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52章 盛西慕,我不属于你

    他从不会动手打乐乐,连骂都没有过。但只要乐乐没有达到他的要求,他也毫不心软的严厉惩罚,有一次孩子趴在地上连续做了二十个俯卧撑,一张小脸上汗水混合着泪水不停的滚落。

    但他宠着乐乐的时候,也会将孩子宠上天,就算小东西要天上的星星,他也会摘下来。就好像昨天,明明身上挂着伤,却还是固执的抱着儿子不放。

    夏言不知道,他对阳阳是不是也采用了同样的教育方式。毕竟,乐乐不是他唯一的儿子。

    胡思乱想中,一上午的时间已经渡过了大半,乐乐依旧在她怀中睡的香甜,看来,孩子是真的累坏了。这段时间,虽然盛西慕不在,课程却一项也没有落下过,有专业的老师全赵监管着。听保姆说,她和盛西慕不在,孩子晚上睡的都不好,几乎都是凌晨才睡,第二天天亮就要爬起来晨运了。难怪,这一阵子小东西的脸蛋都瘦了一圈。

    床头上的电话突然叮叮的响了起来,夏言缓慢的起身去拿电话,生怕吵醒了怀中的宝贝。

    “在做什么?”电话那端传来盛西慕低沉温润的声音。

    “还没有起床。”夏言实话实说。

    “懒虫。”盛西慕轻笑着回了句,带着宠溺的味道。“小家伙呢?”他又问。

    “还在睡,等你回来我在叫醒他。”夏言低声回答着。

    “嗯。”盛西慕淡声应着,微微的轻叹,“这段时间他也没有休息好,让他多睡一会儿吧。”

    “盛西慕,明天的武术课,能不能取消?乐乐的胳膊上,上次撞伤的淤痕还没有好呢。”夏言商量的问道。

    “不行。”盛西慕毫无犹豫的回答,语气也是丝毫不容人有商量的余地。“很多事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小孩子更不能有惰性。”

    “盛西慕!”夏言的语气也不由得冷了几分,别人家的孩子哪个不是捧在手心里,怎么做盛长官的儿子就这么辛苦,乐乐又不是他带出来的兵。

    “好了,关于乐乐的教育问题,我不想和你讨论。你不用插手,只要明白我不会害他就是。”盛西慕命令式的口吻说着。

    夏言的语气也有些冲,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难道你对尹阳也这样吗?”

    “尹阳不一样。”盛西慕淡漠的回了句,然后,电话两端是长久的沉默,彼此都无声的压抑着,最后也不知是谁先挂了电话,还是中途断了线,总之,电话中徒留下嘟嘟的忙音声。

    夏言将电话放回原位,再次转身时,乐乐已经醒了过来,坐起身子,用小手揉着惺忪的睡眼,呢喃着,“妈妈我饿了。”

    “嗯,那乐乐想吃什么?”夏言冷淡的脸色逐渐缓和了下来。抱起了宝宝柔软的身体。

    “皮蛋瘦肉粥。”乐乐软软的低声说着,带着些撒娇的意味。

    “好,妈妈现在就给你做。”夏言给宝宝换掉了睡衣,牵着他的小手向楼下走去。

    宝宝洗漱之后走进厨房,夏言已经将温热喷香的粥端到了餐桌上。宝宝是真的饿了,握住勺子大口的喝着。

    “慢点儿喝,又没人跟你抢。”夏言低笑着,坐在他对面,用筷子往他的碗里夹菜。

    乐乐正吃得起劲,玄关的门传来响动声,之后,是熟悉的脚步声逐渐靠近。

    “是爸爸回来了。”乐乐惊喜的说道,丢下碗筷跑了出去。

    夏言有些无奈的摇头,毕竟是亲生父子,盛西慕再严厉,乐乐还是愿意和他亲近的。

    片刻之后,盛西慕抱着乐乐走进厨房,将孩子重新放回餐桌旁,然后,打开拎着的食物袋子,“乐乐吃过午饭了没?爸爸买了你最喜欢的大闸蟹。”

