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64章 别认错了儿子

    “乐乐,乐乐。”夏言推门而入,也顾不得其他,一把将孩子搂在了怀中。

    盛西慕跟随着走进病房,还算沉得住气,对坐在一旁的盛鸿江道,“爸,你将孩子接走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

    “你现在不是知道了吗。”盛部长沉声回了句,脸上并没有什么情绪波澜。目光并未落在他身上,而是看着他身后的医生,问道,“报告结果什么时候能出来?”

    “大概需要两天左右的时间,盛部长,您不必在这里等,等报告出来,我会给您送过去的。”医生十分恭敬的回答,丝毫不敢马虎。

    “嗯。”盛鸿江点头,没再说什么。

    “什么报告结果!爸!”盛西慕是何其精明的人,他已然明白了盛鸿江将乐乐带到医院的目的,因为阳阳的事,盛鸿江已经不在信任,他要确认乐乐究竟是不是盛家的子孙。

    那一边,乐乐依旧在夏言怀中哭个不停,哭的夏言心都乱了疼了,“乐乐,告诉妈妈,究竟怎么了?你哪里痛?伤到了哪里吗?”

    小宝贝一脸的委屈,泪珠一颗接着一颗的往下落。“妈妈,坏爷爷让医生给乐乐抽了好多的血,妈妈,乐乐的胳膊好痛。”

    夏言拉起孩子胳膊上的衣袖,果然见白嫩的皮肉上有一个红红的针眼。无缘无故怎么会抽血呢,夏言不傻,顿时就明白了,顿时也恼火了。“盛西慕,你究竟什么意思!如果你不相信我,如果你不承认乐乐,我们可以马上消失在你面前,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羞辱我们。”

    她对着盛西慕发火,但很显然,话是指责盛鸿江的,从始至终,想要纠缠不清的人都是盛西慕,她只是被动的爱他,她没有错,她的乐乐更无辜,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孩子。

    盛西慕脸色也沉了下来,转而看向一旁盛鸿江,“爸,你这么做为什么不跟我商量一下,他现在还小,什么都不懂,他将来长大了,知道自己是被怀疑过身世的孩子,他会怎么想我这个父亲?”

    盛老爷子冷撇了眼面前的盛西慕与夏言,毕竟是大风大浪中走过来的人,面对指责,依旧面不改色。“他究竟是不是你儿子,还要等dna检验报告出来之后才能确定。我不希望再发生尹阳那种事。盛家不差多养一个孩子,但总要有个说法。”

    盛西慕站在原地,身上散发着骇人的寒,“言言,你先带乐乐回去。”

    夏言紧咬着唇片,抱着孩子推门而出,头也不回。

    砰地一声摔门声后,屋内变得异常沉寂,连空气似乎都凝固住。盛西慕在一旁沙发上做下来,俊颜沉稳,墨眸深谙,这样的他,看起来致命的迷人而危险。他随意的点燃了一根烟,吸了一口后,吐出淡淡烟雾。

    “爸,反正今天来都来了,我们顺便也做个dna检测吧,如果连儿子都认错了,这孙子是不是您的,也没什么意义。您说对不对?”

    轻描淡写的几句,却字字砸在盛鸿江心口上,老爷子手掌重重拍在了一旁的桌面上,“你说的那是什么混话!”

    “实话而已,我妈跟您之前不是就有过别的男人吗,我是不是您儿子,也说不准的事儿,还是验一下保险,您不怕认错了儿子,我还怕认错父亲呢。”盛西慕淡哼了声,将手中吸了两口的烟蒂随意掐灭。

    这一次,他是彻底把老爷子惹火了,盛部长随手抓起桌面的茶杯就向着盛西慕砸了过去。“你这个不孝子,你给我滚。”

    茶杯在盛西慕脚下碎裂,滚烫的热水迸溅在他裤腿上,他只是随意的拍了下,十分不以为意。他站起身,目光依旧冰冰冷冷的。“爸,我希望今天的事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乐乐是不是我儿子,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不管是谁,如果再动他一根手指头,我不会放过他。”

    盛西慕丢下一句狠话后,毫不犹豫的离开。

    两天后,dna检验报告被递到盛鸿江手中,乐乐与盛西慕dna相似度99.99%确系为父子。盛鸿江合起报告,微叹了声后将报告放入抽屉中。

    ……

    因为盛鸿江强行带乐乐去做dna,夏言为此事一直与盛西慕僵持着。早饭,夏言和乐乐坐在餐桌旁,夏言低头给孩子盛粥,对走进来的盛西慕置若罔闻。

    “吃什么?盛宝,怎么不叫爸爸起床?今天你偷懒了哦。”盛西慕在乐乐身旁坐下,伸手揉了揉他的额头。

    乐乐仰头看着他,一双乌溜溜的眸子又撇了眼对面的夏言,闷闷的没有开口。夏言已经交代过,不许和盛西慕说话,这对母子已经两天没搭理过盛西慕了。昨儿他把夏言压在身下狠狠蹂躏,夏言在她身下不停的呻.吟,就是不开口跟他说话,看来这事儿轻易是过不去了。

    乐乐坐在一旁扒饭,夏言无声的给盛西慕盛了一碗粥,放到他面前。却依旧不搭理他。

    盛西慕接过粥,唇角一抹邪魅的笑,顺势握住她的手。说道,“言言,昨夜舒服吗?”

