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66章 她可能是被人下了药

    路上,夏言的车速很慢,不知为何,她心口慌乱的厉害,恍惚间,闯了几次红灯,有一次甚至险些撞上了人行道的行人。

    急刹车用力过猛,夏言身体在惯性的作用下向前冲了几分,好在事先系了安全带,才避免了一场祸端。她慌忙的下车,查看,还好行人只是摔了一跤,并没有大碍。

    “你是怎么开车的啊,红灯还猛冲出来,开着豪车就了不起吗!”女人扯着嗓子喊道。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您有没有撞伤?”夏言理亏的赔礼道歉。

    好在女人还是个讲理的人,并没有怎么为难她。“行了行了,我没事,你走吧,以后小心点。”

    突发事故让夏言整整迟到了一个小时,她赶到幼儿园的时候,幼儿园的大门已经紧锁。问了班主任老师,却说乐乐已经被人接走了。慌乱中,她拨通了盛西慕的电话,彼时,他依旧在辖区中。夏言又打了电话回别墅,保姆对乐乐的去想一无所知。

    不好的念头一个个在夏言脑海中闪过,乐乐是被盛鸿江带走了?还是迷路走失?或者是被绑架吗?!她越想就越觉得可怕,她曾经被绑架过,那种恐惧停留在脑海中,至今还是一段无法摆脱的噩梦,而她的乐乐才只有三岁。

    “盛西慕,乐乐不见了,我的乐乐不见了,怎么办……”她蹲在幼儿园门口,哭成了泪人。

    电话那一端,盛西慕很有耐心的安慰着,“放心,乐乐没事,言言,你要相信我。”

    “妈妈!”马路对面,突然传来稚嫩清脆的呼喊。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牵着乐乐的小手,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妈妈。”宝宝伸出了小手臂,扑在夏言身上,若是平日,夏言一定会将他抱在怀中,温柔的亲吻。而今日,她却一把推开了他,扬起手掌打了宝贝一耳光。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宝贝吃痛,踉跄了两步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你跑去哪儿了?你知不知道我多担心你!”夏言歇斯底里的喊了一声。

    这是她第一次动手打孩子,乐乐懵愣的坐在地上,委屈的扬着小脸,憋着小嘴巴不敢哭,漂亮的眸子却溢满了泪水。“妈妈,对不起,是乐乐错了,乐乐再也不敢乱跑了,你原谅乐乐好不好?”宝贝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双手抱住了夏言大腿。

    失手打了孩子,夏言也惊呆了,她不知道自己刚刚究竟怎么了,怎么会动手打乐乐呢!“对不起,乐乐对不起,你原谅妈妈,妈妈不是故意的。”她蹲身将乐乐拥入怀中,抱着乐乐柔软的身体不停的哭。乐乐白嫩的小脸蛋都被打的红肿了,怕母亲伤心,又强忍着眼泪。

    夏言的手掌温柔的抚摸着宝贝肿起的脸蛋,自责不已,她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失控,才打了乐乐的。“乐乐,痛吗?”

    “不痛的,乐乐是男孩子,很结实很经打。”乐乐漂亮的大眼笑眯成一条缝,但眼中的泪珠却被挤落,小模样更可怜了。

    夏言不停的为乐乐拭泪,自己却哭得更汹。“乐乐,你刚刚去哪里了,妈妈真的很担心你。妈妈不能没有你了啊。”

    “乐乐口渴了,张叔叔带乐乐去买饮料,他是爸爸的警卫,乐乐认得的。”乐乐憋着小嘴巴,依旧十分委屈。

    夏言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男人,抱歉的说道,“谢谢你。”

    “没关系,是我的疏忽,我应该先给您打个电话的。”男人说完,将一瓶饮料递给夏言,“这是小少爷的饮料,如果没有别的吩咐,我先告辞了。”

    男人走后,夏言将乐乐抱起,回了车上,才打开果汁饮料,递到乐乐唇边。

    宝宝嘻嘻的笑着,刚刚的阴霾顿时烟消云散,捧着果汁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以后少喝这种东西,没营养,又添加了防腐剂。对身体没什么好处。”一旁夏言又开口,脸色似乎转瞬间就沉了下来。

    乐乐呆愣了片刻,慌张的将饮料放在一旁,不敢再喝。生怕再惹母亲生气。知觉今天的母亲似乎有些反常,往日里,夏言连和他大声说话都没有过,更别说动手打他。

    “我和你说话你听到没有?”毫无预兆的一声低吼,将乐乐吓了一跳,小脑袋用力的点着。

    一路上,母子二人没有再说话,夏言的车速飞快,乐乐心惊胆战,却不敢吭一声。战战兢兢下,终于回了别墅,乐乐背着小书包跑进去,客厅中,盛西慕坐在沙发上,一身西服还来不及换。

