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45章 我要和夏言结婚

    气氛说不出的尴尬,眼见着盛老爷子脸色越来越难看,在场几人更是大气都不敢出,即便是往日里最没心没肺的楚智妍也看出了轻重。盛西慕高大的身体笔挺的站在首府部门,紧握着夏言莹白如玉的手腕,没有丝毫放开的意思,一双深冷墨眸,坚定的対势着盛鸿江。

    他不是要他给一个交代吗,这就是他的答案。

    终究,还是王媛率先打破了沉默。她有些吃力的勾起笑容,来到夏言面前,含笑开口,“是夏言来了啊,三年不见,出落得越发漂亮了。这几年你外公一直念头着你,这不才让你小舅接你回来。”

    三两句话,王媛很好的给了众人一个台阶。她刻意的咬重‘小舅’二字,提醒着尹夏言,他们二人间的关系。当真是个精明的女人。

    只可惜,她再长袖善舞,遇到了沉默的夏言,反而没了用武之地。无论她说什么,夏言一直压低了头,置若罔闻。

    “言言,我们大概也有三年没见了吧,还还真是想你了呢,走,我们上楼聊些体己话……”王媛笑的牵强,同时伸出手抓住了夏言的另一只手臂,企图将她与盛西慕分开。

    夏言依旧不语,当王媛触碰上她的时候,眉心微微蹙起,显示出几分厌恶的神色。

    “放开她,别碰我女人。”盛西慕沉声喝叱了句,顺势将夏言带入怀中,他冷冽的目光,落在王媛身上,让她不由得颤抖,向后退了两步。

    “霆,西慕。”王媛颤声低唤,一副极是委屈的模样,求救的目光看向沙发上的盛老爷子。

    “够了,都闹够了没有!”盛鸿江怒斥了声,啪的一声将手中财经报纸摔在桌面上。冷怒的目光落在盛西慕身上,“这就是你要给我的交代?”

    盛西慕面色平静沉稳,深邃的目光格外坚定,他稍稍放开了怀中女子,向着盛鸿江的方向,向前一步。“爸,我要和夏言结婚。”

    简短的一句话,犹如平地惊雷,将在场众人炸的外焦里嫩,即便是盛部长,都震惊的看着他。“你,你说什么?你这个混账东西!”老爷子气得不轻,顺手抓起桌面上的水晶烟灰缸,摔了过去,那方向,却并非盛西慕,而是夏言。

    夏言一直低着头,自然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她同样没有从那句‘我要和夏言结婚’的震惊中苏醒过来。

    “言言小心。”盛西慕急促开口,身形却比声音更快,他手臂一揽,微测过身体,将娇弱的女孩整个拥入怀中,用脊背护住了他。然后,那只沉重的水晶烟灰缸便不偏不倚的落在了他的后颈上,然后顺着他的身体落地,碎裂成几块。

    盛西慕只觉得喉中一阵腥咸,但他强忍住血气上涌,转身,目光清冷的盯着父亲,那样生冷孤傲的目光,无疑是挑衅,挑衅盛鸿江,挑战整个盛氏家族。

    “爸,我今天来并不是要和你商量,我只是告诉你我的决定:我要和夏言结婚,我盛西慕此生,除了尹夏言,不会娶任何女人……”

    “西慕!”王媛不由得提高了音量,生硬的打断了他。她双眸含着泪雾,苍白的唇片不停颤动着,他在众人面前说出这样的话,让她情何以堪。在赵市,所有人都知道她王媛是盛家未来的女主人,而他现在却说要娶别的女人,这不是在打她的脸吗?她王家在赵市也是有头有脸,她也是要颜面的。

    盛西慕侧身看着她,深谙的眸子依旧没有温度,是的,他看着她的时候,从来没有过温情,即便是在床上,在她身体里,他都是冰冷的。有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和妓.女起身根本没有什么区别。她只是不甘心,她以为只要隐忍下去,至少还能守住‘盛太太’的名分,毕竟,她是盛老爷子相中的媳妇人选。

    可是,盛西慕连这么低微的奢望都不肯给她。

    “王媛,我从来没承诺过你什么。我也不止一次告诉过你,我不会和你结婚,如果你够精明,就不要在死缠烂打下去,别再浪费彼此的时间。”

    “西慕,我们的事,改日再说好不好,西慕,我求求你……”求求你,给我留一点颜面。王媛话说一半,已经泣不成声。

    夏言被盛西慕护在胸膛,她不知道他究竟伤的怎样,心中又是担心,又是焦虑。众人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好似要将她万箭穿心一样。夏言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从开始到现在,她被动的被他拖到这里来,被动的接受众人的敌视,被动的被他拥在怀中,被动的去接受他的决定……她的脑袋很乱很乱,似乎只要遇上盛西慕,她的一切就都是混乱的。

