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44章 我要和夏言结婚

    然后,只听他说,“只要她想要,只要我能给。”他的话很轻很轻,顷刻间在空气中飘散,却又很重很重,压在人心上,如泰山般的重量。

    “林总的事自然轮不到我来管,但言言的事,我却不会袖手旁观。”转瞬间,盛西慕又换了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俊颜上是一字号的笑容,礼貌而疏冷。

    “既然如此,盛长官为何不亲自拿给她?”笑恩又问。

    盛西慕又是一笑,却有些许的无奈。“她的性子,想必林总应该清楚。如果我拿给她,她一定不会要。”

    林笑恩看着他,思索了许久后,才收起了桌上的支票。如果真如顾希尧所说,盛西慕对夏言动了真心,她想,她应该给他们一个机会。“那我替夏言谢谢盛长官了。”

    “这件事,我不想让夏言知道。”盛西慕又道。

    林笑恩点了下头,她明白他的意思。

    “这次的事就当我欠林总一个人情。”盛西慕端起透明杯子,喝了一口白水润口。

    笑恩温润的勾了下唇角,些许的无奈。“我不是为了一个人情帮你掩盖这些,而是为了夏言,这些年她受了太多苦……”她还想说些什么,却突然发现任何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她拿起一旁的包,起身便准备离开。

    “如果盛长官没有别的事,那么,我先离开了。”

    走出咖啡厅,包中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笑恩温柔浅笑,取出手机,她知道自然是顾希尧打来的。

    “我正在路上,你那边如何?”顾希尧温润的声音从电话另一端传来。

    “已经结束了,我在咖啡厅门前等你。”笑恩淡淡回了句,然后挂断了电话。没过多久,顾希尧的悍马车就开了过来。笑恩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有些困乏的靠着身后椅背。和精明的男人过招,的确是件累人的事。

    “盛西慕找你有什么事?”顾希尧一边开车,一边随口问道。

    笑恩撇了他一眼,嘀咕了两个字,“你猜?”

    顾希尧轻笑,“他找你,肯定和尹夏言脱不开关系。那丫头又捅娄子了?”

    “工程资金出现缺口,这几天夏言正在四处融资。”笑恩道。

    “在建工程融资,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四处碰壁是肯定的了。”

    “是啊。”笑恩失笑,“所以,盛长官舍不得夏言受苦,赶早送来一张5000万的巨额支票。”她从包中取出那张五百万支票,仔细的看了一下,出票人的签章是盛氏集团。盛西慕才当了几年官,手里自然不会有太多现金,并且,800万的红宝石手链,几乎是他全部的积蓄,这5000万的资金,只能有盛氏集团埋单,但挪动这么大的资金,盛冷雨一定会添油加醋的向老爷子打小报告,后续的麻烦,简直是一个接着一个,但即使如此,盛西慕同样义无反顾。

    他能为夏言做的事情太少,因为他每向她迈动一步,都要付出惨烈的代价。

    “盛西慕从盛氏集团挪动这么大一笔资金,估计着盛部长那里会不好交代,他胆子也够大的,都和王书记的女儿订婚了,还做的这么明目张胆,不是打他老子的脸吗!”

    “为了夏言,他倒是毫无顾忌了。”笑恩低笑了声,然后将支票重新收入包中。

    “是啊,现在即便尹夏言要他的命,他也舍得。”顾希尧转动方向盘,车子转到了右侧的车道上,后视镜中,他目光专注的看着前方路况,语气也是认真的。

    笑恩侧头,看着他英俊的侧脸,将身子稍稍倾了过去,轻笑着低喃了句,“那你呢?”

    “什么?”顾希尧一时间尚未反应过来她话中意思,不是说着盛西慕与尹夏言吗,怎么好端端的扯到了他身上。

    林笑恩有些负气的转回身,在他看不见的角落,唇边却含着羞怯的笑。“顾希尧,你会甘心将自己的命交到我手中吗?”

