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34章 倒在血泊中的孩子

    墨筱竹的笑容顿时僵在了唇角,美丽的脸蛋变得有些扭曲。极少人知道盛西慕以前学过绘画,素描更是拿手,他曾经画过一幅肖像画给她,当时不知珍惜,没有装裱,就不知丢到哪里去了。那时啊,真是天真,以为可以和他天长地久,盛西慕是她的,何况是他的画呢。

    思及过去,心中又是一阵苦楚,墙壁上的那张素描画就更刺眼了。她清晰的记得,盛西慕曾说过,他只给心爱的女人画画。他对尹夏言的感情,都是真的。即便,他们有着舅甥的名分,为了夏言,他不惜挑战世俗,甚至向整个盛家宣战。

    她无意识的挪动脚步,来到画面前,画面的角落,她记得,盛西慕有一个习惯,他会在画面的右下角题字,当初她的那张画像上,他写了:my.puppy.love(我的初恋)。

    墙壁上精致的素描画的右下角果然有着洒脱的字迹,写着:seven。

    墨筱竹脸色更加难看,抱着阳阳的手臂越收越紧。seven(七)。七的谐音就是妻。

    “妈,你弄痛我了。”孩子在她怀中扭动挣扎,一张小脸扭成一团。

    墨筱竹才留意到自己的失控,慌忙的松了手,此时,别墅外已传来汽车的鸣笛声,盛西慕已经等候在门口了。“爸爸在等我们,走吧。”或许是哭过的缘故,她声音有些许的沙哑。

    “妈,为什么叔叔的房子里会有夏言姑姑的画像?”阳阳懵懂的问道。

    “那不是姑姑,你看错了。”墨筱竹不耐烦的回了句。

    盛西慕的大奔车沿着环山路疾速行驶,车子飞驰而过,他自然不会留意到躲在公交站牌后那抹单薄娇小的身影。

    夏言双臂环胸,躲在站牌后,早已冻得瑟瑟发抖,别墅区大多是私家车,公交本就极少,因为雨天路滑,更是很难等到一班公交经过。湿漉的发梢还滴答的落着水珠,俏脸的脸蛋苍白的几乎没了血色。

    盛西慕没有察觉到她的存在,但夏言却清晰的看到了那辆招摇经过的大奔车,虽然一闪而过,但她还是看清了坐在车中,面带笑容的墨筱竹。

    夏言唇边的笑靥苍凉而凄美,笑自己的天真,笑自己的痴傻。今天,她出现在盛西慕的别墅,她本来想对他说:盛西慕,我们讲和吧。就算我们不能生活在一起,但我们可以共同抚养乐乐,他需要一份完整的爱。

    其实,夏言已经让步了,只要他们之间有了乐乐这个牵绊,夏言接受他不过是迟早的事情。只可惜,一切都被打乱了节奏,夏言没有机会说出口,而盛西慕,就这样错过了抓住夏言的最后一根稻草。

    夏言在雨中整整等了两个小时,才坐上了开往市中心的班车,等她回到酒店的时候,身体几乎没有一点儿温度,甚至被冻的瑟瑟发抖。打开了房门,她没想到林笑恩会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她。因为酒店知道她们是一起的,所以林笑恩很容易从服务人员手中拿到钥匙。

    “笑恩姐,你怎么来了?”夏言低声问道。

    “你怎么弄成这样?发生什么事了?”笑恩起身来到她身前,担忧的问道,伸出的手掌握上夏言手背,触手却是一片冰凉。

    “没什么,被雨淋到了而已。”夏言有些吃力的牵起一抹苍白的笑容。

    “出门怎么也不打把伞。”笑恩带着关切的责备了句,“快去写个热水澡吧,小心感冒。”

    夏言茫然的走进浴室,才模模糊糊的想起,她出门时是带了雨伞的,后来丢在了哪里,连她自己都记不得了。哗啦啦的热水柱冲打在身体上,才稍稍的驱散了身体的寒冷,却无法驱走心上的寒与痛。

    她用了整整三年的时间才愈合的伤口,再次被无情的撕开,正鲜血淋漓着。夏言用手紧捂住心口的位置,痛的几乎无法呼吸。

    “夏言,你洗好了没有?”因为时间太久,门外,笑恩担忧的问道。

    “快好了。”夏言慌忙回了句,快速的取出干净的睡衣换上,推门走了出去。

    笑恩坐在沙发上,正在翻看着今天的财经杂志。听到脚步声后,才抬起了头,眸中依旧有担忧的光晕。“这几天你又憔悴了许多,昨儿又一夜没睡吧,眼底都是青影。”

