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74章 你是属于我的,永远

    “夏言啊,真巧。”王媛强迫自己露出笑容,软若无骨的手顺势缠上盛西慕手臂,“夏言,你很久都没有回家了吧,大概还不知道我和你小舅下个月就要结婚了。到时候别忘了出席,我很希望能得到你的祝福。”

    盛西慕冷着脸,不着痕迹的甩开了她的手,他的目光依旧停留在夏言脸上,女孩波澜不惊的淡漠让他有些微的不悦。

    “是吗?那恭喜你们。”夏言平淡的回了句,越过盛西慕,来到林岚身边,“林岚姐,这身行头还可以吧?我们该走了,第一次见面迟到不好。”

    “是啊,见准公婆,当然要郑重一点。”林岚故意提高了音量,显然是说给盛西慕听,而果然见盛长官的脸色沉了几分。看来这个男人对夏言绝非全无情意,深邃的眼底,分明掩藏着化不开的恋慕与愁绪。

    夏言与林岚走出设计室的时候,李学威的车早已在门外等候,他绅士的下车,为夏言拉开了副驾驶座位的车门。

    “谢谢。”夏言淡然的说道,矮身进入。

    “我的荣幸,夏言,你今天很漂亮。”李学威看着她,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自然也不吝啬于赞美。夏言进入车中后,李学威绕到车子另一侧,打开车门的同时,留意到不远处盛西慕投来的冷沉目光,他动作稍微的迟疑,然后才开门进入。

    车子一路在平坦的道路上行驶,副驾驶位置上的夏言十分沉默,目光茫然的看向窗外。脑海中满满的都是盛西慕与王媛亲密站在一处的画面,王媛身上的婚纱,更是刺眼。

    “我和你小舅下个月就要结婚了。到时候别忘了出席,我很希望能得到你的祝福。”王媛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回响在耳畔,如同魔音一般,压抑的她几乎喘不过气。漂亮的脸蛋苍白如纸,几乎失去了血色。她的手掌紧捂住心口,窒息的疼痛几乎要将她淹没。

    “夏言,怎么了?不舒服吗?你的脸色很难看。”李学威也发现了她的不适,急忙将车停靠在一旁的马路边。

    这样的状况夏言是根本不可能去见李学威父母的。“嗯,对不起,我有些不舒服,今天恐怕不能去见你父母了。”夏言声音极淡,清澈的泪珠在眸中不停打转。

    “没关系,你身体要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用的,可能是受了凉,我回酒店休息一会儿就好。”夏言回答。

    “嗯,我送你回去。”李学威说完,已经发动了引擎。

    “不用,我在这里下车就行。你先去陪你父母吧,替我向他们道歉,改日夏言一定登门请罪。”夏言说完,自顾推门下车。

    李学威并没有阻拦,他一向是温润体贴的,甚至体贴到从来不会去反驳她。夏言站在马路边,看着李学威的车子驶离视线。

    她已经没有了力气回去,更何况,在哪里对于夏言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酒店奢华的房间对于夏言来说,只是一栋空荡荡的房子而已,没有半分温暖可言。甚至赶不上坐在路边,至少车水马龙,汽车嘟嘟的鸣笛声,还可以让她感觉到一丝人气。

    夏言在路边的长椅上坐了下来,胃中翻江倒海的疼着,她才记起,只忙着工作,今天一天都没有吃过东西。头脑也开始发昏,她靠在冰冷坚硬的长椅上,身上的羊绒大衣很快被冷风打透,身体开始变得冰冷了。

    她轻轻环住身体,明知这样无法抵挡寒冷,却依旧保持在这种在母体中最原始的姿态,只有这样,她才能稍稍感觉到一丝安全感。她曾经在盛西慕的怀里感受过温暖,但它太过短暂,终究还是要变为孤单单的一个人,即便是十月怀胎,冒着生命危险生下的孩子,也不属于她。

    意识开始昏沉,夏言微扬着头,看着天幕的眼睛逐渐合起,但身上突然落下一件厚重的外套,夹杂着人的体温,在寒冷的冬夜,好似一缕燃烧的火光,瞬间点亮了她冰冷尘封的内心。“你,你怎么回来了?”夏言睁开眼帘,有些错愕的看着面前的李学威。

    他只是淡淡的笑,伸臂将她冻得有些僵硬的身体圈入怀中。“我就知道你不会乖乖回酒店的。夏言,你知不知道,你无助的模样就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我怎么能忍心将你一个人丢在路边。”

