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80章 一个夜色,一个破晓

    盛西慕一直停留在她身体,却并没有律动,而是目光温润的凝望着她,指尖穿透她如水草般柔软的发丝。“言言,我的生日都过了,你还没送我生日礼物呢。”

    “你什么都不缺。”夏言别开眼帘,睫毛轻轻的颤动着,还沾染着剔透的水珠。他的炙热充满着她的身体,夏言的周身都是滚烫的,却又找不到发泄的出口,他好似故意在折磨她一样。

    盛西慕低笑,手掌轻轻的托起她下巴,不允许她有丝毫的逃避,“言言,许我一个生日愿望。”他说着,倾身上前,更深的进入后,再一次止住动作。

    夏言痛苦的呻.吟,指尖陷入他肩头皮肉,几滴鲜红的血珠顺着他脊背滴入水中,平添了些许妖娆之态。“你究竟想怎样?”

    “言言,我想你爱我。”他将唇贴在她耳畔,含住她柔软的耳垂,湿滑的舌纠缠上来,一点点顺着雪白的颈项允吻,在他的挑.逗之下,夏言更是无力承接。她被困在水中的身体开始扭动挣扎,双腿缠上他腰身,生涩的扭动起来。

    “小妖精。”盛西慕闷哼一声,用力按住她消瘦的双肩,阻止她胡乱的索要。这样相拥的姿态,对于他来说,同样是种折磨,但他就是想听她亲口说出来。即便答案是不容拒绝的。“言言,你还没答应我。”

    夏言也执拗了性子,紧咬住唇,闷声不语,抢忍住身体的煎熬。睁着一双清澈的大眼,委屈又倔强的与他对视。两人便如此僵持着,他停留在她体内的坚.挺越来越肿胀滚烫,几乎要将两个人一起燃烧,然后化为灰烬。

    “言言。”他又唤了声。

    “盛西慕,你爱我吗?”她突然问道,眸中晶莹的流光璀璨。他想要她的爱,那他又有多爱她。

    盛西慕邪气的笑,低头用力咬住她略微红肿的唇。“我以为我表现的已经很明白了,看来还不够。”话音落后,盛西慕手臂托起她腰身,让他与自己紧密的想贴,然后,开始疯狂的律动起来。

    夏言紧咬住牙关,才能抑制溢出羞愧的呻.吟声,汗水与泪混着水流,模糊的面颊。凌乱的发丝贴在苍白的小脸上,多了一张狼狈的美,随着疯狂的节奏,流水撞击着身体,让爱意更缠绵,盛西慕太了解她的身体,每一次撞击,都触碰到她最敏感的触点。何况,经过刚刚的调教,她的身体已经十分敏感了,现在更是被他带入云端,痛苦中夹杂的是无尽的欢愉。

    “言言,说你爱我。”他胡乱的咬着她的唇,含糊的诱.惑着。此时的盛西慕,已经被推上了巅峰,急于需要释放。

    “我爱你,盛西慕,我爱你……”她痛苦的呢喃着,泪珠顺着眼帘滚落下来,小脸埋入他胸膛,樱红的唇片去啃吻他胸口的敏感,借以寻求解脱。

    温热的暖流在她身体中全数释放,两人同时发出兴奋的低吼。他缓缓退出她身体,带出一股暖液,但很快混入水中。

    水温逐渐下降,盛西慕利落的洗净彼此身体,用浴巾裹住夏言,抱着他向卧室中走去。夏言已经被他折磨的筋疲力尽,乖顺的窝在他胸膛,眼帘轻合着,早已昏昏欲睡。

    窗外,夜色早已覆盖了世界,放眼望去,城市中的灯光,霓虹闪烁。他拥着夏言如水,窗帘半偿着,屋内没有等,只有窗外照射进来的昏黄光线,朦胧,极美。

    “言言。”他轻吻着熟睡的女子,指尖拂过她湿漉漉的发丝,眉心微蹙,这样睡下,明日着凉了怎么办。想至此,他又动手将夏言摇醒。用吹风机开始给她吹头发。夏言的意识一直处于半梦半醒间,耍赖的靠着他身体,任由她摆弄。

    柔软发丝轻轻散落在他心口,好似挑拨着他的心弦般。若不是已经将她累坏了,盛西慕一定会再次将她压在身下。

    “乖言言,睡吧。”他在她唇片上吻了又吻后,让她的头枕在自己臂腕。

    盛西慕却了无睡意,目光温润的静静凝望着她。窗外又下起雪来,雪花扬扬洒洒,如暗夜中的精灵。盛西慕就出生在冬日漫长的深夜,那一天,也下了很大的雪。而夏言却出生在盛夏的清晨,太阳言言升起的时候。一个夜色,一个破晓,盛西慕想,夏言一定是生来就为了拯救他的。

