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49章 唯独这个不行

    王媛更是优雅的坐在一侧,唇角含着轻笑,只等着看好戏。

    终究,年轻的女孩还是沉不住气了,夏言双手交叠在身前,淡淡的出声询问。“不知盛部长找我有什么事?”

    盛鸿江缓慢的放下手中茶杯,面容严肃,目光依旧是犀利的。“还是叫外公吧,毕竟,盛沐养了你这么多年,名义上,你还是她的女儿。”盛老爷子这话看似在拉近他们的关系,实则却是提醒着夏言,她与盛西慕之间的舅甥关系。连盛沐都被搬出来,夏言多少是要有所顾忌的。

    夏言是剔透的女子,自然听得懂盛鸿江在点拨她。她依旧沉默,没有反驳,却也没有开口唤他一声‘外公’。

    “伯父,您刚刚出院,医生说您不能劳累太久,要多休息,还有那么多国家大事等着您处理你。夏言是聪明的孩子,有什么话,您和她只说就是了。”王媛在一旁插话,并顺势给盛部长的杯中添了新茶。

    盛鸿江点了下头,他自然也不愿意跟一个小丫头浪费口舌。“我这次来只是想和你说三件事,并不是和你商量,这是我的决定,即便是西慕,也断没有说不的权利。当然,这对于你来说可能会有些不公平,但盛家会对你做出一些相应的补偿。”

    原本安静沉默的女孩,此刻,却突然抬头,一双晶亮的眸子,定睛在盛鸿江身上,闪动着坚定的流光。“盛部长,我不知道此刻您是已什么身份坐在这里和我说这些话。如果是以盛西慕的父亲,那么,我们并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我和盛西慕之间,只要他肯放手,我随时可以离开他身边,此生永不再见。”

    说出这一句的时候,夏言的声音在轻微的颤抖着,双手死死抓住一处,原本血肉模糊的掌心,更是叫嚣着疼痛着。夏言不得不承认,她没有刘芸的勇气,可以爱的没有理由,没有条件。她需要盛西慕的唯一,需要他的真心,需要他回报她同等的爱,可惜,这些他都做不到。

    “如果,您是以我外公的身份,那么,对不起,我的身上没有尹家的血缘,盛沐对我的养育之恩我很感激,但这并不代表盛家就可以随意操控我的人生。”

    她说完,起身对着盛鸿江的方向微微鞠躬,又道,“对不起,我还有事,先离开了。”尚不等她转身,盛鸿江的手掌已经重重拍在了桌面上,砰的一声巨响,显示出他嫉妒的愤怒。

    “放肆!”他沉声呵斥。

    “伯父,您消消火,医生说过您的心脏不能生气。”一旁,王媛急切的开口,匆忙递上了温热的茶杯。但眼角眉梢,却流露出幸灾乐祸的笑意。

    此时,三名黑衣保卫已经拦住了夏言的去路,她想离开,显然没有那么容易。夏言只得无奈转身,重新站回到盛鸿江面前。“盛部长,不知您还有什么吩咐?”

    “吩咐?我可不敢当。”盛鸿江不冷不热的说了句。

    “您自然可以吩咐,但会不会照做,却是我的事。”夏言十分平静的回答着。

    如果,尹夏言足够成熟,她一定不会说出这么草率的话来再次激怒盛鸿江。但她终究只是个二十三岁的女子,难免有些意气用事。

    盛鸿江很快平静了心绪,他在官场上摸爬滚打了一辈子,根本犯不着和一个小女孩动气,他想要对付她,自然有很多方法逼她就范。他慢条斯理的喝着茶,许久后,才再次开口,声音依旧是严肃的,不带一丝暖意。“尹夏言,你在外漂泊了三年,一直都不知道你父亲在监狱中的情况吧,我想,你应该很想知道他的近况。”

    夏言的身体下意识的一颤,这件事从盛鸿江的口中说出来,她自然懂得那意味着什么,她的不妥协,已经激怒了盛部长,他或许不会对她怎样,却可以将怨气撒在尹建国身上。

    夏言紧咬着唇片,单薄的下唇,几乎被她咬得血肉模糊了,她不停的颤抖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盛鸿江淡撇了她一眼,继续道,“听说你前几天去医院看了夏昊,医生应该告诉你了吧,他恢复的很好,如果继续治疗,应该有苏醒的希望,当然,前提是专家组尽心尽力。如果……”

