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36章 他会不会变成一具失去温度的尸体

    夏言聪明的头脑一时间竟有些短路了,她睁大了一双清澈的眸子,扇动睫毛,略带不解的看着他。

    男孩又是一笑,无奈的想着,自己的表白是不是有些太过隐晦,以至于被表白的对象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晚上小礼堂有一场电影,就是这个,《傲慢与偏见》,想去看吗?正好我有票。”他随意的指了下夏言手中的书。

    “好啊,谢谢你。”

    “尹夏言,你已经和我说了太多的‘谢谢’。可惜,我这个人不会说‘不客气’。”他的笑话有些冷,但夏言还是笑了,嫣然一笑,在落日余晖下,美得让人窒息。

    其实,世界上哪儿有那么多这样凑巧的事,小礼堂大多播放一些近期上映的电影,这样才迎合学生的口味。为了这个谎言,赵一豪费了好大的心思,才贿赂播放室的员工,将《不见不散》换成了老掉牙的《傲慢与偏见》。

    很多事,就这样顺理成章的发展了下去,他们总是会不期而遇,赵一豪陪她看电影,上自习,在食堂吃饭。在女孩还是懵懵懂懂的时候,留言已经传遍了整个赵大校园。

    对此,夏言有些懊恼,她居然天真的对他说,“对不起,我好想给你带来麻烦了。一豪哥,其实,我可以照顾自己的,你不需要再非心思照顾我。我不想在给你造成不必要的困扰。”

    “你所说的‘不必要的困扰’,只得是那些流言蜚语吗?”

    夏言沉默,微扬着头,一双璀璨明眸,无辜的看着他。

    赵一豪唇角边的笑,逐渐溢开,“夏言,你知道消灭留言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吗?”

    “什么?”她不解。

    “就是将留言变成现实。”他说完,低头轻吻了她额头。

    夏言永远也忘不掉那个仲夏的午后,栀子花树下,他对她说:“夏言,等你长大做我的新娘,好不好?”

    白色的栀子花瓣一片片落在她的裙摆上,那是夏言此生见过的最美的风景。

    夏言一度以为,这就是她的全部了,有人宠着,爱着,将来组建一个幸福的家庭,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如果没有发生那场意外,这会是夏言全部的人生。

    可是,命运平稳的轨道却在六年前那一个深秋发生了巨大的转折。一群亡命之徒绑架了夏言,向尹建国勒索五百万,尹建国做了一辈子官,的确有些家底,但五百万毕竟不是小数目,一时间,他根本筹集不到那么多钱。

    但那是一群亡命之徒,夏言在他们手中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废旧的工厂中,夏言被绑在一间破旧的厂房里,屋内伸手不见五指,只有狭小的天窗中透出一缕微光。那时的夏言只有十六七岁,她真的很害怕,隔着一道铁门,门外时常传来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污秽不堪。

    她被人用绳索锁在柱子上,好在这群人只是求财,并没有碰她一根手指。但漫长的三天过去了,尹家依旧没有筹够钱来赎人,那几个亡命之徒有些安奈不住了,开始不给夏言吃饭,也开始毛手毛脚。

    “这小妞儿长的可够水灵的啊,估计着还是个处吧,老子还真想尝尝这妞的鲜儿。”一个中年男人蹲在夏言面前,伸手掐住她的下巴。

    扑面而来的是浓重的酒气,让夏言几度作呕,她狠狠的瞪着他,很怕,却丝毫不肯示弱。“我爸爸是副长官,如果你们敢动我,我爸不会放过你们的。”

    “呦,这丫头还够辣啊,老子就喜欢这一口。”男人猥亵的笑着,扯了上衣就要扑上来。

    夏言吓得尖叫,萎缩的后退着,男人肮脏的手掌眼看着就要抓住夏言的脚踝,却被另一个人拦住。

    “你tmd色.欲熏心啊,我们求财,别把事情闹大了。只要有了五百万,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

    如此,总算躲过了一劫,接下来,又是漫长而恐惧的等待,直到赵一豪出现。他好像从天而降的骑士,夏言见到他的时候,再也忍不住泪流满面。

    “嘘,别出声。”赵一豪来到她面前,温柔的用指尖抹掉她脸上的泪痕。“夏言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嗯。”夏言用力的点头,那一刻,她是那样的依赖他温暖的胸膛。

    然后,他们逃了。也许,那是赵一豪做过最冲动的一件事,他发现夏言下落的时候,应该第一时间找人救援。他以为自己会是解救夏言的英雄,却从来没估量过自己的能力。然后,悲剧就发生了,他们才跑出荒废的工厂,那些匪徒就追了上来,赵一牧护着夏言,两人手牵着手奔跑在杂草众生的荒野上。娇弱的女孩完全跟不上他的脚步,不停的跌倒又爬起。

