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79章 疼痛的爱

    夏言哼笑了一声,无力的推开他,又饮了一口酒,“盛西慕,你真是强词夺理。分明是你闯入了我的世界,那么霸道而蛮横,我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

    盛西慕邪气的一笑,附耳在她耳畔,“我好像不止闯入你的世界,还进.入……”

    “你闭嘴。”夏言雪白的面颊瞬间烧红,瞪大了一双明眸,带着怒气的模样竟有些可爱。

    他又是一笑,笑的越发得意,他的唇紧贴在她耳垂边,吞吐的气息温润。“夏言,你一定想不到,当我知道你还是处.女的时候,我有多兴奋。就在那间屋子里,我险些就要了你。”

    “你无耻。”夏言推开他,慌忙的起身,只觉得头脑一沉,脚步踉跄了下,再次跌坐在沙发上,一直坐着便也没什么感觉,强行站起时才发现,三十多年的陈年美酒,这酒劲也大,她早已经醉了。

    盛西慕慌忙的揽住她腰肢。“当心些。”

    “不要你管。”夏言扭捏的挣扎,自然是没有挣脱开的。他将她半抱在怀中,轻吻了着她的唇,两人的鼻尖贴合着,他吞吐的气息吹拂在她细嫩的肌肤上,带着醉人的酒香。

    “你以为那时不好过的只有你吗?每伤你一次,我都痛上一次,那时只是因为仇恨,一味的去忽略这种疼痛。你每一次在我面前落泪,泪水都好像流进我心里一样,灼的我生疼,多少次,我都想要放手了,但一想到我妈的死,我又硬下心肠去伤你。”盛西慕的指尖拂过她光洁的额头,扒开她额头凌乱的发丝,低头,轻轻的吻着。眸中满是爱怜。

    夏言漂亮的眸子也湿润了,她仰头凝望着他,视线开始模糊,“盛西慕,你说愿意为我死的时候,有没有过一点真心?”

    盛西慕苦笑,抓住她的小手按在心口的位置,让她感觉到他强有力的心跳。“我真希望,那些都是假的。我也不会让自己这样痛苦。”

    一颗泪珠悄然而落,划过她略微苍白的面颊,盛西慕心口一动,低头吻上那滴泪,咸涩的味道在唇齿间逐渐的蔓延开,“言言,我永远也忘不了第一次得到你的滋味……”

    “不许再说了。”夏言慌忙的用手掌按住他的唇,如煮熟的虾子一般,耳根子都红透了。

    盛西慕笑的邪魅,缓缓落下她的小手,顺势落下一吻。“你知道你有多美吗?”

    “你知道你是强.暴吗!”夏言嘟着唇片,明眸又模糊了。她同样也忘不掉,那种痛,已经刻入骨髓。那一天是一豪哥哥的忌日,也是那一天,她失去了最女孩最宝贵的东西,那时有多恨他啊,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我知道。”他的神情极是认真,“我知道你有多痛。言言,我该下地狱,是吗?”

    夏言静默不语,如果是曾经,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回他一句:是。但现在,她怎么会舍得他死,她那样爱他。

    “言言,为什么要爱上我这样一个混蛋呢?如果你没爱过,也不会伤的这样重。”盛西慕心疼的拥着她,长睫竟湿润了几分。

    夏言苦笑,“是啊,我很蠢,是不是?”

    “你是我见过最傻的女人。言言,如果你一直恨下去,或许我会好过一点。”盛西慕苦笑摇头。“知道我为什么要狠心将你送入监狱吗?其实,当时老爷子的心思我是明白的,如果想要阻止,也并非没有办法。”

    夏言定睛凝视着他,眸光一动不动,这一直是她心中最无法介怀的事。以他的手段,不可能不知道她怀了孩子,可他那么狠心,他放任盛部长去加害他们的亲生骨肉。

    屋内的空气瞬间静默了,她静静的等着他的答案。

    盛西慕托起她巴掌大的脸,吻却迟迟没有落下。“因为,我发现我爱上你了。你无法想象这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我爱上了仇人的女儿。并且,这份爱太过后知后觉,但我发现的时候,已经爱的无可救药。所以……”他顿了下声音,嗓音微微暗哑,“所以,我逼自己狠下心,将你送进监狱,想彻底了断我们之间的一切。”

    “盛西慕,你怎么能这样!”夏言放肆的痛哭着,拳头一下接着一下落在她胸膛,“你怎么能狠下心,你知不知道那时我怀着你的孩子……”

    “对不起,言言对不起。”盛西慕痛苦的呢喃,同时也深深的自责。如果不是她怀里孩子,或许他还不会逼迫自己下狠心,那时只以为孩子是赵一牧的。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她哭得无助,一声声质问着。

    盛西慕一咬牙,终是说了出来。“对不起,言言,我不知道,我以为孩子是……”

    不等她将话说完,夏言就已经懂了,她和赵一牧逃离过,他以为孩子是赵一牧的,他不相信她的清白。许是真的醉了,夏言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清脆的声音,让两人都震惊了。“盛西慕,你混蛋!”

