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39章 款款东南望,一曲凤求凰

    宝宝咯咯的笑着,才将小手伸到水柱下冲洗掉白色泡沫。彼时,夏言正站在餐桌旁摆放餐具,乐乐的三明治和牛奶,盛西慕喜欢的皮蛋瘦肉粥和凉拌脆笋,一样不少。

    宝宝爬到椅子上,抓起三明治,大口的吃了起来,咕嘟咕嘟灌着温热的牛奶,小嘴巴上都是残留的白色奶液。

    “慢点儿吃,又没人和你抢。”夏言低笑着,将盛好的粥递给盛西慕。

    “谢谢。”他的笑,明媚温润,如清晨的阳光般和煦。古人常说‘举案齐眉’大概就是此时的情形。

    饭后,一家三口都坐进了盛西慕的大奔车,第一站自然是送小宝贝去幼儿园,乐乐总是撒娇的牵着父母的手,一直到幼儿园门口,才恋恋不舍的和他们挥手告别。如果有小朋友问起,他就会扬起小脑袋,骄傲的说:爸爸已经从很远的地方回来了,以后都会陪着乐乐的。每当这个时候,夏言的心里都不是滋味。

    盛西慕送夏言上班,车子停在她公司楼下,招摇的大奔车,时常会引来旁人或艳羡或嫉妒的目光。

    “谢谢,我走了。”夏言一如既往的淡漠,伸手去推车门,却被一旁盛西慕突然牵住手腕,他手臂稍一用力,夏言不稳的身体便跌入他胸膛。他温柔的气息,吞吐在她头顶,出口的声音带着一丝淡淡的暧昧。

    “就这么急着离开我?”

    “放开我,盛西慕,我要迟到了。”她板着脸子嘀咕了句。

    盛西慕低笑,在她耳畔旁低喃,“晚上我来接你。”

    “嗯。”夏言含糊的应着,她知道,如果不答应他,今天都别想下车了。

    盛西慕握住她手腕的力道稍稍松弛下来,唇却划过她白皙莹润的面颊,在夏言唇角有片刻的停留,他吻了她,唇齿间,沾染了独属于她的淡淡馨香,心情顿时大好。

    而夏言终于得到了解脱,快速的逃离。她踩着高跟鞋,快步走进办公大楼,一楼正厅的电梯口,笑恩与林岚正等着电梯,等待的同时,两人不知窃窃私语着什么,唇角都挂着笑。

    “夏言。”林岚唤了一声。

    夏言含笑点头,来到二人身边,“林总早,林特助早。”在公司,她一向以职位来称呼,尹夏言是个很懂得公私分明的人。

    “呦,我看着,我们的执行长,最近春风得意的很呢。是不是红鸾星动,遇见了良人啊。”林岚玩笑的开口。她与笑恩经过公司门口时,正巧撞见了盛西慕的大奔车,虽然看不清车内的情形,但车子停留的时间不短,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夏言微低了头,指尖下意识的触碰了下唇角,明显的做贼心虚。“林岚姐,你别取笑我了。”

    林岚刚要开口说什么,叮咚一声轻响后,电梯门打开,也打断了后面的话。林笑恩率先买进去,很显然是不想让她再继续为难夏言了。盛西慕与夏言之间的事,她并不了解,但两个人明显存在问题,这是毋庸置疑的。

    而此时,另一处,慈善拍卖会的竞拍现场,一款红宝石手链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关注。这一款手链是一个海外归来的珠宝商捐赠出来的,手链上镶嵌着81颗品质上乘的红宝石,寓意九九十成。手链的整体为凤凰展翅,凤凰胸口镶嵌着一颗3克拉的红宝石,无一丝杂质,在灯光的照耀下,闪动着璀璨的光芒。这颗红宝石出产自缅甸,曾被冠予‘宝石之王’的称号。

    手链由世界级珠宝大师莫里斯·库埃亲自设计,纯手工切割,制作精美,整个作品完美的无可挑剔。它的出现,让上流社会的贵妇们为之兴奋不已,都想将它占为己有。

    台上,女主持人动听的声音传来,原来,这款手链还有一个古典而浪漫的名字——凤求凰。

    “这款由世界级珠宝大师莫里斯·库埃亲自设计的手链《凤求凰》起价200万。”

    主持人的话音刚落,已经有人开始出价,价格一路由200万飙升至600万,对于珠宝来说,这几乎可以说是天价。

    “600万,还有人继续出价吗?”女主持人手握麦克,出声询问,现场有片刻的宁静,然后,响起了一道男声。

    “700万。”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声音的来源,只见,顾希尧一身浅灰色西装,闲适的坐在贵宾位置上。温润的目光淡淡落在那款手链之上,懂得爱情的人,自然懂得‘凤求凰’的寓意的,那是一种美好的向往与追求。

