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41章 我说的是吻痕的事

    “对不起,乐乐,妈妈现在就去做饭,宝贝想吃什么?”夏言蹲下身体,很有耐心的询问。

    “妈妈做什么我都喜欢吃。”宝宝甜甜的笑着。

    夏言温柔的笑,宠溺的刮了下宝宝鼻尖。“小东西,一大早嘴巴就抹了蜂蜜啊。”

    宝宝咯咯的笑,在夏言脸颊上啃了一口,连同口水一同沾上了母亲脸颊。夏言无奈失笑,摸了摸小东西的头,然后向楼下走去。每天早上起床,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宝贝洗手作羹汤。

    “爸爸。”小东西像只雀跃的小鸟,张开两个小手臂,飞向盛西慕的方向。他忙熄灭了手中的烟蒂,将宝宝从地上抱起,在他嫩嫩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儿子,今天先吃饭,就不晨运了。晚上放学之后爸爸带你去游乐园好不好?”

    “真的?”宝宝一双漂亮的眸子闪动着雀跃的光芒,兴高采烈的举起双手,“爸爸要带乐乐去游乐场,爸爸万岁。”

    盛西慕抱着孩子向楼下走去,乐乐搂着他脖颈,却突然贴在他耳边询问,“爸爸,你是不是欺负妈妈了?”

    盛西慕一笑,捏了捏宝宝的小鼻子,“爸爸疼妈妈还疼不过来,怎么会欺负她呢。你这小脑袋别胡思乱想了。”

    宝宝微嘟起唇片,嘀咕了句,“可是我看到妈妈的眼睛有点红,好像是哭过了,她脖子上还有受伤的痕迹。爸爸,我听幼儿园的老师说,如果爸爸打妈妈,就是家暴,是会坐牢的。”

    原来,一大早的,这小东西在威胁他。盛西慕摇头失笑,两指弹了下他额头,自然,力道不重。“妈妈脖子上的伤不是打出来的,是吻出来的,等你长大了就懂了。”

    “哦。”宝宝似懂非懂的点了下头。

    本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饭桌上,小东西突然问夏言,“妈妈,你脖子上的伤是吻出来的吗?”

    此时,夏言正端着杯子喝牛奶,一口牛奶险些没喷出去,她被呛得不轻,不停的咳着。

    “小心些,又没人跟你抢。”盛西慕动作轻柔的拍着她的背。夏言仰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若不是他教儿子这些,一个三岁的小孩子,知道什么是吻痕啊。

    “妈妈,是吗?”宝宝睁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等着她的答案。

    夏言经常教导孩子做人要诚实,她当然应该以身作则了。于是,夏言将头压得极低,含糊的应了声。“嗯。”

    宝宝嘻嘻的一笑,继续低头扒饭。原来,爸爸没有家暴,真好。

    如往常一般,盛西慕开车送了乐乐上幼儿园,然后才送夏言上班,一路之上,两人相对无言。正是上班的高峰期,车子在市区的路上堵得厉害,盛西慕熄了火,等着长长的信号灯。夏言翻看笔记本中的资料,当真是将盛长官当成了司机。

    “还在生我气?”盛西慕低沉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夏言有些迟缓的抬眸,迎视上他的目光,沉寂片刻后,才摇了下头,“没有。”简单的两字后,她的目光又转移到笔记本电脑上。

    “言言,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盛西慕轻笑着,手掌重重按了下方向盘,大奔车发出一声刺耳的鸣笛声。在车流之中,尤为引人注目。甚至有其他车摇下了车窗,酸酸的嘀咕了句,“开大奔了不起啊!”

    “不是乐乐和吻痕的事儿吗。”夏言随口回了句,并没有抬头。

    一直被无视的盛长官无法再继续淡定下去,他一把合起她膝盖上的笔记本,随手丢到车后座。

    “盛西慕,你……”

    “我怎样?坐车少看电脑,也不怕头晕。”他不悦的回了句。

    夏言不想继续和他理论,所幸伸手去推车门,打算坐进车后座,没想到,车门却是被锁住的。她试了几次无果后,只能放弃。

    “尹夏言,我刚刚说的话,你究竟有没有听进去。”盛西慕又问。

    夏言蹙眉思索了片刻后,才道,“关于乐乐的教育问题,我们一直没有达成一直,就像今天早上,那些话是该多孩子说的……”

    “我说的不是乐乐的事。”盛西慕有些负气的打断她。

    “什么?”夏言不解,她似乎弄错了什么。

    盛西慕淡淡的叹了声,然后,温柔的手掌轻柔的抚摸着夏言的面颊,“我说的只是吻痕的事。言言,你,还痛吗?”