    他怀疑她,他怎么可以怀疑她呢!

    “言言,我知道我混蛋,你打吧,只要你不再生我的气,你打死我也好。”盛西慕握住她手腕,不停的向自己脸上招呼。夏言气急,却又不舍,只能转了方向,将拳头落在他胸膛。

    “言言,你离开后,我很快就后悔了,每天都疯狂的想你,甚至拼命的去想要如何将你救出来,我一遍遍对自己说,只要是你的孩子,我就会像爱你一样去爱他,我可以什么都不计较了。”盛西慕紧紧的抱着她,几乎让夏言无法喘息。

    “后来,我去找了赵一牧,他对我说孩子是我的,当时,我只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那时我才了然老爷子的心思,如果孩子是我的,那他根本不会让他活着出生。事情开始脱离了掌控,比我想象中要复杂的多。被迫无奈下,我跟老爷子放了狠话,如果你的孩子没了,我就去结扎。言言,那时我是真的这样想的,如果我们的孩子没了,我也不想再做谁的爸爸。”

    盛西慕也真是喝多了,否则,他不会和夏言说这些话。监狱里的日子,夏言不好过,可他又比夏言好过多少,夏言活在恐惧之中,他不也是一样吗,他同样会害怕,会不安,他也会被恶梦惊醒,他无数次梦到夏言哭喊着,让他救救她,每一天他都在胆战心惊中渡过。而结果呢?他又等到了什么?他盼了整整十个月,结果却是医生问他:保大人还是保孩子?

    “言言,你知不知道那时你有多残忍,你怎么可以欺骗我,你知不知道,医生告诉我孩子没有了的时候,我有多痛苦。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期待他的降临,我还等着他喊我爸爸……”盛西慕将头埋在她肩窝,隐藏夺眶而出的泪,即便过去了这么久,而那些痛却依旧沉淀在了心里。

    “我知道老爷子偷偷将你送出了监狱,我强迫自己不去追查你的下落,因为,我那时没办法保护你,我靠你越近,对你的伤害就越重。这样强忍着过了三年,直到再次遇见你,你跟在顾希尧身边,那时,我嫉妒的发狂。我便知道,我再也无法隐忍,无法放手了。”

    一瓶酒不知不觉间已经见了底,两人都微醺,也或者,酒不醉人人自醉吧。盛西慕是不想放开她,而夏言却是离别在即,心底生出惆怅。总之,几乎是同时的,她仰起头看他,而他也凝望着她,目光在空中交汇的刹那,就再也无法分开了。

    他的吻落下来,细碎而缠绵。夏言缓缓闭上含泪的眸子,承接着他的吻。他滚烫的手掌游走在她柔软的身体上,彼此的喘息逐渐凝重,她双臂下意识的缠上他颈项,舌尖纠缠着探入他口中,去回应他火热的吻。盛西慕自然是受不得她挑唆的,越吻越重,显然这已经无法在满足他。

    环在腰间的手臂一紧,他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埋首在她丰盈的胸口,隔着薄薄的衣物去啃咬她敏感的触点。夏言身体颤抖着,温度不停攀上,在酒精的作用下,越发的滚烫了。她被高温煎熬着,迫切的想要寻找发泄的入口。

    一双柔若无骨的小手顺着他脊背下滑,停留在他腰间的皮带上,她毕竟生涩,指尖紧握住金属扣,却完全不得要领,他沉重的喘息吞吐在她胸口,却尚未褪掉她身上的衣衫。他沿路向上吻着,故意不去触及她的敏感,舌尖在锁骨处流连,扬起的唇角含着邪魅。

    “不,不要……”夏言在他身下挣扎,破碎的呢喃。当然,此刻她是不想拒绝的,如果将破碎的话音说完整,那应该是不要停。盛西慕自然懂得她的意思,却故意的不让她如愿。

    “真的不要吗?言言。”他刻意的停下了所有的动作,低头俯瞰着身下柔软的小人,她泪眼迷蒙的模样,着实让人心疼。一双小手胡乱的抚摸着他胸膛,却又十分无措。

    盛西慕笑着吻上她眼帘,剔透的泪珠带着咸涩的味道,却比甘露还有美味。彼此都迫切的没有再继续前戏,他分开她双腿,手掌沿着大腿内侧滑入,有些粗蛮的扯掉碍人的底.裤,指尖先行进入,释放了一部分热流。

    “嗯啊~~”夏言呻.吟着,舒展了双腿缠在他腰身,柔软的身体逐渐向他贴靠。

    盛西慕握住她柔若无骨的小手,一手解开腰间皮带,一手带领着她的小手握上身下滚烫的坚.挺,如此的高温,将夏言也骇住了,刚一触碰,她便下意识的想要挣脱。但他哪里会让她退却,用力些力道的握紧她手腕,再次让她扶上那炙热的源头,并循序渐进的教导她如何律动。