    “还没吃饱饱呢。”乐乐顽皮的拍着小肚子。小手拎着一个大螃蟹递到夏言面前,撒娇的让她拨蟹壳。

    夏言温柔的笑着,安静的拨着蟹壳,将雪白的蟹肉夹入乐乐碗中,小东西吃的喷香,脸上都是满足的笑。

    一旁,盛西慕却将自己手中拨好的蟹肉放入夏言碗里。“别只顾着他,你自己也吃。”

    夏言微抬了眸光扫视了他一眼,然后淡漠的回了句,“我不喜欢吃这些东西。”说完,将碗里的蟹肉一同夹入乐乐碗中。

    盛西慕轻笑着摇头,心知她还在生他的气。他第一次当爸爸,的确没什么经验。但乐乐是男孩子,自然是不能娇惯的,现在的富二代官二代,一个个都被宠的不成样子,除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还会什么!将来和废物又有什么区别。

    吃完了这顿别扭的午饭,盛西慕开车带着乐乐与夏言去了极地世界。

    这几年夏言的工作一直很忙,极少能抽出时间陪着乐乐,最多是孩子过生日的时候去一次游乐场,像极地世界这种地方,从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因为是周末,大多是父母带着孩子一同来极地世界玩。盛西慕抱着乐乐走在海底世界中,小东西睁大了好奇的双眼,隔着湛蓝的玻璃窗,乐乐伸出小手去触摸着漂亮的深海鱼。

    “爸爸,你看这些小鱼好漂亮啊。还有那个,是大鲨鱼吗?”乐乐简直是个好奇宝宝,看到什么都要问上几句。小东西第一次看到北极熊和企鹅,才知道原来北极熊那么大,企鹅那么小。

    盛西慕拿着照相机,给宝贝和极地动物合影。乐乐不是帅气的叉腰,就是做出酷酷的造型,简直就是天生的小明星。一家三口,爹俊娘俏,孩子更是生得漂亮,也不适有游客的目光投向他们,表面看来,的确是让人羡慕的一家三口。

    在海洋馆中,他们坐在看台上,观看了海豚表演,被驯化过的海豚十分通人性,驯兽师骑在海豚身上行走,就如同坐在帆船上一样自然。一排海豚有秩序的跃出水面,发出天籁般的海豚音。

    乐乐开心的鼓掌,玩儿了多半天,额头上都是细密的汗珠。

    “宝贝口渴吗?喝点水。”夏言温和的笑着,取出湿巾为宝宝擦汗,又打开了纯果汁递到乐乐唇边。小东西下意识的张口喝着,漂亮的大眼却一直关注着台上的表演。

    盛西慕的手臂一直环在宝贝腰间,避免他兴奋过头,不小心从台阶上摔下去。

    台上真表演着海豚算数,十以内的加减法,聪明的海豚都运算自如。

    “乐乐,你看小海豚多聪明啊。乐乐要向小海豚多学习。”夏言温和的开口,谁知,宝宝突然侧过头,一本正经的看着她说道,“妈妈,海豚再聪明也只是动物而已,乐乐是人,物种上就比它高级,这个比喻很幼稚哦。”

    夏言被这小鬼头堵得哑口无言,身旁,又传来盛西慕的闷笑声。这父子两个,居然一起嘲笑她。“有什么好笑的。”夏言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言言,以后别再和我讨论乐乐的教育问题了,我怕你教笨我儿子。”盛西慕低笑着说道。

    夏言有些不悦的握住拳头捶打了一下他胸口,唇角却自然的扬起了笑,纠结了一整个上午的问题,便在欢笑中释然了。

    表演结束后,乐乐闹着要去抚摸小海豚,盛西慕就真宠着他,将他抱到了表演区的水池边。他和驯兽师简单的解释了几句,掏出几张钞票递了过去,对方便十分乐和的请他们进去了,金钱社会,虽然我们不崇尚金钱万能,但不得不承认,很多时候,红色的钞票的确是通行证。

    驯兽师吹着哨子,唤来了正在水池中嬉戏的海豚,它们游到岸边,一个接一个的露出了小脑袋,驯兽师将桶中的鲜鱼喂给它们,小海豚就变得很安分听话。

    “小朋友要小心一些,别掉到池子里。”驯兽师友善的提醒。

    水池边十分湿滑,盛西慕自然不放心孩子自己站在池边,他一直将宝贝护在怀中,任由他伸出胖乎乎的小手触碰海豚湿滑的肌肤。“妈妈,你来摸一摸,小海豚好滑啊。”