    夏言紧咬着唇,狠狠瞪了他一眼,又看了下一旁的乐乐,果然,见小东西仰着头,睁大了一双好奇的眸子,“妈妈,昨夜什么很舒服啊?”

    夏言刚喝入口中的牛奶,险些喷了出去,被呛得不停的咳嗽着。“小孩子乱问什么,赶紧吃饭。”

    乐乐嘟了嘟嘴,又低头吃饭,一副吃瘪的模样。

    盛西慕反而心情大好,拿起筷子吃饭。“对了,你还不知道呢吧,周鸿和刘芸已经搬进周家了,下个月举行婚礼,周家人已经开始准备了。”

    “真的?”夏言欣喜的问道。

    “终于肯和我说话了。”盛西慕淡笑着,伸手拍了拍夏言的手背。“你觉得我们送什么好些?还是直接包个红包得了。”

    “周家什么都不缺,你送再厚的红包,还不是礼尚往来。只要刘芸能幸福,其他的都不重要了。”夏言淡淡的说了句,一双晶亮的眸子,有几分茫然。有时候不奢望,反而没有失落。刘芸,她很幸运。

    婚礼定在金秋,虽然办的有些匆忙,却也不失隆重。周家是赵市首富,官场商场上,有头有脸的几乎都来了。周鸿一身纯白西装,英俊非凡,招待着来往的宾客。

    “你小子,终于当上新郎官了啊。”几个发小凑在一块,嘻哈的调侃着。盛西慕站在一旁,淡淡的笑着,几个人惬意的碰杯。

    周鸿脸上挂着笑,眉梢得意的扬起,“这新郎官不就做一天而已吗,有什么意思。这当爹的感觉才好呢,你们都看到我儿子没,那和我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得了,怎么就这么不会生啊,和你小子一个德行,将来还能娶到老婆吗?”纪鹏在一旁打趣。

    “早抽是不是啊,今儿小爷结婚,就不会说点儿好的。你这就是羡慕嫉妒恨,我说你小子结婚时间不短了吧,怎么就只播种没收获呢。”周鸿嬉笑着,一拳打在纪鹏肩膀。

    “得瑟什么啊。”纪鹏回了他一拳。周鸿这话还真是说到了他的痛楚,这老婆是娶了,可他老婆怕生孩子影响身材,说什么都不肯生,为这事儿两个人没少吵架。

    保姆将小少爷抱了出来,刚出月的孩子,没见过这么大的场面,被一个个陌生的面孔吓得直哭。周鸿抱过来,很有耐心的哄着,“儿子,你看你这点儿出息,就他们几个也能把你吓哭了,等你长大了,把他们几个老东西都灭了。”

    “滚蛋,就你这教育方式,非把孩子教坏不可。”纪鹏笑着,从他怀里把孩子抱了过来,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小的孩子,小手小脚都粉嫩嫩的,别提多惹人爱。

    “你轻点。”周鸿出声提醒,目光一直不曾离开孩子,那一副提心吊胆的模样。纪鹏刚抱了两下,周鸿就伸手要抱回来。

    “也不是纸糊的,还能抱坏了啊,你那抠劲儿,借我再抱一会儿。”纪鹏摇晃着孩子,还不放手了。

    “想抱你自己生去呗,抢我儿子算怎么回事儿。”周鸿扯着嗓子喊了句,但很明显,是说给不远处的纪太太听得。

    那边,几个女人围在一起,也都劝妮子趁早要个孩子,趁着年轻,恢复的也快。乐乐跑过来,甜甜的叫她阿姨,妮子将乐乐从地上抱起,亲了口他的小脸蛋,眸中也有几分动容。她倒不是不喜欢孩子,她是播音主持,事业正处于高峰期,这个时候要孩子,一定会对事业造成影响,就为这事儿,她和纪鹏没少吵架,每次吵得汹了,他都丢给她一句,“我纪少在外也是呼风唤雨,你还出去抛头露面的,别人看了还以为我纪鹏养不起老婆呢。”

