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68章 盛活宝进京

    “盛宝不哭,妈妈不会不要我们的。她最爱我们盛宝了。”盛西慕抹掉宝贝脸上的泪珠,心疼的吻着他嫩嫩的小脸蛋。“盛宝听话,妈妈只是和我们暂时的分开,不会太久,真的不会太久……”盛西慕呢喃着,声音却越来越久,他自认可以将一切掌控在手心,却独独一个尹夏言,在他的掌控之外。

    林进去了趟北京,从主治医生那里拿出了盛鸿江的病例报告,慢性心肌梗死,老爷子根本受不起半点刺激。他的确层排斥过,也曾憎恨过盛鸿江,作为父亲,他在他是生命中整整缺失了三十年。人有时是很矛盾的,恨着,却也爱着,渴望着。就像乐乐对他的需要。

    他盛西慕再不孝,也不能将父亲活活气死。如果那样,他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他一直在让林进查一件事,那就是夏言的父亲究竟是谁。只要他的言言有了新的身份,只要她不再姓尹,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他也做过最坏的打算,即便查不出来,或者那个人已经不在,他会给夏言安排一个新的身份,但筹划这一切,需要时间。

    突兀的电话声,打断了别墅的沉默,盛西慕将乐乐拥在怀中,伸臂拿起话筒。

    “西慕,把你手中的工作安排一下回京,我有些事要和你商量。”电话那端,盛鸿江一板一眼的吩咐。

    “嗯。”盛西慕点头应着,他的确是要回京一趟,下周就是傅将辖署的生日。京中也的确有些事需要处理。至于盛鸿江命令他回京,多半与结婚的事脱不了关系。

    挂断电话,盛西慕抱起乐乐,向楼上走去,“盛宝该晨运了,虽然妈妈不在,但宝贝不可以偷懒的,我们先去换衣服,好不好?”

    “嗯。”乐乐抹掉脸颊上的泪痕,任由着父亲抱回屋子,换了身衣服,然后父子二人如往常一般晨运,吃早饭,送乐乐去幼儿园。不同的是,盛西慕没有去辖区,而是将车开到了夏言的公司楼下,除了公司,他想不到言言还会去哪里。

    只是,他没有想到,夏言已经离开了赵市,秘书孟菲告诉他,尹总搭乘最早的班机飞去北京,那里有几个工程需要商谈。

    盛西慕交代了近期的工作,第二天才带着乐乐回京。乐乐还是第一次去北京,他坐在父亲怀中,小脑袋贴在车玻璃上,看什么都是新奇的,“爸爸,那是天安门广场吗?我在电视里看过的。”

    “嗯。”盛西慕点头,将他小小的身体拥在怀里。“今天先去爷爷家,明天早上爸爸带你去广场看升国旗,好不好?”

    “好啊,爸爸万岁。”小东西搂着盛西慕的脖子,在他脸上啃了一口,又蹭了些口水。

    车子一路驶入独栋别墅小远,盛西慕牵着乐乐的小手走进去,别墅门口的警卫严肃的敬礼,盛西慕象征性的回应。盛部长的别墅楼装饰古朴,但却是典型的财不外露,墙上挂着的书法或者山水画都是名家手笔,储物架上的花瓶瓷器,都是古董,有些甚至价值连城。

    盛西慕牵着乐乐走进来时,盛鸿江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见到盛西慕父子,严肃的脸上难得出现了慈爱的笑。“来了,坐吧。”

    “还没吃晚饭吧,我让保姆去做,你们想吃什么?”盛鸿江又问,盛西慕的喜好,他这个做父亲的十分了解,很显然,这句话是问乐乐的,他这个当爷爷的又拉不下脸直接问。

    盛西慕一笑,了然的回了句,“我喜欢的他都喜欢。”

    盛鸿江点了下头,吩咐保姆做几样盛西慕喜欢的菜。

    “爸爸,我想吃水果布丁。”宝贝突然奶声奶气的开口。

    盛西慕一愣,水果布丁是夏言的拿手菜,一般人并不会弄,何况,需要的食材特殊,家里根本不会准备,这小东西是明显的找茬。“乖,明天爸爸带你去买。”

    “我不要,我今天就要吃,我要吃妈妈做的水果布丁。”乐乐在他怀中挣扎了几下,撒娇的嘟起小嘴巴。

    “别胡闹,不然我就把你丢出去。”盛西慕故意的板起了脸子。乐乐见父亲动怒,也不敢再闹,紧抿着唇片,一副受了极大委屈的样子,黑葡萄一样的眸子,滴溜溜的转动,闪烁着璀璨的流光。

    老子训儿子天经地义,倒是一旁的盛鸿江看不过去了,“西慕,孩子小不懂事,你说他做什么。不就是想吃点儿东西吗,让管家开车去买不就成了。”阳阳被送回尹家,乐乐就是盛部长唯一的孙子,平日里总是惦记着,无奈孩子和他不亲。