    夏言抬眸,静静的凝望着他,她一遍遍对自己说着不要哭,但泪还是止不住的滚落下来。寒冷可以让人坚强,而温暖反而容易让人脆弱,甚至沦陷。

    “夏言,别哭,我带你回家。”李学威温润的声音回响在头顶,他依旧笑着,笑意温暖。

    夏言呆呆的看着他,清澈的眸子,神情复杂而不可置信。同样的话,三年前,盛西慕也对她说过。他说:傻瓜,我带你回家。还有那块写着花园街18栋53号门牌,她一直留着,并且无论走到哪里,都带在身边,这样,她就可以欺骗自己,尹夏言是有家的,尹夏言不是四处飘零的可怜虫。

    现在,面前的男人对她说,要带她回家,这一刻,夏言是真的被他打动了,她想,也许李学威是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

    泪珠如同剔透的珍珠,顺着苍白的面颊缓缓而落,美人垂泪,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美,几乎勾了人魂魄。李学威一贯绅士,但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环在夏言肩上的手臂突然收紧,他低下头,吻便压了下来。吻过她流泪的面颊,试探的去扑捉她柔软的唇片,但他并没有得偿所愿,一亲芳泽。在那之前,夏言已经下意识的侧开头,无论是身体,还是她的心,都无法去真正接受盛西慕以外的那人,明知他就要结婚了,明知他从来就不属于她,但夏言还是无法忘记。

    “对不起,我很累,可以送我回去吗?”她压低着头,怯生问道,有些许的歉疚,毕竟,他们已经是未婚夫妻,某种程度上的亲密,也是情理之中。李学威并没有逼迫她半分,他不是盛西慕,不会去强迫她做任何她不愿意的事。

    “没关系。”李学威一笑,温热的大掌握住她冰冷的小手,牵着他向车子停靠的方向走去。

    车中空调开到最大,夏言被包围在温暖之中,很快昏昏欲睡起来。

    “夏言,先别睡,一冷一热的,小心着凉了。”李学威温柔提醒。

    “嗯。”夏言应了声,勉强的用手撑住额头,不让自己在被随意侵袭。“你没有去你父母那里吗?他们会不会因此而不悦?”夏言出声问道,借以转移睡意。

    “我已经打电话跟他们解释过,他们都是通情达理的人,还交代我好好照顾你。”李学威含笑解释着,“放心吧,他们都是很好相处的人,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嗯。”夏言淡笑着,点了下头。

    李学威将她送到客房门口,夏言自然不会邀请他进去,李学威也识趣的没有要求,他还算聪明,明知多半会被拒绝,倒不如不开口的好。

    “晚安,好梦。”他在夏言额头象征性的亲吻了下,然后转身离去。

    夏言疲累的推开房门,屋内一片昏暗,她踢掉了脚上的鞋子,赤脚站在柔软的羊毛毯上,伸手去摸索玄关处的开关,想要将灯点亮,就在即将触摸上的前一刻,手腕突然被人按住,猛然的力道将她柔软的身体按在门板,铺天盖地的吻便落了下来,将她即将出口的呼喊全数封在口中。

    起初,夏言惊慌失措的挣扎,但当他吻下来的时候,熟悉的古龙水味儿与淡淡烟草香让她放些了戒心。无力再去反抗,夏言的身体被困在门板与盛西慕温热的胸膛之间,任由他欲所欲求。

    他的舌在她口中驰骋,与她的小舌纠缠着,几乎至死方休,甜蜜的滋味被他吸入口中,许久后,他才不知倦足的停下,滚烫的手掌却停留在她柔软的胸口,她的身体依旧是冷的,与他掌间的炙热温差极大。

    他的鼻尖贴着她的,彼此的唇片依旧胶合着,“还好,你身上没有其他男人的味道。不然,我今晚就废了那个姓李的。”魅惑的声音,却极是霸道。

    这样肆无忌惮的盛西慕,夏言早已习惯,她的表情依旧淡淡的,带着苍白。黑暗中,盛西慕用手掌托起她的小脸,轻吻了下她唇片,“干嘛一个人坐在街道上,冻坏了身体怎么办?在生我的气吗?原来我的言言很介意我和王媛结婚。”

    夏言侧过头,强忍着不让泪再次滑落,原来,他一直都在,却没有像曾经那样领她回家。“你走吧,我累了。”

    黑暗中,看不到彼此的情绪,但盛西慕却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的疏离与落寞。“傻瓜。”他温柔的低唤,将她轻拥入怀,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她有些冻僵的身体,“老头子的眼线无处不在,太公开的场合我不能与你靠的太近,那样只会连累你受苦。”他的默默无声,只是用另一种方式在保护着她,即便是今晚溜进来,他都费了一番心思,才能避开自家老子的眼线。明知这种做法有些冲动,但理智终究无法战胜思念,他想她了,想的心都痛了。