    他们被追上了,当时,如果束手就擒,或许事情不会演变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赵一豪很是英勇的和匪徒搏斗,激怒了那群亡命之徒,然后,其中的一个开了枪,枪口本来是对着夏言的,但千钧一发之际,赵一豪突然扑了过来,将娇弱的女孩挡在了身后。

    “一豪哥!”夏言厉声的呼喊,眼睁睁看着他在自己面前倒下,倒在她怀中,鲜红的血染了了她身上的白裙,那样的刺目的颜色。女孩颤抖着,眼前都被鲜血覆盖,天地间,好似都变为血红。

    “夏言,对不起,不能再陪着你了,对不起,不能兑现承诺……”他似乎很痛苦,没说一个字,都十分的吃力,鲜血顺着胸膛的伤口不停的向外涌出。他的身体开始抽搐,声音越来越无力。

    除了哭泣,夏言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她紧拥着他的身体,却觉得他是那样的冰冷,她根本无法温暖他。该说对不起的人是她,是她将他带入了绝境。“一豪哥,求求你不要死,你答应过夏言,要陪夏言一辈子的,你怎么可以失言……”

    “夏言,答应我,你一定要幸福。”他说的很吃力,夏言不停的摇头,泪珠子噼啪的滑落,

    “没有一豪哥,谁给夏言幸福?一豪哥,你一定要撑住。”

    赵一豪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牵起一抹笑容。然后,他说,“夏言,无论天堂地狱,你要相信,我对你的爱,无坚不摧。”

    那是赵一豪留给她的最后一句话。

    几个匪徒见闹出了认命,也不敢再逗留,匆慌的逃走了。他们在荒野中被困了整整两个小时才得救,赵一豪也错过了最佳的救治时间,被送到医院的时候,他已经昏迷不醒。赵母在手术室外哭的嘶声力竭,夏言无助的萎缩在角落,目光呆滞的盯着手术室上亮着的灯光,一分一秒,都好像一世纪那样漫长。

    手术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对于医生来说,这是一场十分失败的手术,不过是为了拖延赵一豪死亡的时间而已。为首的医生摘下脸上的口罩,沉声说道,“脑细胞已经死亡,心跳估计也是下一秒的事,你们节哀吧。”

    “一豪!”赵母声嘶力竭的哭嚎,最后昏厥了过去。

    夏言躲在角落中,掩唇哭泣,一张小脸惨白的几乎没有了颜色。一豪哥哥是她害死的,她是残忍的刽子手。当时,尹夏昊坐在她身边,将她单薄的身体拥在怀中,脸色也不太好看。

    众人都陷在悲伤中时,主任医生却走了过来,低声和赵一牧嘀咕着什么,那医生话未说完,赵一牧就火了,大声的嘶吼着,“我弟弟还没死,你们就打他器官的主意,这就是你们所说的医者仁心吗?我不想见到你们,马上给我滚!”

    中国人传统的思想,就是人死后要入土为安,留个全尸。赵家失去儿子已经痛不欲生,怎么可能会答应给别人捐肾呢。这件事,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而已,很快被遗忘。

    夏言做梦都没有想到,尹家所有的悲剧,就是从这里开始,命运的齿轮,在这一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逆转。她的命运,从此被改写。

    一颗冰冷的泪珠顺着苍白的面颊悄然而落,夏言无声的用指尖抹掉,清冷的目光缓慢落在盛西慕身上。窗外,东方的天空已经露出鱼肚白。从遥远的回忆重回现实,一时间竟有些无所适从。

    她微敛起眸光,专注的凝视着面前英俊的男人,一双干净无一丝杂质的眸子,眸光认真而凄伤。“六年前,一豪哥为我而死,那时,我告诉自己,下一次再遇见愿意为我死,为我生的男人,一定要紧紧抓住他。”

    夏言苦笑着,又是一串剔透的泪珠划落眼帘,如同寂静夜空中悄然而逝的流星。盛西慕静静凝望着她,蹙眉不语。

    “你出车祸住进医院的时候,我对自己说,这一次,不要再任性,要好好爱你。”她的声音开始哽咽,但唇角依旧扬着笑,只是,那笑容异常苦涩,苍白的小脸,让人忍不住心疼。然后,她说,“盛西慕,我把心都掏给了你,可是,你又给了我什么?”她说着,将隐在被褥中的手拿出来,动作缓慢的掀开腕上的衣袖,白皙的手腕内侧,是一道深深而的划痕,那么丑陋,扭曲着,就像攀爬的毛毛虫一样。