    话落后,许久的沉默,他专注开车,置若罔闻。这多少让笑恩有些许失落。车子一路前行,他没送她去公司,居然回了酒店。

    “顾希尧,我要上班了。”她不解的开口。

    而他沉默着,推开车门,牵着她的手走进电梯。两人一前一后走进房间,他毫无预兆的扑过来,将她压在沙发与胸膛之间。

    “顾希尧,你又发什么疯!昨晚不是刚刚……”她话到一半,脸颊依旧羞红了一片。

    “你只有在我身下的时候,才会乖乖听话。”顾希尧邪魅一笑,将头埋在她肩窝,薄唇贴在她耳畔,舌尖有意无意的舔舐着她敏感的耳垂,“恩恩,你不会真舍得要我的命吧,如果我死了,你说还有谁能让你这么舒服啊。”

    “你,不要脸。”笑恩抡起粉拳锤了下他胸膛,不料却被他反握住手腕,将莹润的小手放在唇边亲吻。另一只手不安分的去解她胸口的扣子。

    “希尧,别闹了,我今天真的要上班。”她在他身下扭动挣扎。

    “昨儿一定是没伺候好老婆大人,今天才回想要我的命,小的现在得好好表现才行。”堂堂顾省长耍赖时,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希尧,我错了还不行,求你放过我吧,今天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我必须去公司一趟。”笑恩可怜兮兮的看着他,语气都软了下来。

    顾希尧淡笑着,拢了下她领口的衣襟,才翻身而起,他自然不会继续,因为,半个小时后,他还有个很重要的会议。刚刚不过是吓唬笑恩而已。

    林笑恩快速的爬起身,跑到了玄关处换鞋子,身后却突然传来顾希尧的声音,淡淡的,却是坚韧的。他说,“笑恩,我不会将命给你。因为我的命,是用来守护你。”

    她身体一顿,眸中已有了湿润的泪珠。

    ……

    盛冷雨的嘴一向很快,资金被挪走的第二天,盛老爷子便从北京飞了过来,盛鸿江这一辈子从来没将钱当过一回事儿,但支票的去想却让他震怒了。盛西慕与尹夏言,竟然还在藕断丝连着,他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是想让盛西慕自己将烂摊子清理干净,没想到他却越发肆无忌惮。

    盛西慕接到老爷子电话时,没有丝毫的意外,当然,他感动那笔钱,就没害怕过老爷子责难。

    处理完辖区的事物,盛西慕就开车回了盛家别墅,屋内的气氛有些压抑,客厅中,盛冷雨不发一语的坐着,很显然是在等着看他如何收藏。盛琳夫妇插不上话,也只是和他客套的点了下头。这个家,原本就不像个家,盛西慕对这样的生疏冷漠早已习惯。

    倒是王媛笑脸相迎,连更换的拖鞋都递到了脚边,一副贤内助的样子。“西慕回来了,伯父在楼上的书房等你。”

    “嗯。”盛西慕淡应了声,并未理会她,径直向楼上的书房走去。

    书房中,盛鸿江的脸色阴沉的厉害,盛西慕走进去,还算恭敬的叫了声,“爸。”

    “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爸!我看你满脑子想的都是姓尹的女人。”盛鸿江重重一掌拍在了桌子上,“盛长官出手倒是阔绰,5000万给出去,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爸,您何必动怒,盛家又不在乎这点小钱。”盛西慕淡然而笑,显然在避重就轻。

    “你少和打官腔,西慕,同样的话我不想重复太多次,你和尹家那丫头,趁早给我断干净了。王书记已经打电话询问了我几次,我这老脸都要被你丢尽了。”盛鸿江气得不轻,连带着语气更冷了。

    “爸,不过是男.欢女.爱的事,您何必这么较真儿,您是过来人,应该理解西慕才是。”他轻描淡写的一句,却将盛部长噎得半死。盛西慕显然在暗示他老子,当初您老人家可是搞婚外情的,怎么只许州官放火,还不许百姓点灯了。

    “你……”盛部长气的手都在发抖。“真不知道尹家那丫头给你灌了什么迷汤,王媛清清白白的一个姑娘住进了我们盛家,你到现在都不给她一个交代,外人会怎么看我们盛家,王书记那里,又如何搪塞。”

    盛西慕不语,但唇角已挂了一抹不屑的冷笑,清清白白?他上王媛的时候,她也不是处女,一个二手货还让他负责,是不是有点可笑了。何况,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儿,她自己脱光了爬到他床上,他还嫌弃她脏呢。

    “说话!”盛鸿江又是一声怒吼,对盛西慕沉默的反抗十分不满。

    盛西慕很想脱口而出一句‘我又没逼她。’但终究还是忍住了。“爸,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给您一个交代。”

    “嗯。”盛鸿江勉强消了一些火气,本以为儿子等的轻重,会顺着自己的意,没想到,盛西慕所谓的交代是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离开盛家,盛西慕没有再耽搁,直接回了自己的别墅,今儿被老爷子叫回去训话,也没倒开工夫去接乐乐与夏言,这个时候,母子二人应该都在别墅了。

    等他回去的时候,乐乐已经睡下了,夏言却安静的坐在客厅中,昏黄的灯光落在她纯白的睡裙上,晕开一片昏黄,此刻的女孩,比天使还要纯净。回到别墅,她总是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丫头还是不了解男人。天使比魔鬼更能激起男人征服欲。

    “怎么还没睡?”盛西慕走进来,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将手中外套随意搭在了一旁。

    夏言容颜淡淡,微微抬起眸子,说道,“我在等你。”

    她很少将话说的这么直白,盛西慕有片刻的错愕,但转瞬又恢复了一贯的邪气,“怎么,想我了?”

