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35章 夏言该来见孩子最后一面

    盛西慕抱着孩子,不由分说的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

    车子开的飞快,在距离辖区最近的中心医院门口停下来,盛西慕抱着乐乐,大步走进医院。事故虽然发生的突然,但好在两个男人都不是一般的人物,在赶来医院的路上,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医生与护士早已等候在医院门口。

    护士们推着昏迷不醒的乐乐快步进入手术室。盛西慕与顾希尧被拦在手术室外,盛长官墨绿的西服褶皱不堪,胸口染了大片的鲜血,红的十分刺目。

    他高大的身体冷漠的靠在一旁雪白的墙壁上,胡乱的从口袋中摸出一包眼,打火机噼啪的响了几次,亮了又灭,灭了又亮,却依旧没有将两指间的香烟点燃,走廊里没有风,他的手却颤抖的厉害。再强悍的男人,到底也有害怕的时候,盛西慕终究是人,不是神。

    顾希尧无声的走过来,淡漠的接过他手中打火机,噼啪两下后,燃起了蓝紫色的花火,他将火光靠近盛西慕,替他点燃了烟。

    “谢谢。”盛西慕沉声说道,然后深吸了一口,轻吐着淡淡烟雾,如此反复几次后,又有些烦躁的将烟蒂丢在了地上。他抬起眼帘,手术室上冰冷的灯光一直亮着。

    顾希尧也点燃了一根烟,靠在他身旁吸着,沉默了半响后,他暗哑着声音开口,“乐乐伤的不轻,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嗯。”盛西慕点头,毕竟是战场上经历过生死的人,他还算沉得住气。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自乱阵脚。如果上天真要无情的带走这个小生命,那也是他的命,他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盛西慕向来不信命,但这一次,他不得不向命运低头。

    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用自己的命去换乐乐的命。

    “通知夏言吧,她毕竟是乐乐的母亲,如果……”顾希尧顿了下声音,心有不忍,但还是咬牙说了下去,“如果乐乐真有个不测,夏言也该来见孩子最后一面。”

    盛西慕点了,英俊的面容一片灰暗,从未有过的挫败与绝望。顾希尧拨通了夏言的手机,挂断电话后不过十几分钟,夏言与林笑恩就赶到了医院,寂静的长廊被嘶声力竭的哭喊声打破,夏言发疯一般的捶打着盛西慕胸膛,几乎失去的理智,“盛西慕,你这个凶手,你把乐乐还给我,你把他还给我……”

    盛西慕高大的身体僵硬的站在原地,任由着夏言大骂发泄。

    “夏言,你冷静一点。或许事情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糟糕。”林笑恩上前阻拦,但声音却是虚弱无力的。盛西慕身上沾染的大片血迹,是无论如何骗不了人的,几个人都心知肚明,事情并不乐观。

    “乐乐在我身边时还是好好的,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盛西慕,你知不知道乐乐是我的命啊!”夏言惨白的脸上是纵横交错的泪,她无力的靠在盛西慕胸膛,双腿瘫软,身体逐渐下滑。

    他双臂缠在她腰肢,避免她瘫倒在地,额头抵在她头顶,不停的呢喃着,“言言,对不起,对不起……”可是,现在说对不起,还有什么用。

    好像过了一世纪一样漫长,手术室的灯光终于灭了。手术室的门从里推开,医生和几个护士走了出来。医生疲惫的摘下脸上的口罩,叹息着说道,“孩子伤的太重,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至于他能不能醒来,就要看他求生的意志力有多强。”

    “乐乐!”夏言哭喊了一声后,眼前一黑,身体便瘫软的倒了下去。身旁,林笑恩靠在顾希尧胸膛,掩面哭泣。

    盛西慕将夏言打横抱起,这一刻,他反倒是更加沉稳冷静了,没有咆哮,没有歇斯底里,更没有愤怒的骂人,他很平静的抱起夏言,转身离开。高大的背影,在昏暗的廊道中,凄凉而沧桑。

    夏言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午后,病房内死一般的沉寂,林岚安静的坐在她身边看护着。夏言惊慌的翻身而起,快速拔掉手上插着的输液管,掀开被子下床。

    “夏言,你做什么,医生说你身体还虚,要好好休息。”林岚急忙阻拦。

    “乐乐呢?我的乐乐呢?他是不是已经……”夏言睁大了双眼,几近绝望的看着她,冰凉的泪珠一颗接着一颗顺着眼帘滚落。

    “没有,乐乐没事,他还在重症监护室中,还没有醒过来。”林岚回答,但暗淡的脸色已经说明了一切,乐乐的情况似乎比想象中还要糟糕,医生说如果二十四小时之内还没有醒来,脑细胞很有可能会大量死亡,到那时,也就真的没救了。而现在时间已经过了大半,他们都感觉到死亡的脚步在一步步接近。

    “我要去看他,我要去守着我的乐乐。”夏言哭泣着,一步步踉跄的向门外走去。夏言难产之后,身体一直没有调养好,这些天乐乐一直又不在她身边,吃不好也睡不好,严重的营养不良,又受了这么大的刺激,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

    监护室门外,盛西慕与顾希尧夫妇都守在那里,见到夏言前来,盛西慕下意识的蹙起了眉心,抬步迎了过去,“你怎么不好好休息呢?”

