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78章 我以为我见到了天使

    “谢谢你,笑恩姐。”

    “说这些做什么。”笑恩淡笑,起身倒了杯温水给她,夏言的脸色还是有些苍白的。“这阵子你好像又瘦了一些,多注意身体,到了v市更要好好休息,那边的工程进度只要按部就班就好。”

    “嗯。”夏言点头。她一副乖顺的模样,倒是让笑恩更心疼了。

    “你这丫头,玲珑剔透的,却偏是处处为别人想着,你什么时候能真真正正为自己活一回才行。”

    “我现在,也挺好的。”夏言的笑略带着苦涩。

    离开林笑恩的住所,夏言回到了下榻的酒店,已经是晚上十点多。离开的飞机票已经订好了,就在三天后,很多东西要着手开始准备,比如收拾衣物,比如v市工程的进展状况,比如这边工程的交接。

    她凝神想着,竟连一直侯在酒店大堂的李学威都没有看到。夏言前脚已经迈入了电梯,下一刻,一直手臂挡了出来,生生的让两道欲合起的门再次分开。李学威高大的身体站进来,脸色有几分灰暗。

    “我们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吗?见了面连声招呼都不能打,即便做不了夫妻,也总还是朋友吧。”李学威站在她身侧,随手按了夏言的楼层好吗。

    夏言有片刻的错愕,而后才淡淡的回了句,“对不起,我刚刚没看到你。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这样一句,简单到毫无挑剔,但听在李学威耳中,却是冰冷的伤人,几天之前他们还是未婚夫妻,一转眼,闹到如今的地步,却连说一句‘分手’的资格都没有吗!

    “我想和你谈谈。”

    “嗯。”夏言点头应着,并没有拒绝。既然他想有个了解,她倒是愿意配合,好聚好散,终归不是坏事。

    他们并没有去夏言的房间,此时两人的关系似乎不适合共处一室,那样只会让彼此更尴尬。夏言所住的楼层有一间咖啡屋,两人选了个靠角落的安静位置,点了两杯咖啡,彼此沉默许久,夏言的银勺在棕色咖啡中搅动,直到液体都冷了下来,对面的李学威才开口。

    “方婷找过你吧?不然不可能那么巧合在夜阑珊遇上我。”

    夏言一笑,“也可以是偶遇。”

    李学威凝视她半响,才再次说道,“夏言,你从来不去那种地方的。”

    夏言有些想笑,突然发现他们真的很不了解彼此,他自然不会知道,在c市,她曾经就在在那种声色场所讨生活的。后来跟了林笑恩,除非必要,她是不喜欢往夜场跑,在黑暗中呆的太久,一旦触及光明,自然不愿再被打回原形。

    “其实,你和盛长官的事儿我多少是听说过一点的……”他试探性的说道,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李学威没有丝毫的歇斯底里,相对的,两人都十分平静。

    盛长官在北京冲冠一怒为红颜,虽然事情被压了下来,但当时在场的人很多,这人多口杂,也就避免不了。后来薛彬又摊上了事,谣言更是被传的铺天盖地。李学威也算是在上流社会打转的人,自然不可能一点儿风声也没听到。

    而那日在盛家别墅,他就已经有所察觉了,夏言与盛西慕虽然没有互动,但偶尔在空中碰撞的目光,却是擦着火花的。如此,便更坐实了谣言。而他只是不明白,按照辈分上说,两个人应该是舅甥的关系,如果他们真有些什么,那就是乱.伦啊。

    夏言眉心低敛,她没想到李学威会拿这个来说事,但即便他开了这个口,她也不一定偏要去接招的。“都是过去的事儿了,我不想再提。更何况,我们交往都是后来的事,我既然提出结婚,就是一心一意想好好和你过日子的,只是,很多事并由不得我。”她很聪明,成功的将话题又引到了李学威身上。

    但男人也不傻,他哼笑了声,随手点燃了一根烟,深吸了几口,压住了烦躁的心绪。“或许你无法谅解,但男人逢场作戏,再正常不过。我们做工程,更是需要人脉关系,现在身居高位的,哪个不是夜夜笙歌,我只是被动的附和而已。”

    “那方婷呢?也是逢场作戏?”夏言的眸光瞬间冷了几分。

    “方婷?”提到这个名字,李学威的脸色也变了,他用力将烟蒂按灭在烟灰缸中,好似在泄愤一般。遇见方婷的时候,他已经有妻有子,但那样年轻而灵动的女孩,不仅让他眼前一亮,也着实如重石落水,激起层层涟漪。他是真的喜欢她,想和她在一起的。那时他妻儿都在美国,不过半年一年的回去一趟,如此,他和方婷在大盛完全可以像夫妻一样的生活。当然,前提是方婷不要任何名分。

