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69章 小雅,是你吗

    “西慕,你醒了啊。”王媛从浴室中走出来,绯红的脸蛋,挂着得意的笑。

    盛西慕墨眸微眯,目光厌恶的落在她身上,好似她是肮脏的垃圾一样,恨不得丢弃远离。他没有开口,而是一把抓过外套,想门外而去。

    “西慕。”王媛急切的从身后抱住他,双臂紧缠住他身体,一双柔软的小手在他胸膛胡乱的抚摸着。“西慕,你是不是生我的气?我,我也是太爱你了才会这样。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冷漠,昨晚的你不是这样……”

    “你闭嘴!”盛西慕怒吼了一声,用力扳开她手臂,扯住她的头发,才将她顺利的一把推开。他甚至厌恶的不在看她一眼。“王媛,你让我觉得恶心。”

    砰地一声剧烈摔门声后,他还是离开了。王媛吃力的从地上爬起,坐到了床边,紧抿着唇片,却没有掉一滴泪。她的隐忍,是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做到的。她揉了揉撞青的膝盖,痛的蹙了眉头。

    身边突然传出嗡嗡的震动声,王媛一愣,手掌深入被褥中,取出一只纯黑色的手机。是盛西慕遗忘下来的。短暂的震动后,便停了下来。因为是私用手机,并没有设置密码,王媛点开屏幕,只是一条广告短信,她顺手删除,刚想将手机丢到一旁,却莫名来了性子,翻看起手机中的内容。

    不看还好,越看她的脸色便越惨白。手机中的图片和视频,都是夏言和乐乐,有几张甚至是夏言熟睡后偷拍下来的,女孩沉静的容颜,让人莫名安心。有一张画面是他吻着夏言,画面的角度有点儿偏,显然是一个头头的吻,但他的唇角却扬着窃喜。

    恼怒中,她胡乱的按着删除键,删掉了所有碍眼的照片,最后,媒体库中只留了一段录音,她顺手点开,手机中传出女孩的温声软语。

    “西慕,我爱你,我爱你。”

    “言言,我也爱你,用生命去爱你。”

    之后,是让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声与呻吟声,王媛再也听不下去,僵硬的按灭了手机。嫉妒与愤怒几乎要将她淹没。

    砰地一声,又是房门重响。王媛心惊之余,手机顺势滑落在地。“霆,西慕,你怎么回来了?”对于盛西慕的再次出现,她竟不知该欢喜还是该哀悼。她僵硬的坐在床边,动也不敢在动。

    盛西慕的目光停留在地上的手机上,他走过去,将手机从柔软的地毯上拾起,随意的翻动页面,然后,目光变得更冷了。她竟然删掉了所有的图片,简直是找死。好在,那段录音还在,他灌了夏言整整一瓶拉菲,才诱哄她说出‘我爱你’。

    “西慕,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王媛试图去解释,但显然,他没有听下去的耐心。

    盛西慕将手中的药盒丢在她身上,轻蔑而不屑。“吃了。”

    王媛自然不会不认得那是什么药,她颤抖着将药盒拆开,眼中开始凝聚起水雾。“西慕,你一定要这样对我吗?”

    “你还想我怎么对你?将药吃了,我就当昨天的事没发生过。”盛西慕冷漠的说道。在多看她一眼,他都怕自己真的呕吐出来。无论她做什么,都让他觉得虚伪恶心。

    王媛是哭着将事后避孕药吞下去的。在他的强势之下,她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现在可以了吗?”

    盛西慕冷哼了一声,高大的身体半依着深色墙壁,噼啪一声打火机响,他点燃了指尖的烟蒂,弥散的烟雾冲散了屋内奢靡的欢.爱气息。他不说话,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似乎能凝水成冰。

    王媛坐在床边哭,又不敢哭出声音,生怕再惹恼了他。“西慕,你就这么讨厌我吗?”她算计他,的确过分了些,但男人逢场作戏,他也不算吃亏。盛西慕有过多少女人,只怕连他自己都不记得了吧,难道现在还想为尹夏言守身如玉?

    盛西慕冷然一笑,烟雾袅袅,他英俊的面容在雾气中有些模糊不清。“王媛,你在商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居然一点都不了解男人,主动送上门的,男人一般都不会有兴趣。你昨晚的样子和妓.女又有什么区别。何况,妓.女都有个价,你王大小姐居然让人白睡。”

    他的话冰冷刺耳,王媛看着他,牙关咬的嘎吱作响,一张精致的脸蛋都扭曲了。“西慕,我是爱你才会这么做,西慕,难道我爱你也有错吗?如果可以少爱你一点,我也不会犯.贱的爬上你的床,西慕,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嫌你脏。”盛西慕厌弃的回了句,语调依旧清冷。