    “爸爸!”乐乐伸出手臂,扑入父亲怀中。

    “盛宝回来了啊。”盛西慕温润低笑,将孩子拥入怀中,手掌轻轻抚摸过他微肿起的面颊,眸中一闪而过心疼的神色。很显然,警卫员已经将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他。连盛西慕都为之一惊,夏言怎么会动手打乐乐呢。

    “你回来了。”夏言走进来,疲累的坐在对面沙发上。

    “嗯。”盛西慕点头,又道,“言言,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没有,我的事儿你少管。”她不冷不热的回了句,单手撑住额头,感觉身体有些发虚,头晕晕沉沉着。“我累了,上楼休息,别打扰我。”她丢下一句,转身向楼上走去。在楼梯口处,却被保姆拦了下来。

    “太太还没吃晚饭就去睡吗?那喝杯牛奶暖暖胃再睡吧。”保姆说完,递上了一杯温热的牛奶。

    夏言不耐烦的接过,咕嘟咕嘟喝了几口后,就还给了保姆,快步上楼回了卧房。

    盛西慕看着她消失在转角的背影,目光逐渐深邃冷黯。知觉夏言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出究竟哪里不对。他叹息着摇了摇头,或许只是他想多了而已。

    他起身取出医药箱,将孩子抱在膝盖上,手中又抚摸上宝宝的小脸蛋,“盛宝还疼吗?”

    生怕盛西慕疑心,宝宝的小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一样。“乐乐不小心撞伤的,没有关系的,一点也不疼了。真的。”他眨着一双无辜天真的大眼,反而让人更心疼了。

    盛西慕疼惜的揉了揉宝宝的头,从药箱中取出透明药膏,动作轻柔的抚摸在宝宝的脸上。

    桌上的手机嗡嗡的震动了几下,是林进打来的。他拿起手机,按了下接听键,俊脸上是难掩的疲惫之色。“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受伤的几个几个战士已经送到了医院,并没有生命危险,长官放心。”那一端,林进如实禀报。

    “嗯。”盛西慕应着,只要没有人员伤亡,事情就不会难以控制。这次,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好好安抚伤员,一定要将事情压下来。”

    到了晚饭时间,夏言依旧没有下来吃饭。盛西慕陪宝宝吃过饭后,有家庭教师来陪着乐乐做功课。盛西慕才回到卧室,本来是想叫夏言吃饭的,却发现她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言言,别赖床,起来吃饭了。”盛西慕坐在床边,手掌抚摸过夏言白皙的面颊,却发现温度是滚烫的。他一惊,将她从被子中扯出来,摇晃了几下夏言身体。“言言,快醒醒,你好像发烧了。”

    夏言被他半拥在怀中,却无论如何都唤不醒。他牵起她手腕,突然发现手腕内侧出现了红色的出血点,暗含在肌肤之中,并不算太明显。盛西慕快速扯开夏言的衣袖,发现整条胳膊上都是这种红色的血点,按照他所掌握的医学知识,这应该是一种过敏反应。

    而过敏反应,一般可大可小,弄不好,也会要人命。盛西慕不敢再耽搁,将她从床上抱起,快步的向外走去。

    “太太怎么了?”保姆迎上来,紧张的问道。

    “没什么,有点儿发烧。我带她去医院。”盛西慕随后回了句,快步的向外走。意外的是,保姆却再次挡住了他的去路,一副慌慌张张的模样。

    “不能去医院。”话一出口,保姆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己的突兀,急忙又解释道,“外,外面下雨了,秋雨这么冷,太太这样一折腾只怕更严重了,家里就有退烧药,吃一点,一会儿就会退烧的。”

    盛西慕懒得再听她罗嗦,怒吼了一声,“让开!”抱着夏言快步离去。

    入秋以后最大的一场雨,气温低的骇人。盛西慕用外套裹着夏言,自己却都淋湿了,站在医院空荡荡的走廊中,手冻得泛着青白。他将双手放在唇边,随意的呵气。

    也不知过了多久,方婷从观察室走出来,手中拿着夏言的化验报告。脸色有几分难看。

    “她怎么样?”盛西慕急迫的问道。

    “药物过敏,还好送来的及时。”方婷将化验报告递给了他,“在医院观察一段时间吧,应该没有什么大碍。”

    “什么药物过敏?她吃错了什么药?”盛西慕的第一念头就是避孕药。但他和夏言之间的感情已经缓和下来,她没有必要那么做。何况,医生已经说过,她的身体,也许再也做不了母亲了,夏言不会多此一举的。那么,她为什么吃药?她究竟生了什么病?还是她隐瞒了他什么?一个个问题盘恒在脑海中。

    “哥,你,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方婷问道,“我怀疑,她可能是被人下了药。”

    “你是说……”盛西慕眉心蹙起,墨眸遽然深谙。

    方婷说了一串陌生的医学术语,是那种药的名字,并不是常见药,也极少能弄到。是用来抑制抑郁症的,若是普通人误服,很容易造成精神过度兴奋,出现反常的行为,严重的,可能会演变为精神病。“她算是幸运,刚好她的体制对这种药物过敏,才会出现高烧和皮肤内侧出血点,否则,只怕很难被发现,时间久了,等对身体造成损害,想医治也晚了。”