    方婷年幼,既可爱又单纯,他一直隐瞒的很好,她也不曾有过任何怀疑。但事情还是脱离了掌控,她无意间发现了他的秘密,之后,一切便脱离了掌控,他知道方婷有多爱他,所以,即便是知道了真相,也舍不得离开他,也许,男人和女人的不同,就是男人很多时候是理智的,而女人却是感性的,有时明知是错,还是义无返顾。

    他们一面爱着,一面又歇斯底里的争吵着,那段日子,彼此都很辛苦,但李学威是隐忍的男人,他迷恋着方婷年轻的身体,倒也都忍下了,每次争吵之后,都是宠溺与缠绵,这样又过了一段日子,直到方婷怀孕了,他才不得不作出选择。

    所以,他回了美国,和妻子商量离婚的事。他一直受西方教育的熏染,很尊重人权,方婷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一条无辜的生命,更是他的亲生骨肉,他想要那个孩子。但方婷的性子倔强,如果不娶她,她就一定不肯将孩子生下来。

    李学威的妻子是个很善解人意的女人,她是哭着和李学威办理了离婚手续。当时,李学威承诺方婷生完孩子,就和她复婚。那时方婷怀着孕,脾气也大,特别能折腾,也特别的粘人,除了工作,李学威都被方婷缠着,自然,他也是愿意让她缠着的,毕竟那个年轻又美丽的女孩是他迷恋着的。

    离婚之后,每天一通的电话也变得不准时,到最后,几乎是一周一次,甚至一月一次,李学威的前妻虽没有责怪过什么,但心里上却已经无法承受这种压力,开始变得萎靡,恍惚,以至于发生了那样的意外。

    噩耗传来的时候,李学威是真的崩溃了,他伤心欲绝,他悔恨也自责,早知会有今日,当初他宁愿不招惹方婷。越洋电话打过来,父母痛失爱孙,悲痛之极,甚至要和他断绝父子关系。而就是在他痛不欲生之时,方婷还不知轻重的耍脾气,他也是一时失手,才匡了她一巴掌,没曾想方婷摔在地板上,孩子就没了。他和方婷也彻底完了。

    “我说了,你也不一定会相信,我妻子是父母定下的,我们生活了几年,有一个孩子,却谈不上有什么感情。而方婷,我是真心喜欢她,只要她不去计较那些,我们可以像正常的夫妻一样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不过就是一张纸吗,对与女人就真那么重要!”说到此,李学威竟然嗤之以鼻。

    这最后一句,才彻底将夏言激怒了,啪的一声,她将手中银勺丢在杯中,力道不清,棕色液体迸溅出不少,好在没有溅在人身上。他李学威当自己是君王吗?还想着坐收齐人之福。“如果你连婚姻这个最基本的保障都给不了她,又如何证明你对她的爱。你以为是方婷的肆意妄为毁了你的家庭,其实,是你的自私贪婪害了两个女人。”夏言纷纷的起身,她想,她已经没有什么必要和他继续聊下去。

    “我有些累,先回去了。至于我们,以后还是不要见面了,我们不太适合做朋友。”

    李学威仰头看着她,眼底没有愤怒,居然是淡淡的讥讽。“夏言,我一直以为你和其他的女子不同,其实,你和普通女人一样的肤浅。你和盛西慕分开,不也因为那一张废纸吗!呵,我倒是要看看,盛西慕能为你做到哪一步。”

    夏言背对着他,微一苦笑。她从没奢望过盛西慕为她做什么。何况,爱一个人,从来就不是索取,而是看着他幸福。

    离开咖啡厅的时候,夏言已经被与李学威谈话弄得筋疲力尽,回到房间时,已经累得提不起半分起来。她用房卡开门,在玄关处褪了鞋子,尚未去按开关,屋内的灯却突然亮了起来,是客厅中的展示灯,灯光昏黄,只照亮了一角,屋内朦朦胧胧,有种说不出的暧昧瑰丽。

    夏言已经,微眯了眸子,便看到客厅的真皮沙发上,盛西慕高大的身体深陷其中,微翘着腿,一副慵懒之态。“回来了?”他淡笑着问。

    “你,你怎么来了。”一时懵愣,夏言出口的声音竟有些发颤了。

    “想你就来了,还有理由?”盛西慕依旧在笑,伸手拍了下身侧的位置,示意她坐过来。

    夏言知道避无可避,从前隔着十万八千里他都能捆住她,何况是如今近在咫尺。她认命的走过去,在他身侧的位置坐了下来,才发现桌上多了两瓶红酒,又是拉菲,只是不知道年份。她手腕一动,将酒瓶拿起,低头扫了眼瓶身,竟是三十多年的酒,可想而知价值不菲。

