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57章 被最亲的人算计

    此时,盛西慕已经将她塞入了大奔车中,沉重的身体倾覆而下,将她死死的困在自己身下。“你说我凭什么啊?尹夏言,我是你男人,你从里到外,还有哪儿不是我的?言言,你自己说说,你是不是我的?”他温热的手掌顺着她玲珑有致的身体游走,故意的挑.逗着她敏感的触点。

    夏言被他困在身下,身体一阵阵颤抖着,酥麻的感觉不时的传遍全身。“盛西慕,别胡闹,我累了。我们回家好不好?”她低低的嘤咛着,双手无助的抵挡在他胸前,黑葡萄一般的眸子,怯生生的凝望着他,可怜兮兮的模样。

    盛西慕邪气的笑,唇片在她颈窝间流连,吞吐的温热气息吹拂在夏言耳际,暖暖的带着酥麻。“乖言言,说你是我的,我就放了你。不然,我们就在车上吧,偶尔玩玩车.震,增添点情趣儿倒也不错。”他邪魅的勾着唇角,头伏在她胸口,隔着意料啃咬她胸口柔软的肌肤。

    “不要,盛西慕!”夏言失声惊叫,慌乱的去抵挡,她自然拿他没辙,只能很没自尊的再次顺了他的意。“我是你的,盛西慕,我是你的还不行吗?我真的累了,放过我好不好?”

    盛西慕停住动作,利落的翻身而起。“这样才乖,言言,我们回家吧。”

    他说完,转动车钥匙,发动引擎,车子如箭一般穿梭在漆黑夜色之中。他本也没打算对她怎样,夏言小产不久,身体还没有恢复,这个时候并不适合同房,刚刚将他压在身下,却又不能真的对她如何,这对于盛西慕来说,简直是种煎熬。

    车子在平坦的道路上平稳的行驶着,夏言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浅睡着,身上盖着盛西慕的纯黑色西装外套。透过后视镜,盛西慕温润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此刻,他承载着的,是他的整个世界。

    ……

    深秋,夜薄凉如水。

    夏言刚刚睡下,盛西慕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就嗡嗡的响了起来,别墅那边打过来的电话。

    盛西慕按下了静音键,目光下意识的扫了眼身旁沉睡的女子,还好,没有吵醒她。他掀被下床,走到阳台上,才按下了接听键。“爸,这么晚了,您怎么还没有休息?”

    “嗯,晚上的飞机,刚刚到别墅。明晚回来吃饭吧。”电话那一端,盛鸿江沉声说道。

    盛西慕深邃的眸光淡然,随随落在窗外夜色中,声音依旧平淡无波。“您回来怎么也不事先告诉我一声,我也好去机场接您。”

    “你辖区的事儿忙,我来回车接车送的,不用你多跑这一趟。”盛鸿江态度不变,但语气明显缓和了几分。

    “好,我明晚一定回别墅陪您,爸,您也想孙子了吧,我带乐乐一起回去。”盛西慕又道。

    “嗯。”盛鸿江闷声应着,然后,竟出乎意料的补了一句,“明晚将尹家那丫头也带回来吧。”

    盛西慕微愣了片刻,剑眉冷挑起。他自然不会笨到以为盛鸿江让他带夏言回去,是打算接受夏言,只是,老头子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盛西慕还猜摸不透,只能试探着去回避。“爸,言言最近公司事儿忙,恐怕去不了,再说,我们好好的一家人吃饭,她去了也不方便。”

    “就按我说的办,明天带那丫头一起过来。”盛鸿江说完,啪的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盛西慕微眯了眸子,透着淡淡的清冷的光。他半靠在栏杆上,手掌按在额头,似陷入沉思。

    “在想什么?”身后,突然响起淡淡的温软的声音,在薄凉的夜色中,如同一眼涓涓细流,侵入人心。

    盛西慕回头,唇角扬起一抹温润浅笑,“怎么还不去睡?”

    “电话是盛部长打来的吗?”夏言又问,显然,她在这里已经站了很久。

    “嗯,明天晚上我带乐乐回去吃顿饭,没什么大事,你不用理会。”盛西慕走过来,伸臂揽在夏言腰间,拥着她向屋内走去,深夜寒凉,夏言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睡裙,若是染了风寒,他还是要心疼的。

    他将她抱回床上,将她冰凉的身体拥入怀中,“这么凉,来,我给你好好捂捂。”他温热的手掌在她身上游移,带着几分慵懒玩味。

    但夏言的神色却是凝重的,她总觉得盛鸿江让她回盛家别墅这件事不简单。“西慕。”她低低的唤了句,却又什么都没有说。

    头顶,传来他若有似无的叹息,盛西慕又怎么会不懂得她的心思呢。他低头吻了下她额头,低柔的安慰,“放心,言言,有我在,什么都不用怕。”

