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43章 你想要我的命,我也给你

    “盛长官大驾,让您看笑话了。”几个人忙围了过去,丝毫不敢怠慢。

    盛西慕在众人的簇拥下坐上了座位,与夏言擦肩而过之时,竟连目光的吝啬的分给她一个,好似他们真的如陌生人一般。入座后,盛西慕与在场几人寒暄了几句客套的场面话,之后,才状似无意的扫了眼僵直在原地的夏言。

    “这位小姐是?”

    “是一个不相干的人。”关总立即起身回答,挤眉弄眼的示意夏言赶快离开,像盛西慕这样的大人物,他是得罪不起的。

    夏言冷然的哼笑一声,现在,即便是她想走,只怕也走不了。

    果然,听到主位之上的男人再次开口,“正巧我缺个伴儿,过来坐吧。”

    夏言微低着头,步子缓慢的走到盛西慕身边坐下,沉默不语。与刚刚那个进退有度,长袖善舞的尹副总,简直判若两人。这世上,总有那么个人,他天生就是上帝派来惩治你的。

    “盛长官百忙之中抽身赴宴,关某三生有幸啊,这一杯,我敬盛长官,不知您肯不肯给关某这个薄面?”关总站起身,双手高举起酒杯。

    盛西慕依旧坐在位置上,脱掉西服,他总是一副慵慵懒懒的模样。何况,像姓关的这种没品商人,他一向都不太看在眼里。这饭局是林进应承下来的,他不过是象征想的走个过场而已。夏言的出现,倒是全然在他的意料之外。

    关总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而盛西慕只是象征性的轻抿了一口,但在对方眼中,却也是给了极大的面子。一旁,夏言有些不屑的冷哼,这群人还真是看人下菜碟。当着盛西慕的面,姓关的怎么就不敢再嚣张了。

    “也不知道盛长官的口味,就随便点了一些,您看看还合不合胃口。”另一个男人同样堆了一脸的笑,逢迎的说道。

    这也叫随便点一些?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几乎都齐全了,还是什么珍稀吃什么。难道他们都不看公益广告的吗?如果鲨鱼灭绝了,就是这群腐败分子的功劳。夏言心中愤愤的想着,一张小脸极是淡漠。

    盛西慕淡淡然的一笑,用筷子夹了些清淡的菜送入口中,他对饭菜一向挑剔,这些酒店大厨做出来的东西,早已倒足了胃口,自然兴趣泛泛。

    夏言更是没胃口,连筷子都没碰一下,只等着挨到结束,好逃离这种尴尬的局面。然而,正是游神之际,身旁的男人却突然淡声开口。

    “喝酒了?”他的语气平静,却隐忍着一丝不悦。

    “嗯。”夏言闷声应着,身上浓重的酒气,根本掩盖不住。

    “谁允许的?”他又问,一如既往霸道的口吻。

    夏言没有还口,干脆直接无视他。今晚融资的事没办成,她本就压了一肚子的火,这男人还没完没了的找茬。她真怕自己忍不住火气,当场爆发。那时,估计就真的无法收场了。

    好在,盛西慕没有继续追究。反而端起一旁精致小巧的陶瓷碗,盛了些鸡汤递到她面前,“醒醒酒,我可不想晚上抱着个醉鬼睡觉。”他的声音压得极低,以至于只有夏言一人听得清楚,在外人看来,两人不过是附耳低语,相谈甚欢的模样。

    关总的脸上逐渐流下了冷汗,他刚刚得罪了尹夏言,如果这个女人真的攀上了盛长官,以后少不了要找他的麻烦。看来那5000万,他是不得不掏出来求个平安了。如此想着,饭局已经接近了尾声。

    盛西慕依旧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出皇朝万豪,门口处,停着那辆招摇的大奔车。送行的几人分别与盛西慕握手,巴结奉承的模样,夏言见怪不怪。她如看戏一般的站在一旁,只等着看盛西慕究竟要如何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她带走。

    可惜,夏言又想错了。盛西慕根本不需要开口,他只需要一个眼神落在她身上,自然有人会将她推到盛西慕身边。

    “尹总,我看您和盛长官投缘,不如替我们再送送。”关总不着痕迹的抹了一把汗,同时在夏言耳边快速的嘀咕了句,“只要你服侍好盛长官,你要的5000万没问题。”

    尹夏言一双剔透的明眸瞬间冰冷,面颊些许苍白,唇边笑靥嘲讽。呵,这群人还真当她是妓.女了。

    盛西慕的大奔车在夜色中疾速行驶,狭小的空间内两人相对无言,气氛死一般的沉寂。盛西慕认真而专注的凝视着前方路况,英俊的侧脸一片沉寂,夏言分辨不出他此刻的情绪,当然,是怒是喜,都与她无关。