    “言言。”盛西慕的声音暗哑,一把握住她纤细的手腕,掌心的热度透过贴合的肌肤,传递给她。“言言,对不起。”

    “我不想听对不起。”夏言脆弱的摇头,泪珠顺着面颊不停划下来。“如果对不起可以换回乐乐的命,我可以说成千上万个。六年,六年之后的今天,我却要再次面临生死。盛西慕,你知不知道,那是怎样的痛。”

    夏言的手掌紧握住心口的位置,藏在胸口中的心脏,疼痛的几乎要停止跳动。盛西慕站起身,让她的头贴靠在自己胸膛,他又怎么会不懂!或许,没有人比他更懂,当初失去母亲时的疼痛,伤口尚未愈合,而同样是六年,他再次面临着要失去亲人。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如果知道会有今天的撕心裂肺,当初,他一定会放弃仇恨,好好的爱她,好好的疼乐乐,将他们当做心肝宝贝一样宠上天。

    “盛西慕,扶我去看乐乐吧,我要去送他最后一赵。”夏言流着泪,强撑着虚弱的身体走下床。盛西慕心疼的将她打横抱起,向监护室走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很快就接近医生给出的二十四小时极限,而乐乐依旧没有丝毫要苏醒过来的痕迹。夏言和小远换了无菌服走进监护室中,盛西慕与顾希尧夫妇停留在外面,目不转睛的凝视着,医生已经下了病危通知,现在乐乐还有生命的气息,但也许下一刻,他就会变成一具失去温度的尸体。

    监护室中,夏言紧握住乐乐的手,滚烫的泪一颗接着一颗滴落在乐乐苍白的小手上。他总是温热的手掌,此刻却是冰冷的。“乐乐,妈妈来了,你睁开眼睛看看妈妈,你真的忍心这样丢下我吗?”

    小远半蹲在床边,伸手抚摸着乐乐平静而失去血色的小脸,记忆中的乐乐,是最喜欢笑的,一张漂亮的小脸,脸颊边含着浅浅的梨涡,他的笑容比阳光还要明媚,这样的小天使,上天却要残忍的将他带走。

    “乐乐,你快点醒来,我们一起唱《三只熊》好不好?你不是说过,要找到爸爸,过熊宝宝一样幸福的生活吗?”

    夏言沉默的倾听,泪却流的更汹了。她以为她的宝贝足够坚强,可以在单亲的环境中健康成长。却从来不知道乐乐想要爸爸的欲.望这样强烈。是她这个做母亲的太粗心了。是她对不起乐乐。

    “三只熊生活在一家,熊爸爸,熊妈妈,熊宝宝。熊爸爸胖胖的,熊妈妈却苗条,熊宝宝好可爱,每天每天在长高……”

    夏言和小远一起唱着乐乐最喜欢的三只熊,哽咽的声音,唱出来的歌早已走了调,歌声飘荡在凄冷的病房中,带着不尽的哀伤。

    你相信奇迹吗?当人走入绝境,希望突然来临的一瞬间,就是奇迹。躺在病床上的乐乐,苍白的指尖突然动了一下。夏言不可置信的张大了嘴巴,泪珠成串的落下来,无声无息。

    “阿姨,乐乐动了,我看到乐乐的手指动了。”小远大声的喊道,泪痕纵横交错的小脸上,显出惊喜。他站起身,不顾一切的去摇晃乐乐的肩膀,沙哑的大声呼唤,“乐乐,我知道你听到了,你快醒过来,求求你醒过来!”

    厚重的玻璃窗外,盛西慕等人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以为乐乐不行了,盛西慕高大的身体顺着冰冷的玻璃窗缓缓滑下,瘫软在地上,他痛苦的用双手捂住头,压抑着哭声。

    “医生,医生!快叫医生,也许还有一线生机的,也许还有救的……”笑恩放声痛哭,推嚷着,让顾希尧去喊医生。

    很快,医护人员都赶了过来,但当他们进入监护室时,乐乐已经睁开了眼睛,漂亮的墨眸还有些朦胧,但他已经醒了,渡过了最艰难的时期。

    医生对孩子进行了全面的检查,然后,如释重负的对众人一笑,“真的是奇迹,孩子已经脱离危险,只要好好的配合治疗,他会慢慢好起来的。”

    几日以来,盛西慕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他的盛宝,终于回来了。“辛苦您了。”他有些吃力的笑了一下,一张俊颜,已经憔悴的不曾样子。

    “孩子还小,受了这么大的重创,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笑恩又担忧的问道。

    “放心,一般情况下应该不会。我们会对他进行最全面的监控与治疗,孩子正是成长阶段,恢复起来会更容易,他会健康起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