    “盛西慕,我们走吧。”她无辜的看着他,眸中流光盈盈而动,透着几分忐忑。不知为何,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每一次,看似幸福在靠近的时候,率先来临的都会是不幸,并且,是她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痛。

    夏言眸中点点泪光,快要哭出来的模样让盛西慕一阵心疼,他温柔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她白皙的面颊,“言言别怕,有我在,什么都别怕。我说过会对你和乐乐负责,我要给你们一个名分。有没有人祝福,我一点都不在乎。我只要,我们在一起。”

    他一字一顿,说的异常坚定,凝望着她的目光,深沉如海。

    夏言不想哭,也不该哭的,可是,剔透的泪珠还是顺着苍白的面颊缓缓落下来,在水晶灯光的照耀下,璀璨如星。

    如此美好的场景,却被盛鸿江的一声怒吼打断,“盛西慕,你知不知道她是你外甥女,你这个畜生……你给我滚,滚……”盛部长腾的站起身,手臂颤抖的指着他们,难看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他痛苦的捂住心口,眼前一黑,便昏厥了过去。

    这一下,场面彻底乱了。众人忙围到老爷子身边,手忙脚乱的将他倾倒的身体扶到沙发上,又匆忙的叫了救护车。

    “爸,你怎么了?”盛西慕一个箭步走到老爷子身边,双手紧握住老爷子苍老的手臂,双眼泛着些红血丝。毕竟,血浓于水。

    夏言被他推出怀抱,一时间,茫然无措,她呆滞的看着他的背影,突然感觉,他似乎在一步步远离。

    夏言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跟着救护车来到医院的,她的脑中一直很混乱,双腿也好像灌了铅一样的沉重。突发性心脏病,老爷子病的不轻,但好在已经被控制住了。抢救之后,老爷子很快就苏醒了过来,夏言站在vip高级护理病房外,并不敢进去。

    透过病房门上狭小的窗子,夏言看到盛西慕与王媛分别坐在盛鸿江两侧,老爷子口上还罩着氧气罩,苍白的唇片颤动几下。夏言自然听不到盛鸿江说了什么,只看到老爷子无力的握住盛西慕与王媛的手,将他们两人的手合在了一起。

    起初,盛西慕有片刻的犹豫,一双墨眸清冷,深不见底。但他终究没有挣脱。

    只在那一瞬间,夏言的泪悄然滑落。她的手掌紧握住唇片,才能抑制住哭声。她哭着摇头,一步步后退,心中却在疼痛的哭喊:盛西慕,这就是你要给我的结果吗?既然做不到,为什么还要给我希望。

    “尹夏言,你怎么还在这儿!”身后,突然传来楚智妍惊愕的声音。夏言身体微僵,快速用手背抹掉脸上的泪,让在最快的时间内恢复一贯的平静。

    她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回头,映入眼帘的是盛冷雨与楚智妍二人。

    “尹夏言,你脸皮可真够厚的,还不快滚。不会还妄想着做盛太太,当我的小舅妈吧!”楚智妍冷嘲热讽着。

    夏言嘲弄的笑了笑,她的确是应该离开了。如果事到如今,她对盛西慕还心存幻想,那就真的无可救药了。

    “夏言,你跟我过来一下。”盛冷雨看了她一眼,转身向电梯口的方向走去。

    夏言淡漠的跟随,直到她在转角处停住脚步。

    此时的关系,似乎有些尴尬,夏言微动了几下唇片,却不知该如何称呼盛冷雨,所幸省略了称呼。“请问,您找我有事吗?”

    盛冷雨的目光在她身上游走了一圈后,极是无奈的叹了声,“夏言,你也看到了,大哥的心脏不能再受任何刺激了。毕竟他是西慕的亲生父亲,万一他有个三长两短,你和西慕这一辈子都要背上沉重的包袱。”

    夏言漠然,盛冷雨的话让她无从还口。

    “夏言啊,你是聪明的孩子,有些事不用我提醒你。我今天也将话挑明了说,这三年,西慕找不到你,就将心思都用在了谋划算计上,如今的盛氏集团都在他的掌控之下。所以,他今天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向大哥宣战。他虽然翅膀硬了,但想要挑战整个盛家……”盛冷雨没有将话说下去,但那一股傲慢的表情已然说明了一切。

    的确,盛部长身居高位,盛西慕在有本事,胳膊终究拗不过大腿。

    “你和西慕有没有血缘,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世人眼中,你们就是在乱.伦。这样的丑闻一但传出去,无论对盛家,还是对西慕,都是致命伤。西慕年纪轻轻身居高位,他那个位置有多敏感,我想你不会不清楚,夏言,如果不想毁了他,就离开他。西慕需要的,是像王媛那样门第才貌都足以与他比肩的女人。”盛冷雨语速不急不缓,面上也没有太多的表情,不过是将事实一一摊开在夏言面前。同时警告她,想要攀龙附凤,趁早死了那条心。

