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40章 盛西慕,我不是你的陪床保姆

    而此时,叮咚一声,电梯门缓缓开启,夏言抬头,映入眸子的是提着食物袋的林岚。同时,电梯中的林岚也看着相拥的二人,目光中尽是错愕之色,甚至忘记了走出电梯。

    “林岚姐,你怎么回来了?”夏言略带错愕的问道。

    林岚有些尴尬的轻咳了声,目光在夏言与盛西慕二人身上流转。“知道你加班,本来想送些吃的给你,不过,现在看来好像多此一举了。你们,你们接续啊。”林岚暧昧的笑着,伸手快速的按上了电梯。

    “林岚姐……”夏言想要解释什么,而电梯门已经合起。她懊恼的站在原地,回头狠狠的瞪了眼盛西慕,而他温润含笑,居然心情大好。

    回到别墅的时候,乐乐还没有睡,嘟着小嘴坐在沙发上等着父母归来。

    “盛宝怎么还不睡?”盛西慕大步来到宝宝身边,伸臂将孩子抱入怀中,在宝宝粉嫩的脸蛋上狠狠啃了一口。

    “乐乐担心妈妈啊。”乐乐回了句,一双乌黑的眸子滴溜溜转动着,一双胖胖的小手臂伸向了夏言的方向。

    夏言笑着,将宝宝从盛西慕怀中抱出,母子二人鼻尖贴着鼻尖,十分亲密。“还是乐乐心疼妈妈。”

    “爸爸也很心疼妈妈的,他每天都接送妈妈上班,所以,妈妈不能只爱乐乐而不爱爸爸哦。”宝宝用稚嫩的声音说道。

    夏言没有回应,只用眼角余光随意扫了眼一旁的男人,只见他唇角含笑,温润如玉。

    “乖,睡觉吧,明天还要上幼儿园呢。”夏言说道,抱着乐乐向楼上走去,而她怀中的宝宝却挣动了几下,划下他怀抱,抱起小熊,独自向楼上跑去。在楼梯拐角处,又突然转身,漂亮的大眼笑的眯成一条缝。

    “乐乐已经长大了,可以一个人睡。让爸爸陪着妈妈吧。”他丢下了一句后,又向楼上跑去,保姆跟在后面,不停的提醒着,“小少爷,跑慢一些,小心摔倒了。”

    夏言自然不会走进盛西慕的卧室半步,那里,有太多不堪的回忆,只会让她越陷越深。

    她依旧睡在书房,但这并不意味着盛西慕不会来找她。毕竟,这里是盛长官的地盘,只要她还呆在这里,就永远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房间内点着昏黄的灯光,夏言靠坐在床头,低头翻看着笔记本中的电子档文件,手中端着一杯温热的咖啡,不时单手敲动键盘。她的神情,认真而专注,即便屋内走进了人,都没有丝毫察觉。

    或许是有些累了,她随手将咖啡杯放在床头,头靠上身后柔软的靠枕,抬眸的瞬间,盛西慕高大的身影突然映入眼帘,的确吓了她一跳。“盛西慕,你怎么会进来?”她分明记得自己锁了房门。

    盛西慕轻笑着,在她床边坐了下来,手掌自然的合起了她膝上的笔记本,顺手丢在了一旁。“这是我家,我当然可以自由出入。”他摇晃了下手中的一串钥匙,然后将它丢在了床头上。“这个给你,从今以后,你就是这里的女主人了。”

    “我不需要。”夏言冷冷的丢下一句,再次掀开笔记本,明天开会的资料,还没有整理完。

    “言言,我想给你的,岂容你不要。”他霸道的再次合上笔记本,这一次,直接丢到了远处沙发上。

    “盛西慕,我要工作。请你不要打扰我,ok?”夏言微怒,掀开被子想要下床,双腿刚刚落地,却被盛西慕从身后环住了腰肢,他稍一用力,她便重新跌回床上,并且,是两人同时滚到在柔软的大床。

    他轻拥着她,将头埋入她柔软的颈窝,嗅着她发间的馨香。“真香。”他邪气的扬起唇角,极是满足的神态。“工作对你真那么重要吗?林笑恩给你多少薪水,我双倍付给你,以后,你只要安心留在我身边,相夫教子,不好吗?”

    “盛西慕,我不是你的陪床保姆。”夏言睁大了一双明眸瞪着他。

    盛西慕唇角笑意不变,三年不见,盛长官的脸皮倒是变得更厚了,显然是刀枪不入。温热的手掌轻抚过她莹润如玉的面颊肌肤,最后,在锁骨之上暧昧流连。“言言,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生气的时候真的很可爱。”他轻笑道,薄唇缓缓靠近她耳畔,温柔低喃,“可爱的想让人一口吞掉。”

    话音刚落,他突然翻身,将夏言纤细的身体压在身下,困入怀抱之中。修长的指尖插入她柔软细密的发间。“言言,别每次都将话说的那么难听,你难道不知道你是我的谁吗?”

