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75章 吃醋的样子真可爱

    “外公,您好。”李学威恭敬的行礼,将礼物递给一旁的保姆阿姨,“第一次登门拜访,我买了些礼物,也不知道合不合您的心意。”

    “嗯。”盛鸿江情绪不高的应了声,目光在李学威身上打量了一周,并为询问他的家世职业,似乎这些普通长辈都关心的事,他并不放在心上。而是直截了当的问了句,“你们打算何时注册结婚?结婚之后有什么打算?”

    李学威微愣了片刻,很显然,盛鸿江的问题显然是不按章出牌的。但毕竟是大人物,李学威不敢造次,一五一十的回答了,盛鸿江并没有再说什么,但看上去他的回答让他很满意。

    “伯父,该开饭了,您这位长辈就别再盘问人家小夫妻了。”王媛走过来,将老爷子从沙发上搀扶起。

    一家人围坐在饭桌旁吃饭。李学威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奇怪的家庭,似乎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的,每一句话说的都很有技巧,没有一个人敢肆意。乐乐安静的坐在父亲身边,一双漂亮的眸子滴溜溜的转动,不时的偷看夏言,却懂事的没有开口说话。

    “哥,你看连夏言的婚事都定下了,下月西慕与王媛结婚,您的心愿也都圆满了。”盛冷雨笑着开口,目光随意游走在众人只见,既逢迎了盛鸿江,又有几分煽风点火的意味。

    盛西慕俊颜不变,低头给身旁的宝贝夹菜,对夏言与李学威视而不见,并没有出现众人想象中的愤怒或失控,这显然让等着看好戏的人大为失望。

    “西慕,你看这多小夫妻,男俊女俏,多好的一双璧人啊。”王媛含笑开口。

    “是吗?”盛西慕的目光随意扫过李学威,“我倒没觉得。”

    一句话,将王媛噎住,她知道自己不讨他的喜欢,却没想到当着老爷子的面,他依旧丝毫不给她留情面。“我倒觉得不错呢,夏言一向眼光高,一般人哪里能入得了她的眼。”王媛自说自话的给自己找台阶。

    盛西慕冷撇了她一眼,没有再说什么。倒是一旁的楚智妍不冷不热的哼哼了声,心道:是啊,眼光可够高的,不然能盯着自己的舅舅不放吗。

    “你,你是叫李学威吧?”楚智妍不敢确定的问道。

    “是,楚智妍,我们见过面的。”李学威倒是记得她,只是没想到她是夏言的亲戚。刚回国的时候被赵一牧和一个哥们硬拖着去陪着相亲,楚智妍就是对方的相亲对象,她给他的印象很深,一副大小姐高高在上的架势,眼高于顶,又胸大无脑,闹出了不少笑话,很长一段时间,成为了他们茶余饭后的笑话。

    “我说呢,怎么这样眼熟,原来是一牧哥的发小。”楚智妍哼哼唧唧,出口的话又走了调子,“我说尹夏言,你手腕可够高的啊,和秦兰姐抢一牧哥,没得手就把目光转向人家哥们,真不知自重。”

    “智妍,吃饭还堵不住你的嘴是不是。”眼见着主位之上盛老爷子脸色冷了下来,盛琳心一惊,啪的一声将筷子拍在了桌面上,她这个女儿,说话向来不经大脑,什么时候能不给她惹是生非啊!人家夏言也没怎么着她,何必事事针对着夏言呢?好像上辈子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我也是实话实说而已。”楚智妍小声嘀咕了句,但随着岁数的增长,她还是多少有些进步的,没有再继续胡闹下去。

    夏言低头吃着饭,对于楚智妍的话置若罔闻。

    “爸爸,我要吃那个。”宝宝奶声奶气的声音突然响起,伸着胖乎乎的小手,吃力的指着夏言面前的鸡腿肉。

    未等盛西慕反应,夏言下意识的夹了只鸡腿递过去,还没放入宝宝碗中,小东西已经张大了嘴巴等着她喂。夏言有些无奈的摇头失笑,撕下一块肉送入他口中,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模样,温声道,“慢点吃,又没人和你抢。”

