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53章 她小产了,并且再也做不了母亲

    她身体发颤的看着他,胸腔中,心脏狂跳的厉害。她不知道,下一刻,盛西慕会不会失控的掐死她。

    然而,他不仅没有想象中的失控,反而格外的平静,寒气在空气中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悲凉。他缓缓伸出手掌,将掌心摊开在她面前,接着昏黄的微光,她看到他掌心间安静的平躺着一枚白金钻戒,戒指适合的十分巧妙,是一支展翅欲飞的蝴蝶,翅膀上,镶嵌着无数颗璀璨的碎钻,光彩夺目。

    “你说:蝴蝶飞不过沧海。但是,南美洲有一种蝴蝶却是可以飞过沧海的。我本来想告诉你,只要有勇气,只要值得等待,没有什么是无法面对的困难,这个世界是有奇迹的……”他顿了下声音,唇边溢出一抹自嘲的笑,再次开口的声音,沉重而凄伤。“可是,现在,它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他说完,一把推开紧闭的窗棂,用力将手中的戒指丢了出去。

    “不要,盛西慕。”夏言下意识的扑上去阻止,却根本来不及挽留住什么。她眼睁睁看着那枚钻戒在月光下闪动着微光,沿着漂亮的弧度坠落了下去。

    砰地一声摔门声后,盛西慕夺门而出,将夏言独自一人留在了清冷的房间中。夏言的身体瘫软在冰冷的地面上,双手捂住面颊,无声的哭泣着,泪水顺着指缝不停的留下来,无助而可怜。

    偌大的别墅,死一般沉寂,清冷的夜风从大敞的窗棂吹进来,让夏言从伤痛中清醒。她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不顾一切的向别墅外的庄园走去。

    夏末,夜晚的天气凉薄,夏言穿着单薄的裙子,在庄园内不停的寻找着,她记得,盛西慕盛怒中丢弃的那枚钻戒,应该是丢向了这个方向的。可是,为什么她还是找不到。长发被胡乱的抿在耳后,夏言一直低着头,在潮湿的泥土地上不停的寻找着,那枚钻戒,似乎承载着她所有的希望一样。

    汗水混合着泪水,不停的从面颊上落下来,她用脏兮兮的手背胡乱抹掉,然后,继续埋头寻找。而面对偌大的庄园,想要寻找一枚小小的戒指,无异于大海捞针。但夏言却不曾有半分放弃的念头。

    水杉林旁,是室外游泳池,一池淡蓝池水,在月光下闪烁着淡淡波光。庄园几乎被夏言翻了个遍,除了这个水池。

    夏言穿着单薄的白裙,一步步向水池靠近,尚好,池水不深,她试探性的下水,冰冷的池水,让她下意识的颤动着身体。夏言咬牙站在水中,等适应了池中的寒冷后,才开始挪动脚步,伸手去寻找那枚小小的戒指。

    清冷月光,在女子单薄的身体后,映出纤长的倒影,寂寞而凄伤。

    而此时,另一处,盛西慕开着大奔车在高速路上疾速的行驶着,后视镜中,倒映出一张冷漠无情的俊颜。他有些烦躁的取出手机,拨通了周鸿的电话,但是,电话没有接通,那一端一直是机械式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盛西慕不耐的摔下电话,心情越发烦闷了。风流的周少过的都是夜生活,凌晨之后他会关机,破天荒的头一遭。

    车子又开出一段路,他再次拿起手机,将电话打给了林进。总之,今晚一定要拉个人出来喝酒,并且,不醉不归。

    “陪我出来喝一杯吧,我在皇朝万豪等你。”

    电话那一端,林进支支吾吾了半响,才回了个字,“是。”也真是难为了他,凌晨抓人出来,盛西慕这领导当得的确不地道。

    盛西慕在皇朝万豪的vip包房中定了位置,他刚到不久,林进就来了,但他却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带着吕薇。真赶上吕参谋一家来他家吃饭,天晚了,林母就将吕薇留下来聊天,知道他出来找盛西慕,吕薇软磨硬泡,才跟了出来。