    夏言实在没有勇气继续听他说下去,如果尹夏昊终止治疗,就再也没有醒来的希望,她做了盛鸿江二十几年的外孙女,太了解盛部长这个人,只要他说得出,就一定做得到。

    “您,想要我怎么做?”夏言出声问道,强忍住心口的疼痛。

    盛鸿江依旧淡淡的品茶,似乎并不急于开出条件,等他终于喝光了茶,想要开口的时候,却被一道低沉急促的声音打断。

    “言言。”这一句温柔的呼唤,让夏言恍惚间以为是出现了幻听。

    门口处,盛西慕一身风尘,身上是尚未换掉的墨绿色长官。咖啡厅外,辖署牌车紧挨着盛鸿江的车队停靠,气势上,不输半分。

    他三两步来到夏言身边,伸臂将柔弱的女孩护在身后。灼灼眸光清冷的落在盛鸿江与王媛身上。但开口的声音却并不急躁,“爸,您出院了怎么不告诉我一声,我也好去医院接您。”

    他的出现,让盛鸿江与王媛有短暂的错愕,这个时间,他应该还在辖区演戏才对。“既然来了,就一起坐吧。”盛部长还算沉得住气,指了指对面的位置。

    盛西慕淡笑,宽厚的手掌将夏言冰凉的小手紧握在掌心间。低沉的开口,“爸,您才刚刚出院,不宜超劳,我和夏言的事,您老就不必费心了,我们会自己处理好的。”

    “处理好?你打算怎么处理好?”盛部长沉着脸色,怒声问道。如果盛西慕所谓的处理好就是将尹家的丫头娶进门,那他不被活活气死才怪。

    盛西慕有片刻的沉默,他同样在斟酌。“爸,我敬重您是长辈,但同样,也请您尊重我的选择。”

    盛鸿江稳若泰山的坐在位置上,但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了,王媛坐在他身旁,微抿着唇片,不敢插话半句。“如果你的选择是对的,我当然会尊重你,但如果你是错的,我也要看着你继续错下去吗!”

    气氛,一时间有些僵持。盛西慕紧握着夏言的手未曾松开半分,他下意识的侧头,看向身旁淡漠如水的女子,她微低着头,以至于他看不到她此刻的表情,但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夏言娇小的身体散发出淡淡的悲凉。

    “如果是错,那么,我愿意承担所有后果。”他说的很坚定,一字一句,几乎掷地有声。

    “西慕,你这又是何必呢。”王媛突然站起来,走过去牵住他另一只手臂,她仰着头,眸中已有几分湿润。她的目光在盛西慕与夏言之间不停流转。“西慕,你不要这么偏激,很多事,并不是只有对和错之分的。你们的舅甥关系,根本不容于世。西慕,你想要拥有她,并不一定非娶她为妻不可。西慕,我可以接受她的存在,我也会对乐乐视若己出……”

    盛西慕看着她,清冷的笑,然后,无情的推开了她握着自己的手臂。“就像盛夫人当初容忍我母亲的存在一样?王媛,你不会不知道盛夫人是怎么死的吧?那你知不知道,我妈是在怎样难堪的情形下带着我独自离开!”

    王媛张了张嘴,哑口无言,眼泪在眸中不停的颤动着,却没有了留下来的力气。

    而一旁,盛鸿江的脸色难堪到了极点,王雪烟的事和盛夫人的死,在盛家一直都是一个禁忌。当年,盛夫人发现了丈夫外遇,在所有人面前,她维持着大家闺秀的端庄大度,却背地里,运用各种手段对盛西慕母子进行驱赶。王雪烟也是骄傲的女人,她跟着盛鸿江,本就不是心甘情愿的,如今被人家正室指着鼻子骂小三,自然忍不下这口气。

    那时,盛西慕已经懂事了,他看到母亲无数次偷偷的躲着哭,却在盛鸿江面前强颜欢笑。

    在巨大的压力与流言蜚语中,王雪烟几乎要崩溃,她跪在盛鸿江面前,求他放她一条生路,面对心爱的女人梨花带雨的憔悴面容,盛部长最终忍痛放开了她。却将怨气撒在了盛夫人身上,他开始彻夜不归,夫妻感情冷淡如冰,以至于盛夫人最后郁郁而终。

    前车之鉴,历历在目。盛西慕怎么会让自己心爱的女人步上他母亲的后尘。

    “够了,过去那么久的事,还提它做什么。”盛鸿江沉声打破了尴尬的境地,他知道,雪烟的事,盛西慕依然在怨恨他。“西慕,如果你足够成熟,就应该知道我做这些都是为了你好。因为我年轻时犯过错误,所以,我不希望你和我犯同样的错误。”

    西慕唇角微微扬起笑,轻拥着身侧淡漠如菊的女孩,感情从来就不分对错,何况,他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心不去爱她。“爸,如果你真的爱过我妈,就应该能体谅我,如果可以放手,我又何必让自己沦陷,对不起,别的事,我都可以依照您的吩咐,唯独这个不行。”

