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62章 那同样是一种残忍

    夏言薄唇嘟起,却掩藏不住笑意,脸颊边显出浅显的梨涡。“如果注定我们不能在一起,盛西慕,你还会像现在一样执着吗?”

    “没有如果,除非盛西慕死了,否则,他一定要和尹夏言在一起。”他缠在她腰间的手臂逐渐收紧,与她柔软的身体紧密的贴合。

    屋内瞬间沉寂,夏言被他紧拥在胸膛,耳边回响着的是他胸膛中沉稳有力的心跳。他的下巴抵在她额头,半响后,才暗哑的开口,“言言,我并不想让你知道这些。”因为盛西慕知道,尹夏昊在夏言心中有着怎样的分量,他不想毁掉夏言心中对亲人仅存的寄托。那同样是一种残忍。

    “所以,你隐瞒了阳阳的身世?”夏言扬起下巴,又问。

    “嗯。”盛西慕若不可闻的点头。墨筱竹有了阳阳的时候,他们的确在一起,可是,那时的墨筱竹,已经给他带了绿帽子。对于男人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尹家败落了,阳阳在盛家可以得到更好的照顾。你是他姑姑,他也是你的亲人,我有责任为你照顾他。”

    夏言顽皮的笑着,随口说了句,“那时,我以为你恨不得我死,怎么还愿意为我照顾家人。”

    盛西慕微叹,墨眸中一闪而过疼痛与无奈,“那时我已经爱上你了,只是我不愿承认,我怎么能爱上愁人的女儿。”他稍稍松开她几分,低头凝视着她精致的小脸,“所以,我狠心的将你送进监狱,以为这样就可以彻底忘记。”

    “那你忘记了没有?”她眨着一双无辜的大眼,故意问道。

    “你说呢?”盛西慕不答反问,迅速的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头埋在她颈窝,用嘴扯开她肩上的裙带。

    “不要,盛西慕,我饿了。”夏言胡乱的推拒着。

    他埋首在她胸口低笑,暧昧说道,“我也饿了,你先喂饱我好不好?”话落,他动手去解夏言身上的裙衫。

    “不,不行,我真的饿了,给我弄些吃的好不好?我想吃你做的瘦肉粥。”夏言可怜兮兮的求饶。

    僵持了片刻,盛西慕不甘不愿的起身下床,到厨房去煮东西。伺候这个小女人,他越来越轻车熟路。

    夏言平躺在床上,双手撑在脑后,一双清澈的眸子,逐渐暗淡下来。她知道,盛西慕的故事,并不是全部。

    ……

    自从上次一别,转眼数月,夏言还是第一次见到周鸿,他消瘦了许多,也颓废了许多。他是来找盛西慕,只是凑巧盛西慕不在。

    “怎么没去辖区找,这个时间,他几乎都不在家。”夏言给周鸿倒了杯水,平静的说道。

    “他手机一直关机,应该是在演习,不想去辖区打扰他,所以就过来等了。”周鸿翘着二郎腿坐在真皮沙发上,目光随意在夏言身上扫过,“你们怎么样?看来是雨过天晴了。”

    “还不是老样子。”夏言微弱的一笑。

    “嗯。”周鸿淡应了一声,目光变得恍惚,半响后又道,“两个人能好好在一起就是幸运,何必再自寻烦恼呢。等有一天,想爱不能爱了,那时后悔也来不及了。”

    夏言微眯了眸子看着他,觉得今天的周鸿很不一样,“你,找过刘芸了吗?”她试探的问道。

    周鸿哼笑了一声,语气尽是苦涩嘲弄,“还能怎么找?c市几乎被我翻遍了,就是找不到人。尹夏言,你知不知道她还有没有什么亲人和朋友?”

    夏言默默的摇头,“她是孤儿,没有亲人。又在夜色撩人那种地方工作,她洁身自爱,私下从不和夜总会的人来玩,除了我,她几乎没有什么朋友。”

    周鸿又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脸色更灰暗。

    看着面前颓废不堪的男人,夏言心有无来由的发闷,或许,周鸿并非表面上看到的那样放荡不羁,如果他真的没有心,也不会为刘芸母子疼痛,更不会将自己弄成现在这副模样。人,只有动了心,用了情,才会去在乎。

    “刘芸看似柔弱,却也是个倔强的女孩子,她不想让你找到他,只是不想你为她伤心。如果你们还有缘分,她一定会平安的活下来,如果,你们缘尽于此,就让她安安静静的死去吧,不要再打扰她的平静,让她连死,都无法安心。”

    夏言的安慰,并没有多大的效果。周鸿沉默着,疲惫的靠在沙发上,紧闭起双眼。

    夏言无声的坐在他对面,紧抿着唇片,思索再三后,还是开了口,“周鸿,你一定知道当年尹家究竟对西慕做过什么,对不对?”