    “盛长官是来请夏言喝酒的?这么昂贵的酒,我可喝不起。”她玩味的回了句。

    盛西慕随意耸肩,起身从酒柜中取出两只高脚杯,将酒启开,分别注入透明酒杯,夏言倒也不客气,端起酒杯,轻轻摇晃后,便嗅出了酒液的醇香,的确是好酒。

    “不和我干一杯吗?”盛西慕轻笑问道。

    “理由呢?”夏言笑的随意。目光幽幽看向杯中如血的美酒。若换成往日,她会想尽任何方法拒绝,因为酒后很容易乱.性。但今日不同,反正是要远离,就当是离别前最后的放纵吧。

    盛西慕沉默了片刻后,才轻动了下唇片,“今天我生日,如果十二点之前你没有回来,那我只能去抓人了,还好你没让我失望。”他随意撇了眼墙上的石英钟,十一点刚过半刻。

    夏言没想到今日是他生日,这些本该是恋人之间最重要的东西,他们却全然的忽略了,当然,最初的开始,就带着血淋淋的疼痛,让他们也根本无法想普通男女一样的爱着恋着。“好吧,生日快乐。”

    夏言抬起酒杯,在他杯沿上轻碰了一下手,浅饮一口。酒划过唇齿,落入胃中后,胃都是暖的,而唇齿间长存的余香,让人回味。

    “味道怎么样?”他笑着问道。

    “嗯,还不错。”夏言淡然点头。

    “我尝尝。”他说了句,却并没有去端桌上的酒杯,反而出其不意的将夏言揽入了怀中,唇便贴了上来,舌滑入她口中,席卷着她舌尖甘甜的酒香。待夏言反应过来,呜咽着反抗时,已经被他死死的困在了胸膛中。

    待他品尝够了,才稍放开她,笑靥邪魅而无赖,一副得逞后的惬意模样。“果然不错。”

    夏言面颊通红,瞪了他一眼却没有还口。盛西慕低笑着,端起酒杯,小口饮着,惬意优雅。两人相对坐着,自顾拼酒,却极少说话,夜已全然暗了下来,时钟已经划过了十二点的位置,夏言放下手中酒杯,淡然道,“盛西慕,你生日也过完了,我累了,就不留你了。”

    显然是赶人的意思,但盛西慕的脸皮一向很厚,坐在沙发上稳如泰山。“言言,我们聊聊吧。”

    夏言迟疑了片刻,心知赶不走他,他说聊聊,总好过说上.床。“嗯。”她淡应了声,又问,“想聊什么,我们似乎没什么共同语言吧。”

    盛西慕也不恼,又在两人的酒杯中注入了酒液,他凤眸微眯,慵懒的看着他,目光温润如水,好似他们是相识很久的朋友。“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见吗?”

    夏言端起酒杯,浅饮了以后,目光变得有些迷离。她当然记得,并且,永生难忘。“怎么会忘呢,盛长官可是让我‘印象深刻’。”夏言刻意的咬重了最后几个字,神情有些愤愤,还是第一次有人敢那样对她。

    盛西慕自然知道她脑子里想的是什么,继而无奈的摇头失笑。“我说的不是那个,是在那之前。”

    “之前?”夏言微错愕,忽而想起,确切的说,他们第一次相见是在大哥的婚礼上,透过半掩的门扉,她看到他和墨筱竹紧密的相拥着。

    盛西慕依然笑意温润,目光出奇的柔和。“那个相遇,很不适适宜,时间不对,场景不对,所以,才一错再错下去。”

    “看样子盛长官似乎很后悔遇见我呢。”夏言玩味的说道。

    而他神情却是认真的。“不,我很庆幸。那时,你应该才十七岁吧,只一眼,我就已经被你扑获了。那时我就在想,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纯净的女子呢,眼睛想泉眼一样,清澈的不染世间半分尘埃。”

    夏言半靠在沙发上,或许是微醺的缘故,眸光有些迷离了,语调懒散了许多,“可我记得当时你对我很凶呢。”

    盛西慕苦笑了声,“是啊,但你一定不懂,那只是一种嫉妒,嫉妒世界上怎么可以有这样纯洁的存在,嫉妒那个不久后会拥有你的那个人。嫉妒到我甚至想将你摧毁。”

    夏言安静的听着,竟有几分迷离,语气低迷了些许,“你的确做到了。”三年后,他亲手将她摧毁了。

    许是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落寞,他伸臂将她揽入怀中,随意的把玩着她柔软的发丝,“之后的三年,我几乎活在地狱与仇恨中,我把你藏在心底最深处,几乎都要遗忘,但你却毫无预兆的再次闯入我生命。那时你站在台上拉着小提琴,恍惚的瞬间,我以为我见到了天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