    驶入别墅庄园后,车子稍稍放缓了速度,刚刚停下后,夏言快速推门下车。

    盛西慕没有追上,反而淡漠的将车子驶入车库中。然后,拿着外套走进别墅中。别墅都是昏暗的,自从搬进别墅,盛西慕严谨乐乐等门的习惯,晚上九点钟,他就会在保姆的监督下上床睡觉,如果不乖,盛西慕有的是法子修理这小东西。

    他在黑暗中走上楼梯,却如同走在白昼中,步履依旧稳健。二楼尽头,卧房的门虚掩着,透出昏黄的灯光,他推门而入,此时,夏言已经换下了那件碍眼的低胸装,长发披肩,身上是白色碎花裙子。刚刚还是魔鬼,转瞬间,却变成了天使。

    盛西慕冷魅的一笑,在别的男人面前不是风情万种吗,一回到他这里就将自己裹得像粽子一样。如此想着,他已经走了上去,大掌握住她手臂,反手将她压在了坚硬的墙壁上。

    夏言反应不及,眸中一闪惊慌失措,但很快,便震惊了下来,唇角一抹笑靥冷讽。“我今天累了,没空陪盛长官上.床,希望盛长官行行好,放过我一次。”

    盛西慕的眉头微微蹙起,手掌带着力道的摩擦在她白皙的面颊上,两指用力搬起她下巴,然后,低头覆盖上她的唇,近乎残忍的啃噬着。腥甜的鲜血味儿在彼此唇齿间蔓延。夏言紧咬着牙关,拒绝承欢,但盛西慕有的是惩治她的办法。

    粗糙的大手几近野蛮的掀开她裙摆,抚摸上她双腿间白皙敏感的肌肤,修长的指顺着底裤边缘试图去触碰柔嫩的花穴。夏言心惊,挣扎的便更厉害了。

    “盛西慕,放手,放开我!”她痛苦的呢喃,但他灵巧的舌却趁虚而入,在她檀口中掀起一阵狂潮。狂吻之后,他放开她,双手却紧握住她消弱的肩头,十指深深陷入她肩膀皮肉,夏言吃痛,红肿的唇片紧抿着,泪珠在眸中打转。

    她痛着,而盛西慕又何尝不痛。他高大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一双深邃如海洋般的墨眸,翻滚着巨浪一般的疼痛。“放手?”他唇角扬起一抹冷嘲的笑。如果真的可以放下,他又如何会固执的坚守着这段不伦的爱恋。怎么办?他就是放不下,不想放手,也不能放手,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胸腔中那颗跳动着的心脏,每一刻都叫嚣着想要她,并且,非她不可。

    夏言仰头凝视着他夜色一般漆黑的眸子,一次次提醒着自己不要深陷。璀璨的泪在眸中不打转。“是,放手,放开我,也放过你自己。盛西慕,你明明知道我们是不能在一起的,横越在我们之间的是尹家与你的仇恨,是我们之间的舅甥关系,是你的未婚妻王媛,是盛氏家族的颜面……”

    她的声音沙哑着,唇角边分明扬着绝美的笑,冰冷的泪珠却缓缓划过苍白的小脸。夏言是何其通透的女子,也就是因为将这一切看得太过剔透,她才会更痛苦。

    盛西慕居高临下的凝望着她,深深的凝望着,好似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将她嵌入自己的骨血中,然后,他遽然将她的身体扣入胸膛,紧拥着,头埋在她柔软馨香的发间,在夏言耳畔低低呢喃,“言言,将你的心交给我,相信我,我会给你一个未来。”

    夏言沉默不语,不是默认,而是无力再与他争辩。她与盛西慕之间,从开始到现在,都是错的。错误的相遇,错误的爱恋,他们之间,永远也不会有未来。

    他轻拥着她,修长的十指穿过她柔软的发丝,薄唇流连在她樱红的唇片上,温柔呢喃,“离那些男人远一些,你看今天那个姓关的,看你的眼神都不怀好意。”

    夏言依旧沉默着,因为这一次,盛西慕说的没错,可是,这是她生存下去的手段。

    “又无声反抗?”盛西慕冷邪的轻笑,用指尖轻轻勾起她尖小的下巴,他不喜欢她无事他时的模样。“林笑恩给你多少钱置于你不顾一切的给她卖命,你想要钱我给你,你想要我的命,我也给你。言言,别再做惹我不高兴的事,我们一家三口好好过日子不好吗?离林笑恩远点儿,跟着她学不了什么好。”

    夏言看着他,涣散的目光一点点凝聚,逐渐由清澈转为冰寒,唇边笑靥同样也是冷的,“如果尹夏言没有遇见林笑恩,三年后的今天,我应该还在夜总会做歌女,每天游走在各式各样的男人之间,每一天都拼命的想着怎样才能不被他们占便宜。”哽咽的声音稍稍停顿,她却没有哭,清丽的面容一片平静,好似在说着一件与己无关的事。

