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47章 衬衫的第二颗纽扣

    她不该奢望能见他最后一面,与其自取其辱,倒不如将他一直深深埋在心中,只有记忆,是任何人都夺不走的。

    “夏言,我该走了,如果……”刘芸站起身,声音突然有些哽咽,她微低了下头,重新整理了下情绪,才继续道,“如果还有机会,希望我们今生还可以再见。”

    夏言的眉心锁的更深了,刘芸的话,总让她觉得像是一种诀别。“刘芸,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都没有,夏言,别乱想。”刘芸淡淡的笑,而灿烂的笑容却隐藏着苦涩。与往日那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判若两人。

    “我该走了,不然,就赶不上最后一班车了。”刘芸笑着起身,却不小心将手提包摔在了地上。包中的东西稀里哗啦的掉了出来。刘芸脸色白了几分,仓惶的低头去捡。

    “怎么还是粗手粗脚的。”夏言笑着说了句,顿身帮她捡拾吊在地上的东西,但她拿起地上的一张化验报告时,只见刘芸整张脸都惨白了。

    “还给我。”刘芸伸手去抢,而夏言却快一步躲开,展开了那张化验报告,然后,一脸震惊,再次开口的声音都颤抖了。“你,你怀孕了?刘芸,你疯了是不是,你难道不知道自己有先天性心脏病吗!”

    片刻的慌乱后,刘芸反倒平静了。她将散落在地上的东西收拾到包中,起身,从夏言手中拿回那张化验单。夏言说的不错,她有先天性心脏病,就因为这样,她自幼就被父母抛弃,成为了孤儿。医生已经告诉过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就好像定时炸弹一样,随时都可能爆炸,现在,这个孩子无论是生还是不生,都很危险。

    她从来没想过事情会弄成这样,那天他们一夜缠绵,因为是第一次,她疼得厉害,但第二天,他就离开了。刘芸一直沉浸在离别的悲伤中,脑子里根本就没有过避.孕的概念。临走时,他对她说:我会回来的。刘芸笑着摇头,她称不上聪明,却也不笨,像他这样游戏人间的男人,怎么可能会为她而停留。她懂得,这一次离开,他不会在回来。

    他又问: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刘芸懂得他的意思,他是想用钱打发她。刘芸继续摇头,她并没有要他的一分钱。她虽然是孤儿,却也有自尊廉耻,如果她要了他的钱,那么,她和妓.女又有什么区别。

    刘芸沉默了片刻,在登机口前,她伸手指了指他胸口的第二颗纽扣。然后说:我要它。

    回忆如潮水般几乎将她淹没,刘芸手掌紧捂住心口的位置,只觉得疼痛在心房中逐渐清晰。“本来是安全期的,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弄成这样,也许这就是命吧。”她苦笑着,用手背抹掉面颊上的泪痕。

    “刘芸,你来赵市就是为了找那个男人?他在周氏集团上班?”夏言沉着面容问道。

    “嗯。”刘芸淡淡的点头。

    “他不肯负责?”夏言又问,眉宇间已染了怒意。

    刘芸却笑得随意,“我们之间相差太远,本来就不会有结果的。我既然接受了这个游戏,就应该遵守游戏规则。我知道我就要死了,所以,想来见他最后一面,可是,他不肯。那就算了吧,本来,就不该奢望的。”

    “刘芸,你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他是孩子的父亲,他应该为他自己的行为负责任。”夏言一把拉住她的手腕,便要向外扯。“告诉我他是谁,我带你去找他理论。”

    “不要,夏言,我不能去。”刘芸用尽所有力气甩开她,踉跄的后退了两步,“他不需要负什么责任,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

    “刘芸。”夏言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梨花带雨的女孩,“你,你就这样爱他吗?你们才认识多久,你又了解他多少!”

    刘芸笑着,干净的眸子跳动着温暖的光晕。“夏言,你相信一见钟情吗?其实,爱情并不需要了解,它只发生在一瞬间。他就像从天而降的天使,替我赶走了欺负我的坏人,还用手帕为我擦眼泪。我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人对我好,第一次有人问我痛不痛,累不累。”

    “刘芸……”夏言想要插口,却被刘芸再次阻止。

    “夏言,我知道,那些都是短暂的虚幻,他对我的好,或许只是一时发善心,可是,对我来说,却足够了。”刘芸走过来,用冰凉的小手握住夏言的手臂。“夏言,你爱过乐乐的爸爸吗?如果爱过,你一定会明白我的感受。爱就是不计任何代价,爱就是无条件的相信他,爱就是快乐着他的快乐,幸福着他的幸福。”