    “爸爸也喜欢吃鸡腿,要是不吃快点,就没有了。”宝宝嘴里塞着饭,含糊的发出声音。

    “让厨房再做一盘红烧鸡腿,小少爷喜欢吃。”盛鸿江向一旁保姆吩咐道。

    “再做一盘素炒三丝和蛋花菠菜汤。”宝宝又补了一句。在场之人脸色都僵了几分,除了李学威与夏言接触不深,其他人都知道这两样是夏言喜欢的菜。

    保姆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半响后,才听盛鸿江略带不悦的声音响起,“愣着做什么,没听到小少爷的话吗。”

    保姆的动作倒是麻利,没多久便将新做好的菜端上了桌。并且按照往日的习惯将素炒三丝和蛋花菠菜汤摆在了夏言面前,这不是明显的不打自招吗。李学威果然蹙了眉心,疑惑的目光在夏言与乐乐之间流连。只见孩子笑嘻嘻的凝视着她,而夏言的目光也是温润的。

    难熬的一顿饭终于在宝宝的胡搅蛮缠中结束了。盛西慕现在对照顾宝宝已经很有心得了,小孩子吃过东西后都会发困,乐乐乖乖的躺在父亲怀里,却没有先往日一样小睡,而是睁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夏言。还有,她身旁的男人,那个叔叔,他一点也不喜欢,非常的不喜欢,如果他企图做他爸爸,那么,乐乐的喜欢恐怕要变成十分讨厌。

    “小鬼,还不睡。”盛西慕温声说了句,转动手臂,让宝宝在他怀中换一个姿态。宝宝的手臂顺势缠住父亲脖子,在他脸颊啃了一口,弄得盛西慕失声低笑。“捣蛋鬼。”

    “他睡不着就别睡了。盛宝,来陪爷爷看电视。”盛鸿江向乐乐伸出了手臂。

    小家伙显然不领情,一张小脸都埋在了父亲怀中。盛西慕无奈而笑,开口解释,“盛宝困的时候比较认生。”

    而他的话显然没有什么信服力,并且让盛鸿江更不悦了。“我是他爷爷,又不是陌生人,你和王媛快结婚了,新婚带着孩子不方便,过一阵子我带他回北京。”

    “爸,你工作也忙,哪儿有经历照顾盛宝。”

    “我会请专人照顾他。”盛鸿江又道。

    “西慕,你就听伯父的安排吧,毕竟北京的教育比赵市要好,接触的也都是金字塔顶端的人,对乐乐的将来有好处。”王媛插话道,她自然是迫不及待甩开乐乐的,没有人愿意一结婚就当后妈。

    “盛家的事你少过问。”盛西慕冷声反驳了句。王媛脸色一白,唇片动了几下,却没有发出声音。

    “够了,就按我说的办吧,你和王媛结婚以后也会有自己的孩子,盛宝跟着你们,难免你们分心照顾不周。”盛鸿江的语气丝毫不容人拒绝。

    宝贝窝在父亲怀中,睁着一双明眸,可怜兮兮的仰头看着他,孩子虽小,却已经懂得很多。他紧环住盛西慕的脖子,在他耳边低声道,“爸爸如果不想要乐乐了,就把乐乐送回妈妈身边,妈妈不会不要我。”

    “别胡说。”盛西慕瞪了他一眼,这小东西还学会添油加醋了。小东西明知道他不会不要他的。夏言和乐乐都是盛西慕的命。

    沙发的另一端,李学威略微吃惊的凑到夏言耳畔,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道,“原来这孩子不是王媛的?”他一直以为盛西慕与王媛是先上车后补票,现在看来似乎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嗯。”夏言有些僵硬的应了声。

    “盛长官还有前妻?”李学威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

    “嗯。”夏言的脸色有些苍白了。

    似乎响起了什么,李学威又问道,“听一牧说你儿子四岁了,应该也有这么大了吧,怎么一直没见到他呢,是不是送回c市了?等我们回c市,应该安排我们见一面才行,毕竟将来要一起生活。夏言,你放心,我会将他视若己出的。”