    盛西慕沉默不语,隐在衣袖下的手臂紧握成拳,发出骨节撞击的脆响声。联想起这几日发生的一切,心中已经了然。盛鸿江的手段的确高明,显示用死兔子时间惊吓夏言,然后在她的牛奶中下药,让她情绪失控,甚至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掌匡了乐乐。因为惊吓的事,让所有人都以为夏言是因为惊吓而失控的。若不是夏言对药物过敏,夏言早晚会被药物所害。

    他没想到盛鸿江下手会这么狠,他竟是要毁了夏言才肯甘心。“我有些事要离开一下,方婷,替我好好照顾她。”

    “放心。她在我这里,我一定会保证她的安全。”方婷就差拍着胸脯保证了。

    盛西慕的大奔车在道路上疾速行驶着,驶入盛家别墅时,保姆见到他,有片刻的错愕与惊喜。“少爷回来啦,首长刚刚还提起你呢。”

    “爸在楼上吗?”

    “首长在楼上书房批阅文件呢。”保姆温声说道,而盛西慕得到了答案,怒冲冲的向楼上走去。

    象征性的敲门之后,盛西慕推门而入,此时,书房内却不只是盛鸿江一人,沙发上坐着盛部长的助手。

    “陈叔叔。”盛西慕礼貌的性唤人。无论盛家内部如何的千疮百孔,但在外人面前,必须维持住最起码的体面,这也许是所有所谓名门望族的悲哀。

    “西慕来了啊,首长刚刚还在说你这一阵子忙着辖区的事儿,一直也没回来吃饭,看来首长是想你这个儿子了。”对方笑着客套了几句。

    盛西慕有些牵强的撑起笑容,静默的站在原地,陈助理也是个明白人,笑着起身道,“首长,您也累了一天,我就先回去了,西慕这孩子看来是有话和您说,你们父子先聊着,我就告辞了。”

    “嗯。你先回去吧,没什么事就先回京,我过两天便回。”盛鸿江淡淡道。

    陈助理离开后,盛鸿江抿了口茶,幽沉的目光扫了眼盛西慕,“坐吧。”

    “不用了。”盛西慕冷声回了句,将化验报告重重摔在桌面上。

    盛鸿江冷撇了眼白纸黑字,面上没有丝毫波澜。“发现的还挺快,西慕,你比我想象的聪明多了。”盛鸿江随手将报告丢在一旁,他做了什么,他心知肚明,他既然敢做,自然也不怕盛西慕来责问。

    “怎么?兴师问罪来了?”他冷哼了一声。

    “西慕不敢,盛部长一手遮天,手都伸进辖区了,我哪儿敢向您兴师问罪。我只是想提醒您一句,辖区的事儿可大可小,若哪日失手将事情闹大了,只怕无法收场。”盛西慕冷眸微眯,平淡的语气却透着梳冷寒凉。

    “这个不必你担心,我的人做事一向有分寸。倒是你,最近忙的焦头烂额吧。”盛鸿江半靠在椅背,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

    “不劳您费心了,辖区的事儿,西慕只会处理。您是我父亲,您怎么对我,我无话可说,但类似这样的事,我不希望再发生了。您是我父亲,但我是乐乐的父亲,我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我老婆孩子。”他不急不缓的说着,顺手点燃了一根烟,淡淡的吐着烟雾。

    “你是想敲山震虎?还是想威胁我?”盛鸿江不急不缓,放下手中茶杯。

    “我只是想告诉您,我不在乎鱼死网破,以我一人之力自然斗不过盛家,但别逼急了我,大不了我们鱼死网破。盛部长在位多年,常言道常在河边走,哪儿有不湿鞋。只要下些功夫,未必查不到您的把柄。”盛西慕轻吐烟雾,随后,将两指间未燃尽的烟蒂按在水晶烟灰缸中。

    “放肆!你知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盛西慕一巴掌重重拍在桌面上。很显然,盛西慕说到了他的痛楚,官场这个大染缸,有几个做官的真敢说自己公正廉洁。

    盛西慕唇角牵起微微的弧度,人一但被激怒,很多时候,就会失去理智。“我知道您在辖署中下了很大功夫,但就凭这些,还扳不倒我。”

    盛鸿江冷哼,但怒气尤未消减。“你在辖署中多年,想要扳倒你的确不易,至于盛氏集团,应该也被你握在掌心了。我既然敢将盛氏交到你手上,自然不怕你占为己有。盛家屹立多年,难道你以为凭的是幸运?西慕,你以为你的真的翅膀硬了吗?如果我真想扳倒你,易如反掌。只是,你是我盛鸿江的儿子,任何时候,我都不会伤害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