    “言言,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啊。”

    几近凌晨的时候,盛西慕才入睡。拥着她柔软的身体,第一次睡的这样安稳。这一觉,一直睡到第二日午后,再次醒来的时候,夏言已经不见了。他按了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酒精对他还是多少有些作用的。

    “言言?”他低唤了一声,但回答他的只有沉寂的空气。盛西慕不解的起身,在屋内寻了一圈儿,却依旧没有寻找到夏言的痕迹。拨了手机,竟然也是关机的。一种不好的预感窜上心头,他慌张的套上衬衫,快速拉开衣柜,打算穿上外套去寻找,发现衣柜中的毛衣与外套已经被熨烫的平平整整,一次挂在里面。试衣镜上,贴着一张粉色的便利贴,上面是一旁娟秀的小字:盛西慕,我走了,不要找再我。你的生日愿望,我会用我的一生来守护,我会一直一直爱着你,直到生命的尽头。对不起,不能与你厮守,原谅我太多的顾忌,我不能连累爸爸,也不能毁了你,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事,就是远离你,然后,让你拥有幸福。

    落款处是夏言的名字,和一个淡淡的唇印,名字已经被泪水模糊,不难看出,她离开的时候有多伤心。

    “尹夏言,你这个白痴。”盛西慕将便签捏成一团用力丢在地上,抬脚狠狠踢在木质衣柜,轰的一声重响,白色橡木柜晃了三晃,而盛西慕却好似感觉不到疼痛一般,挫败的跌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他点了一根烟,深吸了几口后,才稍稍稳定了情绪,然后拨通了林进的电话,让林进放下手中所有的工作,专心寻找夏言的下落,他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夏言。就因为那个该死的婚礼,她才会断了自己所有的退路,一心只想着逃离。她自以为是的替他做决定,以为这样才是对他最好的,可是,那个笨女人究竟知不知道,他已经不能没有她了。

    “先从林氏入手,夏言不会毫无准备的离开,被林笑恩外派的可能性最大,查一下林氏在建的工程都在哪些地方。”盛西慕强迫自己冷静的去分析。

    “嗯。”林进出声应着,迟疑了片刻,又开口说道,“长官,您让我查尹小姐的身世,已经有线索了。”

    “找到人了?”盛西慕微错愕,没想到林进这次的办事效率这么高。毕竟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他自然不会想到,虽然过了太多年,但尹雅的生活确是很单纯的,上大学后,才交往过一个男朋友,只要找到她当时的校友,不难问出线索,而顺着这条线查下去,事情便水落石出了。

    “嗯,八九不离十。找到了几个尹小姐母亲当年的校友,尹小姐母亲当年是音乐学院的校花,性子很骄傲,拒绝过很多追求者。据她当时的室友说,她只有过一个男朋友,但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尹小姐的父亲,只有当事人知道,或者,做dna检测。”林进大概的将事情说了一下。

    “嗯,将资料给我送过来,这件事你不用再管了。我现在只想知道夏言的下落。”

    当资料被交到盛西慕手中时,他是彻底的懵了,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夏言会和傅继霖扯上关系。对于傅将辖署和他妈的过去,他多少是知道一些的,从小到大,傅继霖都是他们家的常客,但他和母亲的关系很微妙,不是恋人,却明明眼中心中都有着彼此,若是恋人,他们却一直维持着朋友的关系,不曾越过雷池一步。

    从姨妈口中隐约得知,傅将辖署和母亲曾经是一对恋人,是他爸的强行介入打碎了一切。一直以为是三个人的爱情,怎么凭空又多出一个尹雅。如果夏言真的是傅将辖署的女儿,事情只会变得更复杂,自家老子和傅将辖署老死不相往来,想要联姻,更是做梦。

    他丢开文件,心虚越加烦躁了,如果想弄清楚这一切,只有询问两个人,一个是尹建国,他将夏言从小养大,不可能不知道夏言的生身父亲。另一个就是傅继霖,他和尹雅做过什么,他应该最清楚。但无论是谁,盛西慕都没有出面询问的立场,何况,即便问了,也未必能得到答案。

    盛西慕交代了一下辖区的工作,定了两张飞往北京的机票,无论结果如何,盛西慕都想试探一下傅继霖的态度。

    飞机上,宝宝懒懒的坐在位置上,长长的睫毛在雪白的肌肤轻轻颤动着。

    “乐乐怎么了?不是困了吗,怎么不睡?”盛西慕温声询问。

    “不舒服。”乐乐嘀咕了句,不安分的扭动了几下身体。

    “怎么会不舒服?是不是晕机?”盛西慕将手按在宝宝头顶,眉心微微蹙起,乐乐并没有发烧,并且,上飞机之前还是活蹦乱跳的,显然是有些晕机了,一张小脸泛着不正常的苍白。

    此时,一个空姐走过来,盛西慕向空姐要了晕机药和一杯温水,喂给乐乐吃下后,宝宝很快在位置上睡了下来。头等舱的位置很宽松,宝宝侧身躺在里面,倒也没什么不舒服的。盛西慕脱下外套,动作轻柔的盖在宝宝身上,目光温柔而祥和,一副慈父的模样。

