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46章 盛西慕,我嫌你脏

    夏言一身纯净的碎花裙,与酒吧的霓虹璀璨格格不入。美丽的单身女孩儿,难免引起男人的兴趣。她不过坐了一会儿而已,就有男人上来纠缠,夏言不耐的蹙眉,无论对方说什么,她都不屑去理会。没想到,那男人却变本加厉起来,居然大胆的将手搭在了夏言肩头。

    “把你的脏手拿开,放尊重点。”夏言恼火的拍开他的手。

    男人轻笑,“不过是想请你喝杯酒,交个朋友,这么凶干嘛。”男人倒不是死缠烂打的人,只嘀咕了句,便转身离开了。

    夏言低敛了眸光,苍白的小脸一片平静。她重新握起桌上的酒杯,浅饮了一口。而身后,突然响起男子低沉的声音,“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尹总,原来,尹总也有借酒消愁的时候。”

    夏言不解的回头,映入眼帘的是一身亚麻色休闲西装的英俊男子,有些面熟。她蹙眉凝思了片刻后,才想起这男人叫李学威,高级工程师,赵一牧的同窗好友,他们曾有过一面之缘,因为赵氏负责的那一部分工程尚未动工,她和李学威的接触不多,以至于夏言对她的印象十分模糊,没想到他却记住了她。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李学威温润的一笑,指了下夏言身旁的位置。

    夏言状似随意的耸了耸肩,示意他坐下来。他点了一杯和夏言一模一样的酒,十分绅士的举杯敬向她,“能在这里遇见尹总,应该算是缘分吧。我敬尹总一杯。”

    “还是叫我夏言吧,这里不是公司。”夏言面无表情的回了句。

    李学威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姿态十分优雅,风度翩翩。“好吧,夏言。”他低笑着,又道,“夏言,你生气的时候,都那么漂亮。”这样的话,若是从别人口中说出来,难免有轻佻的味道,但从李学威口中说出,却成了真心的称赞。

    夏言随意的勾了下唇角,又浅品了一口杯中酒液。“谢谢。”她不冷不热的回了句。

    李学威坐在她身边,但夏言一直安静的喝着自己的酒,从始至终都没有和他说一句话,好像他们是两个陌生人一样。当然,他们本就算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而面对夏言的冷待,李学威全然不以为意,他同样沉默的陪在她身边,如同守护骑士。

    夏言点的是烈酒,连着喝了几杯后,半扒在吧台上,莹玉的手臂撑着额头。酒醉后,头脑发疼,她漂亮的眉心紧蹙在一处,额前碎发贴在脸颊,凌乱中,又带着几分妖娆妩媚。

    “夏言,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吧。”李学威轻轻晃了下她身体,试图将她唤醒。

    夏言的意识有些模糊,剔透的泪珠一颗接着一颗不停滴落,好巧不巧,一颗打落在他手背上,带着灼热的温度,让他不由得心口一惊。究竟是遇上了什么样的事,让尹夏言这样刚强的女子落泪。

    她口中似乎在低声的呢喃,声音暗哑而透着凄伤。李学威靠近她几分,才勉强听清,她在唤着,“西慕,西慕。”

    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嗡鸣声,纯白手机正在吧台上不停震动着。跳动的屏幕上,只有一排数字。李学威唤了夏言几声,而她依旧没有清醒的迹象。他犹豫了片刻,才将她的手机从桌面上拿起,划开了接听键。

    “言言,你在哪里?”电话那端,传来盛西慕急切的声音。

    “她喝醉了,请问,您是她什么人?”李学威礼貌的出声询问。

    听到电话那端传出男人的声音,盛西慕的怒火一下子窜了起来,深更半夜,喝的烂醉如泥,还跟一个陌生男人呆在一起,她究竟知不知道什么是危险!

    “她在哪儿?”盛西慕怒声吼道。

    面对着怒火中烧的男人,李学威无奈的笑了下,然后报出了酒吧的地址。不出十分钟,盛西慕的大奔车就停在了酒吧门前,这种小地方,盛长官自然是不熟悉的,他沉着脸色站在门口处,冷寒的眸光扫了眼酒吧内,在昏暗的光线下,还是一样就寻到了那么娇弱的身影。

    他大步走过去,一把将夏言扯入怀中。她毫无预兆的撞入他坚硬的胸膛,鼻尖撞得生疼。“痛。”夏言下意识的嘤咛。

    “谁允许你出来喝酒的!”他不悦的斥责了句,手臂却温柔的揽在她纤细的腰间,生怕在弄疼了她。这丫头倒是越来越能耐了,居然敢跑到酒吧这种混乱的地方借酒消愁!看他回去怎么收拾她,不让她长长记性,她也不知道什么是危险。

    “你是夏言的朋友吧,她喝醉了,就麻烦你送她回家吧,一个女孩子,自己也不安全。”一旁,李学威温和的笑着。

    盛西慕微眯着眸子,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片刻后,才清冷的回了句,“嗯,刚刚麻烦你了。”