    “那你该离开了,如果被你的未婚妻发现,不是会更麻烦。”夏言低柔的语调,带着淡淡讥讽。

    盛西慕略带无奈的叹息,按住她身体,又吻了下去,惹得她一阵娇.喘后,才放开她。“我只能在这儿呆一夜,天不亮就要离开。言言,别再惹我生气,你以为这些天我又好过多少。”

    夏言被他困在怀中,沉默不语。

    “怎么不说话?你还委屈了是不是?该委屈的应该是我,你为了该死的尹家,放弃过我多少次了?言言,我们的感情在你眼里,在你心里究竟有怎样的分量?告诉我,我在你心里究竟是什么?如果有一天要你在我和尹建国之间选一个,你是不是会毫不犹豫的抛弃我。尹夏言,你可不可以对我公平一点!”盛西慕的语气夹杂着怒气与伤感,夏言萎缩在他胸膛,不停的颤抖着。但也只有哭泣,她没再开口。

    如果她不在乎他,就不会这样的痛苦难过,她要如何对他说,他盛长官高高在上,没有了她,依旧可以呼风唤雨,但尹建国却不能没有她。

    夏言一哭,盛西慕又心疼的要命,修长的指尖轻柔的抹掉她脸上的泪痕。然后,温柔的将她打横抱起,放入柔软的大床中。“乖,不哭,睡吧,相信我,一切都会好的。”他脱掉彼此身上的外衣,只穿着贴身的衣物,被子下,盛西慕紧拥着她柔软的身体,隔着薄薄的衣物,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她,并温柔的吻着她额头。

    夏言在他的怀抱中,很快入睡。

    第二日清晨,夏言醒来的时候,身边空出的位置已经失去了温度,想来他很早就已经离开了,昨夜的温柔缱绻,如同是一场梦一样,不知为何,夏言依旧贪恋着那样的温暖,即便明知是虚幻。

    清晨的阳光顽皮的透过窗帘缝隙,微微刺痛了双眼,夏言掀开被子起身,发现身上的衣服从里到外竟然都被换过了,她脸颊微微一红,不由自主的又去想那个男人。她穿上拖鞋下地,发现昨天的衣服已经都被洗干净了挂在阳台上,晾晒绳上还夹着一张便签:言言宝贝,我不喜欢你的衣服沾上别的男人味道,所以将它们都洗干净了,记住,你是属于我的,永远。

    夏言取下便签,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

    洗漱之后,门铃突然响了起来,客房服务员送来了清淡的早餐。“女士,您点的早餐,请慢用祝您用餐愉快。”

    “我没有点餐啊?”夏言些微错愕。

    “是一位先生打来的电话,来点显示是您的房间号码,应该是您先生替您点餐的吧,您的先生很体贴,您真幸福。”服务员小姐微笑道,摆放好餐点后,恭敬的走了出去。

    夏言坐在餐桌旁,慢慢的吃着盛西慕为她准备的早餐,侧头看向窗外的时候,唇角边不自觉的扬起淡淡的笑。今天的阳光,似乎格外灿烂。

    手边的手机嗡嗡的震动了几下,是盛沐的号码,夏言犹豫了片刻,还是接听了电话。“妈……”她有些生涩的唤了句。

    “夏言,听你外公说你就要结婚了,你外公正好回到赵市,晚上让你带着未婚夫回来吃顿团圆饭呢。”盛沐的声音有些发颤,对于夏言,她有太多的愧疚,但为了丈夫,她却不得不厚着脸皮继续道,“夏言,你外公让我转告您,今晚吃过了团圆饭,明天就可以将你爸从监狱中接出来。”

    夏言沉默,唇角扬起嘲讽的笑。盛鸿江的意思,她又怎么会不懂,今晚这顿团圆饭,只怕是不好吃的。

    “夏言,夏言你再听吗?如果你没有时间,改日也行,只是你爸……”盛沐欲言又止。

    “我会准时到的。”夏言说完,便挂断了电话。盛沐也是一个可怜而无助的女人,她并没有生她的气,只是有些伤心而已。

    当晚,盛家的确是热闹,所有人几乎都到齐了,李学威并不知夏言与盛家的重重纠葛,她只简单的解释了句,“我外公想见见你。”

    李学威对晚上的登门拜访十分重视,毕竟,要拜访的人是盛鸿江盛部长,在这儿之前,他并不知夏言竟有如此‘显赫’的身份。他选了很多贵重的礼物,尽量不失礼数。而夏言的态度一直是漠不关心的,他问她任何意见,她的回答永远只有一个,“你决定就好。”

    选礼物时浪费了一些时间,两人姗姗来迟,没想到盛部长竟然一直等着她开饭,夏言还是破天荒第一次得到这种待遇,真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外公,这是我未婚夫李学威。”夏言将男人带到盛鸿江面前,随口介绍。

    “学威,这是我外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