是阳阳了。”墨父老神在在的说道。

    “阳阳?”墨筱竹不解。

    “只要阳阳还是盛西慕的亲生儿子,他就不可能无动于衷。明天,你选个契机,带着阳阳去给盛西慕道歉。孩子懂事了,男人才会怜惜。”墨父语重心长,一副老谋深算的模样。

    翌日,盛西慕的别墅。天空飘起细细的小雨,庄园中嫩草冒出新绿,一片盎然生机。

    夏言撑着一把碎花雨伞站在门前,白皙的指尖按了下门铃。她动作缓慢的收起手中雨伞,伞下一张小脸有些微的苍白。单薄的身影在蒙蒙细雨中更显清冷而可怜。

    没过多久,房门被打开,盛西慕站在门内,一内一外,就好像两人之间的距离,明明近在咫尺,却好似隔了千山万水。

    他看着她,并没有太多意外,深邃的眸子反而多了些无奈。只有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夏言才会来求他。

    “盛西慕,我们谈谈吧。”她率先开口,声音平淡。

    “进来吧。”盛西慕让出路,让夏言走进别墅。

    夏言低头站在玄关处,手中碎花雨伞滴滴答答的滴落着水珠。她不敢走进客厅,那张宽大的真皮沙发上,似乎还存在着不久前欢爱过的痕迹,那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甚至让她忐忑却步。

    “我们,就在这里谈吧。”她压低了声音说道。依然没有了那日的气焰,这些天,她咨询了很多律师,没有一个人敢接她的案子,就连环宇集团的法律顾问,也不敢贸然打这场官司,他给了她很诚恳的答案:胜算不大,还要冒着得罪盛家的风险,没有人会做这种吃力而不讨好的事。她也向法院起诉,但起诉书发上去之后,迟迟没有回应,夏言终于明白,事情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好。”盛西慕应了声,并没有为难她。

    “关于乐乐……”她刚说出几个字,房门却再次被敲响,十分不合时宜的打断了她的话。盛西慕轻蹙眉心,但还是打开了门。

    房门缓缓开启,墨筱竹与阳阳母子站在门外,没有打伞,身上衣服都被细雨打透,样子有些狼狈。

    “你来做什么?”盛西慕劈头便问。

    “西慕。”墨筱竹可怜兮兮的低唤了句,不由分说的扑入他胸膛,哽咽的说道,“西慕,我知道你还在怪我,当初是我不好,我不该离开你。你打我骂我,怨我,恨我,我都无话可说。但阳阳是你的亲生儿子,求求你对孩子公平一点,他需要你啊……”

    “墨筱竹,你疯够了没有。”盛西慕恼火的一把推开她。如果是平日里,他或许有些闲情逸致看她演戏,但此时此刻,夏言就站在他身后,墨筱竹的一言一行,无疑是火上浇油。

    墨筱竹被他用力一推,踉跄的退后几步,扑通一声栽倒在门外光滑的大理石台阶之上,年幼的阳阳吓得不轻,匆忙的跑到母亲身边,可怜兮兮的含着妈妈。

    墨筱竹强忍着疼痛,从地上爬起来,双手紧握住阳阳的双肩,她知道尹夏言就在屋内,所以,这是打败尹夏言最佳的机会,她绝不能错过。“阳阳,还记得妈妈教你的话吗?还不去跟爸爸道歉。如果你不道歉,爸爸就再也不喜欢你了。”

    阳阳听话的点头,跑到盛西慕身边,抱住他的腿,哭着叫“爸爸,爸爸,是阳阳错了,阳阳再也不会和弟弟打架,爸爸,你原谅阳阳一次吧,阳阳真的知道错了。”

    换做任何人,盛西慕都会无情的推开,但此时抱着他的却是一个不满六岁的孩子,他的确是狠不下心。而孩子撕心裂肺的喊着爸爸,喊得夏言心都要碎了。她突然意识到,乐乐是她的所有,却不是盛西慕唯一的儿子。

    “我想,我来的不是时候,我们改日再谈吧。”夏言嘲弄的笑着,迈着僵硬的步子向别墅外走去,她的神情有些恍惚,甚至忘记了撑开手中的碎花雨伞,单薄的身子就那样走入雨中,孤独的背影,让人心疼。

    “言言。”盛西慕焦急的唤道,无奈,阳阳紧紧抱着他的大腿不放。

    而但夏言经过墨筱竹身边时,她却突然冲上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夏言身边,痛哭哀求,“夏言,我知道你一直在怪我抛弃你大哥,我也不求你的原谅,可是,我和西慕是真心相爱的,我们爱了这么多年,爱的太苦太累,求求你,成全我们吧。”

    “墨筱竹,你的爱,何必要我来成全。”夏言凄苦的笑着,微扬着下巴,苍白的小脸上,雨水与泪水融合在一处。此时此刻的场景,让她觉得十分讽刺可笑,可是,为什么她一点也笑不出来。

    “西慕有了乐乐就不要我和阳阳了,可是,我们母子不能没有他啊。夏言,你还记不记得当初你答应过我什么?你说过不会让乐乐与盛家有任何关系,夏言,你答应过我的,怎么能失言?”墨筱竹哭的声嘶力竭,丝毫不顾及形象。

    夏言几乎不可置信,面前的女人,真的是曾经那个温婉高雅的墨筱竹吗。“你先起来。”她用力扯着墨筱竹手臂,试图将她从地上拉起。

    盛西慕站在一旁,他是何其精明的人,不需多想,便大致了解了墨筱竹话中的意识。原来,三年前墨筱竹帮夏言瞒天过海,条件就是要乐乐与盛家脱离关系。她的如意算盘打得倒是好,只要没有乐乐的存在,阳阳就是盛家唯一的孩子。他认识这个女人有多少年了?为什么从未发现她竟是如此有心机。