    “长官,吕薇她……”林进吞吞吐吐的想要解释。

    “既然来了,就坐吧。”盛西慕淡漠的指了下一旁的位置。

    服务员小姐端着托盘走进来,盘中放着各式各样的酒,白酒红酒都有,在闪烁的霓虹之下,色泽耀眼夺目。盛西慕闷声不语,自斟自饮着,一旁的两人,和屋内的摆设倒也没什么区别了。

    “长官,还是别喝了。吃点菜吧,都是您平日里喜欢吃的海鲜。”但盛西慕再次端起酒杯时,林进终于看不过去的按住了他的手,两瓶白的都见了底,盛西慕这种喝法,简直就是不要命,何况,他身上还带着伤呢。

    “小薇,出去买些解酒药回来。”他又侧头对身旁吕薇说道。

    “嗯。”吕薇闷闷的点头,推门走了出去。

    盛西慕唇角扬着冷魅的笑,随意推开林进的手臂。微扬起墨色的眸子,眸光深幽如寒潭,“林进,你有用心的爱过一个人吗?”

    他的问题,让林进有片刻的懵冷,他没想到盛西慕会毫无预兆的问这样的问题。“有。”迟疑了片刻后,林进有些勉强的点了下头。

    盛西慕又是一笑,带着嘲弄,“吕薇?”

    林进不语。

    “她不适合你,也不是你能养的住的女人,她心气儿太高,想要守住这种女人,太累。”盛西慕平淡的说着,一双墨眸清明,没有半分酒醉的样子。

    林进苦笑了下,带着些许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和吕薇也算是青梅竹马,她是什么样的性子,我最清楚。但感情的事,从来由不得我做主。明知道不应该,但还是止不住想要靠近,被伤的鲜血淋漓,还是忘不掉。”

    盛西慕笑着,伸手拍了下他肩膀,大有一副同病相怜的模样,“林进,你说我们是不是犯贱啊,越是得不到,就越是想要拥有。外人眼中,我是天之骄子,是一辖署之长,在她面前,我tmd什么都不是。我把心扒给人家,她嫌弃的丢在地上,还不忘记补上两脚,生怕我伤的不够重。”

    林进端起面前的酒杯,仰头将慢慢一杯白酒一饮而尽,大有一种难遇知音的架势。“长官,今天林进说句不该说的话,我林进就是个小人物,得不到的也不敢奢望。但您却不同,依着您的身份地位,想要的就夺取,何必苦着自己。”

    盛西慕用手指了指他,唇边笑靥更慵懒无奈,“如果真那么简单就好了。我将她困在怀里又如何,不过是一具空壳而已。我想要的,是她的心。”

    林进叹了声,给自己于盛西慕的杯中分别斟满了酒,两人一碰杯,又是各自饮尽。

    “林进,你信命吗?”

    “信,怎么不信啊。”林进又是苦笑,他林进天生就是个小人物的命,连心爱的女人都不敢表白。

    盛西慕一双墨眸幽幽暗暗,高浓度酒精,已经让他的意识开始模糊了。“我不信,我盛西慕只相信自己。”他低声呢喃着,两指按住发疼的太阳穴。热辣的酒液顺着咽喉流入腹中,火烧般的难受,胸前的伤口,也歇斯底里的疼痛着。

    “林进哥,解酒药买来了。”吕薇推门而入时,盛西慕已经昏昏沉沉的半靠在位置上,一旁的林进还算清醒,却也是一身的酒气。

    “首长怎么了?”吕薇脱口而出,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从进门到现在,她的眼里只有盛西慕,这多少让林进有些伤感。

    “喝醉了。”林进回了句。

    闻到他身上熏天的酒气,吕薇下意识的蹙起眉头。“你怎么也不劝着点,还陪着首长喝。”她责备的嘀咕了句。

    林进笑,眸中尽是苦涩,却玩味的说道,“难道你没听过,酒不醉人人自醉吗。”

    “懒得理你。”吕薇嘀咕了一句,将手中的药丢在他怀中,“你吃点解酒药,应该能自己回去吧。首长就我负责送吧。”