    “先生,请问还有什么需要吗?”空姐再次走过来询问。

    “没什么。”盛西慕淡声回了句,下意识的侧头看了眼身旁的熟睡的宝贝,生怕吵醒了他。空姐毕竟是受过高素质培训的,见他无意理睬自己,便十分识趣的走开了,但妆容精致的脸上却明显带了失落。

    回到专用的服务室中,里面还有另外两个空姐,三个女孩挤在一起叽叽喳喳了起来。

    “你看到头等舱的那个男人了没?好帅啊,比明星还要耀眼呢。”坐在桌旁的空姐一脸兴奋的说道。头等舱接待的大多都是暴发户,突然出现一个帅到人神共愤的男人,她们自然是要八卦一番的。

    “就是性子有点儿冷,不过帅哥都喜欢装酷的。哎呀,我刚刚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他看了我一眼,我都要被他电晕了,我看见他身上穿的西装是阿玛尼,一股淡淡的古龙水味儿,都要迷死人了呢。”另一个插话道,一副花痴的模样。

    刚刚进来的空姐不冷不热的倒了杯水,开口说道,“都醒醒吧,别犯花痴了,你没看见人家带着儿子吗!早名花有主了,还觊觎什么啊。”

    “我们不过就是肖想一下吗,难道还真能拐带回家啊。看那样子不是富二代就是官二代,我们这种小门小户可高攀不上。”桌边的空姐哼哼唧唧的回了句。

    碰的一声响,后进来的空姐将水杯摔在桌面上,冷着脸转身走了出去。

    “组长今天这是怎么了?吃枪药了啊。”一个不姐的嘀咕了声。

    “这还用问啊,咱们组长不是一直奢望着能攀上高枝,嫁个名门高干什么的,一直坐着飞上枝头变凤凰的美梦吗。你没看见她刚才向人家献殷勤吗,结果那男人一直冷着脸,跟没看见她似的,你没看见当时组长那脸子,涨得跟紫茄子一样难看。”另一个端起桌上的水杯,将水倒掉的同时,还不忘八卦。

    “哎!有空还是劝劝组长别做白日梦了,人家上流社会讲究的可是门当户对,想少奋斗二十年,我们只有给人当情人的份儿。”另一个摇着头,唉声叹气。

    飞机降落之后,傅将辖署府上的车早已等候在机场外,来接他们的是府上的管家。盛西慕抱着乐乐上车,乐乐虽然有些不舒服,但还是很礼貌的叫了声爷爷,老管家脸上都要笑开了花。

    “小少爷这是怎么了?脸色好像不太好看。”管家问道。

    “没什么,有点儿晕机。”盛西慕随口回了句。

    “要不要到医院去看一下?”管家又问,看着小家伙没精打采的模样,管家竟有生出几分心疼,谁让这孩子天生就长了一副惹人疼爱的小脸。

    “不要小题大做的,男孩子哪儿那么娇气的。”盛西慕怀抱着乐乐,温柔的哄着。宝宝窝在父亲胸膛中,倒也安分。

    车子一路前行,辖区牌照,在拥堵的街道同样畅通无阻。到了傅将辖署的别墅楼中,正赶上午饭时间,小东西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窝在父亲怀里撒娇。一张小脸都埋在父亲胸膛,就是不肯出来。

    小孩子向来是不会装病的,傅将辖署忙让保姆将客房收拾出来,给乐乐又多添了几层被子,小东西饭也没吃,倒头就睡。盛西慕细心的给乐乐盖了被子,又遮住了窗帘,以免刺目的阳光打扰了小东西的睡眠,然后,轻吻了下他额头,才悄悄离开。

    傅将辖署与盛西慕杀了几盘棋后,坐在客厅中品茶聊天。

    “你现在是越来越有父亲的样子了,这男人总要当了父亲之后才能真正成长起来。”傅继霖一边品茶,一边慈笑着说道。当然,这句话从傅继霖口中说出来有几分好像,傅将辖署一身孑然一身,自己都没做过父亲的人,教训起别人倒是一套又一套的。

    “老师别取笑我了,小东西的妈又和我玩儿失踪,我不也是没办法。”盛西慕摇头失笑,一副无奈状。“不过现在也真是离不开盛宝了,他在我身边的时候,总觉得这份责任太沉重,若是他不在,反而心里不踏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天使遇见魔鬼(长官大人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