    “嗯。”夏言又是闷闷的应了一声,对于李学威究竟说了什么,根本没有留意,她的心思都在乐乐身上,孩子可怜兮兮的看着她,让她心口一阵阵止不住的抽痛。

    入夜后,李学威独自离开,因为盛老爷子留下了夏言与盛沐母女,这让夏言多少松了一口气,如果她没有猜错,老爷子是要和他们商量接尹建国出狱的事。

    夏言将李学威送到门口,离开之前,李学威象征性的在她额头落下一吻。然后才开车离开。

    夏言有些疲累的转身,手腕突然一痛,已经被人拖到了黑暗的角落。淡淡的古龙水味儿与烟草香扑面而来。“盛西慕,你疯了,这里是盛家。”

    “那又如何!”盛西慕毫无畏惧的淡哼了声,是啊,他一向肆无忌惮惯了的。手掌轻抚过她柔嫩的面颊,温声道,“放心,老爷子哄乐乐睡觉去了,小家伙会拖住他。只要不激怒老爷子,就不会对尹建国有任何影响。”

    夏言微愣,原来他什么都知道。“你,你都知道了。”

    “你是我女人,你的事,我当然要知道。”他唇角微微扬起,透出一抹邪魅的笑。轻啄了下她唇片后,又警告道,“离那个李学威远点儿,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夏言嘲弄一笑,倔强的仰头直视着他,“怎么离他远一点儿?难道你没听到吗?我已经在盛部长面前做了决定,要和他结婚。盛西慕,我的事不需要你管,我们已经没有关……”

    话未说完,余音已经被他吞入口中,他封住她的唇片,惩罚似的用力咬住她薄唇,夏言吃痛,握起粉拳捶打在他心口,口中反抗的发出呜咽声。

    “到底要我重复多少次你才能记住,你是我盛西慕的女人。难道偏要我给你留下记号?”他冷魅而笑,低头便要吻上她雪白的颈项,他所谓的留记号,夏言自然是懂得的,面颊一红,慌忙的侧头躲避。一会儿还要见盛鸿江,如果脖子上被盛西慕弄出一片吻痕,尹建国别说是出狱,估计加刑都是有可能的。

    “盛西慕,别胡闹了。”夏言低喊了一声。

    “我没在闹,记住我的话,离姓李的远一点儿,更不可以结婚,否则……后果你知道的。”原本带着暧昧的声音突然变得清冷。

    夏言愤愤的看着他,没有丝毫畏惧,“好啊,那你也不可以和王媛结婚。”

    盛西慕微眯起墨眸,凝视她半响后,唇角的弧度逐渐扬起,露出温润笑意,他低下头,在她耳侧温柔低喃,“言言,你吃醋的样子真可爱,让我想一口将你吞掉。”若不是时间场合都不对,他一定会那么做。

    “放心,我不会娶王媛的,在我心中,只有你才是我唯一的妻子,言言,无论发生什么,你都要相信我,我所做的一切,只有唯一的目的,就是娶你为妻。”盛西慕捧起她的脸,温柔的轻吻后,才放开了她。

    夏言率先离开,盛西慕停留在原地,双手随意的插入裤兜,高大的身影被路灯拉的修长,他随手从裤兜中掏出烟盒,点燃一根,深吸了两口后,才漫不经心的道,“还没看够?王媛,跟踪我是不是很有意思?”

    话音落后,昏暗的角落,缓缓走出一个女子,随着她一步步的靠近,面容逐渐清晰,果真是王媛。“西慕,我只是碰巧出来找你,没想到……”她嘲弄的哼笑一声,“没想到你和她还是藕断丝连,难道你真想气死伯父吗?”

    她变得越来越聪明的了,竟然学会用盛鸿江来压他。盛西慕淡淡的吞吐着烟雾,将即将燃尽的烟蒂丢在地上,“只要你不乱嚼舌根,老爷子自然不会知道。王媛,当初不是信誓旦旦的说可以容忍夏言的存在吗?怎么着,这还没结婚呢,就隐忍不住了?”