    “现在就宠着惯着,将来还得了。男孩子就不能太娇纵了,等他成人我就把他丢进辖区好好历练。”盛西慕板着脸说着,却将孩子拥在怀中,语气和态度明显不成正比。

    “那也是成人之后的事儿,孩子现在才三岁,你对他那么凶,也不怕有逆反心理,现在的孩子哪个不是宠上天的。”盛鸿江瞪了他一眼,吩咐管家去买布丁。然后,目光慈爱的转向乐乐,“盛宝,来,到爷爷这儿来。”盛鸿江一副讨好的模样,但乐乐显然不领情,小身体顺势趴在盛西慕胸膛,完全的将盛鸿江当成了动气。

    盛部长何时受过这种冷遇,伸出的手臂僵在半空中,举起也不是,收回也不是。

    “盛宝,爷爷叫你没听到吗?去让爷爷抱抱。”盛西慕将乐乐推出怀抱。

    “乐乐一点也不喜欢这个爷爷。”宝宝嘀咕了声,但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到盛鸿江面前。

    “盛宝以后想吃什么,直接告诉爷爷就行。”盛鸿江慈爱的笑着,即便当初对阳阳那孩子,也不曾这般讨好。阳阳是墨筱竹一手调教,也比乐乐识趣,对盛鸿江顺从到甚至有些逢迎。

    乐乐眨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看着他,奶声奶气的问了句,“乐乐想找妈妈,爷爷会带我去吗?”

    一句话,盛老爷子脸色不冷不热,另一边的盛西慕哭笑不得。他儿子可真是个小活宝。

    好在尴尬没有持续太久,保姆已经将饭菜摆上了餐桌。比想象中丰富太多,显然是招待贵客的架势。

    “嗯,再等一会儿吧,还有客人没来呢。”盛鸿江出声道。

    盛西慕心中淡哼了声,他大致已经猜出了来的人会是谁。看来,老爷子是早有准备的,只等着他回京。“爸,乐乐饿了,不如让孩子先吃饭吧。”他故意说道。

    盛鸿江沉了下脸色,并没有开口。而乐乐十分配合的在盛鸿江怀里挣动了几下。

    “首长,王书记和王媛小姐来了。”门口处,传来保姆阿姨含笑的声音。

    “开饭吧,到书房将我那瓶珍藏的二十年茅台拿来。”盛鸿江起身,顺利的找了个台阶下。

    王媛在父亲的陪同下走进来,手中拎着几个光鲜的礼盒,递给身旁保姆。“听说伯父最近身体不太好,我买了些补品,都是对心脏有好处的,伯父试试好不好用,下次我再给您带些。”

    “来了就好,还这么客气,都要是一家人了。”盛鸿江客套的开口,与王书记热情的握手。

    “盛部长说这话可就生分了,媛媛做小辈的,自然该孝敬您。”王书记急忙回道。

    “老王,你可养了一个好女儿啊。”盛鸿江引着王媛父女入座。

    “哪里哪里,西慕才是万里挑一。”二人相互逢迎着,所谓官场之道,也不过如此。

    对于他们的到来,盛西慕脸上几乎没什么表情。径直抱起乐乐,坐在桌边的位置上。王媛讨好的一笑,坐在了乐乐身边。“乐乐也来北京了啊,北京好玩的地方很多,明天阿姨带你去玩儿好不好?”

    乐乐刚拿起筷子,指了指不远处的菜,出声道,“我想吃那个。”

    王媛急忙夹到他碗中,在盛老爷子与西慕面前,极力的做好贤妻良母的角色。“这个菜很有营养,乐乐要多吃一些才能长得和爸爸一样强壮……”没等她将话说完,乐乐已经将菜吐了出来,吧嗒了下嘴巴,说道:“一点儿也不好吃,好辣啊。”

    水煮鱼是出名的川菜,自然是辣的,乐乐还是小孩子,显然是不适合吃这些辛辣的食物,王媛没做过母亲,又急于讨好,才会忽略了这一点。此时,她的脸色比那盆水煮鱼颜色还要鲜艳,她竟然被一个三岁的孩子摆了一道。

    “去给小少爷拿杯水来。”盛西慕沉声说道。

    保姆不敢耽搁,急忙端了杯温水递过来。乐乐端起水杯,咕嘟咕嘟的大口灌着。“慢点儿,小心呛着。”盛西慕轻拍着宝宝的背,目光温润。

    盛鸿江面上并没有什么过多的表情,他是明眼人,小孩子的把戏自然逃不过他的眼睛。至于王媛,偶尔犯一些小错倒也无伤大雅,毕竟她不曾为人母,很多事容易疏忽属正常。

    “媛媛,你看你这没做过母亲的人就是不会带孩子,和西慕结婚之后要抓紧时间要一个,做了母亲,才能更好的照顾乐乐。何况,乐乐一个人,也孤单,多几个弟弟妹妹陪着多好。”王书记八面玲珑,这样的场面自然不在话下。

