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73章 交换

    “你和学威,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赵一牧还是开口问道。

    夏言随意一笑了声,没有半分少女的羞怯,好似他询问的只是今天的天气一样稀松平常。开始吗?没有开始,只是彼此需要。李学威需要一个身份相当,在事业上对他有助益的妻子,而夏言需要一个人,可以陪在她身边,抵挡寂寞,抵挡盛西慕。婚姻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她已经不在去想,此生,除了盛西慕,她已经没有了力气倾尽全力去爱第二个人男人,她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去更另一个人亲密。

    她知道这个选择是错的,但她不得不这样选择。选上李学威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他是最合适的人选,因为他们彼此需要。夏言有时甚至觉得可笑。从北京回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李学威,他们的对话很简单。

    夏言说,“最近我想了很多,觉得我们是可以相互依偎的。”

    李学威依旧温雅的笑,“如果你不排斥,我们也可以交往看看。夏言,你知道我一直都很欣赏你。”

    “我说的不是交往,而是结婚。”她对给他的选择,利落而丝毫不拖泥带水。“我可以给你时间考虑,毕竟……”

    “不必了,夏言,如果你愿意,那我们结婚吧。”李学威的手掌轻轻抚摸上她白皙的脸颊,但也紧紧是轻一触碰,便快速的离开,因为,他看到了她眼中一闪而过的凛冽,她没有躲闪,只是在隐忍而已,原来,她是不喜欢被他触碰的。但即便这样,他还是想要娶她,让她完全的属于他。

    他们约定了一个月后举行订婚仪式,然后回到c市,开始新的生活,呵,新的生活对于尹夏言来说不过是麻木的渡过残生而已。

    之后,她去找了盛鸿江,她约在了那个最初见过面的咖啡厅,在这里,他也曾逼迫她离开盛西慕。现在,他终于可以如愿了。她不自量力的挣扎过,以为真的可以有奇迹,到头来,却只是将自己伤的更重。

    盛鸿江是个不喜欢浪费时间的人,巧合的是,夏言也不喜欢将时间浪费在他的身上。她直截了当的开口,告诉盛鸿江,她就要结婚了,结婚之后会离开赵市,再也不会出现在盛西慕面前,包括乐乐,她也不会带走。在再见尹建国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想通了,她不仅是乐乐的母亲,她还是尹建国的女儿,没有了她,乐乐在盛西慕身边可以好好的成长,受到最好的教育,等他长大的时候,可以和他老子一样呼风唤雨,做人上人,但尹建国没有她,唯一的结局就是死在监狱里,她不忍,也不能那样的自私。

    尹夏言的一生,似乎一直在为别人而活。

    盛鸿江是何其精明的人,他自然知道夏言主动找他,不会只为了给他吃一颗定心丸。“你愿意离开,那么条件又是什么?”

    “放过我父亲,这对盛部长来说,一点也不难。”夏言理所当然的提出了交换条件,为了救尹建国,她赔上的几乎是她的一生。

    盛鸿江欣然接受了,对于他来说,尹建国的死活一点儿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尹夏言可以退出盛西慕的生命,盛西慕的前途不能毁在一个女人的手里。

    ……

    “夏言,夏言!”赵一牧不解的看着身边沉默的女孩。

    “嗯。”夏言淡淡应了声。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我唤了你好几声,你才回答。”赵一牧又道,语气有几分玩笑,“才分开这么一小会儿,不会在想学威吧。”

    “没有。”夏言据实回答,这样的答案,若是李学威在,一定是会难过的吧。没有人希望在心爱人的心中是可有可无的,赵一牧不知道李学威对夏言的感情究竟有多深,但至少,他是喜欢的,赵一牧是男人,他读得懂李学威看夏言时的眼神,带着含蓄的欣赏与爱慕。

    “这一次真的打算忘记盛西慕吗?”赵一牧又问。

    夏言笑的无奈,极淡的点了下头。“嗯。”其实,早在三年前就该结束的,这短暂的迷失与不真实的幸福只是彼此生命中出现的意外,并且,是错误的意外,根本不该再继续的。

    “可以做到吗?”赵一牧又问,唇边笑靥有些苦涩与质疑。他爱过,所以明白,想要忘记一个人是多么困难。爱上一个人或许只是瞬间,但忘记一个人,却可能是一辈子。

    夏言唇边笑靥依旧轻浅,微扬着头看向天空,只有这样,才不会让眸中的泪落下来。爱这个字,一但触碰,就是入骨的毒,是锥心的剑,所有的痛苦都只能自己承受。三年尚不能忘记,她不知道是不是需要一声的时间。如果此生不能,那么,还有来生,她愿意用生生世世的时间去忘掉一个心爱的男人。