    “言言,你让我舒服了,我才能满足,你是不是?”他暗哑的声音,蛊.惑至极。

    夏言如同中了魔咒一般,顺从的点了点头。小手紧握着他滚烫的坚.挺,生涩的揉捏着,盛西慕被她挑拨的几乎发狂,再也无法隐忍的释放开束缚,双手紧按住她腰肢,用力一顶,全部没入她身体中。两人同时发出一声颤动的呻.吟,盛西慕俯下身,让彼此更紧密的结合,他将头再次埋入她胸口,亲吻着领口处裸.露的肌肤。

    因着急迫的索取,两人身上尚有碍人的衣物,不能全无束缚的贴合。夏言一双小手胡乱的扯掉他衣物,盛西慕看着她急迫又笨拙的样子,恨不得一口将她吞入腹中。盛西慕更是变本加厉,一把撕扯开她单薄的裙纱,随手丢掉,她粉红的蓓.蕾挺.立着,如同一种盛情邀请。盛西慕低头含住,舌尖温柔的舔舐着。而身下也开始律动,由浅至深,又由深至浅,逼得夏言几乎发狂。

    他刻意放慢节奏的时候,夏言会忘情的迎合,并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似乎在祈求施舍一般。这样的女人简直是致命的,盛西慕爱极了她此刻的模样,只要她用这样的神情望向他,他便放肆的顶撞她身体,每一次都触及在最敏感的一点,让两人同时攀上巅峰。

    夏言动听的吟偶声,好似催化剂一般,让他全然不知餍足,沙发比不得宽大的床榻,剧烈的动作,让沙发不停的嘎吱作响,战场一路由沙发转移到了铺着厚厚绒毯的地面,这下子倒是宽敞了许多,两人纠缠在一处,翻滚着拥吻。他一直停留在她身体中,每一次节奏变化,都带来新的震撼。

    盛西慕已经无法满足于同一个枯燥的动过,再又一次深深的撞击后,快速抽出坚.挺,板过她身体,他毫无预兆的抽离让夏言瞬间空落了下来,她在他身下不停的挣扎,口中发出嘤嘤的反抗声。无奈她是趴在地上的,而他紧压在她背上,根本无法反抗。

    “还想要?”他邪气的扬起唇角,手掌已经扳开她合拢的双腿,从她身后一.挺.进.入,最原始的姿态,带来了更为美妙的快感,他比适才更疯狂了,带着她不停攀升,直到悉数在她体内释放。

    夏言被他累的筋疲力尽,身体贴靠着柔软的羊绒毯上,竟昏昏欲睡起来。盛西慕并没有立即抽离,反而与她贴合的更紧密,修长的指穿过她细密的发丝,温柔抚弄。

    夏言紧闭着双眼,纤长的睫毛合起,在苍白的小脸上投下一片暗影,盛西慕轻拥住她,缓缓退出她身体,将她打横抱起向浴室中走去。温热的水流注满了浴缸,但夏言的身体进入水中后,溅起层层涟漪,夏言的意识才清晰了几分,睫毛颤动几下后,睁开了一双迷茫的眸子,而入眼的,却是盛西慕的身体与她在水中相贴在一起,长发如水草般飘在水面上,被他缠绕过指尖。

    “醒了?”他笑着,手掌托起她的下巴,低头吻了又吻。

    夏言脑袋顿时轰的一声鸣响,白皙的脸蛋烧的通红。她觉得自己刚刚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将她与盛西慕的曾经,重新的梦了一回,而一觉醒来,映入眼帘的居然是这样一幅活色生香的画面,他温热的手掌还抚摸在她双腿之间,来来回回的摩擦着。

    “盛西慕,你出去。”她胡乱的挣扎,迸溅起层层水花。而盛西慕的手臂反而缠的更紧了,让他出去?不知道是他听错了,还是她太异想天开。

    身下的坚.挺再次昂.扬起来,抵在她柔软的腰身,夏言一惊,抬头去看他时,只见他俊脸之上居然挂着十分无辜的笑。“言言。”他沙哑的唤着她的名字,手臂一览,已将她困在怀中,一个翻身,便压在了她身上,哗啦啦的流水声遽想,在他大幅度的动作之下,层层水花顺着浴缸流淌了出去。

    “盛西慕,你有完没完!”夏言怒吼了声,睁大了明眸瞪着他。

    “咱两没完。”盛西慕邪气的笑,有力的手臂撑开她双腿,让自己缓缓进入她体内。夏言无力的喘息,双臂攀附在他颈项,却没了反抗的力气,她被他折腾的浑身酸痛无力,也只能任由着他欲所欲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