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38章 我答应儿子要陪着你睡

    “乐乐,来,到爸爸这里来。”盛西慕在距离他五步开外的地方,向他伸出了手臂。

    乐乐吃力的迈开脚步,每一步,都摇晃不稳着,看似十分沉重。夏言的一颗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反观盛西慕,却是一脸镇定。夏言甚至在想,他是不是觉得乐乐不是他的亲生儿子。

    在一番艰辛之后,乐乐终于到达了终点,筋疲力尽的扑入父亲怀中。盛西慕欣喜的将儿子抱起,原地转了一大圈,乐乐紧搂着父亲的脖子,在父亲怀中咯咯的笑个不停。

    “不愧是我儿子,真棒。”盛西慕朗笑着,在宝贝脸颊上用力啃了一口。“儿子,想要什么奖励?”

    宝宝蹙起小眉心,思索了片刻,贴在父亲耳边嘀咕了几句,盛西慕轻笑着,目光随意扫过夏言,带着几分暧昧不明的意味。“就这个?”盛西慕含笑问道。

    “嗯。”宝宝用力的点了点头,一双眸子晶亮的,带着好奇与期待。“同桌的玲玲经常和我说,她爸爸妈妈总是这样哦。”

    盛西慕低眸一笑,显然笑的有些不怀好意。他将宝宝放在地上,然后来到夏言身边,唇角笑靥邪魅,轻咳了一声后,说道,“言言,这个,可是你儿子要求的,做人要言出必行,我们大人,要以身作则,你说是不是?”

    夏言蹙眉,直觉不会是什么好事。“盛西慕,你们在搞什么名堂?”

    “呜……”她话音刚落,盛西慕的手臂已揽上她柔软的腰肢,将她困在怀中,吻毫无预兆的倾覆而下,印上她柔软温凉的唇片。夏言躲闪不急,只来得发出一声呜咽声,而他湿滑的舌已经顺势滑入她檀口中,与她甜美的小舌纠缠,牵引着她,进入自己的口腔中。

    夏言在他怀中无力的挣扎,却被他越抱越紧。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夏言被迫发出羞人的嘤咛声,粉拳一下接着一下,不痛不痒的落在他胸口。这男人还真是毫无顾忌,怎么能在孩子面前做这些亲密的行为。

    “爸爸妈妈亲亲了,爸爸亲亲妈妈呢。”宝宝双手捂住眼睛,从指缝中偷看着吻得火热的两人。乐乐在盛西慕耳边低语,他的要求就是,“爸爸可不可以亲妈妈一下?”

    盛西慕多少还是有些顾忌孩子在场,没有太为难她,若非小东西在旁边但电灯泡,他一定将夏言就地扑倒,好好的要她。

    他恋恋不舍的离开她的唇片,夏言水嫩的唇被他吻得微微红肿,一双清澈的眸子狠狠瞪着他。“盛西慕,你闹够了没有。”

    “没够,不如,换个地方,我们继续?”他贴在她耳侧,淡淡呢喃,暧昧缠绵。

    夏言气鼓鼓的模样,一张小脸涨得通红。“懒得理你。”

    盛西慕唇边笑靥更深,但并没有继续纠缠这个问题,他将宝贝从地上抱起,大步向理疗室门外走去,“我们回病房,盛宝该吃药了哦。”

    “爸爸,药好苦,乐乐想吃糖。”小东西嘟起嘴巴说道。

    “好吧,吃完药爸爸带你去买?盛宝想吃什么糖?奶糖?还是巧克力……”父子二人的声音逐渐远去,夏言依旧站在原地,眸光有些许换上,微凉的指尖下意识的触碰红肿的双唇。刚刚的一切,真的好像梦一样。

    ……

    三个月之后,乐乐各项指标都达到了健康水平,能跑能跳,健康活泼。在专家组的详细检查之后,才被允许出院。而对于盛西慕来说,在医院的三个月,是他人生中最幸福的三个月,久违的温暖终于回来了。因为尝到了温暖的滋味,才会更害怕回到过去的冰冷日子中,所以,他会用尽一切办法,将夏言和孩子留在自己身边。

    乐乐出院后,盛西慕将他接到了别墅,别请了专门的医护人员照顾,对此,夏言并没有表示反对,作为母亲,她知道什么是对孩子最好的。她自然也不会与乐乐分开,只能不太情愿的搬进了盛西慕的别墅,她住在乐乐隔壁的客房中,到了晚上就和乐乐睡在一处,盛西慕觉得无奈又好笑,其实,他并没打算再逼迫她,很多事,更需要顺其自然。如今,只要有乐乐在,他和夏言只怕是再也分不开了。

    卧房中,乐乐窝在母亲怀中,听着夏言讲《灰姑娘》,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转个不停,小嘴巴逐渐嘟起,“妈妈,我不想听童话,爸爸说女孩子才听这些呢。妈妈,你讲《三个火枪手》给我听好不好?”

