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70章 她不是舞女,是我盛西慕的女人

    夏言无所谓的耸肩,侧头又看向墙上的照片。“我并没有恭维您的必要,我们之间没有利益关系,我从您身上也得不到好处。所以,您可以相信我的话。”

    傅继霖十分赞赏的点了下头,好犀利的丫头。“你很喜欢这幅照片吗?”他问道,“有没有觉得照片上的女孩和你有几分神似?”

    “我好像应该提醒您一下,照片上的应该已经不是女孩了吧。”夏言纠正道,继而又开口,“我只是有些好奇而已,这幅画称不上具有艺术价值,也没有丝毫美感可言,却挂在了最显眼的位置,让人觉得很奇怪,您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傅继霖点了下头,证明夏言的话都是对的。这张照片不过是随手拍下来的,画面的主角是那棵擎天的梧桐,而不是娇柔的女孩。那时,他的眼里还没有看到她的美。

    “没有为什么,因为她正看着的人是我。”而没有人,会否定自己。

    “老师。”身后,传来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夏言的身体有片刻的僵硬,这样的场合,她设想过或许会遇见他,只是,没想到他会是傅继霖的学生。

    那一抹倩丽身影映入墨眸时,盛西慕有片刻的晃神,但很快恢复了一贯的神色,来到傅继霖身边。“老师,客人都到齐了,您应该下去打个招呼。”

    “嗯。”傅继霖点头,指了指身旁的女孩,“遇见了一个小知音,倒是将这事儿忘在脑后了。”

    盛西慕唇角扬笑,从容不迫的点头示意了下,温声道,“好久不见,尹总。”

    “盛长官,幸会。”夏言回以同样的淡漠,然后礼貌的对傅继霖点头,“我该离开了,对不起,无意闯入您的私人地方。”她说完,便离开了,单薄的身影消失在楼梯转角。

    盛西慕看着她身影消失的地方,笑意凝固,眸中浮起些许无奈与嘲弄。

    “这就是让你想念了三年的女孩?嗯,臭小子,眼光不错。”傅继霖调侃的笑了下,盛西慕是他一手调教,没有什么能瞒得过他的眼睛。

    盛西慕一笑,算作默认。片刻后,又道,“我们,我们还有一个孩子,已经三岁了,改天带他来看您。”

    “哦?”这个消息终于有几分震撼的作用。“是男孩还是女孩?”

    “男孩子,有些顽皮,但还算可爱。”盛西慕说着,脸上露出几分以为人父的骄傲与自豪。

    “性子指不定将来和你一样无法无天。”傅继霖笑着锤了下盛西慕肩膀,却不忘提醒,“在北京吗?明天我有时间,把孩子带来让我看看。”

    “好。”盛西慕含笑点头,随着傅继霖一起下楼。

    而另一面,夏言独自站在自助餐桌旁,她只随意的站在角落,对桌上精致的食物没有丝毫的兴趣。但今天出门似乎忘了看黄历,即便安分的站着,也能招来无妄之灾,她垂下的手腕突然被人从身后扣住,力道不清,让夏言竟蹙了眉心,震惊的回头,身后之人竟让她一惊。

    “还记得我吗?曼侬,没想到会在这里见面。我们还真是有缘。”薛彬扣着她的手腕不放,夏言微弱的挣扎看在他眼中竟有几分可笑。“怎么?不在c市做舞女,改作高官的情妇了?三年不见,你倒是学聪明了。告诉我,这里面哪个是你的姘.头?”

    虽然三年未见,但薛彬的这张脸,她怎么会忘记呢。三年前,他险些成了她的噩梦。

    公众场合,夏言并不想引来太多人的注意,她是顾希尧带进来的女伴,事情闹大了,顾省长只怕颜面无光。“薛少,别忘了这是什么场合。在傅将辖署的地方上撒泼,你还不够资格!”夏言扬着倔强的小脸,神色平静,没有丝毫的慌乱无措。而她的傲慢,显然刺激了薛彬。

    “一个妓女少给本少爷拿娇,这场合是不合适,不如,我们换个地方?你开个价,小爷我出得起钱。”薛彬用力的握紧她手腕,将她向外扯去。

    “放手,你无耻。”夏言低咒一声,用尽全力的想要摆脱他。

    宾客众多,他们本也不隐忍注意,但好巧不巧,站在不远处与人寒暄的傅继霖正巧看到了这一幕。他抬步向这边走来,身后跟随着盛西慕以及其他几个尊贵的客人。

    盛西慕看到薛彬紧抓住夏言不放的手,眸色瞬间沉冷了下来。但却是傅继霖率先开了口。

    “小薛,这是怎么回事儿?”傅继霖的语气明显带着不悦,作为主人来说,薛彬的行为明显是闹场。

    薛彬也不是初来乍到,他自然懂得,如果给不出合理的解释,傅继霖这关只怕不好过。无奈下,薛彬只能将夏言推出去,“首长,这女人我认得,她是个舞女,也不知道是怎么混进来的,我是想将她请出去,没想到她赖着不走……”