    林进拿着她塞过来的解酒药,半响没有回应,更没有任何动作。吕薇的这点小心思,任谁都看得清楚。酒后乱.性,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概率最高。“还是我送长官回去吧,你一个女孩子,我也不放心。”他伸手想要上前搀扶起盛西慕,却被吕薇挡住。

    “林进哥。”她嘟唇唤了声,一双小手已经牵住了林进手臂,下巴扬起,眼中都是渴求的光晕。“林进哥,这或许是我最后的机会了,你,你不是连这个希望都不给我吧。”

    “小薇,我是为你好。”林进长叹一声。

    吕薇却固执的不肯让步,撒娇的摇晃着他的手臂。“林进哥,我已经长大了,我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林进哥,从小到大你都是最疼我了,你就帮我这最后一次,好不好?求求你了。”

    林进凝望了她许久,才默默的点了下头,他强迫自己放开她的手,转身的瞬间,眼眸已经湿润了。他强忍住声音中的颤抖,再次开口道,“小薇,从小到大,只要是你想要的,林进哥都会给你。这一次,也不会例外。只是,小薇,这件事关系到你的人生,一定不要做错了选择。”

    “他就是我的选择。”吕薇固执的回答。

    林进帮他扶起盛西慕沉重的身体,艰难的将他塞入大奔车中,吕薇坐上驾驶位置,虽然极力掩藏,不经意间,还是流露出雀跃的神色。看在林进眼中,越发讽刺了。

    他觉得双眼疼痛的难受,只嘱咐了句,“小心开车,长官别墅的地址我会发到你手机中。”

    “知道了林进哥,谢谢你。”吕薇回道,迫不及待的摇下了车窗玻璃。而此时,盛西慕靠在副驾驶位置上,沉沉的昏睡着。

    吕薇将车子开的飞快,按照林进提供的地址,很快驶入了盛西慕的别墅中。庄园两侧路彻夜的亮着,散发着昏黄的光晕。吕薇按下车窗,惊奇的四处观望着,夜色中,视线略微模糊,辨不清四周全部的风景,只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小小的王国,眼前的城堡让人心驰神往。

    “首长,您小心些。”吕薇吃力的将他扶入别墅中,盛西慕的意识仍处于昏沉状态,只机械的跟随着她的脚步。

    进入卧室后,吕薇已累的满头大汗,两人胡乱的滚到在大床上,盛西慕沉重的身体将她紧压在了身下。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视线却是迷茫的。

    “言言,别离开我,我会娶你的,我会的……”盛西慕低低呢喃,胡乱的吻着身下的女子。放纵而炽烈,温热的手掌沿着她身体的曲线游走,本能的去撕扯她身上的衣物。

    “霆,西慕。”吕薇声音止不住的颤抖着,心脏不停的狂跳着。被他忘情的拥吻,吕薇只觉得体温在不断升高,一种莫名的渴望在体内升腾着,口中溢出细碎的呻.吟。她颤抖着去解开他胸口的衬衫,生涩的回吻着。

    在这方面,吕薇并没有经验,但在现代这个开放的社会,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她的小手如湿滑的泥鳅一般滑入盛西慕胸膛,并一路向下抚摩着,她感觉的到他身下坚.挺火热的温度,即便那并不是为了她,但此时的吕薇已经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再顾不得那许多,只想着,只要他们有了实质性的关系,盛西慕就一定会对她负责人的。

    她急躁的去解他腰间的皮带,因为双手都在颤抖,解了半天还是没有成功。

    这边,吕薇奋力的对付着盛长官腰间的皮带,而另一处,夏言依旧站在冰冷的池水中,双手伸在池底,一点点摸索着她要寻找的东西。一双柔软铅白的小手,已经被水泡的发白,都出现了红肿的痕迹,双腿更是麻木的失去了知觉,只知道机械式的前行着。