    周鸿迟钝的睁开眼帘,询问道,“你怎么会突然问这些?”

    “没什么,只是好奇。”夏言轻描淡写的回答。那一部分过往,便是盛西慕隐瞒她的,而现在,她想知道一切,所有的一切。

    若是换做往日,周鸿一定会巧妙的回绝,他不会为自己惹麻烦。但如今,他沉浸在失去刘芸的痛苦中,头脑有些不灵光,说话也是口无遮拦的。“那时我还在国外,否则,也不会让你们尹家人把西慕往死路上逼。尹夏昊tmd根本就不是人,当初西慕没把他打死,算他便宜。”

    “他们怎么会……”夏言双手交叠在身前,苍白的指尖蜷缩在一处。

    “你那个畜生不如的大哥,对西慕说,他把墨筱竹给睡了,还说墨筱竹在床上如何的销.魂,西慕那么骄傲的人,怎么会容忍这样侮辱。”

    周鸿虽然将话说的委婉了许多,但夏言可以想象,当初大哥将话说的有多难听。否则,盛西慕也不会失了分寸。是啊,有那个男人会容忍自己的女人被其他人染指,更何况,是盛西慕那样骄傲霸道的男人。

    “都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就动起手了,西慕是行伍出身,拳头硬,你大哥那么个公子哥,十个八个他也不看在眼里,尹夏昊也只有被打的份儿。当时西慕身上毕竟挂着辖署衔,他在失控,也不会没了理智,尹夏昊的伤虽重,却都是皮肉伤而已。你爸疼子心切,对西慕下了狠手。”

    夏言安静的听着,胸口中的心脏却狂跳不停,莫名的恐惧与不安将她团团包围。

    只听,周鸿继续道,语气中带着愤愤然。“西慕是空辖署编制,什么见鬼的卧底,根本和他挨不上边际,西慕又不傻,任务派下来的时候,他就知道一定是你们尹家在其中动了手脚。金山角那个地方,去了就是九死一生。”

    “难道,他不可以拒绝吗?”夏言怯生生的问道。

    “拒绝?”周鸿冷笑,“你当那是过家家吗?辖署人的使命就是服从命令,如果他拒绝,就只有脱下西服。尹夏言,你跟了西慕那么久,却一点都不了解他,你根本不会明白,辖署对西慕来说意味着什么,让他离开辖区,就等于要他的命。”

    夏言再次沉默了,她突然回忆起曾经玩过的真心话游戏,她问盛西慕为什么会当兵,他只轻描淡写的说:那是一种荣誉。而荣誉的背后,却是要用鲜血和生命去守护。

    “他在金山角做卧底,整天混黑帮,那群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西慕受过多少伤,恐怕连他自己都不记得了。听说一起去的一共五个人,他是唯一的幸存者。西慕能活着回来,已经算是命大,可尹建国还是不肯放过他。那时他妈病重住院,尹建国让医院拒绝治疗,并断了所有的医药。当时,西慕跪在他面前,求尹建国放过他妈一命,可你知道你爸爸是怎么回答的吗?他说:生死有命。”

    周鸿眼中都是讽刺与不屑,而坐在他对面的夏言,身体都在微微颤抖着,她简直无法想象,那个慈祥和蔼的父亲,那个总是笑着,宠着她的父亲,竟有如此阴暗凉薄的一面。难道别人的生命,在他的眼中就可以视如草芥吗!

    “不就是为了一个女人吗?不就是打了他儿子吗?究竟是什么不共戴天之仇啊,你那个爸爸偏要将人逼死。尹家有今天,都tmd自作自受。尹夏言,你别嫌我说话难听,如果你爸为人光明磊落,如果他没有贪污受贿,西慕就算想对付他,也找不到把柄。纪检委也不是吃干饭的,他那个贪法,就算西慕不动手,进去也是迟早的事儿。”

    面对周鸿的指责,夏言说不出一句话。隐在身后的手掌紧握成拳,尖锐的指尖深陷入掌心,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

    “西慕也算仁至义尽了,这些年,明里暗里罩着尹家,否则,你大哥早被医院丢出来,尹夏元那个大学教授,八百年前就当到头了。明知道尹阳不是他的种,他还替你们尹家养着,他做这些都是为了谁啊?”