    他说完,对着盛鸿江的方向微微鞠躬后,紧握着夏言的手,转身大步离开。

    “西慕,西慕。”身后,传来王媛哭泣的低唤,而他却置若罔闻。

    “算了,让他们走吧。”盛鸿江无奈的叹了声,吩咐一旁的警卫员备车,他在赵市停留了太久,京中堆积了太多的工作需要处理,他必须尽快回京。

    “伯父,可是……”王媛欲言又止,委屈至极的样子。

    盛鸿江起身,安慰似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放心,这件事我会处理。你父亲昨天刚刚给我打过电话,还特意询问了你们的婚事,我已经承诺过,盛家的媳妇,非你莫属。”

    “伯父,但西慕哪里?”王媛试探性的问道,盛鸿江虽然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但要娶她的人终究是盛西慕,这个准新郎的态度,很重要。

    “这次我不会任由着他的性子胡闹。”盛鸿江冷声回了句。其实,盛西慕说的话没错,作为父亲,他完全懂得那种爱而不得的疼痛。但就是因为经历过,他才知道后果会有多严重,当年,就是他的一意孤行,害了雪烟,也害了自己的发妻。这一次,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西慕重蹈覆辙。

    另一处,盛西慕与夏言并肩坐在车上,前方,穿着西服的司机专注的开车,因为是辖区牌照,其他车辆都让路而行。副驾驶位置上,林进不停的捏着鼻梁上的眼睛,脸上带着莫名的担忧之色。

    后面的位置上,夏言与盛西慕彼此沉默,而他紧握着她的手,却一直没有松开。

    “长官,我们还是先去医……”林进终究按耐不住的开口,却被盛西慕冷声打断。

    “回别墅。”他语气不重,却带着不容人抗拒的力量。

    夏言微敛了眸光,稍用了些力气想要挣脱开他的手掌,并对开车的司机说道,“停车,我要下车。”

    司机呆愣了片刻,透过后视镜观察盛西慕的态度,首长没有发话,他自然是不敢停车。

    盛西慕依旧稳如泰山的坐在位置上,重新握住了夏言纤细的手腕,一双剑眉却稍稍蹙起,俊颜带着些许的苍白。

    夏言的话,完全的被无视了。车子依旧在平躺宽阔的马路上疾速前行。“我要下车。”夏言固执的再次重复,得到的结果,依然是被无视。一张精致的小脸染了一层薄怒,她突然侧身,伸手去推车门,既然他们不放她下车,那么,只有跳车这一种选择。

    “言言。”慌乱中,盛西慕伸出手臂一把揽住了她,而此时,车门已经嵌开了一条缝隙。前面的司机吓得不轻,急忙将车靠路边停了下来。

    “你闹够了没有。”盛西慕染着微怒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不知为何,他的脸色极难看,颜色也惨白了许多。

    夏言高扬起下巴,唇角挂着嘲讽的笑。“是够了,闹够了,也受够了。盛西慕,我们分手吧,我要分手,我要离开你,越远越好。”她失控的大喊,然后,不顾一切的冲下车。

    “言言!”盛西慕低唤了声,剑眉却突然紧蹙,手掌按上心口的位置。

    “长官。”林进慌忙扶住他,双眼都红了,“长官,我们先去医院吧,如果再不去……”

    盛西慕咬牙直起了胸膛,用力推开了林进,“我没事,都别跟过来。”在辖署,盛西慕的话就是命令,没有人敢反抗,林进僵直在原地,双拳紧握着,却不敢上前去追。只看着盛西慕高大的身影,跌跌撞撞的向夏言的方向跑去。

    盛西慕寻到夏言的时候,她蹲在河边的小桥旁哭泣,一张小脸埋在膝盖间,削弱的肩膀不停的颤抖着。盛西慕悄然靠近,从身后轻轻的拥住她微冷的身体。他知道,今天她一定受了很多委屈。王媛看似温婉,却哪里是个省油的灯。

    “言言,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他贴在她耳侧,温声呢喃,唇片在她侧脸的肌肤上,轻轻的吻着。

    夏言如被电击一般,身体突然僵硬住,然后,也不知哪儿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他。但盛西慕踉跄的后退两步时,夏言脸上都是错愕。这个高大的男人,何时变得如此不堪一击了。

    “盛西慕,一切,到此为止吧。”她用力抹掉脸颊上的泪痕,那么用力,就好像和自己有仇一样,一张哭花的小脸,都是倔强。“盛西慕,该说的,我已经都说完了,别再继续纠缠了,一段没有结果的畸恋,不过是彼此折磨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