    “乐乐小心些。”夏言蹲在一旁提醒着,一颗心难免悬着。海豚虽然被驯化了,但动物毕竟是动物,难免有失控的时候,万一伤了她的宝贝乐乐怎么办。

    乐乐逗弄着海豚,小海豚在驯兽师的指示下,发出悦耳的海豚音。乐乐的胆子也比同龄的孩子大,面对水中的庞然大物,居然一点也没有胆怯的表情。

    直到宝宝玩够了,夏言拿着照相机给乐乐和小海豚留念,然后,三人才离开海洋馆。

    海洋馆的下一站是魔法森林,室内展馆被修长森林的景象,舞台上演员穿着野人的衣服蹦蹦跳跳,展区的玻璃窗中,都是稀奇的盛地爬行动物,乐乐好奇的看着,孩子的记忆力惊人,只要看过一遍,就能从头到尾说出展厅中都有什么动物,以及它们的体貌特征。

    站在鳄鱼池边,面对着一整池,上百条的鳄鱼,乐乐没有丝毫惧意,还好奇的问盛西慕,“爸爸,鳄鱼厉害还是大鲨鱼厉害啊?”

    这一次,盛西慕是真的被这小家伙给问住了。这就等于问他省长的官大,还是长官的官大?根本就不是一个系统,完全不具备可比性。“保姆阿姨说乐乐昨天看了武侠电视剧。”

    “是啊。”宝宝点了下头。

    “那东方不败和郭靖谁的武功高?”盛西慕又问。

    宝宝小嘴巴张成o型,却没有发出声音。根本,就不是一个电视剧好不好。

    盛西慕温和一笑,继续说道,“鳄鱼的栖息地在河流沼泽中,而鲨鱼生活在深海中,一般很少相遇。如果遇上了,高手过招,就要看谁更聪明,或者,更幸运。盛宝,记住,很多时候,成败只在一念之间,要心狠的时候,就绝不能手下留情。位置只有一个,但窥视它的人,却太多……”

    “盛西慕。”夏言突然出声打断他,乐乐才三岁,他却在教孩子官场生存之道。

    盛西慕不以为意的轻笑,指尖轻点了下宝贝鼻尖,温润说道,“盛宝还小,以后就会懂得。”

    “嗯。”宝宝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孩子还小,和他说这些干什么。”夏言责备了一句,伸手将孩子抱入自己怀中。

    盛西慕含笑,笑靥极是温润。“早晚都要面对,何况,我也舍不得我们儿子走弯路,我会竭尽所能,给他铺好未来的路。”

    “我没想过那些,我只要乐乐能平安长大就好。”夏言淡漠的回了句,抱着孩子向前走去。

    最好,乐乐一辈子都不要涉及官场那个复杂的大染缸,夏言只要她的宝贝平淡开心的过一声。所谓,高处不胜寒,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风光无限的背后,又存在多少不为人知的辛酸呢。

    极地世界外是一个小小的游乐场,乐乐吵着要玩儿海盗船,盛西慕抱着孩子来到海盗船的买票口才发现,排队的人比刚刚池子里的鳄鱼还多。盛长官的脸色顿时阴了几分,他可没有那么多美国时间在这里等号。

    夏言也看出了他的不耐,轻笑着对乐乐道,“宝贝乖,我们玩儿旋转木马好不好?”

    “不要,那是女孩子玩儿的东西。”乐乐嘟着小嘴巴,一双小胳膊搂住盛西慕的脖子,故意的别过小脸不去看夏言。

    “算了,等着吧。”盛西慕无奈低笑着。

    夏言微叹了声,抬眸看了眼排在前面长长的队伍,只能用‘壮观’两字来形容。“等我一下。”夏言说了句,拿着包包走到了队伍的最前面,盛西慕只看到她跟拍在队伍最前面的男人说着什么,并不着痕迹的将一张红色钞票塞入男人手中。夏言脸上的笑容那叫一个甜美,盛长官脸色更冷了,谁允许她对别的男人笑的这样美!今晚回去,看他怎么收拾她,明天还让她下得了床,他就不叫盛西慕。

    没过多久,夏言就返了回来,轻笑着对盛西慕道,“我们去前面吧,那位大哥愿意和我们换位置。”