    寂静的夜晚,两人彼此相拥着,但他们都心知肚明,现在,不过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

    盛西慕并没有顺从盛鸿江的意思将夏言带回盛家,只是从幼儿园接了乐乐后,开车回了别墅。乐乐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漂亮的小脸蛋上写满了不耐。

    “我的盛宝怎么了?又谁惹了我们小少爷。”盛西慕轻笑的哄着。

    宝宝嘟着小嘴巴,哼哼了声,“你明知道我不喜欢去爷爷家。”

    盛西慕又是一笑,温润如同三月春风。“那也是你的家,将来那里都是属于我们盛宝的。”

    “我才不稀罕呢。还是留给阳阳哥哥吧。”小宝贝十分不屑的嘀咕了句。

    盛西慕不以为然的笑,伸手揉了揉宝贝的小脑袋。

    车子在盛家别墅前停了下来,盛西慕抱着孩子走进去。客厅中,倒是热闹十足,盛家人几乎都到齐了,这一次,是真的到齐了,因为盛沐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坐在她身边的居然是夏言。

    “妈妈?”乐乐吃惊的睁大了双眼,挣脱开盛西慕的怀抱,向夏言飞扑了过去。

    “乖。”夏言将孩子拥在怀中,揉了揉他柔软的发丝,“乐乐,叫外婆。”

    乐乐倒是十分懂事听话,对着盛沐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外婆,您好,我是乐乐。”

    “真乖,让外婆好好看看。”盛沐温润的笑着,将乐乐抱到自己怀中。吻了下孩子嫩嫩的小脸蛋,心疼的紧。

    盛冷雨与盛琳姑侄二人坐在一处,一时间都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当初盛沐发誓不回盛家,结果现在人乐乐稳稳的坐在这里,老头子见了居然声都没坑,王媛对她更是热络,很显然,盛沐的回归是老爷子授意的,难道这么多年,他终于想起这个女儿了?

    “叫外婆好像不合适吧,这可是小舅的儿子,该叫姑姑。”楚智妍在一旁插话,连讥带讽,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

    盛西慕墨眸微眯,透着几分冷意,楚智妍脑袋一根筋,还没意识到危险,盛琳却惊慌的站了起来,拉起女儿训斥了句,“楚智妍,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给我滚到楼上去。”

    “喊什么喊啊,我哪句说错了啊,她尹夏言敢乱.伦,还怕人说啊。”楚智妍被母亲吼了一嗓子,脑子一热,说话更不分轻重了。

    “楚智妍,你将刚刚的话再说一遍。”盛西慕不仅没怒,反而邪魅的低笑着,随手点燃了一根烟蒂,目光幽冷的看着她。那阴霾的目光,看的人心里直发毛。

    楚智妍不懂轻重,盛琳却是知道分寸的人,这几年的相处下来,她大概也了解了盛西慕的性子,他越是平静,便证明越危险。她知道智妍这次的祸闯大了。

    “楚智妍,言言是你妹妹,你又何必咄咄逼人呢!尹家是败落了,但我终究是盛鸿江的女儿,谁如果再敢欺负我的夏言,我就和她拼命。”盛琳站起身,狠话都丢了出来。身旁,夏言牵着她手臂,微低着头,一张苍白的小脸,表情极是淡漠。

    盛琳见事情闹大了,心一横,一咬牙,一巴掌挥在楚智妍脸上,“你个不知分寸的东西,还不给你大姨和小舅道歉。”

    楚智妍紧捂着发疼的脸颊,眼泪不停的往下落,她自幼娇生惯养,母亲从不曾动手打过她。“妈,你居然打我?你为了尹夏言那个丫头打我?我讨厌你。”她说完,哭着跑了出去。

    “智妍,智妍。”盛琳急唤了两声,还是硬生生的止住了脚步,没有追出去。

    好戏都散场了,王媛才从厨房中走出来,麻利的摘掉了腰间的围裙,搀扶着哭泣不止的盛琳,“二姐,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事儿我们好好说啊,伯父还在楼上呢,别吵了他老人家休息。”

    “没,没什么,就是孩子不懂事。是我这个当妈的没教好。”盛琳抹着眼泪,转头看向盛西慕,哽咽着又道,“西慕啊,智妍年幼,你别和她一般见识,二姐在这儿给你赔不是了。你就原谅她这一次吧。”

    盛西慕站在原地,微低着头,动作优雅的吸烟,对她的话置若罔闻。

    “西慕,不管多大的事儿,我们都是一家人,你看二姐都将话说到了这份儿上,你就别得理不饶人……”王媛温声开口,当着和事老,却被盛西慕清冷的声音打断。

    “王媛,这是我们盛家,还轮不到你说话的份儿。”盛西慕唇角扬了一抹冷邪的笑,将手中尚未燃尽的烟蒂熄灭在烟灰缸中。

    王媛被他一句话噎得半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居然一点情面都没留给她。

    “乐乐。”盛西慕低唤了一声,宝贝立刻飞进他怀中。

    “爸爸。”乐乐奶声奶气的唤了声。

    盛西慕将孩子抱在怀里,冷眼扫了在场众人,既然老爷子让他们一家回来,那就所幸将事情闹大。“我和夏言没有血缘,这件事你们应该都清楚,乐乐是我和夏言的孩子,这也是事实,你们怎么想我不在乎,就是别把话说出来,我不想让我老婆孩子受任何委屈。”

