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54章 让蝴蝶飞过沧海

    盛西慕寸步不离的守在夏言身边,期间,手机嗡嗡的响了数次,都是林进打来的,这个时候林进打电话来,左右不过两件事,一个是为了吕薇,另一个或许是辖区的事,但无论是哪一个,他都无暇顾及。最后,所幸关了机。

    夏言并没有如医生所说的很快醒来,直到夜幕降临,她依旧昏昏沉沉着,期间挣了两次眼睛,迷茫的看了眼四周的环境,什么都没问,什么也没说,又很快昏睡过去。到了晚上,这样的情况更严重,并且,开始发高烧,身体都变得滚烫。口中不停的模糊呢喃着,“宝宝,我的宝宝……”

    医生和护士束手无策,只说小产引发了炎症才会高烧不退,但用尽了各种退烧的办法,还是不见任何起效,盛西慕双眼都是血红的,恨不得要杀人。

    “你们究竟会不会看病,早上醒来的时候还好好的,一转眼就弄成这个样子,简直是一群庸医,如果我太太又任何状况,明天你们就等着医院关门大吉吧。”

    “盛先生,您冷静一下,这种情况小产后是常见的,我们会尽快想办法给病人退烧,您放心,病人不会有任何危险。”主任医师站在一旁低眉顺眼的解释着。

    “你敢保证不会有任何危险吗?如果出现意外怎么办!”盛西慕质问。

    主任医师额头上都是豆大的汗珠,夏言的这种情况虽说不常见,但也绝不是个例,从来没有一个病人因为小产后高烧而丧命的。但医学上的事,从来没有人敢打包票。因为任何手术都是有风险的,任何小病都有可能致命。

    “主任,病人的体温降下来了,37.5°,已经有了好转。”护士从病房中走出来,将手中体温计递给主任医师。

    那主任终于松了口气,匆忙对盛西慕道,“病人的烧已经退下来了。您不要再担心了。”

    盛西慕闷闷的哼了声,没说什么,转身回了病房。

    主任医师抹了把额头的汗水,又吩咐护士将药量削减,以免伤了病人的身体。这躺在里面的哪里是病人,简直是位祖宗。

    而病房内,夏言的烧虽然退了下来,却伴随着周身的疼痛。她的意识尚不清醒,却不停的挣扎着,痛苦的低低呻吟。“痛,好痛。”

    “言言乖,忍一忍就好了,很快就会不痛了。言言,对不起,对不起……”盛西慕紧拥着她不停挣动了身体,下巴抵在夏言汗湿的额头,墨眸都湿润了。

    挣扎了许久,夏言没了力气,才在他怀抱中昏厥了过去。

    折腾了一天,盛西慕几乎筋疲力尽,饭没顾得上吃,连水都没来得及喝一口。夏言瘫软的被他拥在怀中,浑身都已被汗水浸透了。盛西慕给她换下了潮湿的衣服,手掌触碰上她细腻的肌肤时,只觉得身体不受控制的变得滚烫,喉结不自觉的滚动着,而从始至终,夏言没有半分苏醒的痕迹,如同一只没有生命的木偶般任人摆布。

    刚刚为夏言换好了衣服,病房的门就被咚咚咚的敲响,林进推门而入,脸色十分难看。“长官。”他出口的声音都是沙哑的。盛西慕看着他,第一直觉就是,出事了,并且,能让林进谈之色变的,绝对不是小事。

    “什么事?”盛西慕微微挑了下剑眉,依旧一副平淡的样子。如今这样,还有什么是他接受不了的。

    “辖署,长官,小少爷出事了。我一直都联系不到你……”林进吞吞吐吐着,脸色越发惨白。

    “乐乐怎么了?”盛西慕突然拔高了音量,再也无法淡定下去,呵,是世界末日吗?他老婆孩子轮番出事。“乐乐在哪儿?”盛西慕问道,抓起一旁的外套便向外走去。

    “儿科病房,已经醒过来了,长官,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其实事情……”林进试图去解释,但盛西慕突然回头,清冷犀利的目光落在林进身上,如同一把锋利的锐剑,带着洞穿人心的力量。

    在这样的目光下,林进的声音哽咽在咽喉中,几乎无所遁形。

    盛西慕来到儿科病房门口,透过门上狭窄的玻璃窗,他看到乐乐正坐在床上发呆,黑葡萄一样的眸子一眨一眨的,头上缠着雪白的纱布,宝宝似乎有些不适应,时而用手触碰一下,或许是触动了伤口,疼痛让他小小的眉心紧蹙。