    王媛被他一句话噎的半死,妆容精致的脸蛋扭曲了几分,她咬了下唇,又道,“可是她都已经要结婚了,即便我可以容忍,难道李学威也能包容自己的妻子与其他男人有染吗?”她的话越来越刻薄难听,盛西慕蹙了下眉心,冷扫了她一眼。

    “那些与你无关,王媛,扮演好你的角色,如果连这些都做不好,我随时可以换人。毕竟,盛家媳妇的人选可不止你一个。”盛西慕冷声丢下一句后,转身离开。

    另一面,书房中,尹夏言与盛沐并肩坐在沙发上,盛鸿江坐在他们对面,居高临下的俯视,那架势让夏言觉得,她有几分像囚徒。身旁的盛沐显然很紧张,她十分担心丈夫的安危,最近每探监一次,就见尹建国瘦了一圈儿,人也被病痛折磨的困苦不堪了。

    “我已经和监狱那边打过招呼,尹建国的病的确很严重,但还不满足提前释放的条件,我让医院伪造了病例,说他换了不治之症。”盛鸿江说完,将一叠文件甩在她们面前,“今晚把一些细节记清楚,免得明天出现纰漏,若这事被捅出去,尹建国这辈子都别想从监狱里出来。”

    “爸,我知道,我知道的。”盛沐激动的手指发颤。夏言倒是显得十分平静,随意的翻过了几页面前文件,她不得不承认,盛鸿江做事的确高明,这也是唯一能让尹建国提前出狱的方法。

    盛鸿江又简单的交代了几句后,便让她们离开,夏言最后一个走出去,临去前,盛鸿江再一次出声提醒,“我能让尹建国离开监狱,自然也能让回去。你是聪明人,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应该清楚。”

    夏言未作回应,微点了下头后,和门离开。

    翌日,天气格外晴朗。尹建国从监狱中走出来的时候,双手一直遮在头顶,在黑暗中呆的太久,他竟不适应强烈的阳光。夏言与盛沐左右搀扶着,尹夏元跟随在后,提着简单的行李。

    踏出监狱大门,尹建国不停的回头张望,身体颤抖着,甚至还有几分不可置信,他一直以为自己会死在监狱中。

    直到车子缓缓开启,尹建国才有了几分真实感,他的手一直紧握着身旁的妻子与女儿,颤抖的几乎说不出话来。夏言看着他笑,眸中也盈动着泪,她反手握住尹建国的手臂,柔声安慰,“爸,没事了。我们回家。”

    “嗯。”尹建国重重点头。

    回家之后,尹建国睡了整整一天,夏言和盛沐,尹夏元坐在客厅沙发上,盛沐还在不停的抹眼泪。

    “妈,爸这不是回来了吗,你还哭什么。”尹夏元嘀咕了句,扯出纸巾递给盛沐。

    盛沐是喜极而泣,又哭又笑的。她用纸巾抹掉脸上的泪,看向一旁夏言,又重重的叹息。“夏言,这次你爸能回来,多亏了你。夏言,妈妈对不起你,你别恨妈妈。”

    夏言依旧不语,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盛沐,你们在说什么?”尹建国从卧室走出来,略带疑惑的看着客厅中三人,他虽然在监狱呆了多年,头脑却没有迟钝,毕竟是在官场上呆过的人,他能提前释放,这其中自然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盛沐一愣,脸色变了几分,心虚的低了头。

    “没什么,爸,你醒了啊。想吃点儿什么?”夏言含笑起身,柔软的手顺势缠上父亲手臂,有几分撒娇。

    “盛沐,你和夏元出去买些菜,多做几样夏言喜欢吃的,我看着这丫头又瘦了许多。”尹建国出声道。

    “嗯。”盛沐点头,扯了尹夏元出去,她明白,尹建国是想故意支开他们。

    她二人出去以后,尹建国拉着夏言坐在沙发上,夏言给父亲沏了茶,将头轻靠在他肩头,就像小时候一样。或许,她失去了很多,但她挽留住了自己的亲人,当她将头靠在父亲肩膀的一刹那,她觉得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你都多大了,还撒娇。”尹建国含笑掐了下她面颊,带着几分宠溺。

