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55章 谁能为孩子的死埋单

    盛西慕将保温桶放在一旁,一把夺过了夏言手中杂志,随手翻了几页后,丢在一边。“我的言言也看这种小资女人的肤浅东西?”

    夏言没有理会他,低敛了眸光,翻身倒回床上。

    盛西慕在他床边坐了下来,温柔开口,“言言,先吃些粥再睡吧,你一天都没有吃什么东西了。”

    “我不想吃。”夏言低声回了句。

    “言言乖,别再和我怄气,刚刚不是还说要吃我煮的粥吗?”

    “我只是说让你做,可没说过我会吃。”夏言淡漠的回了句,依旧背对着他。

    明显是耍他,但盛长官现在是不敢有半分脾气,依旧温声细语的哄着,“言言,只喝一点好不好?你这样一直不吃东西,身体怎么熬得住。”盛西慕边说着,已经端起温热的粥,饶了一勺递到夏言唇边。

    “拿开,我不吃。”夏言烦躁的扬起手臂,啪的一声,将粥碗扬翻在地,几滴热粥滴落在盛西慕手臂上,带着灼人的温度,他愣是眉毛都没皱一下。

    夏言侧身躺在床上,被子拉过头顶,蜷缩着的身体不停的颤动着。她哭得无声无息,盛西慕知道,每个暮色降临后的夜晚,夏言会疯狂的思念那个失去的孩子,他就是在这样寂静的夜消失的。

    盛西慕心疼的连人带被一起搂入了怀中,温热的唇亲吻着她冰凉的额头。“言言,我们还年轻,孩子还会再有的。”

    夏言一张苍白的小脸,纵横交错着泪痕,唇角却讽刺的扬着,“盛西慕,事到如今,你还在欺骗我,我知道,我再也不会有孩子了。”

    白天的时候,她已经醒了,闭目躺在床上,两个护士进来为她换输液瓶,以为她睡着了,两人窃窃私语了起来。

    “哎,听说她老公是大官,连我们院长见了都只有点头哈腰的份儿。我上次见了一次,典型的高富帅,羡慕死了。”一个护士花痴的嘀咕道。

    “有什么好羡慕的,你以为豪门阔太太那么好当啊。听说她老公在外面养小.三,她将人捉.奸在床,受了刺激才会出车祸的。”另一个不屑一顾的哼哼了声,典型的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是啊,怪可怜的。听说在冷水里冻了几个小时,以后连孩子也生不了了。”

    那一刻,夏言的心几乎沉到了谷底,隐在被褥中的手掌紧握成拳,她微侧过头,一颗冰冷的泪珠悄然而落。

    盛西慕心口闷闷的疼痛着,将夏言紧拥在怀中,头埋在她肩窝,有温热的液体落在夏言肌肤。“言言,我盛西慕这辈子有你和乐乐,就知足了。我不需要其他的孩子,如果你无法再做母亲了,那我也不想再做谁的父亲。”他的唇沿着她面颊的肌肤游移,吻掉她脸上咸涩的泪珠。“言言,只要我们在一起,其他都不在重要。”

    “在一起?”夏言讽刺的笑着,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无力的靠坐在床头,下巴高扬着,目光涣散的盯着头顶的天花板,唇角挂着讽刺的笑。“盛西慕,我的孩子没有了,你觉得我们还能在一起吗?”

    盛西慕微愣,墨色的眸子染了淡淡的凄伤。他握着夏言一双冰凉的小手,低头,文成的亲吻。高大的身体滑下病床,屈膝跪在夏言面前,那一跪,似乎有震撼天地的力量,夏言涣散的目光渐渐凝聚,看着他的时候,清澈瞳眸中满满的是震惊。

    他那样骄傲的一个人,会这样卑微的跪在她面前。

    “言言,我知道你恨我,可是,怎么办?我爱你。”

    清澈而不染一丝尘埃的眸光,一瞬不瞬的落在他身上,夏言静静的凝望着他,眸中却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这样清冷的女子,让盛西慕心慌而无措。

    夏言不得不承认,他的誓言,总是那么美丽动听,可是,也是这样的誓言,一次次将她伤的体无完肤。“盛西慕,也许你真的爱我,但你也爱着其他的女人,我不需要你的博爱。尹夏言的心太小了,只容得一下一个人,尹夏言太自私,她要做那人的唯一。如果不能,那么,她宁愿不要。”

    “言言,为什么你从来不肯相信,这里,只有你一个人的存在。”盛西慕紧握着她的小手,用力按在心口的位置,胸腔中,心脏稳健有力的跳动着,为她而跳动着。“我和吕薇,并不是你想象中的样子……我喝醉了,所以将她当成了你。”

    夏言沉默不语,微低着头,泪珠却一颗接着一颗的落下来。

    “言言,你知不知道你那句‘我已经不爱你了’有多伤人。那晚我开车出去,借酒买醉,才会发生吕薇的事。”他平静的说着,一双漆黑的墨眸,弥漫淡淡雾色。他压低了头,额头枕在夏言掌心间,“言言,孩子没有了,你以为我就不会痛吗。他也是我的孩子。”

    夏言呆滞的坐在床上,凝重的目光又开始涣散茫然,单薄的唇片轻轻颤动了几下,“可是,他已经死了,再也回不来了。盛西慕,谁能为我孩子的死埋单?是我?是你?还是吕薇?”

