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58章 被最亲的人算计

    “西慕,王媛,祝贺你们啊,等婚礼的时候,姑姑一定给你们包个大礼。”盛冷雨率先开口,脸上挂着伪装的笑。这桩婚事,真正开心的,也就只有王媛一人,其他人不过是走马观花的看热闹,最痛苦的,无疑就是盛西慕,看着他痛苦,盛冷雨心里别提多痛快,这些年,盛西慕也该骄纵够了。也到了他该吃苦头的时候,而尹夏言,就是他所有疼痛的泉源。

    “对不起,我有些累了,先回去了。”夏言起身,丢下一句,抱着乐乐便向门外走去,乐乐搂着夏言脖子,一双晶亮的眸子却可怜兮兮的看着盛西慕,怯生生的喊着,“爸爸,爸爸。”

    “言言。”盛西慕疼痛的唤了声,大步向前追了几步,身后却传来盛鸿江低沉的声音。

    “盛西慕,你给我回来。”这一声沉重,让盛西慕生生的止住了脚步,他是乐乐爸爸的同时,也是盛鸿江的儿子啊。

    “言言这孩子真是越来越不懂事了,我去看看她。”盛沐起身,快步追了出去。

    盛家别墅门口,夏言抱着乐乐站在马路旁拦车,盛沐追出来,赶上了他们。“言言,你抱着乐乐要去哪儿啊?”

    夏言僵硬了片刻,她脑子很乱,根本不知道自己和乐乐还能去哪儿。她以为有盛西慕的地方,就是家,可这里是他的家,是他和王媛的家,根本没有她的容身之地。对于盛西慕来说,她只是他茶余饭后的甜点,鲜嫩可口,却永远算不得正餐。

    从一开始就是错的,这一直是无法改变的结局,是她的痴心妄想,以为终可以改变什么。即便他身居高位,即便他只手遮天,可天外还有天,在盛鸿江面前,在整个盛氏家族面前,他的力量太渺小,蚍蜉撼树,呵,可笑而自不量力。

    他的誓言再美好,都抵不过残忍的现实,在家族与权势面前,他不得不屈从,也由不得他不屈从。她贪恋着他的怀抱,她渴望着他的温暖,她一次又一次飞蛾扑火,却什么都改变不了,什么狗屁的爱情,感动不了天,也感动不了地,他们只是感动了自己,然后,为了这份感动,把彼此弄得遍体鳞伤。

    她想恨,她该恨,可是,恨谁呢?恨自己,还是恨盛西慕?她不知道,她迷茫了,她的心乱了,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办。

    或许,楚智妍的话没有错,他们是乱.伦,他们不容于世。即便没有这层关系,她尹夏言又算什么,她只是一个孤女,她配不上高高在上的盛长官,就连她最心疼的乐乐,也只是一个无名无份的私生子,和她一样,不容于世。

    泪,无声无息的滑落,夏言目光呆滞而茫然。怀中的宝宝吓得直哭,一双胖乎乎的小手不停的擦着她脸上的泪,可是,却怎么都擦不干净。“妈妈,你别哭,妈妈,乐乐害怕啊。”

    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终于让夏言从迷茫中清醒,她心疼的抹掉宝贝脸颊上的泪痕,“乐乐乖,乐乐不哭。乐乐,妈妈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你先跟外婆回家去,好不好?”

    “那妈妈什么时候回来接乐乐?”小宝贝嘟着小嘴巴,不停的抽泣着。

    “嗯,很快,很快就接乐乐回家。”夏言心疼的吻着宝贝流着泪的小脸蛋。

    夏言将孩子递到盛沐怀中时,宝贝却哭得更汹了,泪珠子一颗接着一颗的往下落。“妈妈,你是不是不要乐乐了啊,妈妈,乐乐以后都会听话,乐乐再也不要爸爸了,你别丢下我,妈妈……”

    “乐乐乖,妈妈很快就回来,你听话。”夏言吻着他,却终究狠心的丢下了他。她的脑子和心都乱作一团,她根本没有办法照顾好乐乐。

    盛沐知道夏言现在的心情根本无法分心照顾乐乐,她搂着孩子,温声的哄着,又对一旁夏言询问,“夏言,你打算去哪儿?乐乐还小,离不开你。”

    夏言冷然的笑着,唇角边尽是苦涩,“这不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妈,我从来没想过,这一次会被我最亲近的人算计。”她说完,决绝的转身离开。

    夏言根本不知道她究竟还能去哪里,哪里又是她的归宿。她像游魂一样沿着空荡的马路行走,面前的路没有尽头,但对于她来说,人生却再一次走到了断点,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下去。

    她不知道盛鸿江究竟用了什么手段逼迫盛西慕,但他既然妥协了,就证明,他们的路真的走到了尽头。他说:让她相信他,他说:让她给他时间,可是,他已经妥协了,她还能继续的痴心妄想吗?