    盛西慕冷哼了一声,有些不悦的道,“行贿授贿,没有人比尹总更得心应手。”

    夏言唇边笑容僵硬了几分,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她都是为了谁啊。“是啊,我这种小市民只会行贿,只有盛长官人品高尚。”她冷着脸色转身,向队伍的最前面走去。盛西慕默声的抱着乐乐,跟随在她身后。

    海盗船停下来之后,盛西慕和乐乐最先坐了上去,选了最前面,最刺激的位置。乐乐起初还很兴奋,当船飞起来的时候,失重感让小东西开始害怕,扯着嗓子哭叫了起来。

    “乐乐害怕,乐乐要妈妈,妈妈……”

    盛长官顿时一个头两个大,他儿子是比同龄的孩子聪明早熟,但毕竟也只有三岁而已。“乐乐别怕,爸爸在这里,深呼吸,睁开眼睛看看四周的风景多美啊。”

    “爸爸,爸爸乐乐怕。”小东西紧抓着父亲宽厚的手掌,泪珠都掉了下来。

    海盗船启动了,自然是不能停下来的,盛西慕紧握着宝宝的小手,尽量让他放松下来。“乐乐长大了不是要开飞机吗?乐乐睁开眼睛,感受一下现在的感觉,像不像飞机起飞?”

    乐乐小小的身体依旧在微微的颤抖着,但已经开始适应失重感,慢慢的试着睁开双眼,透过模糊的视野,低头去看下边风景,风声在耳边呼啸着,好像张开翅膀,他就可以飞翔。于是,小东西就真的张开了小手臂,兴奋的喊道:“乐乐飞起来了,爸爸,乐乐飞起来了。”

    盛西慕低低一笑,手心都出了汗。

    海盗船达到高点之后,速度逐渐慢了下来,最后,逐渐停稳。小东西被盛西慕牵下来的时候,脸上还挂着剔透的泪珠。

    “怎么哭鼻子了?原来我的乐乐是胆小鬼啊。”夏言将宝贝抱起来,温柔的擦拭掉他脸颊上的泪痕。

    乐乐嘟着小嘴巴,倔强的回了句,“我才不是胆小鬼,我只是不适应,风吹得眼睛痛了才哭的。”

    “哦,是这样啊。”夏言故意拉长了语调,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

    乐乐轻哼了一声,骄傲的扬着小下巴,小手指了指不远处的旋转木马。“我们去玩儿那个吧。”

    “你不是说那是女孩子玩儿的东西吗?”夏言问道。

    “你不就是女孩子。”宝宝哼哼唧唧了一句。

    “好,我们带妈妈去玩儿旋转木马。”盛西慕温润一笑,从夏言怀中接过宝宝,放在自己肩头上,然后快步向旋转木马的方向跑去。

    乐乐坐在父亲肩头,兴奋的举高了双手,并对身后的夏言喊道,“妈妈,快跟上来哦。”

    夏言快步跟了过去,唇角边扬起温暖的笑,但绝美的笑靥中,却含着淡淡的伤。眼前温馨的画面,总让她有种不真实的幻觉,好像,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乐乐与夏言坐在旋转木马上,他软软的小手牵着母亲柔若无骨的手,木马上下旋转,母子二人相视而笑,宝宝甜美的笑容,映在夏言清澈的瞳眸中,成为世间最美丽的风景。

    “乐乐,看这里。”旋转木马外,盛西慕拿着照相机,低唤着宝贝的名字。

    宝宝和夏言同时看过去,盛西慕按下快门,闪光灯闪着白光,画面定格成永恒。

    “爸爸。”宝贝伸着小手臂,向父亲挥手。盛西慕站在外面,温柔的笑着,继续的为乐乐与夏言拍照。他温润宁静的眸光,一直追随着母子二人。

    旋转木马的音乐声停止,乐乐扯着夏言的手,跑向盛西慕方向。游乐园的小丑向他们走过来,比划着各种讨喜的动作,逗得乐乐宝贝笑个不停,小丑用照相机给他们一家三口人合照,相片很快从照相机上取出,画面中,盛西慕怀中抱着乐乐,宝贝的小手却搂着父亲与母亲的脖子,三口人的脸贴在一处,画面温馨,和乐融融。