    “刘芸,你太傻了。”夏言声音哽咽,用指尖抹掉刘芸面颊上的泪珠。

    刘芸哭着摇头,唇角却含着温暖的笑,因为爱着,所以,即便是死去,她也觉得值得。“夏言,这是我肚子里宝宝的彩超照片,你留着做个纪念吧。”她颤抖着,将一张折叠的纸张塞入夏言手中。上面有刘芸的名字和一张一寸照片,下面,是彩超照出来孩子模糊的影响。

    “还有乐乐,替我转告他,刘芸阿姨很想你他。如果可以,给乐乐的爸爸一个机会吧,乐乐很需要一个完整的家。”

    “嗯。”夏言用力点头,眼圈儿却红了,“刘芸,你留在我这里吧,我可以照顾你的,也许,也许事情并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

    刘芸又摇了摇头,她不想连累任何人,她只想一个人安安静静的死去。她死的时候,不希望看到任何人难过,也不想有任何人为她哭。“夏言,我已经决定了,你不用再劝我。这一次,可能是永别,我会记得你,但是,请你一定要忘记我,更不要为我难过。”因为,死对于她来说,或者是种解脱。

    夏言低头落泪,紧紧握着刘芸没有温度的手。

    而刘芸一直在笑着,她动作温柔的从脖颈上扯出一根红色丝线,线上吊着一颗金色的纽扣,做工十分精致,样式也并不常见,看得出应该是定做的,纽扣旁似乎刻着什么字,因为刘芸的指尖遮挡了一半,夏言没有看清那是个什么字。但她可以笃定,被刘芸这样珍惜的东西,一定是那个男人留下的。

    “夏言,我该走了。”刘芸小心翼翼的将丝线收入领口,贴在距离心口最近的位置。

    夏言默默点头,开车送刘芸去车站。在站台上,与她挥手告别。

    送走刘芸之后,夏言总觉得心口沉甸甸的。刘芸这样剔透的女子,本是该被人护在掌心的,却这样走上了不归路。她的话,似乎还萦绕在耳边:爱就是不计任何代价,爱就是无条件的相信他,爱就是快乐着他的快乐,幸福着他的幸福。

    回想起来,她对盛西慕的爱,似乎就是发生在那一瞬间,车祸后,他倒在血泊中,对她说:我也愿意为你而死。即便,明知那是欺骗的谎言,但那一刻的心动,却是真实的。

    夏言停留在原地,看着逐渐远去的列车,她开始问自己,她对盛西慕的爱,是不是可以不顾一起?但是,她没有答案。

    无论是头脑,还是心,都乱的厉害,夏言难得的请了一天假,送走了刘芸,她一个人漫无目的的游走在街道上,这几年来,她觉得自己像时钟一样,不停的向前跑着,却忘记了停下脚步去欣赏四周的风景。

    已经是盛夏,街道两旁的法国梧桐开的正盛,绿荫遮挡住了炙热的阳光。夏言步子缓慢的走在树荫之下,突然放缓了生活节奏,她倒是开始有些不适应。

    就这样茫茫然然的渡过了多半天,四点钟的时候,她来到了乐乐的幼儿园门外,等着接孩子放学。门口,已经有很多家长在等待着,大多数是上了些年纪的中老年,外公外婆或者是爷爷奶奶来接送孩子。

    幼儿园内传来下课的音乐声,乐声结束后,幼儿园的大门被保安人员打开,孩子们背着小书包,盛续走了出来。夏言站在门口一侧,一样就看到了她的乐乐,即便是隐在人群中,她的宝贝都那样的耀眼。

    “乐乐。”她笑着对宝贝招了招手。

    乐乐见到她,漂亮的眸子中有片刻的错愕,但很快,就张开双臂,向小鸟一样扑入夏言怀中。“妈妈!你怎么来接乐乐了?今天不用上班吗?”

    夏言顿下来,替他摘下肩头的书包,拎在自己手中。“妈妈今天请了一天假。”

    “妈妈,你病了吗?”宝宝突然关切的问道,胖乎乎的小手按在了夏言额头,然后,又摸了摸自己的,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脸上的表情反而更疑惑了,在乐乐的印象中,除了生病,夏言是不会请假的。

    “没有,我很好。只是有些累,想休息一下。”夏言有些无奈的笑着,牵起乐乐柔软的小手,向家的方向走去。

    如果没有刘芸的出现,夏言想,她现在应该带着乐乐逃离了吧。虽然,那似乎有些困难,别墅中看似与往常一般平静,但庄园中却莫名的多了几个花匠,看似在修剪树枝,但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些灌木前几天才刚刚修剪过。