    薛彬只以为完美无缺的说辞,只是尚未说完,便被人反擒住手臂,疼痛之下,他被迫放开夏言。他尚未弄清怎么回事儿,一记重拳已经落在了脸上,他踉跄了几步,抓住一旁的桌子,才面前稳住身体。对方出手十分利落,显然是练家子。

    “盛长官!”待看清出手之人时,薛彬更为震惊了。盛西慕出手打他,显然有些莫名其妙。

    盛西慕既然出手了,也就没怕将事情闹大,他一直寻找一个机会将他与夏言的事暴露于人前,到时他家老爷子即便想掩盖,也无法封住悠悠之口。而他与夏言之间所谓的丑闻,足够拖延与王家的联姻。

    没想到薛彬给他制造了一个绝佳的时机,他自然是不会放过的。何况,傅继霖已经知道他与夏言之间的关系,就算闹得无法收场,以傅继霖对他的纵容,最多被他不痛不痒的训斥几句。

    “老师,今日西慕无理了,该人我给您补个寿宴,当面向您赔罪。”盛西慕神情冷漠,话音刚落,扬手掀翻了一旁的桌子,力道之大,桌子甚至飞出了一段距离,砸在草坪之上,桌上的精美事物与昂贵的器具稀里哗啦的散落一地。

    最惨的自然是攀附着桌沿的薛彬,身体随同桌子一起飞了出去,以极难看的姿态摔在地上。自然颜面无存。而此时,他已顾不得颜面,得罪盛西慕,那不是开玩笑的事。

    盛西慕几步来到他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犹如君王在审判获罪的死囚。“薛彬我告诉你,她不是什么舞女,她是我盛西慕的女人。你再敢碰她一下试试?”

    此言一出,引起了一片骚动。众宾客面面相觑,却没有一个敢窃窃私语半句。毕竟盛西慕的身份摆在那里,盛部长独子,身居高位,又是傅将辖署的得意门生。

    一旁的夏言更是震惊不已,这样的场合,他不是应该敬而远之,装作他们根本不认识才对吗?何必来蹚浑水。和一个曾经做过舞女的女人纠缠不清,究竟对他有什么好处。

    薛彬总算明白了,原来那女人是攀上了盛西慕,难怪敢在他面前嚣张。他蹙眉从地上站起,不死心的开口。“盛长官,你别怪薛彬多嘴,这女人三年前就是在c市的酒吧里做歌女,我想带她出场还跟我矫情。你别被她蒙骗了……”

    薛彬越说,盛西慕的脸色越是难看。他紧握着拳头,已经准备好再补一拳。但身后一道厉叱适时的打断了薛彬的话。

    顾希尧走过来,闪身挡在薛彬面前。他去了趟洗手间,不过短暂的功夫,没想到薛彬就捅出这么大的篓子。盛西慕周身散发的冷寒气场,好似恨不得杀了薛彬。而一旁傅继霖显然没有插手的意思。

    “薛彬,你是不是喝多了才看花眼的。她是环宇集团的副总裁,我今天的女伴。我带来的人,难道你有什么质疑?”顾希尧看似在责备薛彬,实则却是在为他解围。

    “盛长官,给希尧一个薄面,今天的事别再追究了,毕竟是傅将辖署的寿宴,闹大了谁的颜面都不好看。”顾希尧压低了声音道。

    盛西慕警告的撇了眼薛彬,没有说话,而是转身拉起夏言的手,向别墅楼内走去。

    他将她带进一间卧室,很强势的将她按在软椅上,强行握住她的手臂查看伤势。但看到夏言腕间一圈青紫的痕迹后,盛西慕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疼吗?”他温柔的触碰了下伤处,温声问道。

    “不用你管。”夏言别扭的挣脱了他的禁锢。

    “现在你还在跟我执拗,我一个不留意,你就发生莫名其妙的状况。”盛西慕明显的不悦,脸色都冷的骇人。“那个薛彬是怎么回事?你们以前认识?他得罪过你?”