    “谢谢。”盛西慕笑着接过照片,同时递了张钞票给小丑,作为小费。那小丑变魔术似的从身后扯住一个蓝精灵布偶递给乐乐。

    “谢谢小丑叔叔。”乐乐开心的将布偶抱在怀中。

    三个人离开游乐场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盛西慕开车黑色大奔穿梭在夜幕之中,道路两旁昏黄的灯光透过玻璃照射入车内,染了一片温暖的昏黄。

    乐乐玩儿了一天,早已累坏了,在夏言怀中安静的熟睡。盛西慕唇角含着温和的笑,目光不时留恋在身旁母子的身上。他们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人,是他今生的责任与生命的寄托。

    “言言,今天,你开心吗?”他淡声问道。

    片刻的犹豫后,夏言淡淡的点头,“嗯。”

    “言言,我们是一家人,你要相信,我可以给你和乐乐幸福。”他认真的说道,用一只手轻握住夏言微凉的小手。

    夏言沉默,微微低下了头,目光落在彼此交叠着的手上,带着几分复杂的神色。她没有躲闪,却也没有任何的回应。

    车子一路驶过庄园,进入别墅的车库中。乐乐依旧在夏言怀中安睡着。

    “乐乐,乐乐醒醒,我们到家了。”夏言温柔的低唤了两声,但怀中的宝宝只是下意识的蹙起小眉头,嘤咛了声后,在夏言怀中寻了个更为舒适的姿态,又继续睡了起来。

    “别叫醒他,让他继续睡吧。”盛西慕柔声说道。

    “这样进去感冒了怎么办。”夏言蹙眉回了句。盛西慕却率先下车,脱下了身上的休闲外套后,拉开了副驾驶位置的门。“将乐乐给我。”他将外套盖在宝宝身上,然后从夏言怀中接过了孩子。

    夏言小心翼翼的将宝宝放入他怀中,然后也下了车,三口人一同向别墅中走去。

    昏黄温暖的灯光从别墅的窗子中透出来,很有家的味道。夏言为抬了眸子,淡淡的凝望着,她想,如果日子可以这样继续下去,或许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至少,乐乐会是幸福的,这样,就已经足够。

    哄睡乐乐之后,夏言简单的沐浴,冲洗掉一身的疲惫,站在梳妆台前吹着湿漉漉的长发,而盛西慕突然从身后拥着她腰肢,薄唇贴上她吹弹可破的肌肤,蜻蜓点水般的亲吻着。

    “别闹了,我在吹头发。”夏言挣扎了几下,却没有挣脱。

    盛西慕低柔的笑着,夺过她手中的吹风机,动作自然的给她吹头发,修长的指尖穿过夏言发丝,好似暧昧的挑.逗,夏言身体微微轻颤着,面颊染上淡淡红晕。

    如瀑的发丝吹到半干未干,盛西慕便放下了吹风机,手臂紧缠在她柔软的腰肢,将头埋入她颈窝中,温润说道,“言言,你感觉到幸福了吗?”

    “乐乐幸福,我就幸福了。”夏言淡声回道,一张精致的脸蛋,却没有丝毫的表情。很久以前,幸福二字,就已经与她无缘。

    盛西慕并未感觉出她反常的情绪,唇片游移在她颈间细腻的肌肤,温热的气息吞吐在她如玉的肌肤上,暧昧而缠绵,低沉暗哑的声音,诱.人沉醉,只是,出口的话却如一阵闷雷,惊了夏言的心魂。

    他说,“言言,我们结婚吧。”

    “你说什么?”夏言不可置信的仰头看着他。

    “我说,我们结婚吧。言言,我要对你和乐乐负起责任,我想给你们一个温馨而完整的家。”盛西慕一字一顿说的清晰沉重。

    夏言震惊的看着他,身体踉跄的后退,撞上了身后的梳妆台。片刻的恍惚后,她默默的摇头,“盛西慕,收回你刚刚的话,我就当从来都没有听到过。”她淡漠的说了句,随手拢了下长发,向大床走去,打算休息了。

    “言言。”他突然伸出手臂拦住了夏言的去路,另一只收紧的手掌中,一枚象征婚姻与爱情的白金钻戒被紧握在掌心间。“言言,我是认真的。”