    “没关系,那我先走了。”李学威含笑回答,然后,转身离开了。这个男人给人的感觉总是温润无害,犹如三月和煦的阳光一般。

    盛西慕将夏言带回别墅的时候,夏言依旧昏昏沉沉着,双腿都瘫软了。他抱着她回到卧房,然后,略带粗鲁的将她丢在了大床上。强烈的震动,让她的意识终于苏醒了几分,但头还是昏沉的疼痛着。

    “怎么是你?”她有些不耐的蹙眉问道。

    “那你希望是谁?一个陌生男人,再来一段刺激的一夜情?”他的声音不由得冷了几分,他担惊受怕的找了她几乎一个晚上,她难道不会好好说话吗?开口就是夹枪带棒的,似乎不伤她,她就不舒服一样。

    “盛西慕,别把任何人都想得和你一样龌.龊。”她冰冷的丢出一句,强撑着身体坐起来,手握成拳,一下下捶打着发疼的头脑。

    看着她痛苦的模样,盛西慕又有些心疼了,他上前一把扯住她的手臂,本想制止她类似于自伤的行为,但慌乱中力道过大,还是弄痛了她。

    “痛,放开我,盛西慕。”或许是借着酒劲儿的缘故,夏言才放任自己失控一次。

    盛西慕下意识的松了手,但语气也有些不善,“对我喊什么!深更半夜去酒吧那种肮.脏的地方厮混,你还有理了是不是!刚刚和你在一起的那男人是谁?”

    夏言有片刻的呆愣,什么在一起的男人?本就混乱的大脑,更加混沌了。喝了太多酒,有些记忆变得十分模糊。“什么男人?”她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还敢问我什么男人!今晚如果我没有找到你,你现在应该就躺在那男人的身下了。”他突然扑过来,将她压在身下,头深埋在她颈窝,温热的气息吞吐在她耳侧,酥痒的触感,让她很不舒服。

    “盛西慕,我和谁上.床关你什么事,你有什么资格来指着我!倒不如我问你,你和王媛,上过床吧。”她被他压在身下,目光呆滞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冰冷的泪珠,再次顺着眼角滑落。

    盛西慕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闷声不语。他知道,此时,任何解释都会变得苍白无力。他温热的手掌轻轻的抹掉她面颊上的泪痕,低头在她耳畔低喃,“言言,我知道你痛,可是,你却不知道我比你更痛。我和王媛,只是权宜之计……相信我,你要的一切,我都能给,我只是需要时间。”

    他需要时间来解决掉与王媛的关系,需要时间来扭正他们之间所谓的舅甥乱.伦,任凭他是盛西慕,高高在上的盛长官,可他终究无法一手遮天。他有太多的无奈,也有太多的不得已。

    “言言,留在我身边好不好,我答应你,不会让你和乐乐等太久。”他压低了头,胡乱的去亲吻她冰凉的唇瓣。

    夏言却抗拒的摇头,避开独属于他的气息,只要一想到他吻着她的唇,还吻过其他女人,她就会觉得恶心。“放开我,盛西慕,我嫌你脏。”

    她的话,再一次刺痛了盛西慕,他看着她,那样受伤的神情。

    夏言毫不畏惧的迎视着他的眼,她哭着,却也放肆的笑着,笑声讽刺而疼痛。“盛西慕,你和王媛都上.床了,现在,你又有什么资格要求我为你守身如玉。”

    盛西慕深眸中最后一丝温情泯灭,微眯起眸子,眸中透着邪气与冷魅。“随便你怎么想,但是尹夏言,我告诉你,下辈子我不管,这辈子,我只能是我的女人。”

    “你的女人?”夏言冷哼着,下巴骄傲的扬起。“盛西慕,别太自以为是,走出这个门,我可以是任何人的女人……啊……”她话未说完,颈间突然传来一阵刺痛。他悴不及防的咬住她颈窝细嫩的皮肉,细碎刺骨的疼痛伴随着淡淡血腥味传入大脑神经。

    撕咬过后,他温润的舌尖舔舐着伤口处涌出的血液,沾染着血滴的唇角冷魅的上扬,语调中带着丝丝邪气。“言言,你知道你左心房的正下方,是你最敏感的地方吗!每一次我吻着那里的时候,你都会舒服的呻.吟。”他邪魅的笑,薄凉的唇片沿着锁骨划向她左侧的柔软。

    “不要,盛西慕,你不能这样对我。”夏言哭喊着,却无法挣脱他的钳制,身体在他的触碰下柔软的像一滩水一样。泪如珍珠般落下来,委屈,无助。灵魂与身体激烈的角逐,疼痛刺骨。不要,不要再继续折磨她,她认输了,她认输了可不可以!