    “爸。”王媛红了脸,娇嗔的唤了父亲一声。

    盛老爷子含笑点头,这话显然是说道了他心上。盛家只有乐乐一个孩子,的确是寂寞了些。人上了年纪,自然是喜欢儿孙绕膝的。

    盛西慕却突然沉下了脸色,不太愿意继续这个话题。“爸,我目前不想再要孩子,我工作忙,照顾乐乐已经很牵扯精力,其他的目前还没有打算。”

    一句话,热络的场面又冷了下来,盛鸿江强忍着才没有发怒,王媛父女显出几分尴尬,却也只能由着盛西慕的性子。

    “年轻人有进取心是好事,还是要以事业为重。”王书记勉强的笑了笑。

    “西慕,这两天抽个时间陪王媛去试礼服,还有婚礼庆典的部分,你们小两口自己决定,是时兴的草坪婚礼,还是在宴会厅举行。我们两个老的也不过问了。”盛鸿江平淡的说着,语气却十分强硬,显然不是商量,而是命令。盛王两家都是有头有脸的,婚礼一定要办的隆重,才能显示两家显赫的地位已经对婚事的重视。

    王媛温柔一笑,带着几分女子的娇羞,“我听西慕的。”

    “我没意见。”王媛话音刚落,盛西慕便不冷不热的丢出一句。

    盛鸿江啪的一声放下了筷子,但当着王家父女的面,也不好责备什么,只得叹了声,又道,“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不能马虎。明天我让助理联系几个有实力的婚庆公司,你们去看看。”

    盛西慕沉默不语,可以说是无声的反抗。王媛勉强的笑了下,说了声,“谢谢伯父。”

    一顿饭,气氛尴尬紧张,与其说是讨论婚事,更像是安排葬礼。对于盛西慕一脸的不甘不愿,王家父女也只能装作没看见。毕竟,他们还是想攀上盛家这个高枝的,何况,王媛的态度一直都很坚决,非盛西慕不嫁。

    盛鸿江让管家将那瓶珍藏的茅台打开,王媛十分有眼力见的起身,从厨房中取来几只被子,逐一放在几人面前。“伯父,还是我来倒酒吧。”她笑着拿起酒瓶,将每人面前的杯子都注满了酒。

    盛鸿江亲自敬酒,四人碰了杯,盛西慕不太情愿的仰头将酒一饮而尽。

    饭后,盛老爷子拉着王书记下棋。王媛却起身,说还有些公务要处理,请盛西慕先送她会酒店。当着两个老爷子的面,盛西慕根本没有回绝的余地,吩咐保姆好好照顾乐乐后,才拿着车钥匙离开。

    车子在首府宽阔平坦的马路上一路疾驶,和曾经的每一次一样,狭小的空间内只有沉默。他手握方向盘,专注的凝视着前方路况,甚至吝啬与给身旁的王媛一个眼神。

    “西慕,慢点开,你刚刚喝过酒。”王媛好心提醒,却没有得到丝毫回应。此时的盛西慕,和她在一起多呆上一秒,都是厌恶的。

    车子在酒店门前停住,盛西慕开车打算离开,王媛却说有些东西要麻烦他给盛鸿江带回去。盛西慕无奈,只好跟着她上去。

    进入酒店的房间,王媛关了房门,突然从身后将他抱住,柔软的胸口紧贴着他的背。“西慕,你好久都没有好好抱过我了。自从尹夏言出现,你眼里就没有了我的存在。”

    他对她冷漠,与夏言没有丝毫的关系,在盛西慕眼里,王媛和其他暖床的女人也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放开。”盛西慕沉声丢出一句,剑眉冷蹙,伸臂想要摆脱她,却发现手脚开始酸软无力,头脑有些莫名的眩晕,眼前开始模糊,一个不好的念头闪过脑海,但却为时已晚。

    最后的意识,停留在她将他扶到大床上,一颗一颗解开他胸口的纽扣,他的手脚有些不听使唤,眼皮沉重,身体莫名的滚烫……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午后,他身上的衣服散落在地,被褥下的身体是赤.裸的,柔软的大床凌乱,欢.爱后的味道在屋内迟迟没有消散。浴室之中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

    盛西慕沉默的起身,随手套上了衬衫和长裤。站在落地窗前,沉冷阴霾的目光随意落在窗外。他点燃了一根烟,深吸了两口后,吐出淡淡的烟雾。呵,这一次真是阴沟里翻船,他盛西慕竟然被王媛下药后强.上了。这一次,盛西慕不得不说,她做的十分漂亮,亦或者,他该赞赏的人是王书记,因为王媛还不具备这样的智商。终究,姜还是老的辣。

    在取来的杯子上下药,盛鸿江敬酒,他根本没有不喝的道理,即便是时间都掐算的刚刚好,在他走进这间屋子后,也是药效发作的时候。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