    夏言忽而低笑,笑靥却极是嘲讽,片刻后,她扬起下巴,玩味的看着他,“你觉得这种话我可以认真的去听吗!盛西慕,我不是十几岁的小女孩了,我不想再去做不切实际的梦,当梦醒时,那种失落与疼痛,你永远都不会懂得。”

    她用力甩开盛西慕的手臂,只留给他冷冷的背影。但盛西慕却再次缠了上来,从身后拥住单薄的身体,“言言,这不是梦,都是真的。我想给你和乐乐幸福是真的,我想和你结婚是真的,我,我爱你,也是真的。”

    夏言被他困在怀中的身体瞬间僵硬,四年了,从最初的相遇走到今天,他第一次开口说‘我爱你’,这三个字,真的很诱.人,很动听。视线逐渐模糊,一滴晶莹的泪珠顺着眼帘悄然划落,如天空中一闪而逝的流星般绝美。她薄唇轻颤,声音有些哽咽。

    “盛西慕,为什么一定要说出来,我们就这样走下去,不好吗?就算不能永远,至少,我们在一起一天,就可以快乐一天。我可以蒙蔽自己不去面对现实。”她微扬起头,泪眼迷蒙中,凝望着他英俊的面庞,手掌颤抖着,抚摸上他面庞。

    “盛西慕,你真的懂得什么是爱吗?我承认我爱过你,为你哭过,笑过,伤过也痛过。也曾偷偷的幻想过,有一天可以披上嫁衣做你的妻子。但婚姻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婚姻是组成一个家庭,是爱与责任。”

    “言言,我会对你负责的。”盛西慕温热的手掌覆盖在她冰冷的小手上,紧握在掌心。

    夏言无助的摇头,唇角笑靥讽刺中含着苦涩。“盛西慕,你比我更看得清现实,你只是固执的想要去改变,你只是,不甘心低头认输。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我们之间的确存在着舅甥关系。如果我们结婚,这件事势必会被有心人大做文章,你的位置那么敏感,到时候,只会闹得无法收场。你真的舍得放弃握在手中的权利吗?”

    “言言我……”

    “我知道你做不到。”夏言笑着打断他,而这一次,盛西慕并没有反驳。的确,他绝不可能放弃手中的权力地位,并非有太多留恋,而是只有拥有了权利,他才有能力守护住生命中珍惜的一切。

    夏言的顾虑,他都预料到,他一直在很努力的筹划着他们的未来,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她与乐乐,只是,夏言一直不相信他可以保护好他们母子。他给过她太多的伤害,所以,夏言一直都没有安全感,他知道,他没有资格去责怪什么。

    “盛西慕,如果你想将这个梦继续下去,我会陪着你将戏演下去,一直到散场的那天。因为,乐乐会幸福,只要乐乐幸福,我什么都愿意忍受。如果,你现在就想将虚幻的梦打破,那么,就让我们之间的一切都结束吧。”夏言流着泪,出口的声音极淡,极飘渺。

    盛西慕受伤的看着她,高大的身体几不可闻的颤抖着,唇角扬起讽刺的笑,“忍受?忍受什么?和我在一起,让你这样痛苦吗?”

    夏言望着他,清澈瞳眸,淡漠的几乎失去了光亮,她与他之间,本就是两条不该相交的平行线,是命运的断点,让他们之间出现了错误的交点,但是,既然是错误,就不能让它继续错下去,交点之后,他们依然要回到彼此最初预定的轨迹,从此,天各一方,再无交集。

    “盛西慕,我曾经爱过你,可是爱已经在你放手的那一刻随风而逝。三年前,你对我说‘游戏结束了。’那时,尹夏言的心就已经死了,如果没有乐乐,我不会有继续活下去的勇气,也许,三年前,我就已经死在监狱中了。”她哭着,却也笑着,唇角含笑时,留下的眼泪,却是极苦的。

    “盛西慕,你见过地狱的样子吗?那是永无止境的黑暗,没有光明,也没有希望,三年前,是你亲手将我推下去的。”

    盛西慕哼笑着,嘲弄而不屑,是啊,他将她推向地狱!可是,他也不是天生的魔鬼,又是谁让他艰难的蜕变?是尹家人!