    盛西慕此话一出,在场众人都呆愣住了,众人面面相觑,无话可说。没有人会想到,夏言与乐乐在他心中竟然有着如此的分量。

    “都闹够了没有!”一声厉叱从楼梯口传来,老爷子站在楼梯前,百年不变的一张严肃面孔,不怒而威。

    在场众人,连话都不敢多吭一声。

    “西慕,你跟我上来。”盛老爷子又丢下一句,转身向楼上走去。

    盛西慕向着夏言的方向投了一个安慰的眸光,然后,转身向楼上走去。

    楼上楼下,出奇的安静,静的让人不安。夏言将乐乐紧拥着怀中,小家伙很懂事,一声不吭的窝在母亲怀中。不知为何,夏言竟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从盛沐找到她,软磨硬泡的将她带回盛家,夏言就觉得,阴谋正悄然的拉开序幕。

    也不知过了多久,盛西慕才尾随着盛鸿江一同从楼上走下来,父子二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盛鸿江径直坐在了桌边,吩咐保姆开饭。

    众人闷着头,一个个无声的坐在了饭桌边,一桌子丰盛的宴席,却都吃的索然无味。

    盛鸿江的脸色一直没有缓和,伸出筷子夹了块鱼肉,却放入了盛沐的碗中,此举当真让众人大跌眼镜。“这些年,你都瘦了,多吃点吧。”

    “嗯,谢谢爸。”盛沐回应着,面上却不带半分动容之色。

    盛鸿江面色不变,又夹了些菜添入盛西慕碗中,状似随意的说道,“西慕啊,将我刚刚在楼上跟你说的话给大家说一遍。”

    盛西慕闷声不语,隐在桌下的手掌紧握成拳。老爷子费尽心机的算计着他,将盛沐与夏言母女弄来,竟是打着这样的主意。一直以来,他与夏言之间的舅甥关系便如鲠在喉,而盛沐的出现,无异于坐实了他们的舅甥关系。而当着夏言的面,老爷子却硬逼着他宣布与王媛的婚事,连婚期都定下来了,就在下月末,满打满算,还有两个月的时间。一直以来,夏言便忌讳着这件事,他们都在刻意回避,但这根刺,却一直扎在他们心口,稍稍触碰,便疼的锥心刺骨。而盛鸿江这么做,无意是往夏言的伤口上撒盐。

    盛西慕俊颜薄冷,将手中筷子按在桌面上,闷着不开口。气氛一下子又僵硬了下来。盛西慕违逆老爷子的意也不是第一次了,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出,安静的等待着,等着这场拉锯战的最终结果,意料之中,最后败下阵来的永远是盛鸿江。

    “既然你不抹不开面子,那我这个做父亲的就替你宣布了。”盛鸿江沉声开口,侧头看向一旁的王媛。

    “爸!”盛西慕突然开口,清冷的声音打断了他。漠然站起身,隐在衣袖下的拳头紧握着。手背之上,青筋道道凸起。

    “你闭嘴。”盛鸿江冷声的呵斥,脸色也更沉了。“盛西慕,你要是想气死我,你现在就可以走,离开这个家,再也别回来。”老爷子极少发这么大的火,一边吼着,一边不停地咳。饭桌上有一个算一个,都低着头不敢吭声。

    盛西慕僵硬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俊颜阴霾,一双深邃墨眸静静凝望着夏言,深情而忧伤。而对面的女孩同样也回望着他,琉璃一般的瞳眸,闪躲着复杂的光泽,他看得到她的疼痛,他怎么舍得再往她的心上捅刀子。可是,盛老爷子一张病危通知拍在桌子上,他还能再说什么。他盛西慕再不孝,也不敢那父亲的身体开玩笑。

    “王媛啊,你和西慕的事儿也拖了这么多年,你们现在也不年轻了,我和你父亲已经商量过了,选在下个月末让你们完婚。”

    王媛脸上闪过片刻的错愕,却逐渐被欣喜与羞怯取代,她微抬起眸子,幽幽的目光落在盛西慕脸上,但他的俊颜沉冷一片,除了夏言,他眼中没有任何人的存在。

    夏言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唇角边,逐渐扬起嘲弄的笑,她早知道会有这一天的,只是,它来的太快,让她措手不及。幸福,总是那样短暂,让人还来不及享受,就已经随风而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