    此时,吕薇正站在门口掩面哭泣,一双漂亮的大眼红肿的像桃子一样。见到盛西慕时,泪落得更汹,模样分外委屈。“长官,我,我不是故意的……”

    “吕薇。”一旁林进突然出声制止,但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盛西慕冷哼了一声,目光在林进身上一扫而过,带着刺人心肺的寒。然后,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什么都没有说。

    原来,林进一直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前因后果,不过是想包庇吕薇而已。事情本来很简单的,盛西慕出去追夏言,却忽略了,别墅中,独独留下了乐乐与吕薇两人,乐乐在自家老子的卧房中撞见了衣衫不整的吕薇,哭着说她是‘坏女人’,轮着小拳头就扑了过去。

    乐乐不过三岁的孩子,自然没什么杀伤力,但吕薇心情本就不好,又被孩子缠的犯了,顺手便推了乐乐一把,她倒也不是故意存了坏心,只是一时间失了分寸,力道过大,乐乐重重的摔倒在地,额头撞在僵硬的桌脚,顿时鲜血满面,昏倒在地。

    吕薇顿时就吓傻了,她扑过去摇晃乐乐的身体,孩子已经失去了知觉,她双手沾着鲜血,害怕的要命,慌乱中拨通了林进的电话。

    两个人手忙脚乱的将乐乐送到医院,额头缝了七针,弄不好将来就要留下疤痕,好在伤口的位置贴近头皮内侧,否则孩子就彻底破相了,盛长官不杀人才怪。

    “林进哥,怎么办?我害怕。”吕薇颤抖着拉住林进的手,哭的极是可怜。

    林进叹了声,沉重的目光凝视了半响,才将她轻拥在怀,安慰道,“别怕,不会有事的。”

    可是,真的不会有事吗?林进说的有气无力,那不过是他安慰吕薇而已。乐乐的伤还好说,他去找盛西慕的时候了解到,尹夏言昨夜小产了,如果这件事追究下来,吕薇才是始作俑者。以盛西慕的性格,不让她偿命才怪。

    “林进哥,你一定要帮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推倒他……”吕薇萎缩在他怀抱中,肩膀一耸一耸,不停的哭泣着。并没有留意到,此时,林进的脸色有多么沉重。

    病房中,盛西慕在乐乐的床边坐了下来,看来小东西伤的并不重,一双漂亮的大眼,闪动着晶亮的光芒。只是,他的情绪很低落,见到盛西慕也是爱答不理的模样。

    “盛宝在生爸爸的气吗?对不起,不该将你一个人留在家中。”盛西慕温声的哄着。

    宝宝却负气的别过小脸,“不想理你,我要找妈妈。”

    “盛宝乖,妈妈工作忙,这段时间爸爸陪着你,好不好?”盛西慕对宝贝伸出手臂,若是平日里,小东西早就笑嘻嘻的拥入他怀抱,今天却憋着小嘴巴,一副欲哭不哭的模样。

    “盛宝怎么了?是不是头上的伤还疼?乖,医生说过两天拆了线就会好的,伤在里面,看不到疤痕,我的宝贝还和以前一样漂亮。”盛西慕修长的指尖去触碰宝贝额头的纱布,没想到小东西突然后退,同时别开了小脑袋。

    “爸爸,你是不是不要妈妈了,你也不要乐乐了吗?家里有新的阿姨,是不是她将妈妈赶走的?她也不喜欢乐乐,她将乐乐推倒了,爸爸,乐乐的头很痛啊。”小东西边说边哭,大嘀的泪珠顺着漂亮的大眼睛落下来。

    那一双清澈黑亮的眸子,与夏言如出一辙,乐乐宝贝这一哭,盛西慕的心都要被他哭乱了,疼的厉害。慌忙的将孩子拥入怀中,“盛宝不哭啊,你是爸爸的小心肝,爸爸怎么会不要你呢。至于那个阿姨,爸爸保证,她再也不会出现在乐乐面前了,好不好?”