    当初,他一个学校毕业的辖署官,前途一片光明,有温暖的家,有温柔的恋人,那时,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是尹建国,是尹夏昊将他逼入地狱,让他化身为魔鬼。让他的世界里,只剩下仇恨。

    “尹夏言,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什么是地狱,那些都是拜你那个爸爸和大哥所赐。”

    “是啊。”夏言嘲弄的笑着,“尹家对不起你,你也毁了我,这样,总算两清了吧,你为什么还要纠缠,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我!”

    “因为我爱上你了,尹夏言,因为我tm爱惨了你。”盛西慕失控的握住她纤细的手腕,那样用力,夏言几乎听到了骨节碎裂的声响,疼痛,在指骨间逐渐蔓延。她不停的呼痛,而他却没有丝毫要放开的迹象,漆黑如墨的眸子,燃烧着熊熊烈火。“如果我可以少爱你一点,如果我可以控制我的心,我又何必执拗着一段不堪的爱恋。尹夏言,为什么不能好好留在我身边,为什么,要这样残忍。”

    “因为我已经不爱你了。”她毫无畏惧的迎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说的清晰有力。

    盛西慕眸中的烈火瞬间被冷水熄灭,一寸寸,凝结成冰,周身散发的寒气骇人。他握在她腕间的手掌再次收紧,疼痛,在胸腔中百转千回。他知道她纠结着那一段受伤的过往,他也知道,她不想去面对不堪而残忍的现实,这些,他都愿意为她抵挡。但是,盛西慕独独没有想过,她会不再爱他。时间,真的可怕到让曾经轰轰烈烈的爱情化为灰烬吗?

    “不爱了?没关系。我们可以重新开始,重新再爱上我。”他冷然的笑着,手掌抚摸上她纤细的手腕,那道丑陋扭曲的伤痕依旧存在着,他无法抚平,只能试图去掩盖,试图,让她忘记曾经的伤痛,如今开来,他失败了。

    “言言,你看这道疤痕多丑,不是买了手链给你,怎么从来没见你带过呢?”

    “那条手链吗?我送人了。”她说的不屑而随意。

    “尹夏言!”盛西慕再次被激怒了。“你知不知道那条手链……”

    “我知道,价值连城吧,可是,我不稀罕!”她倔强的扬着小脸,故意将话说的难听。

    而她的话,是真的伤了盛西慕,他不在乎那条手链的价值,他想说的是:言言,你知不知道那条手链是我对你真心,而你就这样轻易的将它丢掉了。

    难道她不知道他的心也有血有肉,他也会受伤,也会流血,也会痛吗!

    “尹夏言,是不是我的东西,你都不稀罕,都不屑一顾?”他愤怒的吼着。

    夏言紧抿着唇片,情绪微微失控的她,不假思索的吐出一个字,“是。”

    盛西慕唇边扬起一抹邪魅冷笑,周身散发着阴冷的寒气,恍若来自地狱的撒旦般,“乐乐也是我的,你尹夏言同样属于我。告诉我,你身上还有哪里是我没有碰过吻过?你难道对自己与乐乐都不屑一顾?”

    “放开我,盛西慕,我不属于你。”夏言奋力的挣扎着,他强大的气场,让她几乎窒息。

    而盛西慕怎么会轻易放开她,愤怒中,他将她按在身后的梳妆台上,台子上的化妆品与各式首饰稀里哗啦的掉落了一地,他将女孩纤弱的身体困在怀中,根本容不得她有本分反抗。急促的吻毫无预兆的侵袭而来,夏言被动的承受着他的掠夺。

    他的舌在她口中肆意,唇齿啃咬着她柔嫩的唇片,浓重的血腥在彼此相交的唇齿间蔓延,疼的她不停的颤抖着,泪水不停的流淌着,划入口中,更添了一股咸涩。夏言呜咽的呻.吟,却被他悉数吞入口中。

    “放开,放开我!”挣扎间,终于释放了一只手臂,夏言不加思考的扬起手臂,重重落在他英俊的侧脸上,啪的一声脆响,结束了一切的动作。他伏在她身上,俊颜隐藏在暗影之中,夏言看不到他此刻的表情,却感觉到冰冷的肃杀之气从他身上传来。

    呵,她真是不要命了,敢一次又一次甩盛长官巴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