    还有今天这场戏,她墨筱竹演的真是精彩啊。

    “夏言,你答应我,答应我离开西慕好不好?如果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墨筱竹依旧卑微的跪在她脚下。夏言看着她,嘲讽而绝望的笑着,原来得到爱情,也可以通过这样的途径,她今天真是受教了。

    “我答应你,为什么不答应呢?”夏言笑的越发凄凉,却有咸涩的液体随同流水一起滴入唇中。

    “言言,你在说什么?你说什么!”盛西慕怒了,一把握住她手臂,那样用力,恨不得将这个没心肝的女人捏碎,然后吞入腹中,这样,她就永远都不会离开。

    夏言仰头看着他,唇边依旧挂着极讽刺的笑。“盛长官没听清楚吗?她求我离开你,我答应了。盛西慕,现在,我这个多余的人,该离开了。”她用力挣脱他的钳制,无奈,他反而握的更紧了。

    盛西慕并不知道留下她能改变什么,但他知道如果他放手了,他们就真的完了。“尹夏言,离开我你就再也见不到乐乐了?你连他也不要了是不是?”

    “你已经有尹阳了,为什么还不肯放过乐乐,求求你,将他还给我吧。盛西慕,将他还给我吧。”夏言放低姿态,无助的恳求着。

    盛西慕决然的摇头,“没有人可以代替乐乐的位置,同样,也没有人能替代你在我心中的位置,言言,回到我身边,我们像以前一样,好不好?”

    像以前一样?夏言讽刺的笑着。像以前一样傻傻的爱着他,然后,像以前一样被他玩弄伤害吗?够了,她受够了被摆布的命运。何况,墨筱竹与阳阳母子就跪在面前,他们真的还能回到过去吗?

    夏言被雨水淋湿的身体有片刻的僵硬,冰冷的绝望在她苍白的小脸逐渐蔓延,单薄的唇片颤动着,声音冷得像冰一样。“我知道我争不过你,你说的对,我连法院的门在哪儿都找不到,又有什么资格和你挣乐乐。乐乐我不要了,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只要,离开你。”

    “夏言!”盛西慕震惊的看着她,是怎样伤,才让她说出这样的话。失神间,夏言终于挣脱了他,拼命的向外跑去。

    “言言!”盛西慕刚要追随,却被墨筱竹一把抱住了腰身,歇斯底里的哭声从他身后传来。

    “西慕,别去,别丢下我。我和阳阳不能没有你。”

    “放开。”盛西慕怒吼了声,用力扳开她环在腰间的手臂,将她甩在了地上。“墨筱竹,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他冷声丢下句,再次迈开步子想要去追夏言,此时,阳阳却突然跑过来,死死抱住他的大腿不放。

    “爸爸不许走,阳阳不让爸爸走。”他的一双小胳膊暴露在外,上面都是青紫的痕迹,还有一些抓破的挠痕,被冰冷的雨水泡的发白。

    盛西慕沉重的叹息,僵持了片刻还是将孩子从地上抱起。墨筱竹的确可恨,但阳阳却是无辜的,他终究狠下心肠将年幼的孩子一脚踢开。

    微微细雨已有越下越大的趋势,夏言纤弱单薄的背影,在漫漫雨雾中,逐渐消失成一个点。

    盛西慕将阳阳抱入别墅中,小心翼翼的放在沙发上。并取出医药箱,用棉签和碘酒给阳阳的手臂消毒。因为疼痛,阳阳一直哭闹个不停。这孩子自幼娇生惯养着,极少生病,更别说是受伤了。

    “都是小男子汉了,怎么还这样爱哭呢。”盛西慕浅笑,眉宇间稍稍柔和了一些,对于带孩子,他的确没什么经验。

    墨筱竹站在一旁,看到一大一小两人融洽的相处,唇角不自觉上扬。父亲说的没错,阳阳才是她手中最后的一张筹码。盛西慕再无情,也不会不要自己的亲生骨肉。“我生阳阳的时候早产,他自幼体弱,难免娇贵一些。西慕,请你对他多一些耐心,好不好?”

    盛西慕不语,俊颜沉稳,甚至带了几分厌恶之色。他动作缓慢的收拾着医药箱,许久后,才侧头对墨筱竹道,“你带阳阳走吧。明天我会让盛家的人将他接回别墅。我承诺过抚养他,就一定会遵守。”

    墨筱竹静谧了片刻,有些不甘的点了点头。“阳阳,先跟妈妈回家,爸爸明天会来接我们的。”她将孩子抱入怀中,吻了吻阳阳挂着泪痕的小脸蛋,“阳阳,和爸爸说再见。”

    “爸爸再见。”阳阳奶声奶气的说道。

    “嗯。”盛西慕淡应了声,又道,“以后还是叫叔叔吧。”

    “哦,叔叔再见。”阳阳改了口,这个称呼似乎更为习惯。倒是墨筱竹脸色变了变,但也没有再说什么,毕竟,赶走了尹夏言,她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其他的事,还需从长计议。

    “下雨了,我送你们回去吧。”盛西慕淡漠的说了句,从一旁的茶几上拿起一串车钥匙,向外走了出去。

    墨筱竹微低着头,唇角扬起得意的笑。这一局,她终于赢了。她抱着阳阳站在客厅中,等着盛西慕将车子从车库中开出来之后,她们再出去。她目光环视着装饰精美的古典别墅,最后的目光落在楼梯转角处那一副素描上,黑与白的线条,却勾勒出世界上最美丽的笑容。画面中,女孩站在舞台之上,纤细的肩膀夹着一把小提琴,她微低着头,静止的画面,但女孩眸中的流光却好似在浮动一样,那么美丽纯洁,就像天使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