    夏言没有理会,越过他身边,径直走到监护室门外,透过厚重的玻璃窗,她看到她的宝贝毫无生气的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了冰冷的仪器,一张小脸惨白的几乎没有血色。

    “乐乐,我的乐乐。”夏言的手掌紧贴在冰凉僵硬的玻璃上,隔着距离,去抚摸乐乐的脸。刚刚止住的泪,再次汹涌而下。那天送他去幼儿园的时候,乐乐还是活蹦乱跳着的,不过短短几日,一个转身的瞬间,他就躺在了这里。

    夏言好怕,怕她的乐乐就这样丢下她,怕他再也不会睁开双眼,怕再也听不到他脆生生叫着她,“妈妈。”

    “乐乐,求求你醒过来好不好?乐乐,你听到妈妈在叫你吗?乐乐,妈妈不能没有你……”夏言哭的声嘶力竭,险些再次背过气去。好在笑恩搀扶着她,才没有再次倒下。

    没有乐乐的日子,夏言连想都不敢去想,如果没有了乐乐,她找不到活下去的意义,她受伤的时候,再也没有人唱《三只熊》哄她开心,她开心的时候,再也没有人会和她分享,再也没有人会窝在她怀中,向她撒娇,再也没有人……

    如果这个世界上不在有乐乐,那么,她要怎么办!

    “夏言,乐乐会没事儿的,你别太伤心。”笑恩哭着劝道。

    夏言无助的摇头,泪珠子噼啪的落着,她抓住笑恩的手,哀求的问道,“笑恩姐,你告诉我实话,乐乐,乐乐是不是没救了?”她昨夜做了一个梦,梦到乐乐哭着对她说:妈妈对不起,乐乐不能再陪着你了。然后,他的身影越走越远,夏言拼了命的奔跑,却抓不住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远去。

    看着夏言眼中的无辜与无助,早已编排好的谎言,笑恩竟不忍开口,只是看着她,无声的哭泣着。“夏言,夏言。”

    两个女人哭成一团,盛西慕再也看不下去,夏言的身子一直在瑟瑟发抖,单薄的好像随时都会碎裂掉一样。“言言听话,你想回去休息好不好?即便守在这里也是无济于事,如果乐乐醒来,你又倒下了怎么办?”他握上夏言手臂,想要扶她回病房,却被夏言用力的甩开。

    “放开我!”她失声哭喊着,扬手一巴掌甩在他英俊的侧脸上。这一巴掌来的太意外,顿时,所有人都僵在了原地。这世上敢甩盛西慕耳光的,也只有尹夏言一人了。

    “盛西慕,你现在满意了吗?我究竟欠了你什么,你一定要这样对我!三年前乐乐命大,没有死在监狱里,现在终于要死在你的手上了,你该高兴了吧。盛西慕,我们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你就这么看不得我好!”

    “尹夏言,你就是这么想我的吗?”他悲伤的看着她,却再也不敢靠近她的身体,夏言就像一个刺猬一样,只要靠近,就会被她刺得遍体鳞伤。他不怕受伤害,不怕鲜血淋漓,却害怕她伤他的同时,也伤害了自己。

    乐乐也是他的孩子,他的痛不会比夏言一分一毫,只是,他的痛在心里,隐藏的极深。这个时候,如果他们都倒下去,那还有谁可以给乐乐坚强下去的力量与勇气。

    “言言,伤害了你是我盛西慕这一辈子做过的最愚蠢的事情。这三年来,我不敢去找你,不敢靠近你,因为我怕我靠近会给你带来伤害。”他深邃的眸子凝望着她溢满泪珠的双眼,深情而苍凉。“你不会明白,当我知道我们的孩子还活着,当我将他拥在怀中,是怎样的一种庆幸。他是我儿子,我怎么会伤害他。”

    “我不信,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夏言痛苦的用双手捂住耳朵,失控的摇头。“没有了乐乐,你还有尹阳。”