    夏言懊恼,《三个火枪手》?她讲《三枪拍案惊奇》得了。“妈妈明天到书店买本书,然后给乐乐讲好不好?”

    乐乐小嘴巴翘得更高,干净的眸子中明显有些失落,但他并不是任性而无理取闹的孩子,只闷闷的回答了句“好。”半响后,又嘀咕了句,“爸爸会讲《三个火枪手》。”

    自从车祸事件之后,夏言对乐乐几乎是有求必应,再也不忍心看他失望的表情。“乐乐乖,妈妈去找爸爸来给你讲故事。”

    “好。”宝宝顿时雀跃了起来。

    夏言掀开身上的薄被,穿着棉质睡裙走了出去。此时,盛西慕还在书房中翻看文件,她站在门口,刚要敲门,便听到里面传来男人低沉而磁性的声音,“嗯,明天的慈善拍卖会我一定会出席,省里举办的慈善活动,造势很大,这种场合如果我不出席,那些记者说不定又要乱写一通……”

    后面的话,夏言无心再听下去,她等了很久,直到盛西慕挂断电话,才伸手轻叩了几下房门。

    “进来。”盛西慕温声开口。

    夏言动作轻柔的推开房门,却没有进入,而是安静的站在门口,淡声询问,“你很忙吗?”

    盛西慕看着她,温润一笑,起身来到她身边,高大的身体,遮住了她头顶的光线,让夏言有中压抑的感觉,他单臂撑着她身后的门板,将她半拥在怀中,温热的气息,吞吐在夏言头顶,痒痒的带着酥麻。“找我有事?还是,开始想我了?”他轻挑的语调,有些暧昧。

    夏言别扭的侧开头,漠然的回了句,“你儿子想要你讲故事。”

    盛西慕唇角的笑容稍稍收敛,出口一句,“小东西怎么还不睡?少给他讲些故事,有那个时间,明天早上早些起来让他自己看书。”

    在对孩子的教育上,两个人明显起了分歧,夏言一脸的严肃,仰头直视他的眼睛。“乐乐才三岁,同龄的孩子连字都不认识呢。你别对他太苛刻了,孩子的成长也需要过赵。”

    “别的孩子怎么能和我儿子比!小孩子不能太溺爱,难道你希望咱儿子像楚智妍一样,活了那么大,只长肉不长智商。”盛西慕不冷不热的回了句。

    “你……不可理喻。”夏言气恼,转身而去。

    盛西慕看着她匆匆而去的背影,不由得失笑。他侧头随意撇了眼窗外,月清风高,倒是做某些事的最佳时机。他自然没了继续看文件的心情,稍稍整理了一下桌案上的文件后,他便走了出去。

    乐乐的卧房中,宝宝还在等着他的《三个火枪手》,夏言怎么哄都不肯睡。盛西慕象征性的敲了几下房门,唇角扬着温润绝美的笑。“不好好睡觉,你又胡闹什么啊。”

    “爸爸。”见到盛西慕,乐乐的脸上挂着欣喜的笑,快速的从床上爬起来,赤.裸的小脚丫踩在柔软的羊绒毯上,扑向了盛西慕。

    盛西慕将他从地上抱起,在他粉嫩嫩的脸颊上亲了一口,“乖儿子。”

    “爸爸,我要听《三个火枪手》。”乐乐撒娇的将头靠在盛西慕肩膀。

    “听《三个火枪手》啊?”盛西慕轻笑着,将乐乐抱上床,“那今天就再讲一次,爸爸买了全套的世界名著儿童版给你,以后自己看好不好?我们乐乐是大孩子了,是男子汉。”

    “好吧。”乐乐嘻嘻的笑着,滚到床上,趴在了夏言身边,小屁股却拱了拱母亲,在另一侧给盛西慕留了个位置。“乐乐要枕着爸爸的手臂听故事。”

    盛西慕轻笑着,在床上躺了下来,十分不客气的将被子盖在身上。乐乐将头枕在他胸膛,笑嘻嘻的仰头看着他,而夏言躺在孩子的另一侧,一家三口,窝在一张大床上,盖着同一张被子,情景很温馨,父子俩个之间微妙的互动,孩子在父亲怀中,不停的发出咯咯的笑声。盛西慕偶尔会用眼角余光探向夏言,她一直微低着头,以至于他辨不清她此刻的情绪。

    乐乐在盛西慕低沉磁性的声音中逐渐安静,熟睡。盛西慕动作轻柔的为宝贝盖好了被子,然后,抬眸看向夏言,唇角扬起轻魅的笑,“今晚,我们就这么睡?”