    夏言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有些无奈的笑。“乐乐不在,我睡不着。”她说完,在笑恩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用干毛巾擦着滴水的发梢。

    笑恩轻叹了声,同为母亲,她可以理解夏言此刻的心情。“有没有找盛西慕好好谈谈,关于乐乐的抚养权问题,你们可以慢慢商量,各退一步吧,何必不给双方留半点余地。”

    夏言苦笑着,将手中毛巾丢在一旁,语调三分无奈,七分嘲讽。“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

    笑恩蹙眉,联想到夏言回来时的狼狈,片刻间便明白了。看来她已经找过盛西慕了,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并不清楚,但结局一定不尽如人意。

    “那你打算怎么办?真的要打官司吗?”

    夏言淡漠的摇头,又是一声嘲弄的笑,“法院连案子都不接,在赵市谁敢动盛西慕,活的不耐烦了吗!我又不能上京‘告御状’,即便去了,还不是一样的结果,民告官,自古就没什么好结果。”

    笑恩有短暂的沉默,夏言的话说的或许刻薄,但却是血淋淋的事实。在赵市,没有人会自找麻烦的去惹盛西慕。“或者,我可以让希尧给法院施压……”

    夏言又摇了摇头,眸中流光一闪而过,带着几分感激。她与林笑恩萍水相逢,非亲非故,在她最艰难的时候,林笑恩给了她重新站起来的机会,三年来,她对她就像亲人一样。如此,她更不能将她牵连其中。

    “笑恩姐,谢谢你。但和盛西慕正面冲突并不是明智之举,这件事,我会再想办法的。你不是说过吗,车到山前必有路,任何时刻,都不能让绝望占据了头脑。”

    笑恩又是一叹,“好吧,如果有任何困难,你一定要告诉我,乐乐可是我干儿子,我可不能眼睁睁看着我的宝贝干儿子被人抱走。”

    “知道了。”夏言笑着回了句,但苍白的脸上难掩忧郁。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那不过是糊弄林笑恩的说辞而已。她的路已经走到了尽头,她再清楚不过,如果她不肯妥协,盛西慕绝不会将乐乐还给她。可是,就这样屈从在他的强权之下,她真的做不到。

    ……

    一场漫漫细雨下了整整两日两夜,但辖区的训练一直没有间断过,盛长官治辖署严谨,在整个辖区都是出了名的。

    辖区办公室中,盛西慕端正的坐在办公椅上,单手托腮,耐心的听着林进报告着近一周的行程安排和工作计划。窗外依旧飘着淅沥沥的小雨,雨滴敲锣在玻璃窗上,发出无规则的哗啦声。

    “下午省里的领导会到辖区视察,随行的还有省电视台的记者。省委办事处发来了通函,让我们辖区配合一下。”说到这里,林进不由得蹙起眉头,“辖区一向不受地方管制,顾省长这是什么意思?长官,要不要我去回绝了。”

    “不用了。”盛西慕开口,淡淡哼笑了声。“不过是配合着走个过场而已。王书记在这个位置上坐的也够久了,盯着他位置的人可不少,顾希尧首当其冲就算一个。他这个省长也做了三年多了,虽无过错,却也没有太显眼的业绩,如今做的这么招摇,不过是要接住舆论提高自己的声望。”

    “可是,如果我们同意配合,不就是等于宣告我们和顾省长是站在一条战线上吗?”林进又担忧的问道。

    “那道未必。”盛西慕笑靥逐渐深沉几分,在官场上摸爬滚打的,哪个不是修炼千年的狐狸精。“今天是顾希尧,明天说不定就是省委李副书记,我们来者不拒,旁人一时间也分辨不出我们的心思。相反,若我们拒绝顾希尧,那便是公开与他宿敌,没有那个必要。”

    “是。”林进赞同的点头,却又道,“顾省长和李副书记对您都抛出了橄榄枝,您究竟打算接下哪一个?”