    “言言,事情并不是你想象的样子,尹阳的事我以后会慢慢和你解释。”他忐忑的靠近,见夏言并没有抵触,才撞着胆子将她拥入了怀中。双臂逐渐收紧,恨不能将她融入血脉。

    “言言,对不起,我只是想要你回到我身边,没想到,事情会弄成这样。”他贴在她耳畔,哑声呢喃着,他想,也许,他还欠夏言一句迟到的‘我爱你’。但还未等他说出口,怀中的女子已经昏厥了过去。

    在夏言昏迷不醒的时候,监护病房中的乐乐出现了短暂休克,孩子突然没了呼吸,显示器上波浪式的心跳逐渐呈现为一条直线。医生和护士推着仪器走进监护室,隔着透明玻璃窗,医生正用电击碰撞着乐乐小小的胸口。一下之后又一下,但孩子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寂静的走廊内,是林笑恩与林岚悲伤的哭泣声,盛西慕站在玻璃窗边,双手紧握成拳,高大的身体好似一尊石塑雕像。顾希尧抱着笑恩,却说不出只言片语安慰的话。

    走廊尽头,突然传来小孩子的呼喊声,顾希尧抬头,只见小远不顾一切的跑过来,竟然无视父母的存在,而是来到玻璃窗前,哭泣着,用力的拍打着厚重的玻璃,“乐乐,我是小远哥哥,乐乐,你快醒过来,我答应过你,会带你去找爸爸,乐乐!”

    也许,世界上真的是有奇迹的,当医生和护士都要放弃了的时候,仪器上的心跳再次有了波动的痕迹,孩子罩着氧气罩,竟然有了微弱的呼吸。

    医生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稍稍松了一口气。这个孩子的身份与众不同,如果真的在他们医院出现了意外,没有人可以保证盛西慕不会迁怒与他们这些医护人员。

    一群医护人员从监护室中走出来,为首的医生摘下脸上的白色口罩,额头上都是大颗的汗珠。“孩子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短时间内如果不醒来,恐怕……”

    医生并没有继续说下去,他也不愿最坏的事情发生。

    “辛苦您了。我将乐乐交给你们了,拜托各位一定要救救他。”盛西慕很少会将姿态摆的这么低,但同时,也无形中给了这些医护人员巨大的压力。

    “盛长官放心,我们会尽力的。”

    离开了重症监护病房,盛西慕好像被抽走了灵魂一般,疲惫的厉害,脚步也格外的沉重。轻声推开夏言病房的门,白炽灯光下,夏言早已醒来,发呆的坐在病床上,一张小脸,没有一丝血色,她的目光茫然而呆滞,双手紧紧抓着身上的棉被。

    他走进来,而夏言却没有丝毫察觉,她已经深深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中。

    “什么时候醒来的?天还没亮呢,再睡一会儿吧。”他在她床边坐下,温声的说道。

    夏言涣散的目光逐渐清明,缓慢的抬起眸子,一瞬不瞬的凝视着他,淡淡开口,“我是被哭声吵醒的。”

    她的话让盛西慕的身体一僵。为了方便照顾,才选了离监护室最近的vip特护病房,却忽略了这个问题。

    “我的乐乐,是不是不在了?”她看着他,眸中逐渐浮起泪光。

    “没有,他好好的。很快就会醒来。”他回道。

    夏言没再追问,因为他没有骗她的必要。

    她无力的靠在身后床头,目光飘渺的看向窗外漆黑夜色,好似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看得出,那并不是一段多美好的回忆,因为她的眉心一直紧蹙着。

    “盛西慕,也许,我们真的应该好好谈一谈。”许久后,她才淡漠的开口,目光散漫的落在他身上。

    “好。”盛西慕点头,“你说,我听着。”

    “八年前,我刚刚走进大学校园,认识了赵一豪,他穿白衬衫牛仔裤,笑容灿烂的就像阳光一样……”

    思绪缓缓回到八年前夏日的午后,穿着蓬蓬裙的女孩走进图书馆,在一排又一排高大的书架之间流连,她看到了那本简·奥斯汀的代表作《傲慢与偏见》,可是,书放在书架的最上一排,她有些吃力的翘起脚尖,但娇小的她还是无法够到。

    正是这时,身后一只修长的手臂越过她的身体,轻而易举的将书取了下来。夏言回头,险些撞上一睹肉墙,男孩站在她身后,几乎高了她一个头。

    “给你。”他将书放入她手中,一张俊脸上,笑容温暖。

    “谢谢。”夏言低柔的笑着,又说道,“好巧,在这里遇见你。”她记得,他叫赵一豪,校学生会主席,全校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男孩似乎有些懊恼,状似随意的耸肩,“一点也不巧,为了能遇见你,我已经翘了三堂课,并且是很重要的三堂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