    王媛僵在原地,半响无法回应。他说她脏?他凭什么这样羞辱她。她王媛即便不是贞洁烈女,也懂得洁身自爱。她苦笑着,泪继续滚落。“在你之前,我的确有过一个男人,是我公司的下属,也是我的初恋,我很爱他,但身份地位差距太大,我们不能结婚,所以,我将第一次给了他,然后和他和平分手。”

    “我对你的情史不感兴趣。”盛西慕随口丢下一句。剑眉冷冷的挑了下,她的故事不会让他觉得多伟大,反而觉得她势力虚伪。爱一个人,从来不会去在乎什么身份地位。

    王媛抹了下脸上的泪,声音哽咽着又道,“西慕,你是我爱上的第二个男人,我从没有像爱你一样爱过任何人……”

    “哦?”盛西慕哼笑一声,唇角含着几丝邪魅,生硬的打断了她的话,“我只怕要辜负你的爱了。”俊美的脸上是玩世不恭的笑靥,但墨眸沉静,神情专注而认真。“你有多爱我,我就有多爱尹夏言。王媛,如果我是你,一定会趁早放手,即便你和我在一起了又如何?我可以给你一切,却不会和你谈感情。你真的想做有名无实的盛太太?”

    他说完,随意的撇了眼腕间手表,时间过去十五分钟,她不可能再将药吐出来,他也就没有再留下来的必要。“我该走了,如果你足够聪明,希望我们后会无期。”

    砰地一声摔门声,屋内再次恢复死一般的沉寂,王媛双臂紧环住身体,觉得自己好似陷入了深谙的冰窟,寒冷将她彻底淹没了。

    ……

    傅将辖署的寿宴,或许他自己不以为然,但却被太多的人重视起来。匆忙回京的不仅是盛西慕,各辖区数得上名号的,基本都来了,即便是地方上的干部,也少不了出席捧场。

    顾希尧的车刚驶入顾家庄园,便拨通了笑恩的电话,明天是傅老的生日,礼貌性的,他必须携带女伴出席。电话持续了许久才被接听,电话那一端女子的声音懒洋洋的,显然还没有睡醒。

    “还在睡?”顾希尧随意看了眼窗外,已经是午后,北京和赵市难道也有时间差?!

    “嗯。”笑恩含糊的应了声,“早上去了趟医院,回来后睡下的,如果不是你吵醒我,应该会一直睡到晚上。”

    顾希尧失笑,她什么时候开始这样贪睡了。“打算什么时候来北京?晚上还有两趟班机,在不动身时间上只怕来不及。”他温声提醒着,又道,“要不要我安排给你定机票?”

    “我去不了。夏言在北京,我已经知会过她,明天她会陪你参加傅将辖署的寿宴。”笑恩懒洋洋的回了句,眼皮又沉了,“还有别的事儿吗?我要睡觉了。”

    顾希尧无奈的用手撑着额头,她倒是躲清闲,什么事儿都交给尹夏言,她是盛西慕的女人,以前不知道也就算了,现在知道了自然是该避嫌些,免得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别胡闹,我帮你顶机票,我想你了,今晚一定要见到你。”

    一副不容人商量的余地,电话两端,相对沉默,两个人同样的固执,顾希尧再爱笑恩,终究是不可撼动的一家之主,他宠她上天,却并不代表他会事事依从她。“林笑恩,你又想无声的反抗?”

    “没有。”电话那端的声音依旧懒洋洋的,“如果你坚持,那么,如你所愿,我会在天亮之前抵达。不过,听说孕妇不适合做飞机,如果有什么意外,希望你做好承担后果的决心。”

    “你说什么?”顾希尧震惊的问道。

    “你做了什么自己不知道?还问我做什么!”林笑恩不耐的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眨着一双明眸盯着头顶的天花板。顾希尧这个无赖,居然将避孕药换成维生素,这几天一直不太舒服,还以为是太累的缘故,早上医生对她说她怀孕了的时候,林笑恩竟有些哭笑不得。肚子里这个是第三个了,如果再生不出女儿,顾希尧该不会让她生一辈子孩子吧。

    顾希尧已经无法再淡定了,他又要当爸爸了,这一次,笑恩该给他生一个女儿了吧,像她一样纯净漂亮。“恩恩……”激动的声音在发抖,他唤了一声后,竟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多久的事?你现在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或者,我晚上飞回去陪你好不好?”

    “困。”笑恩不耐的回了句。

    “好,好,那你想睡,等睡醒了再给我打电话。”

    “嗯。”她懒散的应了声,“那明天傅将辖署的寿宴呢?”