    夏言原本略带苍白的面颊,顿时羞得通红。如果现在她还听不懂盛西慕再说什么,那她真是白痴了。她有些无措的别开脸,顺势脱离他的抚摸。淡漠的目光随意落在窗外,清澈的眸光逐渐涣散开,许久后,才淡淡的开口,“心都死了,怎么还会痛。只是,请盛长官下次选个何时的时间,这几天,我很忙。”

    “言言!”盛西慕的声音不自觉提高,却没有怒意,反而是痛惜。曾经,那个纯净的女孩对他说,她的心在他身上,那是他心中却只有仇恨,不懂得珍惜。然后,时过境迁,三年之后的今天,她说她的心死了。是不是没有了心的人,就无法再爱了。不过,没关系,他不勉强她的爱,只要她愿意让他来爱她。

    “言言……”他还想说些什么,身后却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的鸣笛声。他不耐的回头,才发现拥堵的交通已经舒缓,车流正在缓慢蠕动,而他却一直停在原地,后面的车子自然要催促了。

    他没在继续刚刚的话题,而是快速的发动引擎。

    车子在公司楼下停住,夏言没有立刻下车,按照往日的惯例,他一定会向她索要一个离别吻,之后才放她离开,而今日,却有些不同。“去上班吧,别加班太晚,晚上我再来接你。”说完,他按动了按钮,解开了车锁。

    夏言快速推门下车,好像多一刻,都不愿与他呆在一起,这样的行为很伤人,盛西慕心口一痛,唇角微微扬起自嘲的笑意。但他又怎么会懂得,夏言的逃离,不过是为了不让自己再次深陷。残忍会让人坚强,而温柔才是致命的毒药。

    ……

    夏言一走进办公室,就开始埋头工作,工程正是关键时期,不容许分毫的掉以轻心,如同上次的错误,是绝不能再犯的。早上十点钟的会议,是对工程近期的一份总结,和后期工程的规划,林笑恩一同出席,足以见多这次会议的重视。

    “孟菲,把会议资料的电子版发到各部门主管手中,再复印两份送到林总和特助的办公室,工程后期规划几个细节地方我有几处改动,你重新整理一下……”夏言有条不紊的吩咐着,她话尚未说完,门口处却传来女子温润的声音。

    “一大早尹总就开始发号施令,我这个总裁倒是显得‘游手好闲’了。”林笑恩玩味的说道,人已经走了进来。

    “林总。”夏言起身,礼貌的点头。

    “坐吧。”笑恩温和的笑着,和她一同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孟菲端上了两杯温热的咖啡。

    林笑恩轻品了口杯中的咖啡,缓声道,“工程正是关键的时候,夏言,辛苦你了。”

    夏言很公式化的笑着,一双明眸清澈。“我拿着林总的高薪,自然要对工作尽心尽责。”夏言唇角笑靥浅浅,眸光灼灼,带着说不出的光晕。这几年来,林笑恩对她很好,亦或说,好的有些过了头。她不傻,知道林笑恩的好多半是出于同情的。

    可尹夏言也有尹夏言的傲气,即便沦落为歌女之时,她同样会骄傲的仰着头,绝不会接受任何人的施舍。这几年,她拿着所谓的高薪,却也在给林笑恩卖命,她绝不会亏欠任何人分毫。

    “林总,尹总,会议就要开始了,几位高管人员都已经在会议室等候。”孟菲走进来说道。

    林笑恩笑着起身,对夏言说了句,“走吧,你的下属可都在等着你呢。”

    夏言轻笑着,却没有立即向外走,而是回到办公桌旁,从抽屉里取出一只精致的盒子递给林笑恩,盒子包装精美,一时间看不出里面是什么东西。

    “笑恩姐,生日快乐。”

    “难为你还记得。”林笑恩笑着接过,没有丝毫的客套。她当她是家人,自然不会拒绝亲人的礼物。何况,往年也曾收到过夏言的礼物,久而久之,也就理所当然。

    会议整整开了一个上午,结束后,夏言又忙着整理会议资料,还有几个高管提出的实际问题,理所当然的忘记了中午那顿午饭,她埋头在堆叠如山的文件之中,直到,林笑恩再次出现,手里提着食盒。

    “尹总,工作再忙也不能亏待了自己身体不是。”她玩笑的说着,将食盒放在夏言的办公桌上,食物的香味从盒子中不断传出。

    “笑恩姐,你别取笑我了。”尹夏言含笑,将手中的文件简单归拢了一下,然后打开林笑恩递来的食盒,刚刚倒也没觉得,一闻到饭味儿,才发现自己饿了。

    “现在可是午休时间,既然你叫我笑恩姐,我们此刻就不是雇佣关系,而是私人关系了。”林笑恩又道。

    夏言唇边略带玩味的笑意稍稍收敛了几分,她知道她要说什么。果然,见林笑恩将上午送出去的盒子递了回来。“夏言,我想你不会不知道这东西的价值吧。”