    “言言,别哭,言言……”他低声呢喃着,去亲吻她眼角苦涩的泪。“言言,我们不要再相互折磨了,好不好?言言,给我时间,我会规划好我们的未来。”

    “盛西慕你所谓的未来,就是让我做你永远见不得光的情人吗?”夏言弯弯的唇角,绽开的却是苦涩的笑。“盛西慕,我不会步入我妈的后尘,就算粉身碎骨,尹夏言也不会给你做情人,如果,你一定要自私下去,如果,你还是不肯放手,那我们就相互折磨吧,到死为止。”

    夏言话音刚落,盛西慕却突然翻身而起,他背对着她,夏言看不到他此刻的情绪,却感觉到他身体上散发出的无尽苍凉。“你宁愿死,也不想和我在一起,是吗?”他暗哑的声音,微微的颤抖。

    夏言沉默,而此时的沉默,无异于默认。然后,砰地一声巨响在头顶响起,盛西慕一拳打在一旁的装饰玻璃上,鲜血沾染在闪着微光的玻璃碎片上,红的刺目。他依旧背对着她,高大的身体如同雕像般屹立。

    “西慕!”惊骇中,夏言不假思索的下床来到他身边,一双铅白的小手握住他受伤而紧握的拳头。“盛西慕,你疯了吗?你不知道痛是不是。”

    他静静凝视着她,半响后,才握住她的手贴上心口的位置,“言言,我痛的是这里。”

    夏言拼命的点头,泪却再也止不住了。“我懂,我懂你的痛,盛西慕,如果我们之间只是时间问题,我可以等,三年,五年,十年,尹夏言都可以等着你。但我们之间是死结,哪怕终其一生都无法解开的死结。”

    “言言,不是。”盛西慕沉重急促的打断她,却被夏言白皙的指尖压住了薄唇。

    她苦涩的摇头,清澈的瞳眸含泪。“西慕,听我说。”她说着,泪却也不听的落着。“唯一解脱的方式,就是放过彼此,远远的守望彼此的幸福。盛西慕,这一次,让我来说结束,请你,看着我转身离开的背影。”

    “不,言言,不要。”他虽然拥着她,而映在眸中的身影,却逐渐模糊,为什么他没有放手,却觉得夏言在逐渐远离。

    他慌乱的吻下去,拥着她柔软的身体滚倒在大床上,忘情的纠缠……

    翌日清晨醒来,夏言觉得头疼欲裂,身边的位置早已空了下来。她修长的指尖按了按发疼的太阳穴,宿醉的确是件痛苦的事。

    她穿衣起床,别墅中已经空无一人,落地古董钟不偏不倚的指着十点钟的方向,这个时间,盛西慕已经去了辖区,乐乐去了幼儿园,保姆在超级市场买菜,偌大的别墅,安静的几乎失去了人气。

    夏言简单的洗漱后,刚要出门,却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拦住了脚步。她从包中掏出手机,扫了眼跳动的屏幕,竟然是刘芸打来了。这个叫做刘芸的女孩,曾和她一起在夜色撩人中讨生活。后来,夏言离开了,但两人的联系却一直没有断。

    “夏言,我,我在赵市,我想见见你。”电话那端,传来刘芸怯怯的声音。

    “你在哪儿?我现在去找你。”夏言问道,略带着些不解。刘芸怎么会突然来赵市呢?

    她从盛西慕的车库中开出一辆宝马五系,从别墅到市区,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车子最终在周氏集团的门口停住,夏言推门下车,漂亮的眉心微蹙起,她没想到刘芸会在这里。

    周氏企业门口,女孩穿着单薄的裙子,消瘦的身体安安静静的依靠在石柱上,低头等待。

    “刘芸。”夏言喊了她的名字。

    刘芸下意识的抬眸,漂亮的眸中还有尚未干涸的泪。“夏言。”她走过来,在夏言面前停住脚步,唇角扬起一抹牵强的笑。

    “刘芸,你怎么会在这里?”

    “哦,来看一个朋友,可是他不在。”刘芸轻描淡写的说了句,但惨白的脸色和眸中盈动的泪,却已经出卖了她。夏言知道,事情一定不是她说的那么简单。

    “你大老远的从c市赶过来,不会就是为了见这个所谓的朋友吧。”夏言一双精明的眼,轻易看穿了她的心事。

    刘芸微苦的笑,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反驳。

    “走吧,去我那里坐坐,我们也好久没有见面了。”夏言并不是多事的人,刘芸既然不说,她也没有多问半句。

    夏言自然不会带刘芸去盛西慕的别墅,而是将车开去了酒店,如果没有盛西慕的插曲,她和乐乐本应该在这里住上一年的。

    两个人许久未见,闲叙了几句,刘芸便说要离开了,没有找到想见的人,或许,那个人只是在回避着她,那么,与其苦苦纠缠,倒不如回到属于她的地方,就这样静静的死去。本来,他们就是两条不该相交的平行线,是命运的断点,让他们错误的相遇。对于刘芸来说,那是一生唯一的爱恋,但对于那个人来说,只是寂寞旅途中偶尔出现的风景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