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76章 那件穿在王媛身上的婚纱

    方婷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一样,笑着又道,“放心,不是关于我哥的事儿。夏言,我们也算是熟人了吧,不能请我上去坐坐吗?”

    “嗯。”夏言并没有拒绝,方婷只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她没有决绝的理由,何况,她们的确有过交集,好像每次她生病,她的医生都是方婷。

    夏言将她请进房间,又问,“想喝点儿什么?饮料还是矿泉水?”

    “矿泉水。”方婷回道。很快,一瓶未拆封的农夫山泉就递了过来。“谢谢。”方婷又是一笑。

    “找我有什么事吗?”夏言在她对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又开口问道。她可不认为方婷是无聊到找她来排遣时间。既然如此,倒不如直截了当的进入正题,免得浪费彼此的时间。

    “夏言,有时我很喜欢你的直截了当。”方婷放下水杯,从包中取出一叠照片,“你先看看这个吧,然后……”方婷微顿了下声音,“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讲一个故事给你听。”

    夏言翻了几下面前的照片后,脸色果然变了。画片大多是在昏暗的环境中拍摄的,不难猜出是酒吧,夜总会等地下场所。但画片又十分清晰,显然是专业人士拍出来,或许是私家侦探,或者是狗仔。而男主角,都是同一个人,那个刚刚还信誓旦旦对她说:我永远不会背叛你的男人——李学威。

    而照片上的女人却形形色色,几乎没有重复,呵,还真是一个风流才子。

    “就是让我看这些吗?”夏言嘲弄一笑,又问,“如果我没猜错,这些应该都是盛西慕的杰作吧。”方婷自然没那个本事和心思弄到这些东西。

    方婷有些尴尬的一笑,“夏言,我哥也是为了你好,李学威他就是一个混蛋。”她说完,脸上露出几分讽刺的苦笑,“或许你还不知道吧,我以前是他的情人。”

    她的话,当真是让夏言震惊了。她看着方婷,一时间竟反应不过来。

    方婷又是一笑,不以为意的耸肩,但眸中却擎着泪光。“现在,可以听我讲故事了吗?”

    夏言木然的点了点头。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那时候我刚刚从医科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医院实习,李学威是我的病人。”她的目光随意扫过夏言略微苍白的面颊,继而又是一笑,“那个男人你应该是知道的,表面上一副温文尔雅,有才有貌,我们相处了两个月后,有一天,他突然说喜欢我,要和我交往。”方婷摇头失笑,笑靥更苦涩了。“我答应了,你可以想象,一个单纯的小女孩,怎么可能抵挡他那样成熟男人的诱.惑。他一直都很绅士,对我从不冒犯,就是这样的男人,反而让我越陷越深。”

    方婷的目光有些飘忽,似乎回忆起什么极甜蜜又痛苦的事。“记得那是他的生日吧,我将自己交给了他,本以为,幸福会从此开始,却没想到,那是所有痛苦的根源。随着交往入深,我才发现了他的秘密,那时候我们同居,每晚他都会背着我打一通电话,每隔三个月,他一定会消失一段时间。他对我说是出差,我就真的信了。后来,一个无意,我接听了他的电话,才知道他在美国已经结婚了,并且,还有一个儿子。”

    方婷还是哭了,但她仍装出一副漠不在乎的模样,反而让人看了更心疼。“我和他大闹了一场,哭喊着要分手,他不放开我,又不肯离婚,后来,我们就不清不楚的纠缠着,那段时间,真的很痛苦。他一次次的敷衍我,说让我等他,说他会离婚的,却又一如既往的定时回美国去看他的妻子和儿子。我依旧不停的和他闹,又无法和他分开,又一次闹得汹了,他对我大吼:是你心甘情愿和我上.床的,我又没逼你。”

    那个时候,方婷才真正的意识到李学威是一个怎样的人,典型的‘三不男人’,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

    “事情真正闹大的时候,是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李学威没办法,才答应我一定离婚。他也真的回美国去办理离婚手续。那时,我还没有任何自知之明,其实,我就是个不知廉耻的‘小三’,他妻子才是个无辜可怜的女人。他们办理离婚手续不久,他那个一直陷于悲痛,情绪不稳的妻子,在抱着孩子过马路的时候没有看红绿灯,两个人都被飞驰的汽车撞死了。然后,李学威也崩溃了,他失手打了我,我肚子里的孩子就是那个时候没有的。”

    方婷说道最后,竟然已经没有情绪了。痛到极致的时候,便是麻木。

    夏言震惊的看着她,几乎不可置信。她无法想象,李学威那个温文尔雅的男人,却是彻头彻尾的衣冠畜生。“方,方婷,你还好吧?”