    她的孩子那样无辜,谁又能给孩子一个公道。

    盛西慕仰起头,深邃的墨眸中暗含着凝重的波澜,片刻后,他认真的开口,“言言,你说谁是凶手,我就要他为我们的孩子偿命。”

    “如果我说是你呢?”她看着他说道,面色沉静,没有丝毫玩味。

    盛西慕静静的点头,毫无预兆的拿起桌上的水果刀,他将刀柄握在夏言手中,刀刃对着自己胸膛,“言言,我说过,即便你要我的命,我也给你。言言,用力刺下去,就能为我们的孩子报仇,为你父亲和大哥报仇……你刺啊。”他紧握着夏言的手,用力刺入心口。

    “不要,盛西慕!”夏言惊慌失措的惊叫,用力丢掉手中的刀,但锋利的刀尖还是划开了他胸口的皮肉,鲜血入柱,不停的涌出。一双白皙纤细的小手,染满了红色粘稠的血液,刺目的疼痛。

    “盛西慕,你不想活了是不是!”她无助的嘶喊了一声,泪如雨下。

    而盛西慕却笑着,笑靥绝美妖娆。“如果失去你,那我活着又有什么意义。”他说完,毫无预兆的低头覆盖上她单薄的双唇,吻得浑然忘我,他紧拥着夏言柔软的身体滚倒在床上,丝毫不顾及身上的伤口。

    夏言起初还在挣扎反抗,但逐渐在他身下变得温顺。开始慢慢的去回应他的吻。

    呼吸变得急促而凝重,在夏言即将窒息的一刻,盛西慕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她,手掌温柔的抚摸过她苍白的小脸,居高临下的目光,温柔专注。

    夏言侧头,一张小脸埋入他掌心间,冰凉的泪珠,同时落在他掌心,“盛西慕,在你心中,我究竟是你的什么?”难道,她只是他兴起时,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物吗?那么,为什么每一次在她要放弃的时候,他又要给她希望。

    “我以为你知道。”他低柔的呢喃,修长的指尖抚摸过她额前零乱的碎发,“言言,你是我身上最软的那根肋骨。”

    夏言依旧在哭,却无意识的扬了下唇角。他总是这样,誓言美好的,让人不忍拒绝。即使,明知下一刻或许希望就会破灭,但夏言依旧在飞蛾扑火。

    “肉麻。”她嘟囔了句。

    “是吗?”盛西慕轻笑着,吻了吻她冰凉的鼻尖,“难道言言没听过吗?女人是男人身上的那根肋骨,是男人致命的软肋,伤了哭了,痛的都是男人的心。”他紧握着她的小手,停留在心口的位置上。那里,依旧是湿漉的,被鲜血浸透着。

    “你还在流血,盛西慕,你先让医生包扎伤口好不好?”夏言担忧的开口。

    “不要。”盛西慕有些负气的说道,“我死了不是正称你的心。”

    “盛西慕,求求你,去包扎伤口,好不好?盛西慕,我拥有的太少,已经不能再失去了……乐乐,也不能没有爸爸。”夏言抬眸凝望着他,一双漂亮的眸子盈溢着剔透的泪。

    “乖,别哭,我会心疼的。”盛西慕温柔的吻着她眼帘,拭去夺眶而出的泪。“言言,我是你的,对不对?”他诱哄着问道。

    “嗯。”夏言点头,她一心都惦记着他的伤,也顾不得他说着什么。

    “那你呢,言言,你是我的吗?”他温柔呢喃,手掌轻轻托起她小巧的下巴,让她沦陷在他深邃如海洋般的墨眸中。

    “是。”夏言再次点头。

    盛西慕扬起绝美的笑,取出那枚失而复得的戒指,牵起她的小手,将戒指套上她右手无名指。“言言,嫁给我吧。”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的语气。

    夏言没有回答,却任由着他将戒指套在了自己纤细的指腹。那枚戒指,是她孩子的命换来的,闪亮的钻石,却染着鲜血的痕迹。如此想着,泪珠便一颗接着一颗不停的滚落了下来。“盛西慕,我们真的可以拥有幸福吗?”背负着沉重的十字架,他们真的可以冲破世俗的枷锁,拥有平凡的爱情吗?!