    夏言当然没有和他开玩笑的心情,但林岚对她说资金缺口已经弥补了的时候,她就知道事情有蹊跷。林笑恩的确隐藏的极好,但在环宇集团,她想知道些什么,还没有人能瞒过她的眼睛。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问。

    盛西慕有短暂的沉默,他的言言太聪明,他知道瞒不了多久,却没想到会这么快。“你都知道了。”

    “嗯。”夏言点头,却没太多情绪外泄。

    盛西慕苦笑,温润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其实也没什么别的意思,我只是不想你太辛苦。”

    “其实,我已经拉到融资了。”夏言的声音压得很低。

    盛西慕脸色变了几分,知道她说的是姓关的那件事。“姓关的男人典型的生意人,想从他兜里掏钱,说不定要被他榨多少油水,何必惹不必要的麻烦呢。”

    夏言沉默不语,因为,她根本无力反驳。盛西慕说的每一句都是铁铮铮的事实。“谢谢。”许久后,她才闷闷的吐出两个字。

    盛西慕唇边笑靥逐渐散开,起身来到她身旁,为了她一个谢字,无论他做什么都是值得的。“如果真要谢我,就陪我去一个地方,好不好?”

    “什么?”夏言不解,却已被她牵起了手臂。

    “上楼换件一副,然后陪我去个地方。”盛西慕将她推上二楼,自己却在客厅中等候,若是他真的跟了上去,今夜哪儿都不用去,铁定是在床上度过了。话说他盛西慕过手的女人不少,却偏偏只对这丫头上瘾呢。

    夏言并不知道他要带自己去什么地方,只以为盛长官又兴致大发,想带她去逛逛江边,所以,只换了件样式简单的碎花裙子,长发披在腰间,她不过二十三岁的年纪,这身打扮,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要小些,肌肤胜雪,独有一分空灵。

    盛西慕看着她从楼梯上缓步走下来,几乎有些看痴了。

    “我们走吧。”她在他身前停住脚步,出声说道。

    盛西慕有些艰难的滚动了下喉结,突然将她拥入胸膛,在她耳畔低语,带着一丝邪魅的笑意。“怎么办?我突然哪儿都不想去了,只想好好要你。”

    “盛西慕。”夏言一惊,慌乱的想要推开他。

    “别乱动,否则我现在就办了你。”盛西慕闷哼了一声,这丫头到底知不知道,她柔软的身体在他怀中摩擦,这对于男人来说简直是致命的诱.惑。

    夏言听出了他声音中的隐忍,也不敢再乱动了,只安分的被他抱着。“你,你别乱来,乐乐还在楼上睡着呢。”她低声嘀咕了句。

    盛西慕轻笑着放开她,又认认真真从上到下打量了她一遍,“我的言言真美。”

    对于他的赞赏,夏言平静的面容没有丝毫波澜,反而有些许情形,至少,今晚不会在他身下沦落。“我们走吧。”

    ……

    当盛西慕的大奔车一路驶入盛家别墅,夏言彻底怒了,一张小脸都是惨白的。“盛西慕,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盛西慕稳稳的将车子停在了别墅门口,神色凝重的看着她,一字一顿道,“言言,我说过,将你的心交给我,其他的一切,我会一力承担。”他牵起她的手,唇片轻吻在她冰凉的小手上,温声道,“言言,我不会让你和乐乐再受一丝委屈。”

    当盛西慕牵着夏言的手出现在盛家,一时间,所有的人都愣住了。盛鸿江脸色铁青,盛冷雨不冷不热,盛琳夫妇面面相觑,楚智妍嗤声哼着,而王媛站在一旁,妆容精致的脸蛋早已扭曲了,她的目光死死的盯在对面两人紧紧相握的手上。

    一身碎花裙的夏言站在盛西慕身边,纯净的好似初初绽放的小百合,那样的娇弱美好,而盛西慕俨然就是她的护花使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