    “没事儿,反正都已经过去了,噩梦结束了。”方婷笑笑,温和的目光落在夏言身上,唇角微微上挑。“我刚刚在楼下见到了你们在一起。看样子,他应该还没有得到你。夏言,你很聪明,没有被感情冲昏头脑。”

    夏言面无表情,她很想讽刺的笑,却连笑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没有方婷想象中的冷静自恃,只是,她心中满满的都是盛西慕,她的身体又怎么可能去接受另一个男人呢。

    “夏言,我来这里,并不仅仅是因为受了我哥的嘱托,我只是不想同样的噩梦在你身上上演,夏言,离开李学威,更不能嫁给他。”

    夏言终于吃力的牵起一抹苦笑,知道了这一切,如果她还会嫁给李学威,那她真是病的不轻。

    “好了,我也该走了,至于我说的,你一定要好好想想。”方婷起身,向门外走去,似乎想起什么,又停住脚步,“如果你还是不相信我说的话,大可以去亲眼看看,他在‘夜阑珊’经常有场子,想要捉.奸可不是什么难事。”

    夏言并不是不相信方婷的话,她只是想给自己和李学威最后一个机会,如果亲人不足以信任,如果爱人不足以信任,那个在她面前温文尔雅的男人也不足以信任,那么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去相信什么。夏言不停的对自己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她不停的告诉自己:或者是方婷弄错了。

    当她在‘夜阑珊’的夜场中看到李学威的时候,唇角扬起了一抹极为讽刺的笑,夏言无法形容那是一种怎样的感受,说不上疼痛,却那样的难过。李学威就坐在哪里,人潮涌动中,半抱着一个衣着暴露的女人,姿态暧昧而亲密。

    夏言淡漠的站在原地,隔着并不遥远的距离,她静静的凝视着他。或许是感觉到了异样的目光,李学威的头从女人的肩上抬起,对上夏言一双淡漠如水的清澈瞳眸。一瞬间,他震惊在原地,也僵硬在原地,没有丝毫反应。灯火旖旎,照在他英俊的脸庞,却再也没了往日的温雅,和夜场中每一个猥亵的男人没有任何区别。

    或许是这样喧闹的场所不太适合夏言,她觉得胸口闷闷的,几乎无法喘息。她没有上前质问,尹夏言自然是做不出那些泼妇的行为,她只是默默的转身,异常决绝。而在她转身的那一瞬间,彼此都知道,他们之间彻底完了。

    李学威也没有去追,因为他是聪明人,此情此景,无论他再解释什么都已经苍白而无力。男人逢场作戏,本就稀松平常。但这样的话,在夏言那里,只能换来一个响亮的巴掌。

    冬日的夜晚很冷,夏言一个人孤零零的走在空荡的街道上。路边长椅落了一层薄薄的雪花,她站在长椅边,呆愣的凝视了许久。突然忆起那个迷失的片段,李学威将她从路边捡回去,并对她说:夏言,我带你回家。除了盛西慕,他是第二个对她说这句话的人。她真的很想相信他,就像曾经相信盛西慕一样,可是,他们都欺骗了她,他们骗得她好惨。

    夏言屈膝跪在长椅旁,身体蜷缩成一团,颤抖的哭泣着。她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她还能去信任什么。盛沐为了尹建国牺牲了她,盛西慕为了家族舍弃她,李学威不会为了她一个而舍弃整片森林,即便是乐乐,也不在属于她了。

    夏言可怜兮兮的坐在路边的雪地上,就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小孩。寒冷,让她响起了给乐乐买的童话故事书,卖火柴的小女孩。没有火光,夏言仰头望着头顶昏黄的路灯。恍惚中,她好像回到了小时候,看到了母亲温柔的面庞,看到了父亲慈爱的笑,看到她也像普通的孩子一样,有一个温暖的家,她从不曾被父母抛弃过,从不曾错失过所爱的人……

    路边的音像店播放着一首那英的老歌《不管有多苦》,曾经,她很喜欢很喜欢这首歌,因为每次唱着听着,她都会哭。

    “站在属於我的角落,假装自己只是个过客,我的心在人群中闪躲,不懂我们之间这份真情,犯了什么错,若你不是你而我不是我,那又多快乐,不管与你的路有多苦,我只想要拥有最后的祝福。再多的伤害我都不在乎,愿你我挣脱一切的束缚,不管与你的路有多苦,擦乾眼泪告诉自己不准哭,我不怕谁说这是个错误,只要你我坚持永不认输……”

    夏言跟随着曲调,轻轻的哼唱着,泪珠顺着眼角落下来,带着最后一丝残存的余温。原本被冻得瑟瑟发抖的身体竟然突然不冷了,她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哪里知道这是身子已经被冻得麻木了,寒冬腊月,是足能冻死人的。