    盛西慕笑着,一双墨眸深不可测。“你敷衍着便是,两方都不要给回复。记住,往往中庸之道,才是长久之道。”

    午后,细雨终于停歇,省里的车也如约驶入辖区。盛西慕一身笔挺的墨绿西服,礼数周全的接待了顾希尧一行人。并亲自带领着他们参观了辖区,训练场、办公楼、辖署事化设施、包括战士们的新建宿舍楼。电台记者一路随行,跟随在他们身后,夸大其词的赞扬着赵市辖区的现代化建设,辖署人们的吃苦与大无畏精神,最后,将话落在正题,褒扬省领导对辖区建设的重视。

    参观结束后,盛西慕客套的邀请顾希尧到辖区宿舍小楼中饮茶,吕薇作陪,三道功夫茶,得到了众人的一致认可。

    顾希尧悠闲的品着茶,目光在古朴的小别墅中流转。与盛西慕客套的闲叙家常,都十分默契的不提公事。但顾希尧漫不经心的一句,却让舒散的气氛顿时变得凝重。

    “我听夏言说,你将乐乐带到辖区了。几天不见倒是挺想那孩子的,来了这么久,怎么也没见到那小家伙。”

    盛西慕脸上依旧挂着公式化的笑容,轻品着杯中茶,一双墨眸微敛着,让人辨不出深谙之后的情绪。他极是淡漠,反倒是吕薇沉不住气,啪的一声,手中茶杯滑出掌心,径直掉落在地,好在木质地板质地柔韧,青色茶杯并没有碎裂。

    “对,对不起,我失态了。”吕薇急忙道歉,拾起地上茶杯,匆忙跑了出去。盛西慕带回了一个孩子,虽然对外没有解释,但从辖署医哪里,她已经了解到那是盛西慕的儿子,她一直装聋作哑,默默隐忍。可是,当那个孩子被堂而皇之的提出来时,她发现,自己并非如想象中那般的不在乎。

    客厅中,顾希尧静默的等待着盛西慕的回答,而后者只是动作轻缓的将杯子放在了桌面上,状似无意的开口,“没想到顾省长对别人的孩子也会这么关心,真是百姓的父母官。”

    顾希尧温润而笑,盛西慕的话虽看似玩笑,但明显带着戒备之意。“盛长官大概不太清楚,乐乐可是我们夫妻的干儿子,我夫人对这孩子心疼的紧,这次来辖区,还特意嘱咐我看看孩子过的怎么样。”

    盛西慕微眯了眸子,目光依旧深邃不见底。许久后,才对一旁的林进道,“小家伙午睡醒了吗?如果醒了就带过来。”

    “是。”林进点头应着,大步走了出去,不多时,就牵着乐乐返回来,宝宝显然是刚睡醒,一边走,一边用小手揉着惺忪的睡眼。但看到客厅中的顾希尧,一时间随意全消,张开两只小手臂飞快的扑入顾希尧怀中。

    此时,盛西慕就坐在对面,而小东西完全的视他老子如无物。这显然让盛长官十分不满,却又不得发作。

    “顾伯伯。”乐乐的声音清脆,十分悦耳。

    “乐乐,想顾伯伯了没有?”顾希尧含笑将宝宝软软的身体抱入怀中。

    “想了。”乐乐重重点头,又问,“顾伯伯是来接乐乐回家的吗?乐乐想妈妈了。”

    顾希尧沉默,这个问题,他无从回答。而此时,对面的盛西慕却突然开了口。“盛宝,过来。”说话间,已经向宝贝伸出了手臂。

    而宝宝竟然完全的无视了他,继续搂着顾希尧的脖子,撒娇的问道,“顾伯伯,妈妈是不是也想乐乐了,是她让你来接乐乐的,对吗?”

    第一次,有人敢藐视盛长官的权威,若换做旁人,绝对不会有太好的下场,但这小东西却是盛西慕的心尖,他不是什么旁的人,旁人也碰不得他一下。

    “乐乐,你爸爸在叫你呢。”顾希尧轻笑着,将孩子放到地上,委婉的给了盛西慕一个台阶。

    宝宝有些不甘愿的回到父亲身边,耷拉着脑袋,如同被冰霜打落的娇花。盛西慕有些火大,但还是忍住了,伸臂将小东西抱起,让他窝在自己怀中。然后,才抬头看向顾希尧,淡声开口,“小孩子顽皮,顾省长别介意。”