    “没关系,我带夏言去就好。你不是都给我安排好了吗。顾太太的命令,小的只有服从的份儿。”顾希尧温声细语,一副讨好的模样。孕妇最大,顾希尧处处都只能顺着她,这个孩子他可是半蒙半骗才得来的,笑恩不会打胎,但秋后算账是少不了的。

    他又絮絮叨叨的嘱咐了许多,但电话那端的人显然没了耐性,最后只丢下一句,“我要睡了。”十分干净利落的挂断了电话。

    傅将辖署的寿宴并没有想象中的奢华,独栋的别墅小楼,厅堂内是喜庆的布置。夏言坐在顾希尧的悍马车中,一身碧色长裙,低调而高贵。顾希尧微眯了眸子,透过后视镜看着身旁女孩,恍惚间,觉得她与笑恩有很多相似之处,难怪笑恩对她这么好,人怎么会去否定自己呢。

    “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夏言微微蹙起眉心。

    顾希尧十分绅士的一笑,摇了下头,“没有,你很漂亮。”

    “谢谢。”夏言云淡风轻的回了句,眸中却是淡淡的疏离。离开盛西慕后,她变得更沉默了,几乎回到了从前的生活,用无休止的工作麻痹自己。但情况似乎比原来更糟糕了,那时还有乐乐抚平她的疲累与创伤,而如今,她孤独一人。

    她的手轻挽在顾希尧手臂,精致的脸蛋上是标准的微笑。她做着一个配角该有的端庄温婉,极力的扮演着属于自己的角色。“不需要礼物吗?”她接过顾希尧递来的高脚杯,微抿了一口杯中红酒。

    顾希尧淡笑,“今天宴会上的宾客都不会准备礼物,傅将辖署的身份特殊,送礼并不合适。”当然,这只是表面上而言。没有人会傻到公然讨好贿赂。

    夏言了然的点头,笑意浅浅。她随意的环顾四周,有些好奇的蹙起眉心。她并非第一次进入高官的地方,但这位傅将辖署的府邸,显然太过素朴了。

    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顾希尧含笑开口,十分耐心的解释道,“这位傅将辖署虽然身居高位,为人处世却极为低调,五十岁坐上这个位置,建.国以来他还是第一位。外界对他的口碑一向不错。”

    夏言淡淡的笑着,看似认真的倾听,实则并不甚在意。身居高位的人,和她不会有任何交集。

    这样的神情,顾希尧在笑恩的脸上看到了太多,连敷衍都做的完美无缺。他突然有些懂得盛西慕的执念为何,这样的女子,很难让人不心动。“我看见几位熟人,要和我一起去打个招呼吗?”顾希尧礼貌性的询问,但答案早已在预料,夏言拒绝了。

    顾希尧离开后,夏言百无聊赖的在独栋别墅中游走,避开了人多的地方,那些繁华,她始终无法融入,如果林岚在,一定会笑着说上一句:穷人命。

    夏言漫步在二楼寂静的长廊上,欣赏着挂在墙壁上的一幅幅摄影作品,听说傅将辖署性情寡淡,至今孑然一身,摄影是他唯一的爱好。夏言对摄影艺术可谓一窍不通,只觉得画面中的风景唯美,光影扑捉的很好。

    一幅幅看过去,最后她在走廊尽头的一幅照片前停住脚步,她静静的凝视着,不解的蹙起眉心,画面中的风景十分简单,午后高大的梧桐树,树旁是一抹倩影,女孩微侧身形,只有一个模糊的侧脸,照片被保存的很好,却已泛黄,看得出时代久远。

    “对这张照片很感兴趣吗?”身后突然传来低沉的男声,夏言措不及防的回头,映入眼眸的是身材挺拔的中年男人,一张工整严肃的脸,唇边却挂着祥和的笑。

    相对于夏言的错愕,男人却是震惊的,唇边的笑都逐渐凝固。“小,小雅,是你吗?”男人试探的问道。

    夏言淡淡的笑,十分礼貌的点了下头。“您认错人了,傅将辖署。”

    傅继霖摇头失笑,是啊,二十几年过去了,小雅怎么还会是记忆中的模样。只是,世上竟有如此相似的两个人,真的有些不可置信。“你认得我?我想我们应该没见过。”

    “楼下的厅堂中有您的照片。”夏言轻描淡写的说道,“不过,您本人和照片有些不一样。”

    “哦?哪里不一样?”傅继霖站到她身边,对她的话题似乎十分敢兴趣,或许是类似故人的缘故,这个女孩给他一种莫名的亲近感。

    “还以为您是个不易亲近的人,现在看来您和平易近日,而且,您比照片上看起来年轻。”夏言轻柔的一笑,带着几丝调皮的玩味。而她的话惹来傅继霖一阵朗笑。夏言自然没有见识过傅继霖在辖署中的模样,这位傅将辖署历来以严谨治辖署著称,在辖署中极少露出笑容。

    “你恭维人的本领比楼下那些人高明。”傅继霖笑着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