    “在哪里,究竟在哪里啊?为什么我还是找不到,西慕,我找不到你给我的戒指,怎么办?”夏言一边向前摸索,一边可怜兮兮的抹着眼泪,一头乌黑的长发,早已凌乱不堪了。

    “啊!”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双腿一软,她便滑到在池水中,冰冷的池水瞬间将她淹没,还好水不深,她分离的挣扎了几下后,便站起了身。除了慢慢的忐忑与害怕,漂亮的眸中同时闪过一抹惊喜的神色。她知道,刚刚让她滑倒的东西,就是她找了几乎一个晚上的戒指。也不知道有没有被踩坏,还能不能修补好。

    她抹了把脸上的水痕,低身站在原地,将双手再次伸入水中,虽然确定了大概的位置,夏言还是费了一番力气,才摸到那没小巧的钻戒。漂亮的脸蛋露出雀跃的神情,比天上一轮明月还有动人三分。两个青葱的指尖捏住戒指,将它带出池水,手臂在半空中划出美丽的弧度,戒指上的钻石在月光中闪动,如同璀璨流星,指尖溅出几滴水中,划出异样的斑斓色彩。

    “终于找到你了。”夏言将那枚钻戒握在掌心间,如同珍宝一般的呵护着。她有些吃力的爬出泳池,身体在夜色中瑟瑟发抖。抬头,卧房的灯竟然亮着,是他回来了!夏言清澈的眸中难掩欣喜,他终究是放不下她的吧。

    她跌跌撞撞的走进别墅,又不敢弄出太大声响,生怕吵醒了熟睡的乐乐。

    卧房的门半虚掩着,里面不时传来细碎的呻.吟与低喘息声,夏言的身体几乎被冻得麻木,以至于脑袋也不太灵光,一时间竟没有反映出那是什么声音。她仍处于兴奋的阶段,一心盼着将戒指拿给他,然后告诉他:我愿意为你而等待,因为,那个蝴蝶飞过沧海的美丽誓言。

    “西慕,我找到……”她伸手将房门推开的刹那,整个人惊呆在原地。

    大床上,一男一女滚倒在一处,衣衫半裸着,女人的面孔很陌生,但那男人,她却是再熟悉不过的,盛西慕,那个几个小时前还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人,此刻却和别的女人搂抱在一起。

    她呆滞的站在原地,冰冷的水滴不停的从头发上和裙子上滴落下来,她的脚下,早已积了一叹水迹。手掌缓慢的松开,那枚被她视若珍宝的白金钻戒自由落体的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啊!鬼啊!”吕薇突然尖叫一声,的确,屋子里突然出现这么一个满身是水的女人,又披头散发,脏乱不堪,深更半夜,还真有些人不人鬼不鬼的。

    而她的一声尖叫,也惊醒了盛西慕。他按了下疼痛不止的额头,当看清身旁衣衫不整的吕薇与房门口失魂落魄的夏言时,酒醉也彻底清醒了。

    “言言,不是你看到的这样,你听我解释好不好?”盛西慕慌乱的爬下床,快速的套上衬衫。

    “解释?还有什么可解释的?”夏言冷笑,一步步踉跄的后退,此情此情,所有的解释都变得苍白无力。她可以强迫自己不去计较他与王媛之间的一切,可是,他前一刻还在感天动地的说着‘我爱你’,下一刻,就让她眼睁睁的看着他与别的女人滚床单,她还要听他解释吗?她还能再相信他吗!

    “盛西慕,谢谢你让我看清你的所谓‘真心’。我才是天下第一的傻瓜。”夏言凄凉的笑着,转身跑了出去。

    “言言,言言。”盛西慕不顾一切的想要去追,却被吕薇突然扯住了手臂。她上身只穿着一件内衣,脖颈与胸口都是深浅不一的吻痕,那是他刚刚的杰作。往日,这些吻痕印在夏言身体上,常常让他欣喜不已,如今,换在另一个女人身上,却莫名的让他觉得恶心。

    “首长,我……”她欲言又止,一双漂亮的大眼擎着泪,楚楚动人。但盛西慕向来不是怜香惜玉的人。他一把甩开她,怒吼了一声,“你给我滚!”