    夏言越发的沉默,她将头压得极低,周鸿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尹夏言,这三年你觉得委屈,西慕又比你好过多少,老爷子那边不断的施加压力,在没有足够能力保护你之前,他对你的爱,只能是疏远你。为了和你在一起,他要挑战的,是整个盛氏家族……”

    砰地一声,别墅的大门开了又合起,玄关处传来男子沉冷的声音,“周鸿,你喝多了是不是,哪儿来那么多的废话。”盛西慕走进来,脱下身上的西服,随手挂在一旁。同时,也打断了周鸿的话。

    周鸿识相的闭上了嘴,用指尖按了按发疼的太阳穴。

    盛西慕走到夏言面前,毫无顾忌的当着周鸿的面,将她打横抱起。夏言将头压得极低,闷不吭声的将头紧贴在他胸口,任由他抱着,回了卧室。

    “周鸿又胡说八道什么,把你给弄哭了。”盛西慕将她放在床上,半跪在她身前,用手掌托起她尖小的下巴,指尖轻柔的擦拭掉她面颊的泪珠。“别哭,你知道我会心疼的。”

    夏言抬起水漾明眸,突然伸出双臂缠住他颈项,再次将头贴在他胸膛。此时,夏言终于明白,盛西慕对她的爱,是多么沉重艰辛。

    “西慕,改天,我们去看看你母亲吧。”她低低的呢喃了句。

    盛西慕淡笑,用指尖轻刮了下她面颊,“怎么?丑媳妇要见公婆了?”

    夏言娇怯的白了他一眼,又道,“乐乐也没见过奶奶啊,抽个时间,我们带乐乐去看看她吧。”

    “好,我会安排的。”盛西慕温润的应着,又说,“你先在房间休息一下,我去看看楼下那个失恋的男人。他将c市翻遍了也没寻到人,估计是来求我帮忙的。”

    “西慕,你说周鸿对刘芸,是真心的吗?”夏言问。

    盛西慕摇头失笑,“周鸿是不是真心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需要那个女孩的真心。游戏人间,并不代表他不需要人来爱。其实,周鸿并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嗯。”夏言点头,如果是这样,刘芸还能得到一些安慰。

    ……

    客厅中,盛西慕与周鸿相对而坐,随意的碰杯,周鸿灌酒如喝水,而坐在他对面的盛西慕,只是随意的摇晃着手中高脚杯,一双墨眸幽幽暗暗,辨不出什么情绪。

    “周鸿,找人没问题,但你先想好,找到了,你打算将她如何。或许,你找到她之后不久,她就会死去。即便她不死,以她的身份,也做不了周家的少奶奶,你家里不暴动才怪。”盛西慕云淡风轻的说着。

    “我没想那么多,我只是想找到她,和她在一起,究竟能在一起多久,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周鸿苦笑着,声音微微暗哑,端起酒杯,仰头又灌了一杯。“至于我家里人,他们接受最好,不接受,我就带着刘芸远走高飞。”

    他唇边扬起的笑意有几分嘲弄,目光淡落在盛西慕身上,“我和你不一样,你是独子,我上面还有俩哥呢,我家老头子没我也照样活。”

    盛西慕浅显一笑,抿了口红色酒液。“其实这事儿也好办,只看你舍不舍得。”

    “哦?说来听听?”周鸿问道。

    “和你父母断绝父子关系,放弃周家财产。”盛西慕斩钉截铁的说道。

    周鸿瞪了他一眼,而且,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他倒不是舍不得什么狗屁的财产。他周鸿风光无限,但他所拥有的哪样不是他老子给的,断绝父子关系,他一无所有了,拿什么样老婆孩子,何况,刘芸心脏还不好,那就是个富贵病,没有钱只能等死。

    “你这什么馊主意啊,到时候小爷一无所有了,就住在你家吃你的喝你的。”周鸿砰地一声将手中高脚杯重放在桌面上。

    盛西慕笑意不变,不以为意的拿起一旁酒瓶,向他杯中倒酒,“你不仅不能住在我这儿,还得找个贫民窟住,你越是示弱,你父母才会越不忍。”

    周鸿愣了片刻后,突然豁然开朗,笑着拍了下盛西慕肩膀。“我说盛长官,伦起苦肉计,半真半假的没人比得过你。你说你这招怎么不用在你家老爷子身上呢。”

    盛西慕含在唇角的笑靥冰冷僵硬,平静的墨眸遽然掀起惊涛骇浪。苦肉计?呵,他家老爷子先下手为强,他只有暂时的屈从。但他盛西慕从来不是任由他人摆布的人。

    周鸿并没有再碰桌上的酒杯,两指按了按发疼的额头,尽量让自己保持清醒,“你究竟有多大把握将人找到?”

    “只要人还活着,我就一定能将她带到你身边。”盛西慕轻描淡写的回答。但前提是,刘芸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他可不想费心费力,最后找到的是一座冰冷的墓碑,一尸两命,到那时,他反而不知道要如何向周鸿交代了。

    周鸿的脸色瞬间黯淡了下来,他可以什么都不在乎,只要,刘芸还活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