    “你是我爸,在您面前,我永远都是您的孩子啊。”夏言低柔的笑着。

    尹建国按在她肩头的手突然一颤,眼中光芒闪动后,重重的叹了一声,“可我毕竟不是你爸爸。”他的语气中带着无奈,他尹建国没那个福气拥有这么好的女儿。“夏言,关于那个男人,你的亲生父亲……”

    “爸,我不想听这些。”夏言有些生硬的打断了他。

    尹建国无奈摇头,并没有打算岔开这个话题,他在监狱中想了很多,人生无常,他不能将秘密带到棺材里去。“夏言,关于你的身世,我一直没打算隐瞒你,毕竟你有知道的权利。现在你也长大了,我也该告诉你了。”

    “爸。”夏言眉心微蹙,语气中有些慌乱。她并没有做好这个心理准备。

    尹建国沉默了片刻,思索着该从哪里讲起。其实,故事很简单,不过是一个女大学生爱上了年轻辖署官,又被对方遗弃。尹雅不过是个可怜的受害者。

    “夏言,你前生父亲,他不是个好东西。他玩弄你妈的感情,又不肯负责人。”提起当年之事,尹建国还有些愤愤难平。毕竟,尹雅是他唯一的妹妹,父母死得早,他一手将尹雅拉扯大,看着她出落得亭亭玉立,省吃俭用送她上了大学,只等着毕业后,找个好人家,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意外。

    “你妈和那男人是什么时候好上的,我这个做哥哥的居然一点儿也不知道。尹雅的性子外柔内刚,倔强起来的时候,谁也劝不住。那时候,她刚刚毕业,我还在四处张罗着给她找工作,找个可靠的男朋友,谁曾想,她跑过来对我说她怀孕了,要将孩子生下来。”尹建国顿了顿声音,手掌扶上额头,表情都是痛苦的。

    “那还是个相对保守的时代,女孩未婚先孕是件羞耻的事,会被人看不起的。我是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一直乖巧听话的妹妹会做出这种惊世骇俗的事儿,愤怒之下,我打了她一巴掌。”如今想想,尹建国犹在心痛。

    “你妈哭着求我原谅,但任凭我怎么问,她就是不肯说出孩子的父亲是谁。盛沐心肠软,小雅一哭,她就在一旁拦着。”那时,盛沐常叹息的劝他,说小雅是真的爱那个男人的,我们都是过来人,感情的事也不是逼迫的,我们做哥哥嫂子的更要理解她。

    只是,尹雅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流言蜚语开始蔓延。一次无意中,尹建国在妹妹的日记中知道了那个男人,他背着妹妹找上了傅家,结果可想而知,不仅没得到个说法,还反被侮辱。傅家人说尹雅不知检点,勾.引了他们家儿子,傅母的话越说越难听,让他们回家照照自己是什么德行,也配得上他们高干子弟。

    尹建国虽然出身普通家庭,却也是个骄傲有自尊的人,回家之后,他并没有责怪妹妹,毕竟,尹雅还年轻,被人欺骗了感情还不自知。他只是叹息的摇头,对她说,“小雅,他们家欺人太甚,不合适,不合适啊。还是断了吧。”

    尹雅虽然年轻,却很聪明。她明白哥哥的意思,紧咬着唇片,用力的点了点头。

    “至于这个孩子,你好好想清楚吧,最好是不要,毕竟你还年轻,以后的路还长,不能让它毁了你的一生。我让你嫂子找个可靠的医院,咱们把它做掉。”

    尹雅震惊的抬头看向尹建国,泪珠子一颗接着一颗往下落,手掌紧捂着小腹,如同一只受伤的小兽,慌张的摇头,“哥,它也是一条生命啊,它是我的孩子,我舍不得。”

    尹建国沉默了许久,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最后,叹着声开口,“好吧,你既然想要,就留着着孩子吧,等孩子生下来,我和你嫂子给你养着,它以后就是我的女儿。小雅,但你答应大哥,以后都要听我的话,找一个好男人嫁了。”不能因为年少无知犯下的错,就赔上一生。当时的尹建国在为她谋划未来,却做梦都没有想到,尹雅会死在手术台上。