    “不知道。”夏言挣脱不开他的钳制,负气的别过头。

    “好,那我告诉,尹夏言,你是我盛西慕的妻子。”他的声音回响在头顶,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夏言冷然而笑,笑靥极是嘲讽,她看着他,眸中闪烁着璀璨流光,“盛西慕,我这个妻子好像不受法律保护吧。”

    “那一张纸,你就这么在乎吗?”盛西慕问,英俊的面容坚毅而认真。

    夏言不语,只安静的躺在她身下,既然反抗不了,他想怎样,只能由他。在搬进这里之前,她已经预想过所有的可能,明知逃不出他的魔掌,夏言却别无选择。因为她是一个母亲,为了让乐乐快乐,她可以牺牲一切。

    “好,我给你,只要你想,我什么都可以给你。”他唇边扬着情绪复杂的笑,分不清是苦涩还是嘲弄,疑惑是坚决。

    而温热的手掌已经顺着领口进入她柔软的胸膛,指尖滑入她光滑的背部,轻轻一捏,便释放了她胸口的柔软。他将头埋入她胸口,亲吻着她的柔软,黑色蕾丝胸衣被随手丢弃,在空中划落唯美的弧度。

    夏言侧过头,双手紧抓住身下被单,紧闭着眼帘,纤长的睫毛上颤动着剔透的泪珠。身上单薄的睡衣一件件脱落,夏言觉得自己好像一支刚刚绽放的小花,却被人一片片失去花瓣,鲜血淋漓的同时,露出最柔嫩脆弱的花心。当他分开她白皙的双腿,将灼热的坚.挺送入她身体,夏言痛苦的嘤咛了一声,手掌更紧抓住被褥,几乎要将柔软的布料拧碎撕裂。

    他的巨大滚烫充满了夏言身体,她下意识的合拢双腿,微微的扭动挣扎。而温润低沉的男声却在耳畔响起,带着压抑的隐忍。“言言别动。”他宽厚的手掌按住她双肩,身体向前又进入了一分。“言言,好紧,你夹得我好疼。”

    “你出去,放开我。”理智不停的抗拒,而身体却本能的湿润了,这让夏言羞愧的无地自容。

    他温热的指尖抚摸着彼此身体的交合处,挑弄着她敏感的花心,一阵阵酥麻传遍身体,夏言止不住的嘤咛,感觉一股温热流淌出身体,缓解着干涩的疼痛。

    盛西慕满意的轻笑,腰身开始摆动,薄唇在她胸口及耳畔流转,含住她敏感的耳垂,“言言,你的身体想要我。我也想要它,你说怎么办?”

    怎么办?夏言在心中嘲弄苦笑,都已经这样了,他都已经在她身体中,除了继续还能怎么办!难道她说停下来,他就会允许吗。

    盛西慕在她身上疯狂的驰骋,起初,夏言还在拼命抗拒,而盛长官久经情场,夏言只是个青涩的小女子,如何是他的对手。他在她体内深入浅出,每一次都撞入她最敏感的触点,到最后,他从她身后而入,玩儿起了九浅一深,夏言在他身下早已迷失了自我,只能忘情的吟偶喘息。

    等他要够了,夏言早已被折磨的精疲力竭,她蜷缩着身体半靠在床头,胸口急剧的起伏,不停喘息。身上都是剧烈运动后留下薄汗,漆黑的发丝贴在苍白的面颊上,绝美而妖娆,盛西慕看着这样娇柔的她,恨不得将她再次融入身体。

    “累坏你了?我下次温柔些。”他将她拥入胸膛,修长的指尖拨开她额前碎发。

    夏言沉默不语,安静的将头靠在他胸膛,已经没有了反抗的力气。纤长的睫毛沾染着晶莹的泪珠,轻轻颤动着,在昏黄的灯光下,闪烁着琉璃般璀璨的光芒。

    他有些心疼的低头吻上她眼帘,唇边沾染着泪珠,带着些许咸涩。今天本没打算动她的,但见了她,便无法隐忍,男人在心爱的女人面前,意志力都会变得薄弱而不堪一击。“言言,无论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包括一纸婚约。只是,我需要时间来筹划我们的未来。”

    夏言依旧不言不语,眸光些微的涣散,好似他说的话不过是与己无关的闲事而已。

    盛西慕微叹了声,从床头柜中取出一支精致的黑色锦盒,他打开盒子,将那支美轮美奂的‘凤求凰’从盒中取出,牵起夏言白皙的手腕,动作轻柔的将手链带在了她的腕间,宛如一直展翅欲飞的火凤盘涅在白皙的玉腕间,也恰好掩盖了手腕内侧那一道丑陋的划痕。