    “没什么。你们这些上流社会的贵公子都是夜总会的常客,而我当过歌女,你是知道的。”夏言不冷不热的回了句,对于那一段阴暗的过往,她并不愿意过多的提及。

    盛西慕没有再追问什么,那被迫分离的三年,不仅是夏言的伤,同样也是盛西慕心上的伤口,他比她更痛。

    取出医药箱,喷雾剂涂在夏言腕上,他温柔的揉按着青紫的地方。“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林笑恩好像很喜欢把你丢给顾希尧。”他的话没什么情绪,没有嫉妒,更像是一种抱怨。

    “笑恩姐怀孕了,不太方便。”夏言据实陈述。

    盛西慕没再说什么,顾家还真是人丁兴旺,再生就超生了吧,顾省长还真是生得起罚得起。若不是上一次的意外,他和夏言也已经有第二个孩子了,午夜梦回,他常常会想起那个短暂存在过的生命,每次都悔恨不已。他一次又一次的安慰自己,他已经有乐乐了,他应该知足的,但又怎么能没有遗憾。

    盛西慕自然不会傻到继续这个话题,他坐在夏言身边,拉着她的手不放,却又沉默不语。倒是夏言不喜欢这压抑的气氛。“盛西慕,对不起,今天给你惹麻烦了,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出面澄清。”

    她的话让盛西慕俊颜难看了些许,“澄清什么,你是我女人,是我孩子的妈,你觉得我们能澄清什么!”

    “我……”夏言一时语塞,紧咬住唇片。

    见她一副懊恼的模样,盛西慕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于是措不及防的低头,在她唇上印下一吻算作惩罚。“好了,你今天也受了些惊吓,我先送你回去休息,什么都不要想,所有的事我都会处理。言言,你想暂时分开,我可以顺从着你,但我还是那句话,我不可能放手,我只是需要时间而已,如果永远失去你,盛西慕的存在,将不再有任何意义。”

    夏言看着他,眸光幽幽晃动,唇片轻动了几下,却没有开口。

    为了避开不必要的麻烦,盛西慕带着夏言从后门离开,他开着傅家的车,辖署牌照,十分招摇。车子停在夏言所住的酒店,准五星,盛西慕还算满意,他不希望他的女人在任何方面再受一丁点的委屈。

    “我走了,小心开车。”夏言轻声说了句,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

    “言言。”他突然握住她的手臂,“乐乐在北京,明天如果有时间带他在北首府逛逛,小东西天天说想你呢。就算我们真的分开,你也是他妈妈。”

    夏言紧咬着唇,面色苍白,她最对不起的,就是乐乐。“嗯。”她点头应了声,但他依旧没有松开手臂。突然倾身靠近,在她唇角落下温柔一吻。夏言没有躲闪,只是忧伤的合起了眸子。

    “goodbyekiss,言言,明天等我电话。”他的唇贴在她耳畔,温柔呢喃。然后,才放开了她。

    夏言无声的推开车门,逃一般的离开。盛西慕看着她快速逃离的背影,唇边笑容逐渐的凝固。

    盛西慕再次回到傅继霖的别墅,宴会早已经结束了。佣人们正在利落的收拾场地,精致的餐具与酒杯被重新放回橱柜中。

    “老师呢?”他像管家询问。

    “在楼上书房中。”管家笑着回了句。

    “老师他……”盛西慕欲言又止。

    管家是精明人,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温和一笑,“放心,首长并没有生气,应该不会太过责备。”

    “恩。”盛西慕点头,才放心的向楼上书房走去。

    他轻敲了几下房门口,里面传出一道平静的声音。“进来吧”

    “老师。”盛西慕恭敬的开口,好不见外的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而傅继霖坐在软椅上,真随意的翻看着近现代史。

    “老师,我前一阵子从拍卖会上买了些三十年的普洱回来,正好给您当寿礼。一会儿我给您泡一杯,尝尝味道纯不纯正。”盛西慕投其所好的说道。

    傅继霖合上书,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少和我来这套,你小子现在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在我的宴会上公然滋事,真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啊。”

    盛西慕一笑,没有反驳。

    傅继霖看着他,又道,“我可听说你和王家的女儿婚期都已经定了,现在闹出这么一出,你老子不扒了你的皮才怪,在我这儿讨好没用,有这功夫还是回去好好想想怎么应付盛老头吧。”

    盛西慕又是一笑,却故意的岔开了话题,“老师,您觉得言言怎么样?”

    “嗯,还不错,温柔谦逊,配你小子是白瞎了。”傅继霖顺着他的话回道,当然,傅老头也不会轻易就被他绕进去。“你该不会是故意闹这么一出吧!”

    “什么都瞒不过老师的眼睛。”盛西慕恭维了句,此时,保姆阿姨泡了茶进来,盛西慕赶忙接过,亲自递给傅继霖。

    傅将辖署握着温热的茶杯,轻品了一口,三十年的普洱,几乎是黄金的价格,入口之后茶香四溢,回味无穷。他靠坐在软椅上,满意的神情让严肃的面孔都缓和了下来。

    “老师,味道怎么样?”

    “嗯,算你小子孝顺,也不枉我疼你一回。不过我告诉你,你和那丫头的事儿,没戏。你老子就是个千年不化的老古董,想让他妥协根本不可能。最聪明的做法,就是和王家的女儿结婚,将那丫头养在外面。政治婚姻不就是那么回事儿吗,你取了王家的女儿好吃好喝供着,摆在家里就行了,也没人逼你和她相亲相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