    夏言微敛眸光,与他的目光短暂交汇后,又慌忙闪躲,一张白皙的小脸,平静的没有丝毫情绪。“你陪着乐乐吧。”她淡声丢下一句,掀开身上的被子,推门而出。

    客厅中没有开灯,清冷月光透过厚重的窗帘缝隙,投下一片苍白清冷。夏言静静站在落地窗前,双臂环胸,目光茫然的看向窗外,纤弱的背影,透着孤单。

    无声的脚步从后逐渐靠近,带着温度的外套突然搭上了肩膀,夏言有片刻的惊愕,回头,盛西慕不知何时已站到了她身后,淡淡的古龙水香混合着烟草味,熟悉的气息将她包围。

    “怎么不去睡?”他温声询问。

    “睡不着。”夏言淡漠的摇了摇头。

    盛西慕微低了下头,邪魅一笑,“是睡不着,还是不想睡?”

    夏言仰头,蹙眉凝望着他。与此同时,盛西慕也看着她,一双墨眸比深蓝的海洋还要深谙沉静。夏言不敢与他对视,很快别开头,无论过了三年,三十年,亦或者一辈子,她依旧会沦陷在他墨色的瞳眸中,无法自拔,而她绝不允许自己再一次的沦陷。

    “盛西慕,何必明知故问呢。”夏言转身,语气比窗外月光还要清冷。

    盛西慕依然在笑,只是,笑靥难免苦涩几分。“我这人一向不太喜欢装糊涂,何况,我们之间,很多话还是说清楚些好……”

    “说清楚什么?”夏言突兀的打断他,“盛西慕,我是为了乐乐才不得已屈从。即便我住进了别墅,也不代表我们之间还会有些什么。”她冷然的笑着,微扬起下巴,眸中透出星星点点的泪光,抬眸,再次凝视着他,“盛西慕,你可以继续用强,我一个柔软女子,也无从反抗,但如果要我心甘情愿在你身下承欢,对不起,我只能说‘做不到’。”

    盛西慕唇边笑靥逐渐凝固,消失,一双墨眸深深望着她,眸中是复杂的情绪,深不可测的瞳眸,波澜翻滚。“尹夏言,你可不可以对我公平一点,就算是为了乐乐也好。”

    “公平?”夏言冷笑着,好像听到了最可笑的笑话。“我们之间,何时有过公平可言。你可曾给过我说‘不’的权利,你说开始,我就要配合着你的复仇游戏。你说结束,我就只能带着满身伤痕转身离开,盛西慕,盛长官,现在请你告诉我,什么才是公平?”夏言看着他,眸中泪光浮动,声音有些许的哽咽。

    盛西慕沉默了,他知道,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都是她亏欠了夏言。三年前,他满心满眼都是仇恨,而夏言的出现完全不再他预料,这份爱情来得太突然,让他手足无措,让他无所适从,让他,不敢接受。他一次次的抗拒,一次次将她推开,甚至一次次伤害,他固执的以为,这样就可以不爱……直到失去的时候,他才体会到疼痛,是那样的清晰,动心了,又怎么可能当做从来都不曾爱过。

    “言言,我知道我伤害过你。我直到我自私,我混蛋。我不祈求你原谅我,我只是想要一个可以补偿你们母子的机会。”

    “我不需要。”夏言冰冷的拒绝。

    “你不需要,那乐乐呢?”他又问,“夏言,即便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想想乐乐的感受,他需要一个完整的家。”

    只要涉及到乐乐,夏言便会有所迟疑。毕竟,她是一个母亲。她缓慢的转身,一颗剔透的泪珠已经无声划过面颊,如流星般璀璨夺目。“盛西慕,你真的可以给乐乐一个完整的家吗?你知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那意味着,他必须给她们母子一个名分,他要娶她为妻。可是,这现实吗?