    妮子一直觉得女人应该独立,她不想被孩子拖累住,也不想用孩子来维系婚姻,她太独立,这是好事,但作为女人,一定要学会偶尔的示弱,才是永恒之道。

    婚礼在八点零八分正式开始,刘芸穿着极地的婚纱,缓缓踏过红毯,红毯的那一顿,周鸿一身白色西装,温柔含情的凝望着她。礼堂中响着振奋人心的《婚礼进行曲》,在众人的见证下,周鸿牵住了刘芸的手,半跪在她面前,将闪亮的钻石戒指带在了她的无名指上。泪珠在她眼中不停打转,她含笑将周鸿从地上扶起,将同款的钻戒带在了他左手无名指。

    交换戒指后,他们并没有拥吻,周鸿贴在刘芸耳侧,低声呢喃了句,刘芸微低了下头,泪珠悄然而落。他说:刘芸,你相信吗,今生,你是靠近我心最近的女人。

    “接吻,接吻,接吻。”台下,也不知谁率先喊起来,然后,大家都开始起哄。

    周鸿邪气的笑,手掌托起刘芸的下巴,她扬起一张小脸,梨花带雨,楚楚动人。他压低了头,便吻了上去。

    夏言一直站在角落处,唇角含着淡淡的笑,看着刘芸幸福,她觉得很欣慰。但刘芸的幸福,却也让她艳羡。指尖下意识的收紧,指腹上的冰凉隔疼了掌心的皮肉。她低头,眸光茫然的看着无名指上蝴蝶钻戒,若有似无的叹息。她不知道,她的蝴蝶何时才能飞过沧海,到达属于他的彼岸。

    盛西慕侧头凝视着她,似乎猜出了她的心事。他温暖的手掌握住夏言微凉的小手,将它包裹在掌心。“言言,我会给你一场盛世婚礼。”他贴在她耳畔,淡淡呢喃。

    夏言微扬着头,眸光幽幽闪动,说不出是震惊,不可置信还是感动。她轻摇了摇头,其实,有没有婚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个人,能不能堂堂正正的牵着手,一直到老。

    ……

    转眼已是深秋,中秋佳节。盛西慕计划带着夏言和乐乐一起出国旅行,希腊爱琴海的秋天是最美丽的季节。然而,所有的计划,都因盛鸿江出国考察的提前回归而‘流产’。

    盛老爷子直飞赵市,目的再明确不过,就是要和儿子一起过中秋。而电话中,盛西慕却明确的表达了拒绝之意。“爸,您想一家团圆,我也想过个团圆节。”显然,他是想跟老婆孩子过。

    电话那一端短暂的沉默后,盛鸿江无奈的妥协道,“王媛不在,你带那丫头一起过来吧,放心,今天是团圆节,我不会为难她。”

    盛西慕自然不会认为盛鸿江会这样轻易的接受夏言,但至少,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对于夏言来说,也是重新融入盛家的难得机会。但夏言比他想象中还要固执,一口回绝,完全不听他解释,好像盛家是龙潭虎穴,一旦踏入,只会万劫不复。

    盛西慕很是头痛,但一般情况下,盛少在床下和女人谈不拢的时候,都会将人抱到床上继续谈,直到谈拢为止。夏言被他压在身下蹂躏,起初还有力气反抗,到后来,只有任由他欲所欲求的份儿,他要了一次又一次,还是不肯罢手,夏言知道他的意图,却一直执拗着不肯答应,他变本加厉,折腾到了凌晨,夏言几乎难以想象,他哪儿来的那么多经历。

    最后,在他身下哭喊着求饶时,夏言已经被他榨干了,身体酸涩的疼痛,好像要散架了一般。第二天,也是硬撑着爬起来。

    “言言,很累吗?”他半跪在床边,表情无辜的看着她。夏言恨不得将他从窗口丢出去。但有了昨晚的经验教训,她是绝对不敢在这个时候激怒他的,只能弱弱的点头。“是啊,西慕,我想再睡一会儿,你和乐乐去盛家就好,我可不可以……”

    “不可以。”未等夏言说完,盛西慕直截了当的拒绝。

    夏言一双璀璨明眸瞬间黯淡了下来,极不情愿的翻身倒在床上,扯高了被子盖过头顶。

    “好了,别闹了,只是去吃顿饭就回来。”盛西慕坐到床边,温柔的拉下她头上的被子,将她娇弱的身体抱入怀中。“言言,我知道你不喜欢那个家,可我毕竟姓盛。”

    夏言微叹一声,起身披上了衣服,神色依旧淡漠。“如果是古代,你爸就是典型的暴君。”

    盛西慕失笑,掐了下她尖小的下巴,“可是有什么办法,他是我爸。”

    “乐乐呢?起床了吗?”夏言又问。

    “早起了,只等着你一个人,吃完早餐,我们就要去盛家了。那边已经打电话来催过。”盛西慕起身,从衣柜中取出一件羊绒裙子递给夏言。“你先换衣服,我去楼下等你。”他俯身在她额头落下一吻,用手掌轻抚过她面颊,“好了,别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就当为了我隐忍一次。”

    夏言淡淡然的点头,她为他隐忍的,难道还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