    为了颜面,尹建国几乎不允许尹雅出门的,原本就安静的女孩变得更沉默了。有点儿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胎教有多重要,而尹雅郁结难舒,整日眉头不展,心事重重,自然日渐消瘦了下去。夏言是早产的,早产加难产,大人和孩子都很危险。

    当医生出来询问家属是保大人还是保孩子的时候,尹建国自然是要抱住尹雅的。许是天意弄人吧,最后活下来的却是尹雅。他哭着质问主治医生,医生除了一脸歉意,说不出半句。本来是要保大人的,却没想到病人血崩了,根本救不回来,好在孩子从母体中取出来之后奇迹般的还有气息。

    弥留之际,尹雅的脸上几乎没了血色,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伸手抚摸着刚刚出世的孩子,她真是小啊,才五斤中,还是皱巴巴的模样。“大哥,嫂子,你们看我的宝宝,怎么这样丑呢,一点儿也不像我。”当时,她已经是入气少,出气多了,却还在说着玩笑。

    尹建国一个大男人,却止不住痛哭流涕,他紧握着尹雅的手,声音哽咽着,竟说不出一句话。倒是盛沐边哭边回着,“小孩子生出来都是这样的,我生夏昊和夏元的时候,也都是这样。等她慢慢长大,就会像你一样漂亮了。”

    “是吗?”尹雅目光专注的凝望着身边的宝贝,眸中含着剔透的泪珠。“可是,我等不到她长大了。”尹雅的声音极淡,又带着苦涩。她抚摸着刚刚出生的婴儿,竟是这般不舍。她给了她生命,却没有能力抚育她。

    “大哥,你说我的宝宝叫夏言好不好?黎明破晓,清晨言言升起的太阳。”尹雅哭着问道。

    “嗯,好。”尹建国抹了把脸上的泪。

    “大哥,请你答应小雅最后一个请求,帮我好好照顾夏言,让她可以像普通孩子一样长大。”尹雅的声音越来越轻,显然是即将耗尽生命。

    “好,大哥答应你,大哥什么都答应你。只要你能好起来。小雅……”尹建国半跪在床边,声泪俱下。

    尹雅微弱的笑着,那样的释然。死对她来说,似乎一点也不可怕。“这样,我就放心了……”她说完最后一句,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但唇片有轻轻颤抖了几下,发出几声微弱的嘤咛,然后,失去了气息。

    尹建国痛苦的靠近,将耳朵贴在她唇片,才勉强听清,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在低低的唤着一个名字——继霖。

    “小雅,小雅!”看着一旁的机器上,心电图像变成一条直线。尹建国痛苦的喊了声,转而又看向一旁的医生,苦苦哀求,“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妹妹,你救救她吧,她才二十三岁……她还那么年轻……”

    “对不起,您节哀吧。”医生无奈的摇头,吩咐护士给病人盖上雪白的单子,推了出去。

    刚刚出生的婴儿,似乎也感觉到了母亲的离世,在亲舅怀中嘶声力竭的哭嚎着。

    ……

    即便事情过去了二十几年,响起当初的那一幕,尹建国仍然抹了几把眼泪。夏言坐在他身边,安静的倾听着,她紧低着头,没有暴露任何情绪,泪珠却一颗接着一颗打落在白皙的手背上。

    尹建国从锁着的柜子中取出一只檀木盒子,古朴的雕刻,看样子是一只首饰盒。他递到夏言手中,对她说,“这是你妈妈留下来的,里面是她的日记和几张照片,上面有那个男人。如果你还想知道什么,就自己看吧。”

    尹建国说完,起身走回屋内,或许,他也需要时间来平复心绪。

    夏言一个人坐在寂静的客厅中,迟疑了许久,才颤抖的打开了盒子。她认真的翻看着日记,一页又一页,从最初相遇开始,都详细的记录着,尹雅的字好似一首美丽的写意诗,又暗含着凄苦与悲伤。那是个怎样玲珑剔透的女子,她从最开始就知道,他的心,并不在她身上,在日记的最后一页,她写到:如果我的爱会给你痛苦,那么我愿意放手,让你幸福。