    盛西慕将她一把拥入胸膛,抱得那样紧,他一向最见不得她的泪。从今以后,她的每一颗泪珠,都只能落在他胸膛。“言言,你要相信我,我一定可以做到。”

    “爸爸,妈妈,你们怎么还不睡?”楼梯口处,突然传来宝宝奶声奶气的声音。

    夏言慌张的挣脱盛西慕的怀抱,快速抹掉脸上的泪痕,来到乐乐身边,“乐乐怎么醒了?”

    “口渴,我要喝水,可是妈妈和爸爸都不在乐乐身边。”宝宝极是委屈的嘟起了小嘴巴。

    盛西慕走进厨房,给小东西倒了杯温热的白开水,又兑了一点蜂蜜,然后递给乐乐。“晚上少喝一点水,对肾不好。”

    宝宝咕嘟咕嘟的喝了半杯,又伸出手臂让盛西慕抱,盛长官无奈摇头,轻笑着将宝宝抱回了房间的床上,“爸爸妈妈不陪乐乐睡了吗?”宝宝眨着一双晶亮的眸子,脆声问道。

    “乐乐长大了,以后要自己睡,不能总赖在爸爸妈妈。”

    宝宝沉默了片刻,有些勉强的点了点头,“好吧,乐乐是小男子汉了,乐乐自己睡不怕。”

    “乖,晚安。”盛西慕俯身,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

    “那爸爸会陪着妈妈睡吗?不然妈妈会害怕的。”小东西又奶声奶气的问了句。

    盛西慕唇边笑意逐渐溢开,他下意识的侧头看了眼身旁的夏言,她低着头,但漂亮的侧脸,面颊微红。

    离开乐乐的房间,夏言抱着被子去了客房,但盛长官就像狗皮膏药一样跟了进去,并且理由充分,赶也赶不走。“我可是答应儿子了要陪着你睡,怎么能出尔反尔呢。”

    当盛长官爬上她床的时候,夏言终于怒了,吼道,“盛西慕,你别得寸进尺。”

    “言言,别闹了,睡吧。我真的很累。”他说完,将夏言拥入怀中后,便闭上了眼睛,一张俊颜,的确写满了疲倦。他并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夏言倒有些不忍心在继续推开他。

    很快,头顶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他已经沉沉睡去。

    夏言一声无奈的轻叹后,才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她睡下之后,轻拥着他的男人却突然睁开了一双明眸,眸光深邃幽沉,哪里有半分熟睡过的样子。他微低了下巴,在夏言额头落下蜻蜓点水的一吻。

    “睡吧,言言,明天醒来,一切都会好的。”

    黑夜已经来临,那么,黎明还会远吗!

    翌日清晨,盛西慕如往常一般早早起床,然后将乐乐从睡梦中唤醒,洗漱,更换衣服后,带领他到院子里晨运,乐乐出院之后,身体比从前虚弱了一些,盛西慕每日坚持带着宝宝锻炼,一日不曾偷懒。起初,小东西很赖床,都要费一番功夫叫他起床,现在,宝宝似乎已经习惯了按着健康表格生活。

    父子两个去晨运的时间,夏言会在别墅中做早餐,简单的收拾屋子,生活一日一日过去,他们就像普通的家庭一样,过着平淡的生活,只要没有人点破,他们可以一直这样自欺欺人下去。

    每一次,夏言经过楼梯转角时,都会看到那幅素描画,她并不知道盛西慕会绘画,更不清楚他是何时画的这副素描,但她不笨,seven的意思,她再清楚不过。

    妻?夏言苦涩一笑。似乎听到了天方夜谭一般。她与盛西慕之间,隔着的何止是千山万水。且不说别的,即便没有血缘关系,名分上,盛西慕依旧是她舅舅,盛部长怎么会允许这样的婚姻,盛家根本丢不起这个脸。何况,盛老爷子眼中已经有了合适的媳妇人选。

    “妈妈,我们回来了。妈妈,乐乐肚子饿了,我们吃什么啊?”宝宝清脆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越来越清晰明亮。

    夏言收敛起不该有的情绪,含笑走下楼梯,“有乐乐最喜欢的三明治和牛奶。”

    “那爸爸最喜欢的粥和脆笋呢?”乐乐又问,牵着盛西慕的手一起走进厨房。

    盛西慕带着宝宝在水池边冲洗着小手,宝宝的小手上沾染了滑滑的洗手液,调皮的磨蹭着父亲的手掌。“小调皮,快洗手吃饭,一会儿还要送你去幼儿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