    “那妈妈呢?乐乐想妈妈了。”宝宝抽泣着,又问。

    “过几天,乐乐回家的时候,就能见到妈妈了,好不好?”盛西慕继续哄着,亲了亲他漂亮的小脸蛋。

    “不,我现在就要妈妈。”宝贝今天显然不乖了。

    盛西慕无奈的叹了声,这个小东西,真是个祖宗,都说孩子是向父母讨债来的,这句话当真是没有说错。“乐乐头上还有伤呢,妈妈看到会伤心的,乐乐想让妈妈伤心吗?”

    乐乐在他怀中终于安分下来,嘟着小嘴巴,闷闷的摇了摇头。“那乐乐伤好之后就可以见到妈妈了吗?”

    “是啊,所以,乐乐要好好吃饭,好好吃药,这样伤口才能康复的快。”盛西慕宠溺的捏了下宝贝的小脸蛋,然后哄着他躺在了床上。医生又给乐乐点了输液,乐乐紧闭着双眼,咬牙强忍着,害怕,却又故作坚强,盛西慕更是心疼了。

    等乐乐睡下后,盛西慕才放心的掩门离开,推开病房的门,林进与吕薇依旧等在长廊上。

    “首长,我……”

    “你先回去,我现在不想见到你。”盛西慕冷声的打断了他的话,又转向一旁林进,“乐乐先拜托你照顾,我还要去守着言言,她现在的状况不太好。至于辖区那边,让刘政委先盯着吧,近期我都过不去,对外就称我去外地考察。”

    “是,我明白。”林进点头应着。

    盛西慕吩咐完,转身向楼上走去,连一个眼神都吝啬于给吕薇。

    吕薇自然是不甘心的,抬步就要追赶,林进想要阻拦,却根本拦不住。“小薇,别去,无论你现在说什么,都只会越描越黑。”

    “我不管,我一定要将事情说清楚。就算,就算昨夜我们没有真的……可我已经认定他了,他不能这样对我的,连句交代的话都没有……”

    吕薇不顾阻拦的追上去,终于在电梯口处拦住了盛西慕的去路。

    “有事?”盛西慕冷挑了剑眉,显出不耐之色。

    吕薇重重点头,双手牵住盛西慕手臂,“首长,您听我解释好不好,事情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什么不是故意?不是故意爬上我的床?还是不是故意推倒乐乐?”盛西慕带着嘲弄的开口,丝毫不留余地。

    “我……”吕薇紧咬着唇片,压低了头,不敢去迎视他深邃的眸。“我吕薇不是随便的女人,我只是太爱你了,才会那么做。至于乐乐,是他缠着我不放,我只是轻轻的推了他一下,根本没想到他会撞到桌脚,他受伤我已经很自责了,我也很委屈啊。”

    盛西慕冷哼着,厌恶的甩开她的手,“乐乐的事,我不会怪你,但是,对于主动送上门的女人,我盛西慕一向不感兴趣。离我远点儿,否则,我可不敢保证会对你做出什么。”

    他出口的话冰冷无情,一字一句都重重砸在心口,痛的她喘不过气来。她踉跄的后退了两步,双手紧抓着胸前衣襟。“这,这就是你对我的交代吗?”

    “交代?吕薇,这都什么年代了,在床上滚了两下,你不会就打算让我负责吧。”盛西慕嘲弄的笑着,看着她的眸光都是冷的,“我盛西慕有过多少女人,我自己都记不太清了,如果每一个都要我负责,我婚都结了几百次了。”

    吕薇毕竟还是个黄花闺女,虽然行事大胆了些,但毕竟女孩家脸皮薄,盛西慕羞辱的话,让她羞愧难当,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盛西慕,是我看错你了,你竟然是这么不负责任的男人。”

    盛西慕沉暗一笑,眸光幽幽黯黯,随意落在角落处。“我会负责,但我只对我的心负责。”

    ……

    他再次回到病房时,夏言已经清醒了,她侧身躺在病床上,目光茫然的看着漆黑如墨的窗外,乌云遮挡了月亮,连星子都是希希寥寥。

    盛西慕轻轻坐在她床边,迟疑了片刻,才试探性的伸出手掌,轻抚上她额头,触手的温度适中,还好,烧终于退下来了。“言言,你饿不饿,我买些吃的给你,好不好?”