    这边这么大的动静,自然吵醒了熟睡中的宝贝,小东西趿拉着小拖鞋,穿着卡通睡衣走出来,只看到夏言哭着跑了出去。“妈妈,妈妈。”他跟在后面追赶。

    片刻后,盛西慕也追了出来,一把将乐乐抱住,“盛宝别乱跑,我去将妈妈追回来。”

    “爸爸,我看到妈妈在哭,你是不是欺负她了?”宝宝奶声奶气的问道。

    “没有,是你看错了。”盛西慕胡乱的搪塞了句,转身追了出去。

    走出庄园大门,他看到夏言正不要命的跑在道路首府部门,入夜车辆少,但能见度也低,何况,别墅区的道路平坦,一般车速都很快,盛西慕看着她,一时间,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言言,别跑,危险。”盛西慕一边喊着,一边大步的追赶。夏言一个娇弱的女子,又在水中站了一整个晚上,早已筋疲力尽,自然比不得盛西慕的体力,两人之间的距离逐渐缩短着。但他越是追,她越是不要命的向前跑着。

    泪水早已模糊了双眼,夏言已经分辨不出东西南北,更没有留意到十字路口处,那不停闪烁着的红灯。她快速冲到了道路首府部门,耳边突然传来一阵风声呼啸,紧接着是刺目的灯光,恍痛了人眼。

    她呆滞的停住脚步,伸手去遮挡眼帘,刺耳的刹车声震动着耳膜,她尚来不及反应发生了什么,身体突然传来一阵疼痛,她感觉自己好像飞起来了一样,眼前一黑,便没了知觉。

    “言言!”盛西慕嘶吼了一声,眼睁睁看着不远处飞驰而来的卡车将夏言的身体撞飞。

    “言言!”他跑过去,将夏言从地上抱起,好在,她摔在了道路两旁的草坪上,夏末秋初,草坪之上堆积了一层厚厚松软的落叶,人摔在上面,并不会有致命的危险,只是,她的身下却不停的在流血,夏言躺在血泊中,雪白的裙摆染红了一片。

    “言言,你醒醒,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他匆匆的将她抱起来,拦了车,将夏言送去了医院。

    暗夜无声。

    医院的手术室外,盛西慕孤独的站在窗口边,微风吹动他额前零乱的碎发,更显几分苍凉。他的身上手上都是血,鲜红的颜色骇人。

    那位肇事司机就站在一旁,一看就是个本分人,一直低着头不敢吭声。此时,他害怕的厉害,如果人真有个三长两短,他一个挣辛苦钱的司机,根本是赔不起的,只能进去蹲个几年了。他倒是什么都不怕,只是家中老婆孩子都指着他一个人养,他进去了,家里人要怎么办。

    “那个……”男人有几次都想开口解释,他撞上人并不是他的错,是那女孩不要命的冲出来,他来不及刹车,才会将人撞飞。如果鉴定事故责任,他未必要付全责。

    当然,他看到盛西慕冷的骇人的一张俊脸时,半个字也不敢多说了。

    也不知挨了多久,手术室门上的灯终于熄灭了。医生和护士盛续的走出来,脸上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

    “我太太怎么样了?”盛西慕急切的问道。

    医生动作缓慢的摘下了脸上的口罩,有些惋惜的说道,“大人没事,只是,孩子没有保住。病人刚刚小产,留院观察一段时间吧。”

    “你说什么?什么小产!”盛西慕震惊的看着医生,下意识的太高了声线。

    “你太太已经怀孕一个多月了,难道你们不知道吗?”医生蹙眉问道,就没见过这么不负责任的父母。

    盛西慕只觉得脑袋翁的一声震响,高大的身体下意识的摇晃了几下,踉跄的后退了步,若不是身后的男人及时的扶住他,盛长官只怕要栽倒在地。手上还沾染着粘稠的血液,他只觉得烧的肌肤生疼。那是他的孩子,尚未成形,就化成了一滩血水。

    是他的粗心,是他的不负责任,才会发生这场意外,才会让言言承受这样巨大的痛苦。

    “兄弟,别太伤心了,大人没事儿就好,你和那妹子还年轻,孩子以后还会有的。”男人一口外地口音,却是个实在人,说出来的话倒也不让人反感。毕竟,孩子已经没有了,再伤痛又能如何,好在大人保住了。