    “一个死物而已,什么价值还不是人定出来的。”夏言不以为意的回答。

    可林笑恩显然没有和她开玩笑的意思。她虽然对珠宝不太懂,但见得多了,也多少分辨出一些,夏言送她的这款红宝石手链,足以称为‘价值连城’,何况,以夏言的经济状况,想买这个东西,少说要奋斗个几十年,那么,这手链哪里来的,当然可想而知。

    “我不太喜欢这东西,你若是想送,就送个别的吧。”聪明如林笑恩,自然寻得到理由拒绝。若按常理来讲,夏言自然再无法拒绝,可她不是别人,而是尹夏言。

    只见,女子柔柔一笑,温声开口,却并没有去碰那支绒盒。“笑恩姐,你喜欢什么,夏言改日再补给你吧。至于这个东西,既然送出去了,哪儿还有收回来的道理,如果笑恩姐介意这东西的价值,倒不如折算成人民币打到我卡里,就当年终提前分红了。”

    话都说到了这份上,笑恩反而被堵得死死的。一时间骑虎难下,也只能将首饰收回,同时,她也留意到夏言看着这东西的目光,清冷中带着淡淡的愁绪,难道这个东西曾伤到了她吗?亦或者说,是它的主人犯了什么不可原谅的错误。

    “原来是想在我这里变现啊。”林笑恩玩味的笑着,给自己找了个合适的台阶,“不过,变现可是要打折扣的,你可别心疼啊。”

    夏言亦笑,而这笑靥却丝毫不及眼底,一双清澈明眸,依旧一片清冷。

    反倒是林笑恩,将那款昂贵的手链拿了回去,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安置了。杜家可谓富甲一方,但也没奢侈到如此地步。一时间,她觉得自己似乎被这小丫头糊弄了,直觉这款手链会给她带来麻烦。

    入夜,笑恩站在梳妆台前吹着湿漉漉的长发,顾希尧从浴室中走出来,身上穿着松垮的睡袍,从身后环上了她柔软纤细的腰身,鼻端贴在她白皙颈项,嗅着她身上的馨香,温热的气息吞吐在颈间,痒痒的,带着酥麻。笑恩低笑着推开他。

    “别闹,我在吹头发。”她拍开他不安分的手。

    “我帮你。”顾希尧说完,顺手抓过她手中的吹风机,温柔的吹拂着她如瀑的发丝,另一只手却顺势缠上她,已经顺着半偿的领口滑入,因为刚刚沐浴过的关系,笑恩没有穿内衣,他的大掌十分顺利的握住了一侧的丰.盈。

    “都说了别闹,今天没心情。”笑恩板着脸,再次推开他。

    顾市长一副极委屈的模样,方向手中吹风机,双臂轻揽住她身体,温声问道,“又怎么了?是谁这么不长眼惹了我老婆,放心,老公替你出气。”

    笑恩瞪了他一眼,然后,从梳妆台的抽屉中取出了那只黑色的首饰盒。顾希尧不解的打开,那只精美绝伦的凤求凰正安静的躺在盒子中,金色质地,血红的宝石,绝美妖娆。

    “这东西怎么在你手上?”顾希尧蹙眉问道。

    “你见过这款手链?”笑恩错愕。

    “嗯。”他点头,再次重复,“它怎么会到你手上?”

    “尹夏言送我的生日礼物。”她老老实实的回答。

    顾希尧淡哼了声,七分笑意,三分无奈。“你也真敢要,你知不知道这东西多少钱。”他说完,左手比量了一个数字。

    “八十万?”夏言说完,只觉得手上的重量沉淀了许多。

    顾希尧很是无奈的拍了下自家老婆的头,“再加一个零,八百万!”

    “什么?八百万!”夏言顿时觉得手腕被压得生疼,这哪里是一个手链,而是一座楼啊。建一栋楼也就这个价格了。

    “你以为呢,这可是红宝石王。”顾希尧轻笑,将那款凤求凰从盒子中取出,解开手链的环扣,带在了笑恩的手腕上。白皙莹润的玉腕,赔上血色凤凰,说不出的妖冶美艳。都说珠宝是女人的点缀,如今看来,的确如此。他突然有些后悔,将这款手链让给盛西慕了。

    笑恩只觉得手腕更重了,她带着的可是一栋楼啊。“赶紧摘下来,弄坏了我可赔不起。”

    顾希尧笑,一副不以为然。“如果拍卖会上我和盛西慕一争高下,这东西说不定现在就是属于你的了。”

    笑恩白了他一眼,还好他没拍下来,八百万啊,这简直就是败家。“还好你没买,不然我和你没完!一个可有可无的点缀而已,八百万买这么个东西,简直是烧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