    难得休息一次,夏言亲自下厨做饭,做个几个拿手菜。还有乐乐喜欢的海鲜,辣炒蟹,基围虾,捞拌鲍鱼,因为是乐乐爱吃的菜,所以,夏言早已做的得心应手。

    盛西慕也难得的早归,夏言刚刚把菜摆到餐桌上,他正巧推门而入。

    “爸爸。”乐乐开心的扑入父亲怀中,一双小手臂搂住了父亲的脖子。“爸爸,妈妈做了好多菜,都是乐乐爱吃的呢。”

    “是吗?那乐乐今天有口福了。”盛西慕笑着,将儿子抱入餐厅。

    “爸爸也有口福了哦,乐乐爱吃的,都是爸爸爱吃的。”小东西嘻嘻的笑着,在餐桌旁做了下来。

    “乐乐,去洗手。”夏言一边盛饭,一边温声说道。

    乐乐吐了吐舌头,被盛西慕牵着走到洗手台旁,父子二人同时将手伸到水柱下,涂抹了洗手液之后,又玩闹了一阵,才重新回到餐桌边。

    此时,夏言已经盛好了饭,将小碗递给乐乐,将大碗放在盛西慕面前。

    “谢谢。”盛西慕淡笑,落在她身上的眸光,温润如水。

    夏言没有回应,而是坐在了他们父子对面,低头为乐乐剥着蟹壳。饭桌上,只有盛西慕与乐乐的互动,父子二人说的十分开心。小东西在爸爸的逗弄下,不是发出嘻哈的笑声。

    “别闹了,吃饭也没个样子。”夏言低声斥责了句,将雪白的蟹肉放在乐乐碗中,又拿起筷子挑掉鱼刺,将肉喂给乐乐。

    她只顾着照顾孩子吃饭,自己倒是没有动筷。一直以来都已经习惯,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反倒是盛西慕看不惯的开口,“你自己吃就好。别宠坏了他。”话落,盛西慕直接将一只蟹腿放入乐乐碗中。“这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一辈子也长不大。”

    夏言瞪着他,唇片颤动了几下,却没有说出反驳的话。对于乐乐,很多时候,她的确是溺爱了。因为工作忙,能分给孩子的时间太少,她总觉得这是一种亏欠,所以,某些事情上,她一直尽量的弥补,这便很容易造成对孩子的溺爱。

    “乐乐乖,要学会自己动手,你已经是大孩子了。”盛西慕说着,同样夹了一只蟹腿,教乐乐如何剥出蟹肉,又避免被坚硬的外壳划伤。

    乐乐学着父亲的模样,脸上挂着暖暖的笑,似乎很乐在其中。小孩子,都是希望被鼓励,渴望得到父母认可的。

    夏言定睛看着父子二人,突然意识到,男孩子的成长中,父亲的确是一个不可缺少的角色。

    饭后,夏言动手收拾碗筷,然后开始洗碗。一双白皙的小手泡在水中,盛西慕看着就心疼。他走上来,从身后拥住她,轻声开口,“这些让保姆做就好了,你累坏了,我可是会心疼的。”

    夏言没有回头,只淡淡的回了句,“什么都用保姆来做,哪里还有家的样子,和宾馆也差不多了。”

    盛西慕唇角扬笑,将头轻贴在她发间。她将这里当做家就好。

    “我一会儿要出去一趟,不过,不会回来太晚。”他呢喃了句。

    “嗯。”夏言点头,其实,他是没有必要向她报备的。

    夏言自然不会想到,盛西慕是开车去找王媛,老爷子哪里既然动摇不得,那就只能从王媛的身上下手,她提什么条件都可以,只要答应离开盛家,别在和他纠缠。

    盛西慕十分守时,晚上十二点之前,他赶了回来。夏言已经哄着乐乐睡下了,她似乎刚刚沐浴过,身上只穿了将松垮的浴袍,披散的长发还滴落着水珠。她坐在沙发上,正在翻看着今天的财经杂志。

    盛西慕走进来,拖了外套,在夏言身边坐下,顺势将她拥入怀中,深吸了口她发间的馨香。“言言是在等我吗?”

    “随便你怎么想吧。”夏言合上手中杂志,推了推他身体。“你还是不要希望我在等你,除了谈分手,谈乐乐的抚养权问题,我们应该没什么共同话题。”

    盛西慕凝视了她片刻,竟然不怒反笑,“分手?那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在一起了。”

    夏言瞪了他一眼,没和他狡辩什么。“我要睡觉了。”

    “嗯。”盛西慕淡应一声,打横将她抱起,向楼上走去,“我也累了,一起睡吧。”

    “盛西慕。”夏言慌张的在他怀中挣扎,若不是盛西慕抱得紧,夏言早就从他怀中摔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