    “盛西慕,你体会过那种心力交瘁的感觉吗?每一天都活在恐惧之中……出淤泥而不染的只有莲,我不是一直都那么幸运的,如果没有林笑恩,三年前的尹夏言,或许就已经不干净了……”

    “言言,别说了,对不起,对不起……”他将她拥在怀中,声音中都是疼惜,一双墨眸,微微的潮湿。他知道她受过很多苦,他也知道,哪怕穷其一生,他亏欠了她的,也还不起。

    夏言被他紧拥在怀,泪珠再也不受控制的拼命滚落,纤弱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好似要将三年来所受的苦统统诉清。三年了,她从不曾在任何人面前示弱,她以为自己足够坚强,可是,为什么,盛西慕,他一定要再次掀开她的伤疤。

    等夏言哭够了,也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木然的窝在盛西慕胸膛。他将她打横抱起,温柔的放在床上,然后,自己翻身躺在她身侧。伸臂将她捞入怀中。

    “不要!”夏言好似从噩梦中惊醒一般,突然惊叫了一声,然后用力推开他的身体。

    “小声一些,难道你想将儿子吵醒吗!”盛西慕温柔的笑着,再次伸出手臂,将她揽入怀中。“言言别怕,从今以后,什么都不要怕,一切都有我。”

    夏言被他反锁入怀,沾染着泪珠的长睫轻颤着,被泪水洗涤过的目光却异常清澈坚定。尹夏言的身边,从来都没有过任何人,她能依靠的,只是自己。痛了,伤了,跌倒了,她会自己爬起来,自己舔舐伤口。

    翌日,盛西慕离开的时候,夏言还在睡梦中。

    他开着大奔车驶出庄园别墅,一路之上,车速飞快,目的地却不是辖区,而是环宇集团办公大厦旁的一间咖啡厅。

    “先生,请问您几位?”服务员小姐拉开了玻璃门,温柔含笑的问道。

    “我约了人。”盛西慕简短的回了句,站在咖啡厅门口,清冷的眸光在大堂中扫视一眼,最后落在了靠窗的位置上,他目光探去时,位置上的女子也看到了他,含笑对他点了下头。

    “我约的人在那里。”他随意对服务员说了句,然后向窗口的位置走去。

    “林总,幸会。”盛西慕对已经坐在位置上的林笑恩淡淡点了下头。

    “盛长官客气了。”笑恩浅笑嫣然,伸手比划了个请的姿态。

    “先生,请问您需要些什么?”服务员小姐跟谁过来,将单子放在了盛西慕面前。

    “随便。”他看也不看,合上水单递了回去。

    服务员小姐一声懵愣,僵硬在原地。她在这里干了许久,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好在一旁林笑恩含笑开口,为她解了围,“给这位先生一杯白水吧,他不太喜欢喝咖啡。”

    “好的。”服务员小姐恭敬的点头,拿着水单转身离开。

    盛西慕微眯着眸子,静静打量林笑恩,倒是个玲珑剔透的女子,难怪顾希尧将她当宝贝一样宠着。

    “盛长官是日理万机的人,不知道您这次找笑恩是有什么事?关于工程的一切事物,我已经交给了我的执行长,如果您有任何疑问,可以和尹副总详谈。”林笑恩语气平淡,说着滴水不漏的场面话。

    她话音刚落,盛西慕已经将一张支票递了过去,八位数的支票,数额大的有些惊人。

    “请恕笑恩愚钝,不知盛长官这是什么意思?”她明知故问道。

    盛西慕端正的坐在位置上,在外人面前,即便不着西服,他同样是个玉树临风的男人。“林总是聪明人,我也不需要绕弯子了。你们工程上出了什么问题,我并不知道,也不关心。我只知道言言需要这笔钱。”

    笑恩又是一笑,接到盛西慕电话的时候,她大致已经猜出了他的来意。“其实,也没这个必要。工程上的确出现了资金缺口,但我们公司内部是可以解决的。”

    盛氏是环宇集团的合作方,夏言自然不会在对方面前示弱。5000万的流动资金,对于环宇集团来说,短时间内拨出这么大的资金的确有些困难,林笑恩的解决方式,无非就是向她老公伸手要钱。

    盛西慕俊颜沉稳,深邃眸光透着犀利,他尚未开口,便让笑恩有些无所遁形的慌错。

    “看来林总对这个工程的确不太了解,这个工程耗资巨大,又真是开工阶段,环宇集团要运作这么大的项目,资金上应该很吃力,难道还有多余的资金来填补缺口?还是,林总想从海诺建筑筹集资金?”

    三两句话,便切中了事情的要害,笑恩有些尴尬,但还是维持着表面的淡定。“那是我的事,并不需要盛长官关心。何况,5000万,对于盛长官来说也不是个小数目吧。”

    盛西慕淡然一笑,唇角微微上扬成轻浅的弧度,晨曦的微光下,俊逸的恍若神祗。笑恩有片刻的失神,她不得不承认,盛西慕的确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却也是个不能招惹的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