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37章 妈妈,盛叔叔真的是爸爸吗

    乐乐虽然渡过了危险期,身体的各项指标开始逐渐恢复正常,但失血过多,让他依旧十分虚弱。常常都是处于昏睡状态。夏言寸步不离的守在她身旁,无论谁劝都没有用。

    入夜后,乐乐才醒来一次,短短几日,脸颊已经深陷了下去,但一双墨眸依旧明亮璀璨,乌溜溜的转动着,充满了生机。“妈妈。”他微弱的低唤了声,苍白的唇片轻轻颤动了几下。

    “乐乐,小坏蛋,你知不知道,你都要吓死妈妈了。”夏言笑着,也哭着,牵起宝宝的小手,放在唇边心疼的亲吻。

    宝贝清澈的目光却没有落在她身上,而是越过她,静静的停落在她身后。夏言不解的回头,看到门口处,盛西慕双臂环胸,高大的身子半靠着墙壁,他安静的站在那里,目光温润的凝视着夏言母子。

    夏言的眸光与他有短暂的交汇,便冷漠的别开头。床榻上,乐乐却再次开口,声音很微弱,甚至是怯怯的,小心翼翼。“妈妈,盛叔叔真的是爸爸吗?”

    瞬间,夏言沉默了,盛西慕也沉默,乐乐更沉默,连病房内的空气都是沉默的,他们都在等着夏言的回答,这个答案,无论对乐乐,还是对盛西慕,都十分的重要。

    夏言犹豫了,她的脑子里很乱,心也很乱。她响起了监护病房中小远说过的话,响起了乐乐的《三只熊》,她真的不忍心再继续欺骗下去。“嗯。”她有些艰难的点头应了声。

    剔透的泪珠顺着乐乐的眼角划落,他吃力的伸出小手臂,对着盛西慕的方向,哭泣的喊着,“爸爸,爸爸。”

    盛长官再也淡定不了,他快步来到乐乐身边,双手将宝宝小小的手掌握在掌心,孩子第一次叫他‘爸爸’,还是在历经了生死之后,这简单的两个字,却是世界上最动听的语言。父亲两字,有着如此深刻的意义与责任。盛西慕等这句‘爸爸’,好像等着一世纪那样漫长。

    “宝宝别哭,眼睛哭红了,就不漂亮了。”盛西慕温柔的伸出指尖抹掉她脸颊上的泪。“乐乐要快些好起来,等你病好了,爸爸教你开飞机,好不好?”

    “好。”乐乐笑着回答,但眼皮却变得沉重。“爸爸,乐乐有些累,想睡了。”

    “嗯,乐乐乖乖睡觉,爸爸在这里守着你。”盛西慕温柔的笑着,俯身,在乐乐额头落下一吻。宝宝的小手反握住他的小手指,另一只手又抓住夏言的手,然后,才放心的睡去。

    夏言与盛西慕彼此对望了片刻,又快速的转开了视线,一时间,气氛有些压抑,但谁也不忍放开乐乐的小手。

    “累了吗?”盛西慕突然开口,声音柔软温和。夏言不语,只是微低了下头。

    盛西慕起身,脱下身上的外套搭在夏言身上,又问,“你饿不饿,我去买些吃的给你吧。”他话落,刚要离开,却被夏言反手握住了手臂。

    “别走。”她急促的说道。

    盛西慕顿住脚步,低头静静凝视着她,温柔的眸光带着淡淡笑意。

    “我,我没有别的意思。”夏言懊恼又慌乱的放开他的手,头却压得更低了。“我,我不饿。如果乐乐醒了见不到你,会着急的。”

    盛西慕淡笑着,柔声开口,“输液里面有安神的成分,乐乐会一觉睡到天亮,我只是出去买些东西给你,很快就回来。”他说完,还是走了出去。不过,转身的功夫,又走了回来。坐回床边的凳子上。

    没过太久,林进就敲门走进来,手中提着食盒,恭敬的开口,“长官,您要的东西送过来了。”

    “嗯,放下吧,辛苦你了。”盛西慕接过他手中的东西。又和他耳语了几句后,林进便离开了。话说,这林进的辖署衔也不低,只从有了乐乐这小祖宗,林进大部分的工作是保姆兼打杂,还得干的任劳任怨。

    “饿了吧,都是你喜欢的东西。”盛西慕双手将食盒捧到她面前,一副讨好的模样。

    夏言的确几天没好好吃过东西了,但她一直担心着乐乐的病情,哪里还有什么胃口。她木然的看着他手中的食盒,却迟迟的没有伸手去接。他的记性真好啊,三年了,还是将她的喜好记得一清二楚,可是,那些曾有过的伤害,他却忘得一干二净了。

    “吃不下吗?不想吃也要少吃一点,乐乐还需要你照顾,别让我们的宝贝反过来担心你。”盛西慕轻叹了一声,用筷子夹起一颗羊肉丸子放到她唇边,“来,我喂你。”他轻笑着,浅淡的笑靥,极是暧.昧。