    盛西慕勉强的平静下来,但剧烈的疼痛却占据着心口。“只要言言没事就好,孩子,孩子还会再有的。”他低声呢喃着,不断的安慰着自己。

    而医生却叹息了一声,再次出口的话,几乎将他推入了严寒地狱。“你究竟是怎么做人丈夫的,妻子怀孕了不知道,她在冷水中站了几个小时你一定也不知道吧?她这辈子,只怕再也做不了母亲了。”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盛西慕再也无法淡定下去,发疯的扯住医生的领口,“你胡说八道什么,我的言言不会有事的,她一定不会有事的。你们这群庸医,到底会不会看病?”

    “你做什么,你冷静一点。”医生神色惊慌的看着他,在医院工作,情绪失控的家属他见得多了,这么野蛮暴力的,这还是第一个。

    “大兄弟,你冷静一点,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什么病都能治好。你还是想看看大妹子要紧啊。”男人也出声劝道。

    好说歹说,盛西慕才松开了医生,在护士的带领下,走进了手术室,此时,夏言完全处于昏迷状态,一张小脸苍白的毫无血色,她的头发还是湿漉的,医生说,她在水中站了几个小时,按时间上来算,他离开后不久,她就站在水中了。这个女人究竟想干什么,是惩罚他,还是惩罚她自己。

    小产后的夏言只是身体虚弱,并没有什么大碍,很快被转入普通病房。盛西慕命人安排了高级vip室,两室一厅,条件环境都说得过去,但那肇事的男人却不干了。拉住盛西慕不放。

    “大兄弟啊,做人可不能这么不厚道,刚才护士都跟我说了,这个什么vp病房,一天就三千块钱,还不算医药费,我一个月也挣不出这么多的钱啊,还是转到普通病房吧,该赔偿的,砸锅卖铁我也赔给你。”

    盛西慕冷淡的撇了他一眼,那男人一看就是个本分人,手掌都是茧子,黝黑的肌肤上满是愁容。

    他的孩子没了,他伤心,他愤怒,却还不至于失控到去迁怒他人。造成这场悲剧的罪魁祸首,不是面前这个忠厚老实的男人,而是他自己。

    “我盛西慕还不差这几个小钱,何况,也不是你的责任。你走吧。”

    “真,真的?我真的可以走了?”男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嗯。”盛西慕淡淡的点了一下头,转身走进了病房中。

    病房中只亮着一盏昏黄的台灯,盛西慕蹑手蹑脚的走到夏言床边坐下来,单手撑着头,静静的凝望着他。此时的夏言,睡颜安详,纯净的不然世间半分尘埃。

    他轻轻的竟她冰凉的小手护在掌心间,剑眉紧蹙,带着凝重。他不知道明天夏言醒来的时候,他要怎么跟她解释他们的孩子没有了,并且,以后再也不会有了。一条活生生的小生命,就这样被带走了。犯错的是他,为什么要惩罚他的夏言,为什么要伤害他的孩子。

    天蒙蒙亮的时候,夏言醒了过来,一双漂亮的瞳眸由迷茫逐渐清澈清晰,她呆呆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极是平静。病房内死一般的沉寂着,输液瓶中的液体顺着输液管流入夏言身体内,盛西慕半靠在他床边,呼吸都是轻浅的,温热的温度顺着两人交叠的双手传递到夏言身体。

    窗外,东方启明星升起,天空露出鱼肚白。

    盛西慕从半梦半醒间醒来,看到睁着一双大眼的夏言,一时间,惊喜与悲恸同时闪过眸底。“什么时候醒来的?怎么不叫我?言言,饿了没有?我买些吃的给你好不好?”