    尹夏言,你究竟要被伤多少次才肯甘心!

    等待?多么可笑的字眼啊!三年尚且不能解开他们之间的死结,继续又能如何。

    独自走在清冷的街道上,过往一幕幕在脑海中不断浮现着。夏言想,爱上盛西慕是她这一辈子做过最错的一件事,在明知他是她小舅的情况下,交出自己的心与身体,她觉得当初的自己,幼稚的几近可笑。三年后的转身,她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坚强,而她却做了更愚蠢的事,她让那份错误的爱继续,她还在痴心的等待着一个没有结果的未来。

    她微扬起头,看着夜幕即将降临前的深谙蓝天,深沉而凝重,像极了那个深不可测的男人。她微合起眼帘,一颗剔透的泪珠悄无声息的滑落。她想,是时候和他说再见了,她爱过他,爱的深入骨髓,直到如今,她还爱着。也许,这份爱还会继续,但她只能将他深深埋入心底。让他成为一段过往的殇。

    “夏言?你怎么在这里?”一辆纯白色宝马车缓缓停在路旁,李学威推门走下来,俊颜带着几分震惊于错愕。

    夏言侧身对着他,微低着头,却无法隐藏脸上的泪痕,泪珠在晶亮的眸中盈动,闪烁着璀璨流光,美得耀眼。“李工,是你啊。”她淡然的笑着,并不理会脸上清澈的泪痕。

    李学威温润的俊颜不由得暗淡几分,来到夏言面前,他什么都没有问,只是从外套中取出干净的格子手帕,递给夏言。“这么大的人,怎么还和小孩子一样哭鼻子。擦擦吧,多难看。”他出口的话,如风一样温润,平平淡淡,却很适时的抚平人心。

    “谢谢。”夏言接过他递来的手帕,擦了几下面颊。手帕带着淡淡的古龙水味儿,和它的主人一样,温润优雅。夏言手中握着那只手帕,上面沾染了泪痕,还他不是,留着也不是,一时间,夏言竟有些尴尬了。

    李学威看出她的为难,面容含笑,开口道,“这手帕是我一个同学从英国带回来的,家里还有很多,这个送给你吧。”

    夏言点头,有些感激他的细心体贴。“格子图案的确有英伦风,谢谢了。”

    “夏言,你已经和我说了太多的谢谢,想想我们认识很多年了吧,没必要这么客套。”李学威温润说道。

    夏言低笑耸肩,她还是第一次知道有这么个算法。他见过她,就算他们认识了!

    “你要去哪儿?我送你一赵吧。”李学威说。

    夏言默默的摇头,眸光低敛着,茫然的看向前方,“我没想去哪儿,只是随便走走。”

    “正巧,我也想散散步,不如陪陪我吧。”一旁李学威低笑。

    夏言没理由拒绝,两人并肩向前走去,道路旁高大的梧桐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昏黄的路灯,将两人的身影拉的修长,并且,不时的交叠在一处。

    李学威偶尔与她说些轻松的话题,气氛逐渐缓和了下来。

    “你是说,你的同学为了让你看起来像绅士,才给你买了一盒子手帕给你吗?那你有了这些手帕,就像绅士了吗?”夏言低笑着问道,一扫刚刚的阴霾。

    李学威看着她,目光都是柔和的。“你这样笑着多好啊,夏言,你笑的时候真漂亮。”

    夏言唇边的笑靥渐渐僵硬,她微低了头,身上又散发了几分阴霾。

    李学威依旧笑的温和,“还是不想说吗?为什么心情不好?”

    “没什么,只是随便转转而已。”夏言眸光微敛,云淡风轻的一笑。

    她不说,李学威也没有多问半句,依旧笑意浅浅。“人生在世,不如意十之八九。无论遇见什么,日子还是要继续过下去的。当初,我妻子与儿子出车祸去世时,我也觉得世界都是黑暗的,可日子还是这样一天天的过来了。”

    夏言突然顿住了脚步,仰头看着他,眸光幽幽闪动,有错愕,有震惊,也有几分同情与怜悯。

    而李学威只是不以为意的耸肩,“不用同情我,这几年,我已经从伤痛中走出来了。夏言,人生中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你还年轻,未来的日子还很长。”

    夏言转过头去,茫茫然的看向前方,再次移动了脚步,他们向前走了一段路后,夏言才低低的问道,“你会经常想起你的妻子和儿子吗?”