    夏言扭捏的拿起勺子,勉强吃了两口。盛西慕一边收拾着桌子上的碗筷,一边说道,“你去沙发上休息一下吧,我陪着乐乐就好。等他醒了,我再喊你。”

    “我睡不着。”夏言摇了摇头,依旧坐在沙发上。但眼皮却逐渐沉重,不停的打着瞌睡。最后,竟无意识的将头靠在了盛西慕肩膀。他无奈失笑,手臂环住她柔软的腰肢,只是这样轻拥着她,他觉得自己就是幸福的。夏言与乐乐,就是他的全世界。

    天快亮的时候,夏言恍惚的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盛西慕怀中,两人的身体紧密相贴,鼻端吞吐的都是他的气息,他的胸膛,温暖而让人眷恋。

    “醒了?”盛西慕轻笑着,缓缓松开手臂,放开了她。夏言慌张的离开他胸膛,顺势将长发抿在耳后,掩饰眸中的尴尬。她的目光柔和的落在乐乐身上,宝贝依旧睡的安稳。

    “你先陪着乐乐吧,我回去一趟,很快就回来。”盛西慕说道,拿起了一旁的外套。

    “嗯。”夏言淡应了声,没多问半句。这个男人一向爱干净,衬衫必定每天都换,外套更是不能有一丁半点的褶皱,何况,他守在医院几天了,辖区一定很多事没有处理,现在乐乐度过了危险期,他也理应去忙他自己的事。

    “处理完事情早些回来,乐乐醒了见不到你,会失望的。”夏言又温声嘱咐了句。

    盛西慕笑着,突然俯身在她脸颊上蜻蜓点水的落下一吻,速度快的夏言几乎无法反应。“我先走了,很快就回来。”

    盛西慕刚刚离开不久,乐乐就行了,小东西眨巴着一双清澈的大眼,在屋内扫视了一周,没有见到盛西慕,水漾的眸中明显带了失望。他微嘟起小嘴巴,一副委屈至极的模样,却懂事的没有多问半句。

    夏言轻易看透了他的心思,低柔一笑,“宝贝乖,爸爸处理完事情,很快就会回来看你的。”

    “真的吗?”一双暗淡下去的大眼,瞬间闪耀起雀跃的光芒。“妈妈没有骗宝贝吗?”

    “妈妈怎么会骗我的乐乐呢。”夏言温润的笑着,手掌轻柔的抚摸着宝贝的额头,低头轻轻的吻了下他依旧苍白的面颊。乐乐虽然还是很憔悴,也消瘦了许多,但一双眸子却是晶亮的,笑的时候,脸颊边显出浅浅梨涡。

    “妈妈,你好像瘦了,是不是乐乐让你担心了?”宝宝有些吃力的伸出胖乎乎的手臂,环住夏言的脖颈。

    夏言摇头,在乐乐看不到的角落,泪却悄然的落了下来。而乐乐即便看不到母亲的泪,却清晰的感觉到了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哀伤,于是,出声安慰道,“妈妈,你不要担心,乐乐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嗯。”夏言点头,尽量的不让声音哽咽。

    而此时,病房的门再次被人推开,盛西慕还是那套褶皱不堪的衣衫,手中提了一个保温桶和一袋子水果走进来。“盛宝醒了!正好,爸爸做了皮蛋瘦肉粥给你,尝尝好不好喝。”

    原来,他什么都没有做,而是赶早跑回去给孩子煮粥。

    盛长官并不常做家务,有些手忙脚乱,忙乎了一通后,才将粥盛入碗中,试了温度后,才将勺子递到乐乐唇边。宝宝见到父亲,又精神了许多,乖乖的张开小嘴巴,将粥喝了进去,还不忘砸吧了下小嘴,奉承道,“爸爸煮的粥比妈妈做的好吃多了呢。”

    “是吗?那爸爸以后天天做给你吃。”盛西慕笑的很是得意,又喂了几口,但乐乐身体依旧很虚弱,根本吃不下太多东西,大部分的营养还是需要依赖输液。

    宝宝有些吃力的握住父母的手,将夏言与盛西慕的手掌交叠在一起,护在自己小小的掌心间。他微扬着下巴,漂亮的眸子,都是暖暖的笑。“乐乐以后每天都可以和爸爸妈妈在一起吗?”

    “嗯。”盛西慕点头,鼻尖贴了贴宝宝的鼻尖,十分宠溺,“从今以后的每一天,爸爸和妈妈都会在乐乐身边,所以,乐乐要快些好起来。”

    “乐乐会乖乖听医生的话,乐乐不怕打针,也不怕药苦了。乐乐要很快好起来。”宝宝弱弱的说着,璀璨流光在清澈的眸中浮动。三岁的小孩子,都是怕打针吃药的,乐乐自然也不例外,但为了有一个圆满的家庭,他可以什么都不怕。

    夏言眼眶一热,温热的液体即将划出眼帘。她慌忙的别开头,用空着的手快速的抹掉泪珠。对于普通的孩子来说,父母的陪伴是最寻常不过的事情,但对于乐乐来说,却好似成了奢望。