    “会的,言言,相信我。”他用如同膜拜的姿态,低头吻上她带着戒指的手背。

    “你的伤……”夏言再次提醒。

    盛西慕用手指随意的触碰了下,不以为意道,“没关系,只是皮肉伤,死不了人的。等你睡下之后我再去处理伤口。”

    “真的没事吗?”夏言依旧一脸担忧的神情。

    “嗯。”他含笑点头,然后,才取出了那支蝴蝶标本,小心翼翼的放在夏言手中。

    “这是?”夏言不解。

    “是南美洲的克罗墨蝶的标本,传说,这种蝴蝶很勇敢,可以飞过太平洋。”盛西慕温柔的解释,修长的指轻轻摩擦过蝴蝶标本,湛蓝色的翅膀,看似脆弱不堪,却拥有着飞跃苍茫海洋的力量。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东西,很珍贵吗?”夏言问道。一般来说,物以稀为贵。

    “说不上价值,但是很稀有。”盛西慕温声回答,心口的伤虽然不重,但依旧伴随着阵阵痛楚。而他固执的不去处理伤口,只是舍不得与夏言间片刻的宁静时光。

    “这个标本我是从一对老夫妻手中得来的,它有一个很唯美的故事。”盛西慕再次开口,开始讲述那对老夫妻的故事。“大概是解放战争时期,年轻的女孩无意间救了一个身负重伤的男人,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两人却暗生情愫。女人的父母都是本分的人,在那时,算是家世清白。而男人却是国民党的辖署官,后来,跟随着蒋介石去了台湾。那时情势所逼,男人匆忙离开,临走时,只留给女人这支蝴蝶标本,并承诺她,很快就会回来娶她。”

    但凡学过近现代史的都知道,建国初期,两岸关系十分紧张,大盛的人有亲属在台的,恨不得将关系断的干净,那时,甚至不允许通书信,就这样,男人和女人彻底断了联系。

    可是,那时女人却突然发现怀了男人的孩子,建国初期的时候,人们的思想还是守旧的,女子未婚先孕,是大罪过,光流言就能淹死人。女人的父母自然是恼火的,将女人打了个半死,但终究是自己的女儿,他们几乎花光了所有的继续,才买通了关系,说自己的女儿是烈士家属,肚子里的孩子是烈士遗孤,如此,才躲过了一劫。

    女人带着孩子,一直生活在最初的那个四合院中,从不曾离开过,因为,她怕男人回来,会找不到她。后来,孩子逐渐长大了,大盛与台湾可以通航通邮通商了,女人在广播中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几乎喜极而泣,可是,欣喜只是短暂的,她等了很久,依旧没有等到男人的消息,希望在时间的磨砺下,变得越来越渺茫,但女人始终都没有放弃过。直到有一天,男人如从天而降般出现在她面前。

    那时,女人正在厨房中做饭,男人拎着简单的行李站在院子中,仰头看着头顶四四方方的蓝天,十几年了,院中的苍天大树依旧屹立着。十几年的光阴,男人苍老了,女人也不在如当年那般如花似玉,但他们心中的爱,却从没有消失过。

    原来,这些年,男人在台湾同样承受着思念的煎熬,直到两岸关系缓和,他毫不犹豫的卖掉了台湾的铺子和房产,带着所有的积蓄回到大盛,寻找他的妻子,那一刻,两人紧紧的相拥在一起。

    谁说,世界上没有真正的爱情?男人与女人相爱相守,不过短短的几个月,而他们却在没有丝毫希望的情况下,等了彼此十几年。因为,他们心中有爱。

    盛西慕牵起夏言的手,温柔的凝望着她,淡淡的问道,“言言,也许,现在我给不了你任何承诺,也许,我无法让你看到任何希望,但我会全力以赴去筹划我们的未来,那么,你愿意像老婆婆等待老公公一样,等待着我的回归吗?”

    夏言抬起一双晶亮的眸子,专注的回望着他。她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将头靠在了他胸膛。

    ……

    夏言在医院躺了半个多月,期间,笑恩与林岚来探望过她两次,每一次,夏言都找了理由将盛西慕支开。林岚那张不饶人的嘴,如果得知夏言是因为将盛西慕与吕薇‘捉.奸在床’而小产的,她不掀翻了房盖才怪。

    林岚一向不太会安慰人,但这一次,扯着嗓门说的两句,竟然让夏言释怀了不少,第一次破涕为笑。

    “夏言,孩子没了是怪可惜的,但你也要想开些,你都已经有乐乐那个鬼灵精了,以后不能再有了也没什么遗憾的。就当是为计划生育做贡献了呗,生孩子对女人可是一大关,我们又不是母猪,凭什么他们男人想要,我们就得生啊。他盛长官都有儿子了,还怕盛家断了香火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