    对于顾省长的出手,众人都震惊不已。毕竟,作为地方官员,一般人是不会炫富的,700万来购买一款华而不实的珠宝,的确奢侈了些。但顾希尧的奢侈,却让人挑不出丝毫不妥,盛家的海诺建筑在首府富甲一方,顾太太又是c市首富杜家的女儿,顾希尧有钱,无可厚非。

    “700万,还有人要加价吗?”主持人再次询问,目光在拍卖会现场扫视了一周,然后又道,“700万一次,700万两次,700万……”

    “800万。”在最后关头,一道轻佻的男声打断了女主持人的话。

    800万价格一出,现场不由得想起一阵唏嘘。这已经是天价中的天价。即便这款宝石手链的升值空间不可估量,但用800万购买一款手链,何止是‘奢侈’二字可以定义。

    顾希尧眸中闪过片刻的错愕,微侧过头,沉寂的目光探向声音的来源,竟是赵市地产大亨周家的公子——周鸿。这个周鸿,他印象很深,当初曾轰轰烈烈的追过他二姐一段时间,只是,此时后来不知为何不了了之了。然后,二姐远嫁,这件事在记忆中也逐渐被淡忘了。

    周鸿慵慵懒懒的靠在软椅上,十分坦然的接受众人诧异的目光,他随意的摆弄着手中的拍子,对于那款耀眼的珠宝,似乎并不在意。而在周鸿的身边,盛西慕一身笔挺西服,端正的坐在贵宾席上,一身傲然气势浑然天成。他的目光专注的看着前方,深邃的眸子,带着复杂莫辩的情绪。

    顾希尧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源头处,正是哪一款精美绝伦的‘凤求凰’。顾希尧温润一笑,心中依然明了。盛西慕的辖署人身份,并不适合在公众场合招摇炫耀,但周鸿是商人,自然可以无所顾忌。

    顾希尧并没有继续出价,如果是周鸿,他自然会争上一争,钱这种东西,他向来不在乎。但如果换了盛西慕,便没有了那个必要。因为,盛长官会比他更不在乎钱。盛西慕这个人极少有太想要的东西,但就是这样的人,一旦有了渴望,也不会轻易放手。

    彼时,周鸿与盛西慕的目光也探了过来,顾希尧对盛西慕点头一笑,大有几分示好的意思,并对他伸手示意。

    盛西慕俊脸上挂着一字号的笑,同样点头回应,但很快,又转开了视线。

    800万成交,毫无疑问。盛西慕成为了那款‘凤求凰’的主人。

    慈善拍卖会接近尾声,台上主持人说着冠冕堂皇的场面话,“感谢各位领导来宾的到来,感谢各位对慈善事业的支持……”伴随着主持人的话音落下,慈善拍卖会也告一段落,场中来宾有秩序的一一离开。坐在贵宾席上的几乎都是省里的领导或首屈一指的富豪,自然,也是最后离开会场。

    人群散尽,顾希尧来到盛西慕身边,与他客套寒暄。

    “今日多谢顾省长成人之美。”盛西慕温润而笑,语气平和,不疏冷,但也不热络,十分公式化,又让人挑不出分毫。

    “盛长官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何况,也给希尧省了一笔不小的开销。”顾省长玩笑的说道。

    盛西慕笑意不变,又礼貌的客套了句,“改日西慕做东,请顾省长与夫人赴宴,算是对今天的事道谢。”

    “盛长官盛情,那希尧就却之不恭了。”两人象征性的握了下手,然后,各自离开。

    周鸿与顾希尧擦肩而过之时,只是眼角余光扫过,依旧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甚至连个招呼都不打。过去的事,显然还是他的一个心结。

    回去的路上,盛西慕与周鸿一同坐在后面的位置,盛长官打开包装精美的首饰盒,那款绝世的‘凤求凰’正安静的躺在盒中,如同睡美人等待着属于她的王子。手链上悬挂着一张精美的卡片,上面是设计大师莫里斯·库埃的亲笔题词,落款处扬扬洒洒的签着他的名字。一个外国人写中国字,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

    喜开封,捧玉照,细端详,但见樱唇红,柳眉黛,星眸水汪汪,情深意更长。无限爱慕怎生诉?款款东南望,一曲凤求凰。

    盛西慕略带粗糙的指腹摩擦着卡片上的字迹,眸色不由得深谙了几分。

    “我说盛长官,钱在你眼中不会就是数字吧。800万捐到贫困地区都能建几所希望小学了,你居然用800万巨款买了这么个东西,哎,陷入爱情的男人啊,简直不可理喻。”周鸿玩味的摇晃着脑袋。

    盛西慕啪的一声合起盒子,唇角一抹冷魅的笑,还口道,“既然周总想献爱心,省里正在兴建的高速公路就由你们周氏集团投资好了,我一定向省委申请,给你们周氏颁发荣誉证书。”