    夏言低敛了眸光,毫无波澜的迎视上盛冷雨傲慢的眼。唇角,微微勾起嘲弄的弧度。“这些话,还要麻烦您对盛西慕说。不肯放手的那个人,不是我,而是他。盛长官抓住我不放,您说我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女人,怎么可能反抗的了。”

    夏言的话倒是让盛冷雨一愣,她自然做梦也没有想到,死缠烂打的那个人,会是盛西慕。毕竟,盛长官有才有貌有权有势,赶着倒贴的女人一抓一大把,而偏偏这个尹家的养女会不屑一顾。

    “如果您没有别的事,我就先离开了。麻烦您转告盛长官一声,这些日子多谢他对我和乐乐的照顾,以后,我们不会再打扰他,也请他不要再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夏言清冷的丢下一句,然后转身,叮咚一声轻响后,电梯门开启,夏言平静的离开,背影纤弱。

    而此时,病房中,盛鸿江疲惫的昏睡过去。盛西慕生冷的甩掉了王媛的手,他盯着她的目光,都是十分厌恶的,好似她是一块肮脏的抹布一样。这样的眼神,即便王媛视而不见,却依旧是伤人的。

    “西慕,伯父他……”

    “等他病好之后,你找个机会自己搬出盛家吧。王媛,这是我的底线,我也不希望给你难堪。”盛西慕清冷的打断了她的话。他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那样的魅惑人心,但一字一句,都好像利剑一般,穿透她心房,伤的她鲜血淋漓。

    王媛很想歇斯底里的问一句:西慕,你一定要做的这么绝?但终究,还是忍住了。她想要得到他,首先要学会的就算隐忍,整整三年,她都做到了,绝不能在最后的关头破功。

    “西慕,伯父还病着,这些事,还是以后再说吧。”她淡淡的,温声开口。

    盛西慕微眯了眸子,定睛的打量了她半响。一双剑眉轻轻蹙起几分,突然觉得,一直以来他都小看了这个女人。

    他冷漠的转身,推门而出。他知道,王媛一定会跟出来。果然,身后传出清脆的高跟鞋声。

    “西慕。”她站在他身前,微低着头,状似委屈。“西慕,你为什么对我这么残忍?我知道你不爱我,我也从没奢求过你爱上我,我只要能守在你身边就好。你和尹夏言,我可以不在乎,我会乐乐分分的做你的妻子,这样卑微的要求,都不可以吗。”

    她的头越压越低,双肩不停的颤抖着,发出微弱的哭声。

    由于看不到她面上表情,盛西慕分辨不出她究竟有几分真心,几分做戏,但这些对他来说并不重要。

    “可是,我在乎。如果连最起码的名分我都不能给夏言,那么,我又有什么资格要求她留在我身边。王媛,如果你觉得盛家亏欠了你,我可以给你一定补偿,但是,你必须离开。”他将话说的不留半分余地,王媛连申辩的机会都没有。她突然明白,盛西慕对尹夏言,是真的爱上了。男人只有深爱一个女人的时候,才会不忍她受半分委屈。

    “西慕。”她依旧嘤嘤的哭着,没有爱,至少要博得些许同情。如果她歇斯底里,只会让事情发展到不可挽回的余地。但无论为了王家的颜面,还是为了自己,她对盛西慕都不可能放手。

    盛听离开病房,想要再去寻找夏言的时候,她已经不见踪影。拨她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盛西慕顿时有些急了,心知她一定是看到了什么,或者盛家人对她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呵,他们之间,从来都不曾存在过信任。

    他真的很怕,夏言会再次从他的世界中消失,慌张的拨通了别墅的电话,保姆说乐乐已经睡下了,他才稍稍安心。

    而此时,夏言正漫无目的的游走在街道上,如同一缕幽魂般,赵市是个不夜城,虽然时至凌晨,繁华的街道上依旧霓虹璀璨。她抹了下心口的位置,胸口中跳动的心脏,泛着些许的疼痛。

    双腿好像灌了铅一样的沉重,夏言驻足在一间酒吧门前,茫然的目光落在闪烁的灯光上。夏言几乎是无意识的走了进去。有多久没有借酒消愁过,连她自己都已经不记得。

    她坐在吧台上,向服务员点了一杯酒,辛辣的酒液入腹,泪水就止不住的涌了出来。夏言苦涩的牵动唇角,扬起头,强忍着不让泪水落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