    “乐乐乖,好好休息,爸爸妈妈都不会离开你的。”夏言脸颊上还残存着泪痕,却对乐乐温柔浅笑。

    盛西慕轻哄着宝贝,无意间抬眸,透过狭窄的窗子,看到盛鸿江正站在病房外,一脸严肃的看向屋内。是啊,出了这么大的事,盛部长怎么可能会收不到消息。

    “你照顾下乐乐,我出去一趟。”盛西慕对夏言说道,神色有几分凝重。夏言不解的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片刻的微愕后,默默的点了下头。

    他推门而出,并细心的带上了房门。“爸,您怎么来了?”他低声问道。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我能不来吗!”盛鸿江的口气明显有些冲,但并没有发火。“我在院长办公室已经大致了解了孩子的病情,你们都多大的人了,连个孩子也照看不好,这次是侥幸,若再有下次……”

    “爸,不会有下次的。”盛西慕出声打断了他的话。这一次已经够了,如果再来一次,他一定会疯的。

    盛鸿江叹了声,并没有再责备什么,当然,责备也已经无济于事。“我带了首府的医学专家过来,专门负责孩子的后期治疗,等孩子康复之后,就将他送回北京。你还有你的事业,不能分散太多精力……”

    “爸,这些事等乐乐康复之后再说吧。”盛西慕再次打断他的话。他自然不会让盛鸿江将孩子带走,小东西是他和笑恩的心肝,他们刚刚才团聚,盛西慕不会允许任何人再将他们一家拆撒,即便是父亲也不行。他口中的‘以后再说’不过是缓兵之计而已。

    “爸,你不进去看看乐乐吗?”盛西慕又道。

    盛鸿江又看了看病房中的宝宝,目光中明显带着关切,但夏言在病房之中,他的出现难免尴尬,最后,只摇了摇头,“不了,我首府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处理,马上要坐飞机赶回去。”

    “这么急吗,那我让林进送您去机场吧。”盛西慕陪着父亲一同走进电梯。

    “不用了,我的车就等在楼下。”盛鸿江说道,目光又在他身上打量了一周,不由得蹙起了眉。衣衫褶皱,一脸憔悴,胡茬都冒了出来,哪里还有个一辖署之长的样子。“你自己也注意身体,孩子的病情已经稳定了,只要后续恢复的好,不会有什么大碍。”

    “嗯,谢谢爸关心。”盛西慕恭敬的回答。

    盛西慕一直陪同盛部长到医院门口,上车前,盛部长还不忘警告一句,“还有那个丫头,你们最好保持一定距离,别以为有了孩子我就奈何不了你们。”

    盛西慕沉默着,没有反驳,自然,也绝不可能应承。

    在北京专家组的照顾下,乐乐的身体恢复的很快,每次打针吃药,盛西慕都守在身边,对他说“我们乐乐是小男子汉,要勇敢坚强。”乐乐憋着小嘴巴,泪珠在眸中打转,却没有再哭过一次,夏言在身边静静的看着,突然觉得,男孩子的成长,父亲的确是不可或缺的角色。

    直到乐乐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盛西慕才回到辖区,整整两个月,辖区早已挤压了很多待处理的公务,一些不太重要的琐碎事情,林进已经帮他打理,但剩下的,仍旧是庞大的工作量。

    盛长官晚上在辖区处理公务,早上还要赶回医院陪儿子,乐乐已经可以下地了,但在床上躺了太久,双腿都已经麻木发软。盛西慕牵着儿子的小手陪他一起做复健,每一次乐乐跌倒了,他不会像夏言一样急切的将他扶起来,而是鼓励他自己站起来。因为是辖署人出身,在盛西慕的潜意识中,男人从生下来那一刻开始,就该是顶天立地的,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

    宝宝摔得痛了,趴在地上委屈的哭,夏言心疼了,伸臂就要将宝贝从地上抱起,却被盛西慕制止。“别管他,让他自己站起来,如果连这点苦也吃不了,他就没资格做我盛西慕的儿子。”

    “乐乐才三岁,你没必要对他这么苛刻,今天累了,明天再继续练习,欲速则不达。”夏言轻拥着宝宝柔软的小身体,小小的额头上都是汗水,胸口急剧的起伏着。

    “把他放下。”盛西慕的声音严肃,没有半分商量的余地。

    “盛西慕!”夏言也急了,他当乐乐是什么,他只是三岁的孩子,又不是他手下的兵。

    盛西慕不在理会她,转而看向乐乐,“记不记得我对你说过什么,男儿流血不流泪,这点挫折都经受不住,将来怎么做有担当的男子汉,怎么保护你妈妈。”

    乐乐紧咬着牙关,却倔强的挣脱了母亲的怀抱,“我可以自己站起来,乐乐是男子汉。”他拼命的挣扎,每次爬起一半,会再次跌倒,白皙的掌心都摔得通红了,但宝宝一脸的倔强,没有丝毫屈服的意思。终于,在反复几次跌倒后,他终于站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