    沉重的眼皮,终于让她的视线从昏黄的灯火上移开,她想要从地上起身,才发现,每挪动一下手脚,都是那样的疼痛。但尹夏言一向是不怕疼的,还有什么比心疼来的更猛烈呢。她踉跄的从地上爬起来,摇晃不稳的一步步向前走去。前方是赵市最繁华的街道,店铺虽然都关闭了,但橱窗却是亮着的,夏言就这样,跌跌撞撞的,一步步向温暖的源头而去。

    当方婷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盛西慕就有些慌了,她知道夏言是个固执的让人头疼的女人,想来不撞南墙不回头。但此时,已经不是责怪方婷多嘴的时候了,毕竟,方婷也是无心之失,但她根本就不明白,这话从别人口中听到,与自己亲眼见着是完全不同的。夏言的性子,亲见了李学威滥情的模样,不伤心才怪。

    黑色大奔车在道路上胡乱的奔跑着,他不敢确定夏言对李学威的感情究竟有多深,但她不是一个轻易做决定的人,既然会和李学威谈婚论嫁,至少证明,她是信任那个男人的,而被判的滋味,又如何会好受。

    盛西慕此时几乎是心乱如麻,他只期待着快些找到夏言。从夜幕降临,直到寒冷深夜,他几乎开车跑遍了大半个城市。慌乱中,他随手点燃了一根烟,刚吸了两口,他便寻到了心心念念的倩影。空旷的街道上,明亮的玻璃橱窗前,那一抹身影说不出的落寞。

    天空扬扬洒洒又飘起了雪花,盛西慕将大奔车停在路边,慌忙下车。

    雪越下越大,风雪中,两人相差不过两步之遥,雪落在身上融化了一片,却没有丝毫的狼狈。女孩安静的趴在橱窗上,睁着一双空洞的大眼,好似在看着橱窗之内纯白如雪的婚纱,又好似什么都没有看,黑色瞳眸没有一丝华彩,空洞的让人心疼。

    “言言。”他温柔低唤,声音中带着小心翼翼。

    许久后,夏言才迟疑的回头,涣散的视线稍稍有了一丝焦距,她看着他,竟没有半分愤怒,反而是凄苦的笑着,笑过之后,又回头看向身后橱窗,指尖沿着玻璃橱窗中婚纱的弧度游走,“盛西慕,你看这件婚纱多漂亮啊,和那天王媛身上的一模一样。”

    盛西慕站在她身后,沉默不语,一双剑眉,却越蹙越紧了。

    她的侧脸贴在冰冷的橱窗上,又沉默了许久,才转身向前,跌跌撞撞的继续走着,对于一旁的盛西慕,几乎视而不见。

    此时,雪开始越下越大了,盛西慕自然是不可能让她这般走掉的,他带着几分薄怒,将她早已都得冰冷的身体拥入怀中。“够了尹夏言,你把自己弄成这样,究竟是想惩罚别人,还是惩罚自己!”

    夏言被他反锁入怀,却没有丝毫的挣扎,只是扬起一张倔强的小脸,她笑着,笑容却那样的苍白,“盛西慕,现在你满意了吗?”

    “我满意什么?”盛西慕脸色更沉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蠢啊。”她又是笑,笑的甚至有些放肆,“连我自己都这样认为了。四年前,你对我说:愿意为我而死,我就相信了。你说:言言,我们回家。我就真的不顾一切的跟你走。可是,你却将我送进了监狱。”

    说到此,夏言的身体竟然下意识的开始颤抖了,那是一段连她自己都不堪回首的记忆。“盛西慕,你一定不知道那里有多可怕,那里的人都无法容忍乐乐的存在,每一天,我都不敢睡,因为我怕睡着的时候,肚子里的乐乐就会无声无息的消失掉。你一定不会明白,那时的我,只有乐乐了,他是我唯一活下去的勇气。有时支撑不住的时候,陷入昏迷,但每每又在噩梦中惊醒,醒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我肚子里的乐乐还在不在,盛西慕,你能想象那是一种怎样的日子吗?”

    “别说了,言言别说了。”他终于再也无法隐忍的晃动着她的身体,试图去唤醒她现在疼痛中的意识。她的故意的吗?她故意要让他自责,让他痛不欲生。盛西慕无可否认,是他的嫉妒与自私,害的夏言经历了人世间最残忍的对待。

    夏言单薄的身体在风中颤抖,好像一直摇曳着,下一刻便要碎裂的花片,“我很傻,是不是?即便这样,我还是想要去相信你。你说会给我一个未来,我就傻傻的期待着,直到那件婚纱穿在王媛的身上时,我才明白,那不过是一个虚幻的梦。”夏言颤抖的手臂,直指着橱窗中那件漂亮到刺眼的婚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