    夏言合起日记,将头抵在日记封面,哭的很伤心。她随手看了夹在日记中的相片,大多是尹雅一个人的照片,背面都书写着一行行云流水的小字,是男人刚毅的笔迹,不用多想便知道是出自那个男人,没有多少暧昧,只是写着时间地点亦或拍照时的背景心情。

    只有唯一一张合照,他牵着她的手,漫步在深秋的街道上,女孩笑的很柔美,男人看着她,眼角眉梢,难得的有了些许笑意。

    啪的一声,夏言重重合上盒盖,唇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看完之后,她将盒子再次放入柜子中锁起来。在夏言眼中,这盒子里的秘密就和她的身世一样,都应该被永远的尘封。傅继霖只是傅继霖,尹夏言依旧是尹夏言,他们之间,从来就没有过任何交集。过去没有,现在没有,未来也不会。

    “夏言,快来看看妈妈买了什么,都是你最爱吃的。”房门轻响,盛沐拎着大包小包的青菜和肉走进来,脸上都是满足的笑。但夏言明白,盛沐的好心情,不是因为她,女人能给心爱的男人下厨,都会觉得是件很幸福的事,当初的她,也曾有过这样的感觉,但以后,不会再有了。

    她快速的抹掉脸上泪痕,接过盛沐手中的菜,拿到厨房。“妈,我帮你吧。”

    一家人刚刚吃过了饭,手机就响了起来,是李学威打来的,约她一起看电影。

    “爸,我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她简单的说了句,拿起包准备离开。

    “这么晚了去哪儿?你不在家住?”尹建国不解的问道,他呆在监狱中太久,对于五年的变化,一无所知。

    “女儿是和男朋友越会,你这老头子多管闲事干嘛。”盛沐忙笑着开口,又对夏言道,“夏言啊,改天将学威带回来让你爸看看,也让他给你把把关。”

    “嗯。”夏言淡漠的点了下头。

    但尹建国的脸色却不是太好看的,他总是觉得有哪里不对,似乎她们一直在瞒着他什么。但具体是什么,又完全摸不清头绪。

    李学威是开车来接她的,两个人都不是追求潮流时尚的人,看的片子都是多少年前的经典影片,女主人公温柔多情,却被男主人公无情的抛弃,或许是触景生情,夏言竟然无声的落泪。倒是将一旁的李学威弄得手足无措,在他的认知中,夏言一直是坚强的,并非多愁善感的女子,竟也会为了一部虚构的电影落泪。

    因为不是热播电影,人并不多,没有看完,两人便离开了,李学威对这种东西并不感兴趣,他只是为了约会而约会,这种东西在他眼中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夏言也没有看下去的心情,她并不想知道结局。无论有多少冠冕彷徨的理由,伤害已经造成,在无法弥补。就像她的母亲,为了一段感情,而付出了年轻的生命。

    “没想到你会为了一个电影而哭,夏言,你虽然很坚强,但还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小女孩。”李学威淡淡的笑着,很自然的牵起了夏言的手。

    夏言有些无力的牵起一个笑容,并没有回应。但李学威却突然停住脚步,高大的身体挡在她面前,他低头看着她的时候,神情认真而专注。“夏言,我不会背叛你的,永远。”

    夏言有片刻的呆愣,她没想到,他这样有理智的一个人,也会说动听的誓言。沉默了许久后,夏言只淡淡的说了声“谢谢。”但她心里仍旧是有几分感动的。

    李学威如往常一般开车将她送回了酒店,他们在酒店楼下分手告别。夏言一个人走进大堂,却被人从身后环住。

    “尹夏言。”是一道清脆的女声。

    夏言下意识的驻足,回头,是一张陌生又有些熟悉的脸,她略思索了片刻,很快从大脑中搜索出女人的名字,“方医生,怎么是你。”

    “叫我方婷就好了。”方婷倒是很不认生,轻笑着上前。

    “请问,你找我有事吗?”夏言又问。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方婷是盛西慕的表妹,她来找她,多半和盛西慕脱不了干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