    “好,好,盛长官,小的我惹不起你还不成吗!钱丢在水里还有个响声呢,用大笔资金换张毫无作用的废纸,我可没那份公德心。”周鸿投降似的举起了双手。

    盛西慕淡然一笑,并没在为难他。反倒是周鸿又继续开口,这一次,神情倒是认真的几分,“尹家那丫头怎么说也是见过世面的,这么贵重的东西,她未必会要。何况,追女人也不是你这个套路,钱砸进去了,女人可不一定就会乖乖留在你身边。”

    盛西慕墨眸清冷了些许,目光淡淡落在窗外,如果说他有百分之一百的手段将她留在自己身边,却只有百分之一的信心,让她心甘情愿。但无论结果如何,他都想放手一搏。为了自己,也为了乐乐。

    下班后,盛西慕的大奔车很准时的等候在楼下,但夏言已经习惯了加班,她似乎总有忙不完的工作。盛长官很有耐心的在车中等候,并不算意外的看到顾省长开着悍马来接老婆,他们在外人面前极少有暧昧的行为,但只是简单微妙的互动,足以看出两人的恩爱。

    盛西慕有些烦躁的点燃了一根烟,低头看了眼腕上手表。当你四周充满了幸福,而独独你一个人孤独不幸时,那么,这份不幸就会显得尤为突兀。伦家世品貌,他盛西慕自认不比任何人差,可他却连普通人的幸福都无法拥有,难道上帝真的是公平的吗,他为你打开了一扇门,却要关闭一扇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天色逐渐黑暗下来,但夜幕完全的笼罩了大地,夏言依旧没有离开这座办公大楼。盛西慕实在没有耐性继续等下去,他推门下车,砰地一声,关掉车门。直达电梯在顶楼的办公室停住,长长的走廊漆黑一片,只有尽头的办公室亮着灯。

    夏言正坐在办公桌前翻阅资料,偶尔轻蹙眉心思考,手中金色钢笔,时而快速的书写着。房门咚咚咚的被敲响,夏言的全部心思都在文件上,随口说了句,“进来吧。”

    “尹总倒真是日理万机啊,比我这个小公务员求上进多了。”门口处,突然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在寂静的深夜中,尤为突兀。夏言吃了一惊,顺着声音的方向抬眸望去,盛西慕高大的身体正半依在门口。

    “你,你怎么上来了?”夏言蹙眉问道。

    “我是环宇集团的合作方,我出现在这里,应该没什么奇怪吧。”盛西慕双臂环胸,一副慵懒邪魅。

    夏言合起手中的金色钢笔,指尖轻按了几下眉心,然后起身来到他身边。她唇角扬着浅淡的笑靥,指了指窗外漆黑夜色。“盛长官似乎忘记了,现在可是深夜,如果谈公事,还请您明天预约了再来。”

    “你也知道现在是深夜了?那就应该下班回家,明天工作时间再来。林笑恩究竟给你多少加班费?你这么没日没夜的干。”盛西慕冷哼了声,牵起夏言的手就向外走,林笑恩真当他女人是廉价劳动力了。

    “盛西慕,我还有工作没做完呢。”夏言不悦的甩开了他的手。

    “工作?尹夏言,你眼里只有工作吗?那乐乐呢?这么晚了,你将他一个人丢在家里?”盛西慕质问道,语气中显然有了几分冷怒。简直难以想象,这三年,她究竟是怎么带孩子的。

    “不,不是还有保姆阿姨吗。”夏言的声音有些怯怯。

    “保姆阿姨可以代替你这个母亲吗?”盛西慕剑眉冷挑,继续逼问道。

    夏言低下了头,唇片紧抿着。却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当盛西慕再次握住夏言的手,她没有反抗,只低声说了句,“我把东西整理一下吧。明天开会要用的。”

    “好,给你五分钟。”盛西慕松开她的手,语气丝毫不容人抗拒,高高在上的盛长官,一向只习惯于发号施令。

    夏言简单的将桌上的文件分类规整好,一一锁入一旁的柜子中。然后和盛西慕并肩向外走去,电梯口前,夏言微低着头,安静的等待。或许是三年来习惯了孤独,身旁突然多了一个男人,她竟有些无所适从。

    肩头突然搭上一件温热的外套,带着熟悉的古龙水味道夹杂着烟草香。夏言抬眸,不期然跌入他深邃的墨眸中,盛西慕眸中含笑,温润的如水一般。“深夜气温下降,也不知道多穿一件衣服,你连自己都不会照顾,还怎么照顾乐乐。”

    “我,我不冷。”夏言别扭的挣扎,她的确不冷,双颊绯红,他的靠近,让她紧张的身体发热。而她越是想要躲闪,盛西慕却靠的越紧,双臂轻环上她纤细腰肢,在昏暗的电梯口,两人交叠的姿态,着实暧昧了许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