    对于他一连串的问题,夏言置若罔闻,甚至连眼帘都没有眨动一下。她依旧发呆的看着头顶天花板,清澈瞳眸茫然一片,没有丝毫情绪波澜,平静的可怕,连盛西慕此时都读不懂她眼中的情绪。

    而越是无法掌控,就会越慌乱。

    “言言,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叫医生来好不好?”他握住她冰凉的小手,放在唇边亲吻。

    “别碰我。”夏言终于有了反应,一把甩开他的手臂。甚至嫌弃的在被单上蹭了又蹭。而她如此的举动,对于盛西慕来说,却是伤人的。

    “言言,别这样好不好,我知道我错了。”盛西慕慌张的半跪在她身前,再次握住她的手,也再一次,被夏言甩开。

    “别用你碰过别的女人的手碰我,盛西慕,你好脏,你不要碰我。”夏言挣扎着爬起身,身体萎缩成一团缩在角落中。触动了悬挂着的输液管,手背上传来细微的疼痛,夏言失控的用力拔掉输液针头,手背皮肉连着撕扯开,流出鲜红的血液。

    “言言,别胡闹了。”盛西慕惊慌的上前按住她身体,制止她激烈的行为。

    “放开,放开我,盛西慕,别用你肮脏的身体碰我,你滚开。”夏言激烈的挣扎,但刚刚小产过的身体,虚弱无力,额头已经沁出细密的汗珠。

    “好,我不碰你,言言,只要你不继续伤害自己,我就放开你。”盛西慕温声哄着,俊颜沉重,难掩疼痛。

    夏言已经无力反抗,在他身下嘤嘤哭泣着,“盛西慕,我的孩子是不是没有了?”她的声音很低,问的小心翼翼,苍白的小脸上划过轻浅的泪痕,模样极是无助,盛西慕心口止不住又是一阵刺痛。

    “嗯。”盛西慕艰难的点头,“对不起,言言,对不起……”

    夏言睁大了一双空洞的大眼,一瞬不瞬的凝视着他,大嘀的泪珠不停的从眼眸中滚落。落在他手背的肌肤上,灼热的疼痛着。

    这个月那个没有来,她也曾怀疑过的,只是,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让她一时间无从顾及。是她一时粗心,才会将孩子弄没了。她的孩子,停留在她身体中才短短的一个月,她还来不及感受他的存在,他就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夏言痛苦的抱住头,手臂不停的捶打着自己的身体,痛苦的哽咽着。她是这个世界上最粗心的母亲,她是最没有责任感的妈妈,她连一个脆弱的小生命都保护不了,她真的很没有用。

    “宝宝,我的宝宝……”

    “言言,求求你别这样,我知道你痛,你打我骂我都好,只要别伤害自己。”盛西慕握住她的双手,反锁入怀。

    “放开,你走,我不想见到你,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夏言拼尽最后一丝气力,在她怀中不停扭动挣扎着。粉拳与雨点般落在盛西慕胸膛,却没有丝毫杀伤力,反而将自己弄得筋疲力尽。

    由于过度的挣动,手背上的血一滴接着一滴,不停的顺着针孔处流淌下来,滴落在雪白的床单上,如同雪地上盛开的梅花,绝美却凄凉。

    鲜红的颜色映入盛西慕瞳眸之中,一双墨眸都染了血红的颜色。他紧抓着夏言手腕,大声的喊着医生。

    很快,医生和护士都走了进来,两个护士手脚利落的将夏言重新按回床上,医生拿着细小的针管,将药物注射如夏言体内,很快,她就安静了下来,微合着眼帘,平躺在病床上,如同一具没有生命与灵魂的尸体。

    “言言,言言。”盛西慕拥着她微凉的身体,不住的低唤着,但夏言却没有丝毫苏醒的痕迹。

    “你们给她注射了什么?”他对医生与护士嘶吼了一声。

    “她情绪太过激,所以,我们给她注射了镇定剂。”医生职业的回答。

    盛西慕沉默了片刻,又问,“那她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用不了多久就会醒过来,但她醒来之后还会不会失控,我们不敢保证,她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所以,尽量不要刺激到病人。她的身体很虚弱,不能再受任何伤害。”医生说完,吩咐护士处理好夏言流血不止的手背,然后,在另一只手上重新插上输液。当输液针插入手背上的肌肤时,睡梦中的夏言终于有了反应,眉心微微的紧蹙着,但并没有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