    “其实,学威他是一个好男人,记得当初他妻子与孩子过世的时候,他整个人几乎都崩溃了。重感情又有责任感的男人,才能给你幸福。”赵一牧看着她,目光温润而包容。“夏言,我不能给你的幸福,希望学威能给你。”

    夏言淡淡的笑着,如同严冬中初初绽放的一朵寒梅,迎风盛放,美好而坚韧。

    他们在夏言居住的酒店楼下分手告别,赵一牧看着她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视野中,一张俊脸上是难掩的落寞,错过夏言是他这辈子最痛苦的事。但赵一豪的死与三年前那一场闹剧,是他们之间永远无法跨越的沟壑。如果一切可以重来,他一定会不让这些意外发生,如果人还有来生,他希望先遇到她的是他,他想要给她这世界上所有的幸福。

    ……

    夏言依旧忙着工作上的事,像一只陀螺一样,没有停下来的时候。她开始用无休止的工作来麻痹自己,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大脑停止了转动,她开始疯狂的思念盛西慕与乐乐父子。而越是思念,她的心就会越痛,痛到极致的时候,无法呼吸都变得窒息。连呼吸都疼痛的时候,夏言学会有酒精来麻痹自己。对于此,笑恩与林岚不知道劝过她多少次,又一次逼急了,林岚夺过她手中的酒瓶,大骂她:你委屈,你难过,你躲在这里喝酒算什么本事。尹夏言,你怎么不去把男人抢回来,你让我瞧不起。

    夏言醉醺醺的半靠在沙发上,意识半模糊,半清醒。她痛苦的笑着,泪却不停的落下来,曾经她总是说盛西慕野蛮霸道,如今才发现,原来,不顾一切的掠夺,也需要很大的勇气。

    订婚的日子将近,李学威的父母特意从美国飞回来见见准儿媳。对于夏言来说,这应该是个很重要的时候,而她依旧疏冷的不愿去应付,但又觉得对这样对李学威来说很不公平。

    “夏言,我爸妈已经到达赵市了,我正在从机场回来的路上,晚上我在皇朝万豪定了位置,别忘了到时出席。”李学威温柔的嘱咐,反而让夏言有几分愧疚。

    “好,我准备一下就去。”夏言含笑回答。

    “嗯,晚上我去接你。”

    难得有一天夏言准时下班,林岚双臂环胸站在她办公室门口,一副天要下红雨的的表情。“哎呦,今儿太阳不是从西边出来的吧,尹总居然下班了。”

    “李学威的父母从国外回来,晚上在皇朝万豪见面,我还要准备一下。”夏言随口回答。

    “真的想好要结婚吗?”林岚又问,收起了嬉笑的表情。

    “嗯。”夏言点头,情绪依旧淡漠,拿起一旁的包就要往外走。

    “你就打算这样出席?”林岚看着她就好像看着外星人一样,一身黑色的职业装,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去参加葬礼呢。

    “有什么问题吗?”夏言不解的问道。

    “有什么问题?问题大了。”林岚无奈的按了按额头,拉起她向外走去。“算了,谁让你喊我一声姐呢,跟我走吧。我认识一个知名设计师,他的设计室正好在赵市。”

    林岚开车带着夏言去那间知名的设计室,夏言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还很不浪费时间的再看着公司的财务报表。

    “我说尹夏言,你眼睛还要不要了啊,停一会儿环宇集团也不会倒闭。”林岚打趣的说道。

    “嗯。”夏言淡淡应了声,却并没有合上文件。头脑空闲下来的时候,很容易想起一些不该想起的事。“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只是一个普通的见面而已。”

    “尹夏言,你到底有没有长心啊。见准公婆可是大事,这可意味着你以后的家庭和谐以及在他们家人面前的地位。”林岚的表情十分夸张。

    夏言失笑,并不打算与她争辩什么。

    “你听说了没有,薛彬被停职了,又是因为女人的事儿,那小子玩女人向来肆无忌惮,夜路走多了,总有遇见鬼的时候。听说被人告了强.奸,他那个位置最忌讳这个,公安局长知法犯法,我看这次他可是真栽了。”林岚随意的八卦着。

    夏言微愣了片刻,漂亮的眉心微微蹙起,希望薛彬的事和盛西慕没有任何关系。“薛家也不会坐视不理,不可能放任事情闹大。”

    “薛家人都慌了,好像捅到了媒体那里,事情越闹越大,几乎无法收场,薛彬这次不进去就是好事了。也不知道究竟得罪了谁,下手这么狠,存心是要毁了薛彬。顾希尧都已经进京了,现在应该在四处找关系,看看事情能不能压下来。”林岚又道。