    他希望,她可以忘掉过去所有不堪的回忆,让他们重新在一起,好好的在一起。

    “喜欢吗?”盛西慕含笑询问,眸光温润如水。在他眼中,也只有这款价值连城的‘凤求凰’才配得起他的言言。他的言言和这条红宝石手链一样,都是独一无二的。

    手腕间传来冰凉的触感,让夏言恢复了涣散的心绪,她的目光缓缓落在腕间耀眼的手链上,眉心缓缓蹙起。她对珠宝懂得不多,但即便如此,她也看得出这东西一定价值不菲。可是,宝石越珍贵,就越让她觉得刺眼。他想告诉她什么呢,权大压人,还是,有钱能使鬼推磨?不是每一道伤痕都可以用金钱来掩盖,也不是掩盖了,就可以当做它从来没有存在过,这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行为而已。

    “盛长官的礼物太贵重了,夏言要不起。”她冷淡的回了句。

    “多好看啊,带着吧。连我都是属于你的,何况是我买回来的东西。你说对不对?言言。”他邪气的扬了下唇角,在她绯红的面颊偷了个香吻。

    夏言淡漠不语,一双眸子,涣散的失去了所有光亮。她只觉得手腕上的重量,压得她几乎无法喘息。她被盛西慕反锁入怀,乌黑的发丝凌乱,环在腰间的手臂越收越紧,让她根本没有逃离的机会。身体都散架一般的疼痛着。

    盛西慕的指尖温柔的流连在她白皙的面颊,划过她精致的眉眼,纤长的睫毛轻轻颤动着,还沾染着几滴雾珠,他微低下了头,心疼的去亲吻她含泪的双眸。夏言却以为他又要继续,双手再次紧抓住身下被单,侧过头,又一颗冰冷的泪珠无声划落。

    他的唇恰巧落在那颗咸涩的泪珠上,胸腔中跳动的心脏,突然收缩着刺痛了下。“乖,睡吧。”盛西慕若有似无的叹息,侧身躺在她身侧,一张轻柔的真空鹅绒被,覆盖住两具赤.裸的身体,他依旧轻拥着她,没有丝毫要放手的意思。

    夏言紧抓着被单的手慢慢松开,睫毛轻颤几下后,才缓缓合起。过分的体力透支,让夏言很快睡去,而他身侧的男人却了无睡意。他轻拖着她纤细的手腕,腕间鲜红的宝石在清冷月光下散发着孤冷的光芒。

    一双深邃墨眸比夜色还要沉暗,从没有一刻,如此时此刻让他觉得无力,盛西慕可谓是天之骄子,他想要什么要的女人,还不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却不知从何时开始,需要用强制的手段才能得到一个女人的身体。可是,一次次得到了,占有了,为何激情褪去之后,心却依旧空荡的厉害,那样恐慌的感觉,就好像,他再也抓不住她的心了。

    他也曾一次又一次的问自己,他想要的,真的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吗?但答案,永远没有答案。如果换做别的女人,他都可以不屑一顾,可她不是别的女人,她是尹夏言,所以,无论她成了什么样子,他都要她。

    浑浑噩噩,两人一夜相拥而眠。翌日醒来之时,夏言仍然被他困在胸膛间,这样赤.裸相拥的姿态,让她羞愧的无地自容。

    “醒了?睡的好吗?”盛西慕温润低笑着,翻身掀被而起。

    “啊!”夏言下意识的惊叫了一声,慌忙用被子裹住一.丝.不.挂的身体。却无法掩盖颈间密布的吻痕。深浅不一的青紫色痕迹,证明着他们昨夜有多疯狂。

    “小声些,不怕吵醒了乐乐。如果你想让儿子看到我们现在这副模样,我倒是不介意。”盛西慕邪魅轻笑,利落的穿起格纹衬衫。若非他背对着她,夏言一定会看到轻佻之下,那一抹难以掩饰的苦涩。

    盛西慕从柜子中取出一套干净的裙子地给她,崭新的,布料细腻柔软,看得出是国外品牌,他买给女人的东西,自然都是价值连城。夏言突然发现,似乎无论她住哪一间房,柜子中都塞满了合身的衣物。

    身体依旧酸痛难忍,她强忍着疼痛起身,有些顾忌的看向盛西慕的方向,他似乎早有预料般,高大的身体背对着她,站在落地窗前,墨眸凝望着窗外,点燃了一根烟蒂,静静的吸着烟。

    夏言咬了下唇,没有出声赶人。当然,如果他不想离开,她自然对他无可奈何。夏言快速的穿上了衣服,好在这期间,盛西慕一直没有回头。

    她刚刚穿戴好,房门就被敲响,门外,传来宝宝稚嫩的声音,“爸爸妈妈,你们醒了没有?乐乐的早餐呢?”

    夏言快速的下床开门,房门刚敞开,宝宝柔软的身体就扑了过来,一双短短的手臂抱紧夏言腰肢,“妈妈,你和爸爸赖床了哦,是大懒虫。”宝宝伸出短短的手指,指了指墙上的挂钟,“已经七点了,爸爸没有带乐乐晨运,妈妈也没有给乐乐做早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