    夏言翻转了身形,并没有说话,反而闭上了眼睛,对她不予理会。

    头顶,传来盛西慕若有似无的轻叹声,他温热的手掌握住夏言一双冰冷的小手,又柔声道,“你不喜欢吃外面的东西,那我煮粥给你,好不好?你以前最喜欢吃我煮的皮蛋粥。”

    夏言依旧不语,但眼皮明显的颤动了两下。她从来都不喜欢吃什么粥的,只是,曾经爱着他,所以,也恋上了他煮的东西。

    夏言默不作声,盛西慕就一直在她耳边说个不停,聒噪的厉害,夏言终于开了口,冷声丢了句,“你想煮粥就回去煮吧。”

    盛西慕有些喜出望外,慌忙的便离开了医院,一路上,车子开的飞快,生怕在路上耽搁太长的时间。

    回到别墅,他直接进了厨房,准备好食材下锅。煤气上,热腾腾的粥真煮着,盛西慕空闲下来,走上楼,准备为夏言收拾几件换洗的衣物,在卧室的地板上,他意外的发现了那枚被他丢弃掉的白金钻戒。

    顿时,僵在了原地。他终于明白,为何夏言会在冷水中站了几个小时。这枚被他丢弃的戒指,夏言在偌大的庄园中,整整寻找了一夜,她在冰冷的池水中找到它,满怀希望的跑上来找他,却见到他和别的女人滚倒在属于他们的床上,那一刻,她该是怎样的痛呢。

    “盛西慕,你tmd就是个混蛋。”他用力的甩了自己一耳光,然后,痛苦的跌坐在地上。双手紧抱住头,颤抖的恸哭。

    厨房中,煮沸的皮蛋粥散发着浓郁的米香,盛西慕茫然的从楼上走下来,关掉了煤气。动作迟缓的将粥倒入保温桶中。

    他开着车并没有直接回医院,而是去了一间咖啡厅,他就是在那里见到了一直蝴蝶标本,听说,那是老板与老板娘的定情物,那支标本有个很美丽的故事——《让蝴蝶飞过沧海》。他就是听到了这个故事,才专门定制了那枚蝴蝶钻戒。并且,他出高价要买那支标本,可是,价格开到了一百万,老板和老板娘也不同意出让,因为在他们的眼中,那是真挚的爱情。

    但盛西慕一向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他运用了各种手段,在很多方面给了那对夫妻压力,并且,以他们子女的前程为诱饵,才得到了那支蝴蝶标本,那对夫妻并没有他一分钱,只提出了一个条件,就是等一个星期之后,他们金婚过后,就将标本送给他。盛西慕同意了,但现在看来,已经等不到那个时候。

    他推门而入,那支蝴蝶标本就挂着咖啡店的一面装饰墙上。

    “盛先生,您是来喝咖啡的吗?”老妇人上前询问,虽然盛西慕的手段不太光明,但那对夫妻却一直笑脸相迎着。

    “不,我今天想带走这只蝴蝶标本。”盛西慕直截了当的开口,声音低沉温润。

    “可是,你分明答应了我们,可以等到我们金婚纪念日之后。”她的丈夫走过来,苍老的脸上满是愁容。

    “对不起,我现在就需要它。至于价钱,我会按照最初的一百万付给你们。”

    “不行,你怎么能言而无信。”老公公的情绪有些激动。

    但那老妇人却看出了盛西慕一脸愁容,温声的询问道,“孩子,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

    盛西慕微低着头,英俊的侧脸隐在暗影中,让人辨不清他此刻的情绪,但再次开口的声音却难掩忧伤,“今天,我刚刚失去了我的孩子。我太太现在很难过,她不再相信爱情,也不愿意信任我,我想将这只蝴蝶标本送给她,希望她能重新振作起来。”

    听完了他的话,老妇人什么都没有说,将那支蝴蝶标本从墙壁上取下来,塞在了盛西慕手中。

    “老婆子,你这是做什么。”老公公显然有些不甘愿。

    “老伴,我们已经在一起走过了五十个风风雨雨,现在,他比我们更需要这只蝴蝶。”

    离开咖啡厅,盛西慕开着大奔车疾速行驶在道路上,事情远比他想象中顺利,但这支已经失去了生命的蝴蝶尸体能不能重新获得夏言的心,他不敢确定。

    回到医院的时候,夏言没有睡,而是虚弱的靠坐在床头,手中随意的翻看着杂志。都是些无聊的时装与奢华的首饰。夏言走马观花的翻看着,精致的脸蛋上没有半分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