    夏言闷声不吭,看向窗外的目光有些茫然。手机突然嗡嗡的想了起来,才打断了她的思绪。电话是李学威打来的,询问了她的位置,说好一会儿来接她。

    “准新郎够积极的啊,这一点值得表扬。”林岚玩笑着说了句。

    车子在设计室门口停住,下了车夏言才知道,这家是赵市最出名的服装设计与个人形象设计室,位置在最繁荣的商业街。几乎是赵市有钱人的私人衣柜,招待的都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有些甚至是明星。

    “hi,林岚,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老板是一个打扮时尚的中年男人,或许是太时尚了,让夏言有些无法接受,他扎着马尾,穿着女款的服装,皮肤白皙,身材不算魁梧,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什么。想到此,夏言忍俊不住的摇头失笑,或许搞艺术的人欣赏品味都与众不同吧。

    “wilhelm,帮我把我身边这位打扮的漂漂亮亮。”林岚将夏言推了出去。

    “noproblem,我非常愿意为美女服务。”被称作wilhelm的男人将夏言带到了楼上。

    林岚等的无趣,便随手翻看了几页,封页醒目大字,都是关于盛王两家的联姻,林岚不屑的哼了声,愤愤的将杂志丢在一旁,突然听到身后响起一道娇滴滴的女声,听得她鸡皮疙瘩掉落了一地。

    “西慕,你看这件婚纱怎么样?好像太性感了一些,我是不是该选一套庄重些的,毕竟婚礼上来的都是有身份的客人。”王媛穿着一件米白色低胸婚纱,裙摆极地,她身材高挑,穿在身上倒也是极美的。

    “随便,你定就好。”低沉的男声,显然带着几分敷衍与不耐。

    林岚回头,看到是盛西慕与王媛,冷哼一声,抬步走了过去。“呦,真巧,是盛长官与王总啊,两位这是要结婚了?不容易啊!恭喜恭喜啊。”

    盛西慕与王媛都是精明人,怎么会听不出林岚口中的嘲弄之意,盛西慕不以为意,倒是王媛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但转念一想,现在要做盛太太的毕竟是她,她才是赢家,林岚想要为尹夏言抱不平又能如何。“下月的婚期,林特助别忘了来喝杯喜酒。”王媛大方一笑。

    “我看就没那个必要了,别刚喝了喜酒,没过多久又请喝离婚酒,红证刚领就换绿证,那可就要贻笑大方了。”林岚说话向来不留情面,别管多大的官,多高的身份,她都敢得罪。

    盛西慕依旧沉默,一副充耳不闻的模样,微低着头,吸了口两指间的烟。而王媛脸色一阵红一阵白,难看之极。越是在乎,便越容不得别人说半句不是,她马上就要结婚了,对林岚的话自然是忌讳的。“林岚,我们应该没有过节吧,说话还是当心一点,小心祸从口出。”

    十足威胁的语气,但林岚的性子一向天不怕地不怕。“我不过是说了句实话而已,王总若是不喜欢听,大可以把耳朵堵上。”

    “你……”

    “我什么啊。”林岚抢过了话语,目光随意打量了她一眼,目光更是不屑。“这件婚纱还真陪你,昨天电视剧里面旧上海的歌女就是类属于这种打扮。”

    “林岚,你嘴巴放干净点儿。”王媛恼羞成怒,刚要发作,一道冷沉的声音却打断了她。

    “王媛,你是来挑婚纱的,还是来吵架的,我没有太多时间耗费在这里。”

    王媛有些委屈的抿了唇片,却不敢再发作。

    “夏言!”林岚的声音再次响起,双眼突然挣得老大,吃惊的看着两人身后。

    盛西慕与王媛同时回头,只见刚刚走下楼梯的夏言,一身碎花旗袍,发髻挽起,墨发间一支蝴蝶发饰,略带清新的复古风,典雅不失高贵,清纯中透着万种风情,好似传统画报中辖署阀时期的督辖署夫人,美得让人移不开视线。夏言似乎很适合旗袍,巴掌大的小脸,淡淡精致的妆容,典型的古典美人。

    盛西慕的眸光停留在她身上,便再也无法移开,他一直知道夏言是美丽的,但她似乎太美了一些,让他恨不得将她藏起来,免得其他人亵渎了她的美。而王媛本就难看的脸色,再看到夏言之时,更苍白了几分。女孩的青春靓丽,是她无论如何都无法企及的。但她却有更大的优势,那就是她的身份与地位,足够站在盛西慕身边。而尹夏言,永远也不可能做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