    半响,都没有得到回应,夏言抬眸去仰视他,正对上他温和如水的目光。李学威略带苦涩的一笑,又道,“夏言,你根本无法想象,从天堂到地狱是怎样的一种感觉。本来,我拥有一个幸福的家,温柔的妻子和活泼可爱的儿子,那场车祸夺走了他们的命,我眼睁睁的看着鲜血溅开,却无能为力……”李学威温和的眼眸,也有了湿润的痕迹,他微低着头,掩饰一闪而过的伤痛。

    “对不起。”夏言歉意的说道。

    “没关系,都已经过去了。”李学威仰头,俊脸上依旧是温润如玉的笑。他伸出手臂,轻拍了一下夏言的肩膀,“夏言,你是我见过最勇敢的女孩,我相信你一定能从低谷中走出来。”

    夏言含笑点头,但笑靥依旧苦涩。下巴却微微上扬着,此时,谙蓝的天空已经完全被漆黑的夜幕取代。

    勇敢吗?夏言扪心自问,如果他足够坚定,三年后的今天,她就不会重回盛西慕的怀抱。再一次将自己弄得伤痕累累。

    ……

    另一面,盛家别墅。

    盛西慕坐在桌旁,脸色比阴雨天还要阴霾。盛鸿江与王媛热络的讨论着婚礼的事儿,盛西慕却如同雕像一样,一动不动,对他们的话置若罔闻,似乎他们只是在讨论着与己无关的事情。

    “西慕,你的意见呢?”盛鸿江突然问道。

    “随便你们。”他不咸不淡的丢下了一句,起身,“爸,我有些累了,先回去休息。你们看着办吧。”他说完,转头就向别墅外走去。

    “盛西慕,你给我站住!”身后,盛鸿江沉声喝叱,一掌重重的拍在桌上。“盛西慕,这婚是你结,还是我结?你做事就是这么不负责任?”

    盛西慕顿住脚步,清冷的一笑,然后转身,一双深邃墨眸,眸光扫过之处,犹如严寒席卷而过,让人不由得颤抖。“我从小跟着我妈一起四处飘零,我们只知道为生存而奔波,从来没有人教诲过我‘责任’二字。现在,我想对夏言与乐乐负责,我不想他们像我当初那样过四处飘零的生活。可如今,无论我做什么,都是错的。”

    盛鸿江震惊的看着他,想要开口,声音却哽咽在咽喉中。对于西慕母子,他亏欠的,的确太多了。所以,他才会不遗余力的想要给他最好的一切。他给他万人角逐的权利,给他无可企及的财富,他都不屑一顾。他想要的只有尹家的那个丫头,可独独这个不行,乱.伦的丑闻一但暴露于人前,西慕的前程就真的毁了。

    “西慕啊,你听爸爸说……”

    “爸,你什么都别说了。婚礼的事儿,我会尽量抽出时间,至于其他,你们安排就好。我还有事,先走了。”盛西慕说了句,毫无留恋的转身大步离开。

    “西慕,西慕。”王媛慌忙的起身,追赶了两步,却被盛鸿江喊住。

    “算了,别追了,让他冷静冷静吧。”盛鸿江叹了声,起身向楼上走去。

    “可是……”王媛追上两步,却欲言又止。

    盛鸿江在楼梯口处顿住脚步,回头对王媛又道,“王媛啊,你放心,我和你父亲已经说好的事,是不会改变的,下月末,婚礼会正常举行。”

    “嗯,我知道,我会好好准备的。”王媛唇角扬着笑,老爷子的话,算是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

    盛西慕开车离开别墅,却在不远处看到盛沐抱着哭泣不止的乐乐,正手忙脚乱的哄着。他急忙踩了刹车,将车停在了路边,然后推门下车。“乐乐,怎么了?”

    “爸爸,爸爸!”乐乐哭的撕心裂肺的,一双胖乎乎的小手伸向盛西慕。

    盛西慕心疼的从盛沐怀中接过孩子,拥在胸膛轻哄着,“盛宝不哭,告诉爸爸怎么了?”

    “妈妈不要我了,妈妈不要我了。”乐乐将小脑袋搭在盛西慕肩膀,泪珠噼里啪啦的落个不停。

    盛西慕剑眉冷蹙,看向盛沐,询问道,“夏言呢?”

    盛沐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丢下孩子就走了。”

    盛西慕没有再说什么,抱着乐乐,转身向车中走去。

    “西慕……”盛沐追上来,欲言又止。

    盛西慕转身,一双深谙墨眸,没有丝毫温度。“你养了夏言二十年,夏言替你坐了牢,你们之间也算两清了。如果不够,我可以给你补偿。但如果你还有良知,就别再算计她,这些年,她受的苦已经太多了。”

    “我……”盛沐声音哽咽着,眼圈儿湿润,却再也说不出一句。只能看着黑色大奔车消失在夜色之中。

    乐乐哭了一路,回到别墅的时候,孩子哭累了,睡在了副驾驶上。盛西慕用外套裹住他,动作小心翼翼的将他抱回屋子,亲吻了下他挂着泪痕的脸颊,然后,才悄悄离开。

    卧房的灯一直亮着,他知道他的言言已经回来了,他在这里,他们的乐乐在这里,夏言的心就在这里,她怎么可能丢下他们父子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