    顾希尧淡笑,随口道,“同龄的孩子中,乐乐算是最懂事听话的。盛长官和夏言好福气。”他轻描淡写的一句,却点中了事情要害,乐乐并不是盛西慕一个人的,他同样属于夏言。

    听了他的话,盛西慕神情未变,只是淡淡的牵动了一下唇角。提及夏言之时,盛西慕未有丝毫排斥,反而唇角笑意难得的温润了几分。此时,顾希尧才恍然明白,这场追逐的游戏,盛西慕或许才是被动的一方。

    在辖区并没有耽搁太久,顾希尧一行人便告辞离开,盛西慕与辖区的几个高层干部一路将几人送到辖区门口,乐乐吵着闹着要送顾伯伯,盛西慕拿小家伙没辙,只好将他一同领了出来。盛长官将宝贝抱着怀中,无奈的失笑,“我上辈子一定是欠了你的。”

    “难道盛长官没听说过吗,孩子都是向父母讨债来的。”顾希尧轻笑。

    “是吗?小讨债鬼。”盛西慕温润低笑,在宝宝粉嫩的脸颊上啃了一口。宝宝搂着他的脖子,咯咯的笑着。

    顾希尧一行人先后坐入车中,乐乐和顾希尧道了别。因为盛西慕要和省里的领导一一握手道别,便不能再抱着乐乐,小小的人站在父亲身边,本来及是听话,耷拉着小脑袋,间或抬眸,随意的扫一眼四周。

    辖区前是一个十字交叉路口,马路的对面,一道纤弱的背影,映入宝宝晶亮的明眸。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宝宝迈开脚步向马路上跑去,丝毫不顾及路上的车水马龙。“妈妈,妈妈!”宝宝大声的呼喊着。

    “小少爷。”

    “盛宝。”盛西慕与林进几乎同时发现孩子跑出了马路。眼看着孩子已经跑进车流中,盛西慕脸色瞬间阴霾,心脏都快提到了嗓子眼了。他丢下众人,抬步便追了出去。

    “盛宝,快回来,危险。”

    此时,刚刚上车顾希尧也发现了跑出去的乐乐,他匆忙的推门下车,快步追了出去。“乐乐,乐乐别跑,小心车。”

    前方,乐乐跑的飞快,孩子尚小,并不知道什么是危险,一门心思的向前冲,眼见着,那抹身影在视线中,逐渐远去,乐乐心中就更急了。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妈妈,他真的很想妈妈。

    “妈妈,妈妈,我是乐乐,妈妈等等我……”乐乐大声的哭喊着,但下一刻,孩子的声音却被急促的刹车声淹没,一旁疾驰而来的吉普车将孩子小小的身体撞飞了出去。

    一瞬间,世界好似都静止了下来,吉普车中的司机显然被吓呆了,瞪大双眼看着车前倒在血泊中的孩子。

    “盛宝!”盛西慕嘶喊一声,大步跑到孩子身前,鲜红的血在乐乐身下流淌着,小小的身体蜷缩成一团,因为疼痛而瑟瑟的颤抖着。

    “妈妈,妈妈……”乐乐微弱的呢喃着,一双小手吃力的伸向前方,视线逐渐模糊,那抹消瘦熟悉的背影却在眼眸中逐渐定格。眼皮变得越来越沉重,最后,在盛西慕怀中失去了意思。

    有那么一刻,盛西慕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他用力的晃动着孩子的身体,嘶声力竭的喊着他的名字,“盛宝,宝宝,你醒醒,别吓爸爸……我们现在就去找妈妈,现在就去,好不好?只要你醒过来,我什么都答应你……”

    此时,顾希尧与林进都围了上来,林进将发呆的司机都车中扯出来,双手紧抓着对方衣领,“你是怎么开车的?你知不知道你撞得是我们长官的儿子。”

    对方显然是吓呆了,即便不知道他撞到的是什么人,但长官的名头,已经让他明白这是他惹不起的大人物。“是,是这个孩子不要命的冲出来。这么小的孩子胡乱跑,是你们没有看好孩子……”

    “你tmd哪儿那么多废话,撞人还有理了是不是!”林进又是一声怒吼。

    盛西慕快速的将孩子从地上抱起,此时,顾希尧已经坐进了那辆肇事的吉普车,“盛长官,快上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